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七章 战战战
    他来了,一个崭新的遮天皇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此刻他的右手之中,还握着那颗似乎还在隐隐跳动的心脏,心脏之中关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心魔。不过,现在的他对此已经丝毫不在乎,那一双炽热的眼睛扫过现场的众人,就好像用一只烧着火焰的刷子在大家的身上刷过一样,万分痛苦。

    遮天皇现身的第一瞬间,雷鸣帝与电闪真君便认出了他。虽说现在他的面容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但其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邪气却是十分显著,就好像一个刻在灵魂之上的烙印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遮天皇,你居然还敢来!哈哈,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到了这,你就别想再跑了。”

    随着电闪真君的大声呼啸,遮天皇纵身跳下树冠,当即落在众人的面前。在得知对方的身份之后,那些原本训练有素的众多仙林军竟也忍不住为之忌惮,站在前面的几个人甚至还向后退了半步,这才稍稍安心一些。

    看到这一切的神流仙使,登时冷笑一声,随即道:“没用的废物!我们这么多人在场,难道还怕他一个逃兵不成?况且,他的肉shen早已被毁,凭这具皮囊恐怕连七成的实力都施展不成。怎么,你们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我没有信心啊!”

    神流仙使的话使得现场众人不由得羞愧地低下了头,而这时电闪真君忽然又道:“上次算你得快,这才没让我们捉到。现在好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准备和这个世界告别吧,因为你很快便要和它说再见了。”

    从刚才到现在,遮天皇一言不发,连个字也没有说过。不过即使这样,来自于他体内的邪恶之气仍然轻松将在场众人团团围住,并使得他们胆颤惊,不寒而栗。

    “好了,好了!你们也不要说了,既然雷鸣帝与电闪真君都已经和遮天皇交手过,那我这个新晋的天斗神自然也不能落后。”

    说话间,一道身着黑色铠甲的身影忽然走到遮天皇的跟前。仅仅是一个眼睛对视的动作,便让遮天皇立即知道面前之人经不是泛泛之辈。曾经,从某种层面上来讲,恐怕实力还要在雷鸣帝与电闪真君之上,天斗神的称谓当之无愧。

    看着迟迟不说话的遮天皇,那名黑甲男子终于按捺不住,率先说道:“我是十方天斗神之中的玄阴斗神风笑天,一会儿死的时候别连自己的仇人都不知叫什么名字。”

    对于风笑天这种“幽默”的说法,遮天皇仍然不说话,只是用一个笑容简单带过。接着,他将那只握着自己心脏的右手背到身后,并且做出一个亮相的架势。看到这一幕的风笑天不由得火冒三丈,自打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有受到过这种公然的挑衅。

    “好你个遮天皇,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

    黑影飞过,风笑天已然来到遮天皇的身前,刹那间几乎与遮天皇脑袋一般大小的拳头轰然砸向对方的面门,似要一击将其击毙。面对这等超载了当的攻势,遮天皇的脸上竟然浮现起少见有的欣赏之色,此时的他甚至没有过多去干预自己身体的判断,面前这种情况,唯有随心所欲方能享受其中的乐趣。

    “玄明黑杀拳!”

    此招一出,以风笑天的右拳为中心,赫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漩涡。而拳头途经之处,不一不是支离破碎,濒临解体。很难想象,只是一招简单的拳式,竟然可以轻松击破虚无,震撼时空。如果这一拳落在人体之上的话,不知还要造成何等恐怖的伤害。

    拳劲未至,遮天皇便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对方死死锁定,无论他退去哪里,风笑天都能在第一时间追赶他。于是乎,遮天皇索性不去闪避,而是选择正面迎战。呼吸之间,只见他背后的那枚心脏虽然闪耀起碧绿色的光芒,就好像一只硕大无比的绿魔一样,瞬间笼罩在众人的头顶之上。

    “这个遮天皇要做什么,我怎么有种不安的感觉?”这时,一位仙林军突然低声问向旁边同伴道。

    “哎,你放心吧!有神流仙使和众天斗神在这里,就算那家伙有三头六臂也不是对手。”

    然而就在众人对风笑天的实力坚信不移之际,碧光之中突然射出一道凌厉的杀气,一瞬之间便将挥拳而来的风笑天击飞出去。直到风笑天落地之后,众人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他们不知道遮天皇究竟用了什么妖法,居然可以在一招之内将一名天斗神打得如此狼狈。

    “混蛋!”

