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与天为敌
    adsdu;信号一经发出,远处的丛林之中忽然走过来一队人马,只见这些人个个英姿飒爽,气宇轩昂,举手投足之间似有金光围绕身边,神勇莫名,让人看上一眼便不禁心生畏惧,直到这时,那些皇室仙人才知道自己的行为到底是何等的可笑。

    “这位仙官,下人刚才受奸人蒙蔽,所以才会有所冒犯,请仙官饶命。”

    不得不说,这些所谓的仙人也都是一些在江湖之上有头有脸的一方霸主,哪个说出去那都是响当当的名号。然而在天界的威严之下,他们引以为傲的尊严竟成了最为廉价的商品,如果能用它来换回自己的一条性命,那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一买卖了。

    不等其余人走到跟前,电闪真君已经率先闪身来到众仙人的面前,迎着那个正在下跪求饶的仙人,随即淡淡笑道:“呵呵,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不过嘛”

    听到这里,那名仙人忽然挹起头来,欣喜道:“仙官有何吩咐?”

    接着,他便发现自地上“跳”了起来,接着他的下巴,侧脸,额头接连撞到地上,最终才停到电闪真君的脚底,头朝上的仰望着对方。就在那人准备挣扎起身之际,他才愕然发现自己已经无身可起,因为他已经没有身体了。借助余光,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还停留在原地处,稳稳地跪在那里,一动不动。而脖颈之上空落落的碗大血口,却成了击碎他所有信念的最有力的一击。

    “嗡”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之后,那名仙人终于停止了所有的行为,就连思绪也保持在这一刻,再也不无法前进一丝一毫。他死了,被电闪真君一手揭飞了脑袋、血尽而死。直到那颗浑圆的脑袋闭上双眼之时,跪在原地的躯干才终于颓然倒地,血像小溪一样从断口之中轻快流出。

    “仙官饶命啊!”

    亲眼见证了又一名同伴的死亡过程,这些原本已经十分硬气。甚至已经有了所谓的骨气之后的仙人,竟然又不争气地回到了起初“瘪气”的样子。只是这一次他们失气的过程更加迅速,势头更猛,就连电闪真君都没有想到这些所谓的仙人竟是这么怕死。

    “哈哈,你们看,你们快看!这么多的仙人,居然被我一人全部制服了。我说雷鸣帝,我的修为是不是又有所精进啊?”

    在电闪真君的狂笑之中,雷鸣帝肩抗雷鼓缓步走上前来。在看过在场所有的仙人之后,他终于低声道:“如果刚才他们团结一致,合力出击的话,现在的你已经尸骨无存了。”

    听到这,原本得意洋洋的电闪真君立即脸色一变,随即咬牙切齿道:“你你又拆我的台!”

    对于电闪真君的指控,雷鸣帝不以为然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话音刚落,电闪真君伸手从那一堆跪着的仙人之中,随便抓出了一个人,然后将其拖到雷鸣帝的面前,一字一字道:“你说他能杀得了我吗?”

    雷鸣帝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可就在这时,电闪真君五指并实,攒成手刀直接斩向那人的脖颈。紧接着,这位运气欠佳的仙人便和之前的那位同僚一样成了无头鬼,飞头蛮,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好不凄惨。对此,电闪真君却是不以为然。在他们天界之人的眼中,叛徒是没有资格活在世上的,杀死他们比捏蚂蚁的负罪感都要小得多。

    “那他呢?”电闪真君抬了抬下巴,指着面前的一名仙人说道、

    “饶饶命,饶命仙官!”

    “噗!”

    呼叫声戛然而止,那是因为他的胸口之上已经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按照规律而讲,这样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却不足以让仙人失去生命。然而,他还是死了,他是被死亡的恐惧活活吓死的。

    眼见电闪真君一招杀一人的骇然举动,幸存下来的仙人已经被吓得连动都不能动了。然而就在电闪真君准备继续向雷鸣帝发问之际,崔判官突然开口道:

    “这位仙官,有话好好说,大清早的为什么要打打杀杀的呢?”

    面对崔判官的插手,电闪真君背负着双手,转头朝对方笑了一笑,随即掐着嗓子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崔判官吧?久仰久仰!”

    崔判官抱拳笑道:“不敢不敢,都是大家抬举。”

    电闪真君又道:“哎,您的名号那可是通天贯地,无人不各大无人不晓啊!谁不知道,阴间阎王手下有一个精明能干的阴律司崔判官。怎么,今天有雅兴来人间一游啊?”

