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六章 宁死不从
    “杀他?你指的是陈立?”崔判官淡淡道。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陈家那边不需要你管,我自有打算。我说的是那个姓孙的小子,听说他是守界者的后人?呵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变得有意思多了。”

    听到这里,崔判官不由得皱了下刀一般的眉头,随即又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神流仙使冷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如果那小子真是孙逸扬后人的话,那就把带活着带到我的面前。否则,就地将他解决了。”

    眼见对方这般颐指气使的模样,崔判官突然大笑一声,冷酷道:“你说解决就解决,凭什么?”

    神流仙使豁然向前踏出一步,丝毫不让道:“就凭我是神流仙使!在这个天底之下,除了仙宗之外,我还没有怕过谁,哪怕是阎王亲临也不一样。崔判官,你以为我真的会怕你吗?”

    说到这里,自神流仙使的身体之中突然射出一道异样的光芒,一经照射在身体之上,立即使让众人为之惊骇,就连一直不以为然的崔判官也不禁变了脸色。经过短暂的迟疑之后,他终于说道:“怪不得你会这样胸有成竹,原来这次下界的是真身。神流仙使下凡,这件事情似乎不合情理吧!”

    原来,早在数千年前,曾经的仙宗便和阎王约定过,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大能绝不能踏踏入人间半步,就算有非入不可的原因,也只能以分身代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人间,使之不受到天、冥两界的影响。但神流仙使作为天界之中战神一般的存在,拥有除去仙宗之外最强修为,按道理来讲绝不能进入人间。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崔判官才会有了刚才的一番话语。

    “呵呵,这件事我早心里有数。放心,我这次下界已经得到他老人家的允许。”

    崔判官竖了下眉毛,随即冷冷道:“他睦的答应了?”

    听到这里,神流仙使突然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枚物件,这时众人不禁将目光一同齐刷刷地投向神流仙使的手掌,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崔钰崔判官。而当他们见到对方手中之舶的时候,所有从人的扔上几乎同时显露出惊愕的表情。

    那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折扇。扇骨经过岁月的冲刷已经斑驳腐朽,显出一个又一个的暗斑。可就是这么一把不起眼的折扇竟让崔判官也不禁大惊失色,口中随即说道:“山河扇,真的是他!”

    见到了崔判官那副吃惊表情之后,神流仙使终于满意地点头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就好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样,让人不忍多想。

    “怎么样,这下你没有疑问了吧?”

    “没有了。”

    不知怎么了,此时的崔判官声音低得有些过分,哪怕是竖起耳朵也未必能听清楚。不过对于神流仙使来讲,对方的表情便是最好的回答,他知道,对方已经妥协了。

    “既然没有疑问,那就快快抓人去吧!还有,这些存于世间的仙人对于人间的安定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我奉仙宗之命,捉拿他们返回天界,你可有异意?”

    崔判官轻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回道:“没有。”

    崔判官的回答一出,其余在场的仙人立即陷入恐慌之中。他们本已为,对方出现会扭转整个局势,哪怕不是天界人马的对手,也能与其抗衡一阵。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所谓的铁面判官竟有如此软弱无力的一面,原本器宇轩昂,气质不凡的外表,此刻也沦为了令人憎恶的嘴脸。

    “好你个崔钰,枉我们如此相信你,原来你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小人。崔钰,你放心,就算我们死了,也要化为厉鬼将你们阴间欣搅得鸡犬不宁。”

    这时候,由神流仙指挥的天界天兵已经将在场众仙人彻底包围。作为仙宗踏实部下的仙林军,他们一个个身着银色铠甲,手持审判之剑,他们虽然没有说话,但那些凌厉的目光之中却好像是在向外吐火一般,叫人不敢与之对视。直到这时皇室仙人们才发现,自己的修为在天界的面前竟是如此卑微。

    ‘慢着!“

    就在仙林军准备将在场的众仙人一同捆缚回归天界之时,之前沉浸在失落之中的崔判官突然又来了精神。

    “崔判官,你不是没有异意了吗?如果没有事的话,就不要妨碍仙林军的工作。在上面,还有仙宗等着他们呢!惹怒了他老人家,阎王也保不住你。”

    面对神流仙使的警告,崔判官仿若未闻,他举步来到众仙人的面前,虽然此时这些人对他之前的表情深恶痛疾,但碍于他的资辈与实力,谁也不敢贸然出动。

    “你还过来做做什么,难道就不怕受我们这些人罪巨的牵连吗?”