    被轻松击倒的风笑天立即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盛怒,这在神流仙使看来都是十分少见的、风笑天的首战失利他也很是意外,不过在他看来,只要对方认真起来,任何强敌都不是问题。

    “玄阴黑杀阵!”

    一言说罢,空间之中赫然出现了数枚巨大的黑色气旋。这些气旋与风笑天所使用黑杀拳外形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规模大了不少。眨眼之间,遮天皇已经被漫天的黑色气旋所包围,在他看来,天空之中就仿佛多了许多黑色的太阳一样,闪耀着令人心悸的黑光。

    “有点意思,既然这样,我也和你好好打一场吧!”

    想到这里,遮天皇突然将手里的心脏自右手换到左手,与此同时,他将空出来的右手高高举起。不知怎么了,遥远的苍穹之下竟然立即受到影响,随即开始阴云密布,在他人看来,好远些阴云就好似一个个穷凶极恶的魔头一样,从四面八方赶来,汇聚于此,誓要将这里的“正道中人”全部剿杀,以泄心头之气。当见到那片无边的阴云缓缓降临之际,众多的仙林军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窒息感,令得他们脸色惨白一片。

    “好家伙,居然能和我的玄阴黑杀阵来分秋色!我承认,你这个敌人确实有些棘手。不过……想和我玄阴斗神为敌,那你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心念一动,只见天空中的一处黑色气旋之内陡然射出一道无形劲力,直击遮天皇的胸口。虽然肉眼察觉不到,但凭借敏锐的感知力,遮天皇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判断,险之又险地避开玄阴天斗神无声奇袭。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当遮天皇刚刚迈动步伐,朝侧方闪躲之际,旁边临近的两处黑色气旋当中又射出两道无形气劲,而且势头更猛,力量更大,使人无法及时应对。

    然而,遮天皇毕竟是遮天皇,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为他锻炼出了一种临危不惧的心态,即便是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情况之下,仍然能够从容应对。单是这份魄力的话,恐怕在场之人就没有能与他相媲美的了。感觉到那两股气劲之上的森然杀意,遮天皇身体陡然仰到后侧,使出一招贵妃醉酒,刚好让将那两道气劲从自己的眼前飞闪而过。由于一切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站在他身后的一名仙人闪躲不及,成了那两道气劲的泄愤对象。顷刻之间,那位仙人的身体便被腰斩当场,肠子血水淌了一地。而更加要命的是,身受此等重伤的仙人竟然还没有断气,而是处在弥留之中,继续沉浸在其中的痛苦之中。而其余的仙人看到这一幕之后纷纷扼腕叹息,终于其中一位缓缓走了出来,看着地上半死不活的同伴,随即轻声道:“老王,不要怪我,反正这样子的你也活不成了,那我就助你早日解脱,升入极乐世界吧!”

    “唰!”

    随着一声急促的尖啸,那名被腰斩的仙人终于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而眼见自己同伴落得这个下场的众仙人,终于有些控制不住了。

    “这帮天界之人实在太过分了,我们确实犯错在先,但也不至于连最起码的尊严也得不到。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和他们拼命到底!”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紫色锦衣的仙人突然走出人群,赫然出现在神流仙使的视野之中。明知道这么做是自取灭亡,但他还是大声高呼道:

    “什么神流仙使,我刘云就要和你一决生死!”

    果然,神流仙使满足了他的愿望,不过死的是他自己,而生的却是对方。众人甚至没有看到神流仙使是如何出手的,便愕然发现刘云的头从自己的脖颈上滚落下来。而讽刺的是,直到落地的那一刻,刘云的脸上还呈现着生前意气风发、无所畏惧的威风面容。不过,现在的他应该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是有多么愚蠢了吧!不过就算他已经明白这一切了也已经为时太晚,命没了就意味着什么都要就此结束了。

    遮天皇那边才躲过三道气劲的袭击,却不成想更多的气旋接连发动,密如稠雨的气劲接连从各个黑色气旋之中破空而出,如漫天流星一般,轰然袭向势单力薄的遮天皇。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遮天皇突然大吼一声,随即高声道:“遮天幕,给我将他们全部击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