    崔判官道:“哦,有几只小鬼偷偷跑到凡间来,崔某正是前来追捕他们的。”

    “哦?还有这种事情!都说阴间地府向来都是戒备森严,别说是几只游魂,哪怕是苍蝇也休想进出。好端端的,怎么会叫他们咆出来呢?”

    崔判官尴尬地笑了笑,随即道:“事出有因,崔某就不方便透露了。”

    “哦,理解!怎么样,那几只小鬼抓到了吗?没有的话,我正好可以和兄弟几个助你一臂之力!”

    崔判官微笑道:“多谢真君好意,可那些小鬼已经被我捉回来了,不用担心。”

    “这么说,判官你在阳间的工作已经完成了?”电闪真君冷不丁地问道。

    “嗯,完成了,就剩回去和阎王他老人家交差了。”

    说到这里,崔判官本以为二人还要继续寒暄几句,谁承想电闪真君话锋急转忽然提声道:“既然公事已经完成了,崔判官你未何还不回去阴间之中,向阎王交差!莫要忘了,人间的犉是我们天界管辖,你们阴间只需要负责死人的就好了。至于活人的事情,你还是少掺和为。”

    一时之间,原本和谐的气氛立即变得无比的冰冷,直到这时崔判官才知道原来对方只是在戏弄自己而已。要知道,按照辈分资历来讲,现任的仙宗都要远逊于他。而服务于仙宗手下的天斗神电闪真君就更不在话下了。可在当初制定人鬼神三界秩序的时候,阴间所分到的权利十分有限,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阴间是给其余两界作为陪衬的一种世界,而其中的阎王鬼差更是地位卑微,在其它两界的管理者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由于这个原因,许多鬼差不堪受到歧视,纷纷辞职回家,而崔判官能坚持到现在实在是难为他了。看着电闪真君脸边不屑的笑意,崔判官的手掌不由得紧紧握了起来。

    “真君,你这话说的可就不中听了,还不快点像崔判官道歉!”

    此人刚一说话,电闪真君的脸上立即蒙上了一层失意,就如同刚才的崔判官一样。而随着那人的现身,电闪真君居然睦的煞有其事地说道:“刚刚多有得罪,崔判官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请多海涵!”

    面对崔判官的道歉,崔判官并没有太过在意,。反而,他钭头一直朝向天界人马之中,此时一个熟悉的面孔赫然出面在他的视线之中。

    “神流仙使,你居然也来了!”崔判官略显吃惊地说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崔判官,神流仙使不由得想起数日之前在苍北仙苑发生的种种事件,当时记忆一幕接着一幕出面在他的脑海之中,并让他想起了二人之间的冲突交锋。

    “崔判官,当日你到的还真是及时啊!否则,陈立和那个小子已经双双死在我的手里了。崔判官,你说这账该怎么算呢?”

    面对神流仙使使的逼问,崔判官一边脸上挂着笑容,一边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鼻头,稍显歉意道:“该如何,仙使你说了算。”

    “好!既然这样,我给你两个选择,这样子别人也不会说我以多欺少。”

    崔判官轻笑道:“哪两种?”

    神流仙使道:“第一种,也是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你以死谢罪,这样我们两个就互不亏欠。”

    此话说出,神流仙使以为就算对方不会当真,但听过自己的言语之后也会稍显惧色,可谁承想,崔判官的脸上竟没有丝毫波澜,当即意气风发道:“我崔某人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仙使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这条命你可以随时拿走。”

    “此话当真?”神流仙使再次确认道。

    “当真!”崔判官淡然道。

    神流仙使哈哈大笑数声之后,随即沉色道:“既然这样,判官你可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

    崔判官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道:“你想好要动手了?难道你就不怕杀了我招惹了阎王大人?”

    神流仙使微笑道:“当然不怕,毕竟连你自己都允许我可以杀你了,他有什么办法。”

    崔判官继续道:“我的命归我管这是没错的,不过同时我也在阎王手下当差。如果我死了,相关的差事也就被搁置起来,无法处理。这样的话,你感觉他老人空还会坐视不管吗?”

    听到这里,神流仙使终于领会了崔判官的意图。原来对方的意思是说,就算自己求死,但阎王不点头的话,自己也不敢拿他怎么样。想到这里,神流仙使不由得冷哼了一声,而后面色阴冷道:“既然这样,我还有第二个供你选择的机会。找到那个小子,把他给我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