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不遑多让
    ,

    真正安静的并不是嘈杂的空间,而是人们的耳朵。一瞬之间,大量的惊天雷响轰然袭入众人耳道,使其暂时处于失聪的状态之中。而这些貌似并没有什么作用的雷声一经传入到空间之中,立即便将其中的无数刀光震散开来,使之化作点点星光,坠落在地。

    “哦?雷鸣帝终于出手了吗?”方惜时忽而淡淡笑道,而这个时候朱大闯还没有咽过神来,依然受那之前的雷声惊得心绪难平。

    随着孙长空的视线,雷鸣帝抗着自己的独门兵器雷鼓缓步来到他的面前,紧接着他将肩上雷鼓随手丢到了地上,原本已经十分太弱的地面之上立即突现出苦干裂纹。

    “好了,现在我就是你的对手,有种就放马过来吧!”

    面对孙长空这等恐怖的对手,雷鸣帝竟然丝毫不露惧色。此时此刻的他格外平静,要不是亲眼看见他,甚至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而就在孙长空准备开口应战之际,方惜时忽然上前一步,随即道:“呵呵,没想到你们天界中人也喜欢以多欺少啊!若是一直这么换下去,那孙长空岂不是要被你们活活累死?”

    雷鸣帝冷冷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方惜时微笑道:“想当来找我,孙长空与电闪真君的对决你不能插手。”

    “那我如果插要呢!”雷鸣帝毫不退让道。

    “那就让你没有机会插手。”

    心念一动,地表之上立即浮现出苦干、或粗或细、或深或浅的红色血痕,猛得看上去,就好像是大地之中受伤了一样,年上去相当刺目、而这个时候,忽听一人提醒道:“小心,这是血河水。一旦被它沾到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在听从了那人的各方面语之后,众人立即向后倒退数步,而这个时候迟迟没有行动的崔判官突然现身道:“方掌门说的没错!以多欺不本来就不公平,没想到你还会妄图使用车轮战这种卑劣的方法,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眼见崔判官发话,后方的神流仙使也不禁道:“崔判官,你最好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不要忘记自己的立场。不要忘了,你现在可代表着整个阴曹地府,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冥界带来灭顶之灾,你肯定不想看到仙宗与阎王大打出手的样子吧!如果你感觉计痒的话,我倒可以和你比划比划!”

    说着,他将身上的披风顺势解下,露出那一身黄金一般耀眼的铠甲。而见到这一幕的众多仙林军立即发出阵阵惊呼,毕竟对方以这种状态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情况并不多见。这个动作代表,神流仙使已经开始认真了。

    “仙使,莫非你真以为我怕你吗?”判判官突然冷笑道、

    “怕不怕,打过就知道了。崔钰,不要让我失望啊!”

    “当然不会!”

    话一出口,不知从哪来刮来的一阵怪风突然自神流仙使的头顶之上飞掠而过,顺势还将上面的发箍撕成了碎片。与此同时,没有了发冠束缚的发丝,如同黑瀑一般陡然垂下,使得原本英勇神武的神流仙使身上,立即平添了几分莫名的凶戾。

    拳判官缓缓收回那只伸展出去的手臂,进而抬起头来,继续道:“怎么样,这下你不会失望了吧!”

    “混蛋!”

    发疯似的神流仙使仙躯一震,呼吸之间,他那道修长的身影已经化岙为一道白光,轰然袭向崔判官所在的方向。由于他的速度实在太过迅猛,以至于沿途之上的碎石破瓦不禁被吹得东倒西歪,到处翻滚。更加要命的是,强大的杀气已经将整个空间完全封死,任何置身其中的人都会感觉到一股清晰的窒息感,哪怕是呼吸都已经成了难题。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之下,神流仙使仍然能够在这里逢由穿梭,身手丝毫不受影响。电光火石之间,作为对手的崔判官突然淡然一笑,右手之上已经多了一支狼毫。就在众人为崔判官奇怪举动好奇不已之际,对方竟使用那枝狼毫在半空之中凭空画出了一个“定”字。也不知怎么了,来势汹汹的神流仙使身形陡然一滞,然后偈停在了崔判官的面前,那只探出去的手掌已经来到距离对方不到一尺的位置处,真可谓是功亏一篑。

    “那是怎么回事,崔判官使用的是什么法术!”

