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 救命
    纳百川的难缠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皇的预料,所以从刚才到现在,他的每一掌、每一拳之中都已经包含了他的八成功力,要知道像他这样的顶尖高手,八成功力已经是一个十分恐怖的信息,如果长时间都保持在这种高压之下进行战斗的话,消不了一时半刻,他自己便要率先倒下了。

    然而,即便早已知道过度耗力的危害,人皇仍然不敢有丝毫懈怠。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纳百川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期间对方有数次想要奋起反击,但都被他的铁掌杀拳强行压制住了。可如此下去绝不是办法,在无法得知对方极限的前提之下,如此做法简单就是在自掘坟墓,为了防止再生异端,人皇不由得暗暗下定了决心。

    “这家伙绝不能留!”

    思量之间,人皇的武功套路立即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原来直来直往的招式此刻竟然变得诡秘莫测,神出鬼没。自左侧打来的快掌,掌风却从右侧突然出现。而本来迎面而来的拳影,竟在背后传来了一声爆鸣。如此折腾了十几回合之后,纳百川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为了让自己回到完全状态之下,他只得再次使用时间掌控者。

    “来吧!让我恢复到完美状态!”

    心头一动,纳百川的双手之中已经散发出乳白色的气云,与此同时他那件已经破烂不堪的长衫竟然神奇般地自动修复到之前的模样,就连上面的血迹也一起消失不见了。而感受着体内不断递增的灵气,纳百川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纳百川,你太大意了!”

    说时迟那时快,之前已经远远跳开的人皇,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再次突进纳百川的近身之中。呼吸之间,纳百川便发觉自己的脖颈处竟接连传来数道气刃,欲要将他斩首分尸。

    “糟糕!被他识破了!”

    时间掌控者作为无敌一般的手段,拥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神效。然而就算是这样的不世神功仍然存在缺陷,那就是使用者一旦失去神智,那么时间掌控者之中的“时间回朔”也会随之失效。而要让纳百川失去神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施以斩首酷刑。

    不只是纳百川,就连不远处的兴浪兽也感觉到了来自战场之中的异状。眼见自己的盟友马上就要死在敌人的杀招之下,兴浪兽顾不得眼前的遮天皇与吞天兽,连忙念动法诀,最后大叫一声:“起!”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冲天巨柱拔地而起,硬是将半空之中的纳百川撞到了云端之上。此时,那些致命剑气方才赶到,成了替死鬼的水柱当即被拦腰截断,哪怕是兴浪兽也不禁倒退半步,口中渗出些许鲜血。

    “人皇果然名不虚传,纳百川,你可欠我一条性命啊!”

    死里逃生的纳百川一连翻了数个跟头,终于在身体达到最高点的时候稳定下来。眼见自己人皇就在身体下方,纳百川立即大呵道:“来得好!吃我这招,血云升天!”

    一言既出,天地变色,风起云涌,自那座陡峭的山峰之下猛然射出一道妖艳水柱,而这里面的水并不是一般的水,而是来自于血河之中的血河水。由血河水凝练而成的血神柱来势之凶,劲道之足,简直就是夺天地之造化,窃虚无之襟怀,一招一行之中都蕴含着足以与天地自然相抗衡的自在神力,而那一根巨型的血神柱更仿佛化作了一柄开天神剑,呼啸着斩向半空之中的人皇。

    “好家伙!”

    眼见纳百川的杀招逼至眼前,人皇想都未想,直接架掌抵挡。然而,血神柱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哪怕是身负无极仙脉、灵气几近无穷无尽的人皇无法与之正面相比肩。顷刻之间,空间被强大的力量撕出了个巨大的缺口,一道道虚无焚风自其中肆虐而出,并将所遇之物摧毁化烬。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人皇的身形直接被血神柱逼得“躺”在了苍穹之下,而此时他的双手已经渗出大片大片的鲜血,血像藤蔓一样,迅速爬满了他的两只手臂,像要将他整个人都要吞噬其中。

    “啊!”

    为了给自己加油鼓劲,人皇不由得高吼一声,恐怖的声波化为无形利刃,直接射入到下方的众人之中,一些修为稍逊的人登时便被震破了耳膜,听觉也随之消失。

    “想杀朕,白日做梦!”

    随着这一句气话,人皇自之前平躺的状态一点一点又抬了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之中,血神柱之中不时传来阵阵轰鸣声,联想眼下的激烈对决,可以想象出它的内部之中究竟进行着怎样的可怕变化。

    “咔嚓!”

