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死士
    眼见纳百川即将坠入到血河当中,人皇眉梢陡然一立,一道森然杀气立即破空而出,直击纳百川的身体。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让那道劲力直接作用在纳的身体之上,恐怕他就要被当场腰斩了。而无论是拥有多么恐怖的自愈能力,一旦遭受到这等严重的伤害也只能回天乏术。

    “该死,看我的!”

    一言说罢,已经被众仙人围困起来的兴浪兽突然大呵一声,一道无形气障立即凭空出现,赫然竖立在纳百川的身前,欲将暂缓一下人皇的攻势。可是,那看似普通的“眉剑”,其中竟然含有不世神力,二者一经碰撞,兴浪兽的气障立即发出一道清脆的悲鸣,空间之中立即放射出数道火光。

    “糟糕!”

    兴浪兽招式被人皇轻松化解,而这样一来纳百川就等于暴露在了对方的杀招之下,情况异常危急。直到此刻,兴浪兽才知道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将自己的手臂加长一些,以来阻拦那道骇然杀气。

    “哈哈,胜利者是我!”

    就在人皇道出胜利宣言之际,须臾之间,他竟看到倒悬在空中的纳百川,脸上浮现出一股饱含深意的笑容。

    “时间停止!”

    眼见杀气马上就要击中纳百川的腰身,忽然之间方圆一丈之内的所有物体,都停止了动作,包括眼前这一记致命的招式。转瞬间,他的身体已然落入血洞之中,一个翻身之后,他便如同得水之鱼一般,一下子便隐没了踪影。

    “混蛋!这家伙怎么还有力气!”

    意识到自己又被纳百川摆了一道,气急败坏的人皇不由得在原地狠狠踩了两脚,瞬间,山顶之上的平地开始大片坍塌,一条条血色裂纹登时出现在众人的脚底之下。随着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剧烈颤动,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禁为之大变,他们知道,这里即将便要化作一堆废墟了。

    “快跑!”

    不知哪个人突然喊了一声,原本站在山巅之上的众人轰然散开,飞别遁向四面八方,以此来避开山势崩塌所带来的危险。而这个时候,兴浪兽也终于恢复了自由之身,随即看向远处站立不动的吞天兽。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兴浪兽的提醒没有丝毫作用,吞天兽就像一座石像一样呆站在那里,漠然看着前方,一言不发。与此同时,更远处已经陷入了生死边缘的遮天皇不知怎么了,猛然自地上跳了起来,而后化身飞霞,跃向远处的丛林之中。

    “哎,真是的,怎么都是麻烦!”

    纳百川沉入血洞之中生死未卜,吞天兽发病似的成了木头人,而现在就连遮天皇也不知了去向,本来掌握着主动权的兴浪兽立即陷入到空前的危机之中,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这一劫。

    “老天啊老天,如果你真的长眼睛的话,就请帮帮我吧!”

    想到这里,兴浪兽突然觉得面前吹来一道凄然劲风,抬头一望,竟是人皇携着他的不世神功一同朝他席卷而来。远远看去,此时的对方就好像一道龙卷风一样,所过之处无一不是狼藉一片。而那只即将轰向的手掌,更仿佛一道灭世急光,直射他的面门。

    “苍浪回天!”

    一念之间,兴浪兽晃动了一下自己那具庞大的身躯,在这股力道的作用之下,只见那条修长的兽尾突然急射飞过,直迎人皇的全力一掌。两位绝世高手,两招奋力强招,终于碰到了一起,巨大的爆炸所产生的可怕风浪,直接将最后的山峰吹成了灰烬,而之前隐藏裂缝之中的红色血河水也随之破土飞出,如同狂龙出海一般,轰然袭向人皇的身体。

    “嗯?”

    一招拼过,人皇借着对面来的力道顺势朝后飞出数十丈。可那些突然出现的血河水却是凶猛异常,紧追不舍,眨眼之间已经赶到了他的面前,并以其凌厉的攻擅对人皇发动了密如稠雨的攻击。

    “血浪涛天!”

    眼见自己即将被那高处坠落的红色浪头吞噬其中,人皇突然定住身形,与此同时,就在他的身后之中,一条白色龙影豁然出现,随即澎湃汹涌的浑厚仙气扩散开来。

    “皇龙仙罡!”

