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反常的吞天两兄弟
    ,

    遮天皇的情况让目睹了这一切的吞天兽着实不安,随着脸上立即浮现出的惊恐表情,他不禁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兴浪兽的身上。

    “兴浪兽,快!救救我大哥,不然他会死的!”

    此刻,此浪兽仍然沉浸在之前的震撼之中,一听到吞天兽的惊呼,他便将头转向不远处的二人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遮天皇也会中招,难道那缸中之物真有那般恶毒?”

    虽然心中有万般疑惑,但眼见遮天皇即将毒发,为了不让这名一代枭雄就此陨落,他只得连忙掠到对方的身上,随后一挥,束缚在对方身上的天蚕冰丝便随之化为虚无。

    恢复自由之后遮天皇立即坐立起来,原地打坐运功疗伤起来。一时之间,只见他的额头之上竟然渗出了大量的紫色汁液,这些便是血液被毒物感染之后的样子。而随着毒素的大量释放,周围的空气之中居然也沾上了一股淡淡的色彩,进而使得附近的地面也发生了变化。

    “快点离开那里吞天兽!”

    此刻,在解救了遮天皇之后的兴浪兽已经远远地躲到了一旁,而吞天兽心知情况不妙,同样靠着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爬离遮天皇的附近。这个时候,遮天皇身体已经呈现出紫黑色,乍一看上去就好像刚刚被一百个人暴打过一番似的,整张脸也随之肿胀起来。

    “大哥!”

    看到对方正在经历生死劫难,吞天兽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就在他准备再次冲入其中助其一臂之力的时候,兴浪兽已经一掌按住了他的身体。

    “不要过去!否则,你也会中毒的。”

    “可是……”吞天曾欲言又止道。

    “没有什么可是,这就是你们兄弟二人的命。你们出身不凡,拥有通天之能,但同时天使灾**接连不断地发生在你们身上,也算作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试炼。唯有如此,你们才能有机会存活下去,否则就算能躲过眼前的这一关,可是今后还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降临在你们二者的身上。到时,又该如何应对呢?想想你们二人的过去,哪一次不是依靠着自己的力量艰难地撑到了今日。这一次也不例外。”

    说完,兴浪兽再次看向遮天皇,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大哥……”

    听了兴浪兽的劝说之后,吞天兽只得留在原地。不知不觉之中,位于他身上的天蚕冰丝竟然已经不知不觉间消失不见了,然而对此他竟丝毫没有察觉,两只手掌仍然保持着之前被捆缚的姿势。

    “我这是怎么了?”

    就在毒素即将攻入心脉之中,欲要对其造成不可逆转重创的时候,处于弥留之中的遮天皇不禁为之一震,两眼渗出黑血的眼睛豁然睁开。

    然而,当遮天皇看向四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眼前居然空无一物,有的只有一望无际的漆黑与阴暗。不知是环境的原因还是自身的缘故,此时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这种寒意不仅冻僵了他的身体,甚至还将他的神智一同冰封。他开始不住地打颤,上下两排牙齿也随之哆嗦起来。

    “好冷,好冷,我感觉自己都要失去知觉了。我该怎么办,难道我真的死在这里了吗?”

    一想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源于体内最原始的求生**再次点燃了心中那份不屈战意。突然之间,他的身后开始腾起大股大股的白烟,与此同时藏于体内的大量毒素被一同清出体外,并以黑色烟雾的模样溢出体表,最终凝结成一道巨大的黑瘴。突然间,黑瘴之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好久没有出来了,这里的空气还是这么令人怀念啊!”

    好不容易将毒素排出体外的遮天皇此时已经无比虚弱,强撑着身体,他张口怒斥道:“你是谁?为什么会从我的身体之中跑出来?”

    黑瘴再次传来一阵冷酷的笑声,随即又道:“呵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心中的黑暗越多越大,我便越是喜欢住到谁的身体之中。”

    遮天皇冷笑道:“呵呵,这么说来,我的身体很合你的胃口了?”