    随着一声刺耳的脆响,原本浑然一体的血神柱竟然在中间位置出现了一道裂痕。而随着对决的继续进行,这道原本不被察觉的裂痕开始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人皇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呵呵,曾经的血河魔君不过如此,看我如何毁了你的得意之作!”

    一语发出,人皇猛然抽身,同时运掌沉肩,自右臂之上陡然爆发出一道惊世骇俗的超然拳劲,随即轰入血神柱之中。

    “嗡!”

    这一刻,原本专心于各自战斗之中的双方人马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刹那间,一股灭世飓风猛然扑天盖地地冲向四面八方,苍穹大地都在此时被染成了血的颜色。而此时大家才发现,由纳百川所发出的那根血神柱居然已经不见了踪影,另一边人皇翩然落地,双手背于身后,面带微笑道:“纳百川,看起来是你输了啊!”

    “噗!”

    纳百川流血了,而血却不是从他的口中、而是从他的脖颈之中喷射出来的。他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已经成了鲜血的海洋。直到这时他才终于体会到,血流成河是一幅怎么样的景象。

    “纳百川!”

    随着纳百川的跌落,兴浪兽纵身一跃,抢在对方撞在地面之前先行一步接住了对方的身体。可前后还没有一息的时间,他便发现自己的衣衫已经被对方伤口之中喷出的血浆全部染红,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立即冲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纳百川,你!”

    得知是自己的同伴救下了自己,纳百川苦笑了一下之后,随即虚弱道:“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说那些废话干嘛,快告诉我,如何才能救回你的性命!”兴浪兽迫不及待道。

    “我……血……河!”

    说到这里,纳百川的喉咙已经被外溢的血浆全部充满,由肺部传出的气息并不能传入到声带所在的位置,却被血水拦到了半路之上,并化作一个个“咕噜咕噜”的水声。兴浪兽虽然身负沧浪血脉,但能够影响的人群十分有限,尤其是像纳百川这种出身魔界,修为高强之人,效果更是无从发挥。为了不让对方血尽而亡,他只得从自己的头上掐下一根发丝,然后对着自己的头发默念了一阵法诀,紧接着那根本应该不具备生命的发丝竟然自行站立起来,然后摇身一掠,便射入到了纳百川的伤口之中,以其行云流水的手法,瞬间便将开放的血口缝补完全。

    然而,伤口虽然暂时控制住了,但内部的出血仍然没有得到缓解。眼见纳百川的气息愈发微弱,兴浪兽几乎已经陷入了绝望。

    “我说纳百川,你不会就要这么死了吧!”

    就在兴浪兽走投无路之际,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他瞟到了不远处之前被血神柱窜出所留下的那个豁口。只见就在豁口的中心处,居然还会时不时地向外溢出一些鲜红以的液体,如果猜测没错的话,其中的红色液体便是血河之水。

    “血河魔君,血河,纳百川,难道,他刚才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叫我将他沉入到血河之中?”

    因为现在事态紧急,实在没有让兴浪兽继续考虑的时间。眼见纳百川一步步走向鬼门关,他不禁将心一横,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直接大步走向那个豁口。

    这时,站在一旁的人皇仍然丝毫不为之所动,他并不是自信,而是有苦说不出。刚才他虽然凭借自己的一拳之力将整根血神柱轰成了尘埃,但由此他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现在无极仙脉的灵气仍然时时供给不上,而血神柱对他的压制又使体内经脉受损,一时间无法运功提气,更不要说是上场战斗上。而为了不让兴浪兽识破自己的异样,他只得故作镇定,以此换取更多的恢复时间。

    “你们,快点给我将那个家伙给我拦下来!”

    人皇虽然不能动,但他可以号令其他在场的仙人。而一经听令,附近的几名仙人立即逼开身边的敌人,“呼呼”几步飞跃,便挡到了兴浪兽的眼前。这些仙人的修为虽不及兴浪兽,但想要纠缠个一时半刻还不是问题。看着面前这么多的敌人,兴浪兽的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

    “纳百川,我可真的是尽力了。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的了。去吧!我的朋友!”

    说话间,兴浪兽运起双臂,将纳百川如同抛绣球一样,猛然掷向前方的那枚豁口之中。而因为其上的力道太过强大,以至于那几名仙人根本不敢正面迎接,只得纷纷闪到两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