    崔判官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道:“无所谓了。如果说,这一次去天界是你最后一段旅途的话,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名被询问的仙人当即一愣,而后顿感蓦然其妙,于是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判官笑道:“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来看你们笑话的。虽说你们成仙之后没有升入天界是你们的不对,但作为生灵的你们,同样拥有选择在哪生存的权利。只是这世间有它独有的规则,谁若触犯了,但要付出应有的代价。这么多年来,你们身在人间享尽了荣华富贵,知道了什么叫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眼前,便是你们还债的时候了。”

    对于崔判官的解释,那名仙人只是以冷笑回之,一言也不发。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座石碑一样,竟是纹丝不动。过了许久,崔判官突然向前走出一步,仔细望了对方的面庞一眼,然后语气悲沉道:“他已经仙逝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在刚刚短短的几句话之中,一名曾经屹立在这世间巅峰的一位仙人大能就这样悄然王陨落了。而当得知了他的死讯之后,其余的仙人们不禁黯然神伤,有些人的眼中甚至有泪光闪烁。很能想象,这些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们经历了风风雨雨。尝遍世间冷暖之后,竟然还会有这般率真的天性,实在太琮容易。这个时候,崔判官伸手将那名站着死去的仙人轻轻放倒在地,伸手一招,变出一张开白布,小心地盖在对方的身上,这才终于站起身来。

    “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不回天界领罚,就算自断经脉也在所不惜。人啊,就是一种高傲的动物,轱辘高傲成长,同样也因为高傲而衰亡。希望你下辈子能投身到一家凡人之中,安然过完平平淡淡的一生。”

    崔判官这这话刚落地,神流仙使便突然大笑道:“崔判官,你好歹刀跟了阎王几万年,怎么还这么婆婆妈妈,优柔寡断。你们这些仙人一个也不别想走,都给我回天界受罚。不然非但是你们要死,就连你们留在人间的家人族人也要一同遭殃。你们不会想让自己万为自己家族之中的千古罪人吧!”

    别人说这话也许只是吓唬人而已,可此话一从神流仙使口中说出便立即不一样了。他们都知道神流仙使手腕的厉害,任何胆敢与他相抗衡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好好!我听你的,千万不要对我的族人下手,我邢阔任凭你们发落。”

    一边说着,那位名叫“邢阔”的仙人已经走向一名仙林军的面前,主动将对方手里的枷锁戴在身上。现如今仙林军所使用的是天界之中级别最好,力度最强的封龙锁。此物与常人无害,可对付起仙人却是事半功倍。只见那一条条银闪闪的锁链一经接触到邢阔的身体之后,表面之上立即生长出大量仿佛鱼刺一样的棘刺,瞬间便将他的身体扎得血肉模糊。而更加可怕的的是,这些封龙锁似乎生命一样,才一沾染上对方的鲜血,便立即活跃欢腾起来。而顶端的突刺就好像一条贪婪的毒蛇一顺势钻入到那人的身体之中,并在内部封住了他的几处关节,使之无法反抗。这下,邢阔真的成了一名废人,连缚鸡之力都不剩了。

    “老邢,你!”

    眼见自己的同伴做出此等令人唏嘘的行为,人群之中接连传出数道叹息。再然后,越来越多的仙人走出队伍,坦然来到仙林军的面前,一个一个自愿戴上那套毫无人道可言的刑具。不时,地面之上已经被诸位仙人的鲜血染成了红色。而正是这些血液的滋养,使得原本毫无生气的地面之上突然出现了若干绿茵。他们虽然弱小,但却是生机勃勃,那些已经将自己的性命交于天定的仙人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显露出欣慰的神情。仿佛,经茵不是植被,而是他们的子女一样。

    眼见自己不费一兵一卒便让众多仙人束手就擒,得意的神流仙使的口中,不禁发出不了解阵阵冷笑,就好像一个阴谋得逞的魔鬼一般。

    “你们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为何要被一个卑鄙小人给唬住!神流,我们别来无恙啊!”

    众人随着声音看去,却发现一个混身能红的癫狂之人赫然立于树冠之上,而在他的手中,竟是一颗鲜活红润的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