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大神出山
    ,

    顾不上遮天皇那边的情况,兴浪兽伸手抓过眼前的吞天兽,与其一同逃离那座废墟,去往不远处的皇宫之中。要知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人皇等人一定想不到,他们二人竟会再次返回之前的地方。

    除去了众仙人的看守,此时皇宫的戒备异常松弛,兴浪兽带着吞天兽几乎没有费多少气力便抵达了中心位置,距离人皇的琼仙楼只有几十步,可就在这时一直处于沉寂之中的吞天兽突然发狂了。

    “啊!”

    不等兴浪兽出手阻拦,陷入狂暴之中的吞天兽,兽性大发。即便是在半人半兽的状态之下,巨大的力量仍然叫皇宫为之战栗,稍微靠近的几座庭台楼阁相继倒塌被毁,有几个闪避不及的护卫不幸被掩埋在碎石瓦砾之下,成了无辜的亡魂。

    “吞天,你快给我停下,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趁着追兵还没有赶来,兴浪兽想要通过言语威胁让吞天兽消停下来,然而,如今的吞天兽已经全无神智,即便经过了一番宣泄之后,心中的戾气仍然丝毫未减,反而愈发浓郁。失控之定的吞天兽,由于不能自持,以至于其人类的外表也受到了影响,变得不人不鬼,修长的身体后面居然还连着一条白色的兽尾,在初晨的阳光之下,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啊!”

    随着吞天兽一声嘶吼,吞天兽豁然挥拳砸向大地,在这等恐怖的力量之下,皇宫之下的地面立即裂开一个硕大的缝隙,缝隙之中不时传来“呜呜”的怪叫,听起来就像鬼哭一样。

    “琼仙楼那边有情况,快点过去看看!”

    姗姗来迟的护卫相继赶到,而等他们见到眼前景象的时候,就连早已看惯了大风大浪的他们也不禁哗然失色。

    “这……怎么会这样!”

    如今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始作俑者,而当那道白色身影不期而至之际,他们才意识到局势的严峻程度。

    “快跑!”

    跑已然为时已晚,疯狂的吞天兽杀招飞至,那些前来的护卫甚至连哀求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被撕成了碎片。一时间,断肢残臂散落在地,鲜血为这片灰白色的地面平添了几分活气。

    “该死!”

    眼见悲剧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兴浪兽却无能为力。此时的他已经忍无可忍,为了保护之些无辜人的安全,他只能先行制住吞天兽了。

    “千锁水牢!”

    兴浪兽忽然俯身蹲下,浸润着淡蓝色光芒的手掌随即按在满是伤痕地面之上。就在吞天兽准备向他发动攻势之际,皇宫之下,来自于无底深处的幽冥之中,一道道黑色暗泉突然破世而出,并化作一条条龙形锁链,将那吞天兽牢牢困于其中。

    “都给我让开!”

    吞天兽一声暴吼,两只刀一般的兽爪使出一招分波之势,当即便将半空之中的水链拦腰斩断。然而,锁链能断水难断,被切断的水链瞬间便已恢复到之前完整时候的样子,继续以其狂龙出海的势头,将吞天兽一点一点封锁在自己的身体之中。上千条水链相互缠绕相融,进而形成的巨大柱形水牢,使得原本狂躁不安的吞天兽竟没了办法,无论他如何攻击那些水链,它们都会在第一时间自动修复,周而复始,毫无破绽。而吞天兽虽然已经神智全无,但体力精力却并不是无穷无尽的,数次尝试之后,他竟对眼下的千锁水牢束手无策,最终只得落后地面之上,呼呼喘着粗气。

    “吞天,你给我清醒一点,否则你就一辈子待在里面吧!”

    “吼!”

    到了此时,吞天兽已经全然失去了人语的能力,退化到了兽类的状态,只能通过嘶吼来宣示心中的怒意。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的凶兽特征开始愈发明显,原本清秀的脸庞之上竟然在左右后三个方向又长出了三张或怒或惊或悲的狰狞面孔,与原本的脸面合到一起,形成四面同身的形态,又给他那异样的外表徒增了几分诡异的气息。为了防止他强行突破水牢,兴浪兽收拢掌心,同时那原本用来限制吞天兽的众多水链竟也受到影响,终于融为一体,并将其中的吞天兽完全浸没于黑水之中,使其无法反抗。

    “咕噜咕噜!”

