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一拥而上
    adsdu;烟尽人现,当孙长空等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原本处在劣势之下的遮天皇立即有了转机。

    “是你!”

    遮天皇与孙长空几乎在同时说出这样一句简单却又不简单的话。这两个命运死死绑在一起的男子重现一处地方,天地之间定将揭起一波腥风血雨。

    “你居然还活着?”遮天皇微微挺直了腰杆,随即淡淡说道。

    “呵呵,你也一样,我以为,你已经死在人皇的手里了呢!”

    面对孙长空的挑衅,遮天皇毫不避讳地回道:“多亏你爹舍身相助,我才保住了一条性命。不过,他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接下来的话他虽然没有说下去,但可以看出,这时孙长空的脸色已经异常难看。要不是因为眼下的形势不容乐观,他一定要和对方好好讨教一番。

    “呦,没想到你们几人居然会自投罗网。孙长空,方惜时,我们有几日不见了啊!”

    话音刚落,孙长空与方惜时同时看向说话的那人,而当感觉到来自对方身体之中那股异常澎湃的仙气之时,他们才知道,这便是神流仙使的本尊。

    神流仙使居然亲临人间了。

    “呵呵,怎么,为了追杀我,你居然专门专门跑下来一趟,我孙长空还真是有引起受宠若惊呢!”

    孙长空的话说来轻佻,但现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与他撕破脸皮。因为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孙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前所未有恐怖力量,任何妄图与之碰撞的个体,都会立即化为灰烬,尸骨无存。见此情况,神流仙使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都说世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可是这人说变也太快了此吧!

    “你小子经历了些什么,为何修为提升了如此之多?”神流仙使冷冷道。

    “呵呵,这个就不劳仙使费心了。怎么,你们这次下凡来是就是为了向我打听这件事情的吗?”

    神流仙使面色冰冷道:“当然不是。不过这事和你也有关系,你要和遮天皇一同随返回天界。仙宗有事需要你们的帮助。”

    “仙宗?呵呵,他老人家神通广大,哪里需要我们这些肉眼风胎的帮助?我孙长空只是一介草民,没本事没地位,您要寻找帮手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着,孙长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遮天皇,又接着道:“还有他,我们二人之间有些恩仇要清算一下,请你们不要阻止我,我要将他带带走。”

    神流仙使诡异地笑了笑,随即说道:“走?走去哪里,天大地大,只要被我们盯上的人,根本无处可去。要不想以后都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那就乖乖同意我的条件。否则,如果让我亲自动手的话,那结果可就不是那么美好了。”

    孙长空抬目四顾,凌厉的神光在那些天界之人的身上一扫而过,现场的气氛立即变得莫名紧张起来。哪怕是仙林军,哪怕是天斗神也无一例外。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种感觉实在太过令人难受了。

    “你小子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们仙使大人讨价还价。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电闪真君的厉害!”

    话音刚落,电闪真君已经化身快箭,电光飞驰一般穿过方惜时与朱大闯的中间缝隙,豁然来到孙长空的面前。然而,对于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方朱二人竟没有丝毫反应,他们并不是没有发现对方的意图,只是在二者看来,一切的举动都是无用功罢了。

    紧接着,电闪真君便跌飞出去,狼狈地,仓皇地,甚至毫无尊严地半跪在地面之上,在他脸颊侧面,赫然浮现出一枚遭人掌掴的手印,虽然伤势极轻,但对于一个人来讲,这无缝是对尊严的莫大打击,

    “怎怎么回事!”

    手扶着红肿脸颊的电闪真君直到现在也没有想通之前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在刚刚准备出招之时,他只觉得面前猛然闪出一道快如闪电的黑影,随着脸上的火辣感,他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飞了出去,一点还手的余力也没有。在惊叹对方强大身手的同时,电闪真君不由得暗暗祈祷,他希望之前的事情并没有被人察觉到。

    然而,就像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的道理一样,既然事实已经发生了,怎么可能没人见到电闪真君被一掌击飞的过程。不过,这些目击者却笑不出来,因为他们知道换作是自己的话,也无法躲过刚才的那一掌,这便是压倒性的力量。

    电闪真君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时候雷鸣帝已经不知不觉之中走到了他的身边,低声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贸然行动!”