    都说崔判官修为之高,实力之强,即使是穷尽天地之才,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然而,谣传就是谣传,哪怕他是真的也没有丝毫根据。可眼前,这些人便亲眼见识到了崔判官的厉害。这时候,不只是神流仙使,就连那群天界之人也不禁为心提到嗓子眼,生怕其中再生乱子。

    “我的神流仙使,这种被人定身在半空当中的滋味不错吧?”崔判官得意地笑道,神态之轻佻,言语之诙谐,实在让人心情不爽。

    “哼,你以为只凭一道咒语就能让本仙使束手就擒吗?崔钰,你太小看我了!”

    突然之间,神流仙使的手腕处传来一阵诡异的异动,与此同时,他那只原本已经被咒语定身的手掌竟然奇迹般地恢复到了自由状态,并且紧紧握住。顷刻之间,以他本人为中心,方圆一丈这内的空间之中砰然碎成无数,一块块扎眼的黑斑赫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带来一种十分不安的感觉。

    随着空间的崩溃,位于其中听神流仙使终于重获自由之身。这一次,神流仙使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直即起了杀心。那只如快刀般的手掌当即逼向崔判官的面门,欲要将他的脑袋轰成血雾。然而,作为拥有通天之能的崔判官,又怎会任人宰割?虽然时间紧迫,但他仍然在最后关头凭着那只狼毫写出了一个“空”字。接着,他便收回毛笔,接着摊开双手,昂起下巴,摆出一副迎接对方的架势,闭上双眼等待即将达到的杀掌。

    “啪!”

    出人意料,就连神流仙使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原本已经积聚了足以杀死崔判官的拳劲,甫一落到对方额头之上的时候,便立消失无影。从那一声脆响可以判断出,神流仙使这一掌不是轰出去、而是拍在对方身上的,所以才会发出那种滑稽的声响。但即便这样,被一个成年男子正面击中的话,额头之上还是不史会发红发青,好在并没有造成什么可观的伤害。而现在的崔判官已经恢复到了之前巅峰时候的样子,面对神流仙使这样的绝顶高手,他怕脸上竟然也没有丝毫惧色。

    “哈哈,没想到堂堂天界仙使的神流也会成为软脚虾,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让我意外呢!要嫩不,你先回去休息几日,对决我们择日再战,如何?”

    “白日做梦,少废话,拿出你的真本事!”

    如今神流仙使已经被崔判官的举止气得七孔生烟,这个时候要是把他倒过来的话,都可以做成香炉了。然而,亲身面前这等鬼一般对手的时候,崔判官的脸色却是出奇的平静,就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都毫无关系似的。

    弹指一瞬,崔判官再次挥墨舞笔,一连在天上写下了九个大字。而发现对方已经率先出手之际,神流仙使也不甘示弱,在丢下一句“你们小心”之后,便毅然投身于和崔判官的战斗之中。身形如同飞虹一般,骤然射向对方的要害死穴。

    “杀!”

    话音一落,神流仙使的右手立即迅速变幻,随即成了一柄金色短枪,并且刺向崔判官的胸膛。然而这一回,崔判官并没有继续写字,虚空之中竟然自动浮现了出一个大大的“慢”字。而随着此字一出,神流仙使再次着魔似的跟前那个字的提示而采取行动,本来情况极佳的出招时机就这么错过了,甚至还被崔判官凌空抓住了一只手臂,并且道:

    “呵呵,你的神流一枪好像不管用了,你可要再接再厉了!”

    从出生到现在,神流仙使还没有受到过这种侮辱。此时的他想越想越气,同一时间,处在他全身上下的毛孔之中陡然钻出数道微小、但却异常凌厉的气劲,直接射崔判官的手腕,在这么局促的空间之中,想要躲过这么近的攻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息,只有一息之间,崔判官便从全盛状态之下急转直下,掉进了泥潭一般危险之中,血自他的虎口之中滚滚涌出,再看他的掌心处已然出现了一条横跨手掌的裂口,最深的地方甚至伤到了掌骨。

    “让你得意,这下你失算了吧!”

    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原本占据主动权的崔判官形势突变,竟然被神流仙使反将一军。而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神流仙使乘胜追击,一连使出了不下百招高超剑术,直接将崔判官逼入到了绝境之中,那件宽大的官服也随之变得破破烂烂,甚至有些惨不忍睹。

    “哈哈,你不是挺厉害的吗?刚才的威风去哪里了!来,杀我啊!”

    随着叫嚣,神流仙使路数突变,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左手之中已经多了一柄精致的血色匕首。千分之一秒之后,他已经挥动那柄致命剑刃,直刺崔判官的心口之中。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