    吞天兽虽然属于凶兽之类,但却不谙水性,与兴浪兽截然不同。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身为凶兽的他,也无法适应黑水的侵袭,几息之后,他已经被灌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就差昏迷倒地了。眼见自己的千锁水牢已经胜券在握,兴浪兽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几分轻松之色。

    “好险!多亏我知道这家伙的弱点,否则还真制不住他了。”

    “吼!”

    兴浪兽这边还没有从自己喜悦之中回过神来,原本应该失去反抗能力的吞天兽居然好似鬼附身了一般,再次恢复到之前的狂暴状态,而且情况有增无减。在强大气场的作用之下,巨大的黑水柱竟被撑得下端高高隆起,起起来就好像一个怀孕的妇女一样。然而,这种情况没有持久太久,随着一声尖锐的爆响,被寄于重望的千锁水牢也不禁轰然破裂。而此刻,一道伟岸的巨大黑影赫然呈现在兴浪兽的面前。

    “哎,经过这么一番努力,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个下场。既然你要以凶兽的姿态与我一分高下,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沧浪血脉解除封印!”

    随着一道冲天巨浪拔地而起,直击苍穹,天空之下立即下起了朦朦细雨。不知什么原因,这雨落在身上非但没有丝毫寒意,甚至还能从中感觉到久违的温暖,这是原本冬天见不到的景象。而制造这一切反常事件的人只有一个,他便是兴浪兽。

    “快盾皇宫那边,那两只畜生居然在皇宫之中!”

    人皇远远望到皇宫之上发生的异象,立即身为流光,先于众人返回皇宫之中。而这时候,仍然沉浸在与仙苑众亡者缠斗之中的仙人们此时才幡然醒悟,纷纷使出自己的强力杀招,欲要解决眼前的敌人,进而前往皇宫助人皇一臂之力。

    “想走?没那么容易!”

    就在众仙人准备发动最强一波攻势之际,仙苑亡者宛然闪过一道银光白影,炼枪急晃,正是逍遥子的师叔庞伟。此前一直不动声色的他,眼见人皇先行离开之后,心里便想到眼前是反击的最好时机。当下,他将自己手中的银枪舞成了一条耀眼银蛇,使之轰然冲向前方的众仙人。

    “快闪开!”

    这此来自皇宫的仙人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之辈,即便是在这等混乱的情况之下仍然能在第一时间辨别出危险所在。眼前庞伟的银枪已然发挥到了极致,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更是不可忽视,如果被正面击中的话,就算不会魂飞魄散,恐怕也要被重创当场。为了降低损伤,即便在明知人皇需要帮助情况之下,他们也只知先行撤退,然而再做打算。

    “你们这帮老东西们在干嘛,快点让这些鼠辈们瞧瞧们苍北仙苑的厉害!”

    “赤炼神鞭!”

    “八极追魂。”

    “阴阳杵!”

    “流星剑!”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仙苑众亡者使出自己混身解数,欲要将这眼前的仙人们一鼓作气,轰杀至此。而由数十位仙苑高手集结形成的强大杀招,更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竟将眼前的整片大地都吹成了灰烬。

    “快点跑,这帮家伙们都疯了。”

    心知大事不妙的皇宫众仙人想都未想,直接撒腿就跑。可是由中心向外扩散开来的能量波动来势实在太过迅速,以至于连身为仙人的他们也无法脱离对方的追杀。感受到身后不断传来的灼热空气,这些些仙人有始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尔等勿慌,看我收了这帮亡灵!”

    就在众仙人以为大难临头一际,一道带着无比威严的高亢嗓音赫然传入到每一个在场之人的耳朵之中。抬头一看,那道急速向外扩张的能量波竟被地上突出的一只莫名其妙的手掌轻松握的手心之上,本来可以灭杀众仙人的恐怖能量就像一只哑炮一样,当即化作一道黑烟,油然升入空中。

    “那……那是怎么回事,那只手掌是谁的?”

    就在庞伟为来者身份疑惑不解之际,萧然突然从后方走了出来,随即轻声道:“该来的总会来的,看来,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听到这里,庞伟脸色陡然一变,不由得惊声叫道:“难道,是他?”

    “哈哈,当然是我,你们这些小鬼们,不好好地待在阴间等待投胎转世,偏偏要来人间干涉他人的事情,我看你们都不想活了。”

    随着那道声音,一股强大到无法抗衡的恐怖能量当即压在仙苑众亡者的头顶之上,哪怕此刻的他们已经个个拥有无限接近甚至赶超仙人的修为,但在这等压倒性的力量之下,仍然显得十分无力,随即纷纷坠跌在地,七孔之中渗出丝丝白气。

    “这……这是崔判官的力量!”一位仙苑前辈突然惊呼道。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