    电闪真君蓦然回过头来,面目欲厉道:“不用你教我,我自己知道。”

    电闪真君的反应异常之大,这让除了雷鸣帝之外的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一震。而被当众顶撞的雷鸣帝本人却没有显露出半点愧色,反而笑脸相迎道:“孩子,不要这么容易动怒,否则你便要掉入到别人的圈套之中了。”

    电闪真君继续咆哮道:“不用你管,我是死是活,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一言说罢,电闪真君突然转过身来,声音几乎沙哑地叫道:“再来!”

    眼见刚刚败在自己手中的电闪真君再次朝自己的方向急攻而来,孙长空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你们先让开一下,让我和这位天斗神好好玩玩!”

    说话间,孙长空已经率先抬起头来,而前方的电闪真君已经近在眼前,三丈,二丈,一丈,七尺,盯着对方越来越近的身影,孙长空特意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并将自己的拳头抬到与眉同高,摆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而当电闪真君与他的强大杀气一同到达之际,孙长空的铁拳也随之砰然击出。

    “砰砰!”

    出乎众人的意料,蓄势已久的电闪真君刚要释放手中的杀招,孙长空的拳头不早不晚,不偏不倚,刚好击中他的面门,无法估量的巨大力道不仅将中招者的脸面挤成一个异常畸形的形状,甚至还将他连人带头一同轰倒在地,并使其重新弹到半空之中。这时候,移民得四平八稳的孙长空,眼睛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寒光,同一时间他的左腿就像出鞘快刀一样,遽然挥向对方的腰间。

    “住手!”

    话与人一同抵达孙长空的身前,而当他的劲腿完全发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面前的电闪真君已经悄然不见了。不远处,雷鸣帝正扶着他站在一旁,民闪真君一脸血污,脸上的血痕还没有干涸。如今他的脸上是一股极为复杂的表情,恐怖之中带着些许疑惑,疑惑之中又满是愤怒。他无法理解,一个本来貌不惊人的年轻人是如何在短短数天之中有这等突飞猛进的。他死死地看着孙长空,口中还咂摸着血的滋味,可就在个时候他的嘴里忽然吐出一枚白色的东西,那竟是一枚牙齿。看到这,电闪真君立即火冒三丈,之前心中所保存的那副骄傲此刻也变得烟消云散了。

    “都给我上,把他给我剁成肉酱!”

    电闪真君虽不是神流仙使,但身为天斗神的他,依然说一不二,作为下属的仙林军不敢不从。就这样,第一队仙林军一齐出击,一时间孙长空的面前被各式各样的剑气所充斥包围,就在那么一个不起眼的时间结点之中,他仿佛感觉到自己置身于剑气的世界之中,无法自拔。

    “好厉害的剑,好厉害的剑阵。只可惜,你们跟错了主子!”

    一边称赞着仙林军的身手,孙长空四下望了一圈,突然将视线投在地上一根枯枝之上。随即,他将手掌用力向上一吸,树枝顺势便腾飞起来,顺势落入到他的掌心之中。眼见漫天剑气即将击中自己的诸处要害,孙长空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高声道:“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苍北仙苑的厉害!”

    一言发出,孙长空手中的树枝便不见了,而事实上,不见的不只是那根树枝,还有那只握着树枝的右手。一瞬之间,这两个物体全都消失不见了,而事实上他们并没有离开大家的视线,只是因为动作太快,无法被肉眼捕捉到而已。一时间,天空之中又出现一股自下而上的锋利刀光,并与那仙林军制造的剑气正面相撞。一瞬之间,后者竟被轻松吞没,天空之中立即成为了刀光的海洋。

    “快退!”

    这次说话的不再是电闪真君,而是此次行动的指挥者神流仙使。作为整个事情的负责人,任成员受到伤害甚至丧命,他都要推卸不掉的责任。而这事一旦传入到仙宗的耳中,恐怕就算是担任着仙使职位的他,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现在的他除了大声呼之外再无其它办法,然而,那些自枝条之中激发而出的刀光却成了阎王的追魂令,仙林军不但没有拉开二者间的距离,反而更被赶了上来。眼前,最后一名仙林军即将被刀光击中,搀扶着电闪真君的雷鸣帝忽然说道:“你在这里休想一下,我来会会那个年轻人。”

    话音一落,空间之中立即安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