    在人皇法诀念出之际,只见那条空中的白色巨龙陡然向上腾空掠起,与此同时最前方的一只龙爪倒搠直上,当即刺入到整片血浪的中心位置。两股势均力敌的能量相交于一点,由于血河水本质上的缺陷,以至于血浪之上出现了一个深邃的缺口。趁着这个机会,由人皇召唤出来的白色巨龙身形一晃,竟然没入到了缺口之中。下一刻,那个原本已经相当可观的裂口登时扩展了无数倍,以至于整个浪头的平面都被其生生撕开,并且散作漫天血雨,倾洒在大地之上。

    说来也奇怪,当那些红色的雨点坠入到大地之中的时候,长在上面的众鑫枯萎植被竟然再回生机,但这回它们的枝头之上出现的不是绿意,而是一个个仿佛用笔画上去的红点。就这样,这些红点越来越多,不时便已经遍布整个皇城北侧。眼见这种从未有过的奇异风光,那些仙人们不禁望而生叹道:“太神奇了,真是太壮观了。难道,这就是魔界之中的景色吗?”

    随着血河水的灌溉,丛林之中接连长出一些人间从未出现过的植物,有的可爱动人,有的却好似巫婆的手掌一样,狰狞可怕。这时,有些植被之上还绽开了一些妖艳的花朵,并且散发出慑人的香气。众人沉浸在这种气氛之下,不由得心驰神往,如痴如醉,全然忘记了各自的任务使命。

    “你们愣着做什么,快点把那只畜生给我杀了。谁敢阻我开启魔界大门,我便要他死无全尸。”

    被心魔纠缠的遮天皇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在山峰坍塌的前一刻及时逃出了危险地带,顺势躲入到一片枯林之中。而这个时候,好不容易缓解的身体再次出现了异样,此刻他的两只手臂之上突然浮现起大片紫黑色的青筋,高高地隆起,好像随时都要从里面跳出来一样。

    “哈哈,不要再反抗了。有我心魔在,你以为还能控制得了你自己吗?来,顺从我,我将带入成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魔。看啊!这些盛开的异界之花,它们正在为你加油鼓劲。只需一个简单的承诺,我便可以满足你的所有愿望。

    “呵呵,愿望,我我的愿望就是看你去死!”

    受魔气蛊惑的遮天皇并没有失掉自己原本的气度,这种情况他曾在孙长空的体内感受过。只是那次出来的是万恶心,而现在的是心魔而已。而若要想将其完全铲除,唯一的办法那就是碎心。心脏一碎,心魔便无从藏身,登时消亡。相反,只要心脏一日不在,那么即逃过这一劫,但有朝一日心魔还会卷土重来。想到这里,遮天皇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随即淡淡道:“呵呵,看来这次得付出一点代价才行了。”

    心魔意识到情况不妙,于是连忙大叫道:“你……你要做什么!不要胡来!这可是你的身体!”

    遮天皇冷笑一声,嘴边却不由得再次淌下几道青黑色的毒血,同时面相残酷道:“正是我的身体,我才可以为所欲为。心魔,这才你输定了。”

    “不要!”

    话音未落,心魔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听“嗤”的一声怪响,遮天皇的心中已经出来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赤红色肉块,肉块甚至还在“砰砰”地发出一阵阵富有规律的跳动,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脏居然是这个样子。

    “哈哈,没有了心脏,我看你还如何控制我!”

    遮天皇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阴森的笑容,然而就在这此时他便仿佛丢了魂似的,突然栽倒在地。与此同时,大片大片的毒血自他胸前的伤口之中滚滚涌出,不时便已浸湿了周围的地面。眼见遮天皇的生命就要到此为止,原本已经被血河水洗礼过的这片枯林之中突然伸民出大片的青藤。这些青藤就好像一条条正在觅食的毒蛇一样,凭着气味立即便寻到了猎物所在的位置,而遮天皇正是他们的目标。转眼之间,小臂粗细的藤蔓已经缠满了遮天皇的身体,并且像蛛蛛捕猎一样,将他高高地悬在半空之中。这时,自枯林之中缓缓走来了一道身影,仔细一瞧正是给这片大地带来腥风血雨的纳百川。

    “呵呵,遮天皇,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

    出人意料,之前还处在弥留之际的纳百川,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恢复完全,并以健康的面貌重新出现在遮天皇的面前。而失去了心脏的遮天皇,就算拥有通天之能,也难逃一死的命运,如今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温度,冰凉的皮肤触感让人不禁联想起那些冷血的爬行动物。

    “要死了吗?我偏不让你死,今后你就做我的死士吧!”

    一边说着,纳百川伸手一招,面前的地面之上陡然伸出一条粗壮的藤蔓,藤蔓之上竟然还结着一枚绿色的果食,乍一看上去十分诱人。但稍微细瞧便能发现,这枚果食长得就像,就像一颗砰砰跳动的鲜活心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