    黑瘴大笑道:“哈哈,没错!就在刚才的那一点时间之中,我感觉自己又壮大了不少。如果能将你的体内的黑暗全部吞噬的话,兴许我可以直接成为这世上最强的魔鬼。什么魔皇,什么仙宗,统统不是我的对手。”

    遮天皇古怪地笑了笑,回道:“没想到我遮天皇还有这种本领,可以助你成为这世界上的最强之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可真是荣幸之至呢!”

    这时,只听黑瘴之中传业了一道轻“咦”声,并且说道:“你居然不怕我?”

    遮天皇道:“当然不怕。我连死都不怕,又怎么会害怕你这只不伦不类的魔物呢!”

    “你胡说,我才不是不伦不类,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纯粹的魔。哪里有魔,便会有我的身影出现。只要一个魔心中的阴暗达到一定数量,我便会应运而生。”

    遮天皇心中暗暗一惊,之后才终于道:“这么说,你是由我心魔而生的?”

    意识到自己的秘密泄露了,原来平静的黑瘴之中立即传来几声爆震,较为圆滑的球体形态,一下子也被挤得七棱八角,一点也不规则,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愤怒的刺猬一样。

    “我是心魔又怎么样,逃不出我的手心,你还是要被我所制!”

    遮天皇道:“哼哼,那可不一定。”

    与此同时,站在外侧的兴浪兽与吞天兽,赫然发现,原本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遮天皇居然奇迹地动了。可是这一动竟让他们更为不安,因为他竟将自己的一只手掌探入到了自己的胸膛之中。血顺着手腕泉涌一般豁然喷出,不时便已浸湿了他的整条手臂。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上非但没有显现出半死痛苦,反而露出一抹略有深意的笑容。那股笑容异常诡异,让人见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哥他是怎么了,为何会做出这种自残的行为?不行,我要去看看!”

    兴浪兽死死拉住吞天兽的手臂,一字一字道:“再等等,我顺他不会轻易放弃来之不易的生命。你也要对他有信心。”

    吞天兽蓦然看向前方的遮天皇,就是眼前的这一幕,竟让他不禁想起了记忆深处的一幅场景。

    “娘,你要做什么?”

    “不要过来!”

    “娘,你在流血,天儿给您止血!”

    “不用了,这是娘应罪有应得。记住,天界中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爹还有我,都是被他们所害。”

    “娘,天儿不要你死!”

    “乖,不要哭。把泪水都化作你复仇的力量,去把那些害得我们家破人亡的凶手一个一个全部铲除。”

    “娘,天儿知道了。娘,娘!”

    不知什么时候,吞天兽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兴浪兽不经意地看了他了一眼,也不禁为这眼前的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

    “吞天兽与遮天皇虽然是一奶同胞,但关系也没有好到这种地步吧!我记得他们幼时分别被放在凶族一族与天界之中抚养,情谊十分有限。不过也对,好歹那也是他的大哥,伤心流泪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我看他现在的表情怎么这么异常?”

    想到这里,兴浪兽伸手欲要安慰对方,可谁承想,刚刚触碰到对方的身体,一股森然寒意立即涌上他的指尖,并且窜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并将沿途的灵气一起冻结。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的身体为何这般冰冷?吞天兽,你没事吧?”

    兴浪兽反复说话想要借此来引起对方的注意。可现在的吞天兽就好像丢了魂魄似的,双眼之中竟全是空洞的神光,神情也变得森讷不灵,仿佛一幅静止的图画。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口中居然接连传出“报仇,报仇”的字眼,这让原本就已经深感不安的兴浪兽变得更加担心了。

    “这哥俩怎么全是这般古怪,不行!为了保险起见,我要先到远处观察一会儿再做打算了。”

    思绪至此,兴浪兽回身想要去呼唤纳百川,然而,此时对方与人皇正斗得不可开交,而后者显然更占上风,即便有血河护体以及时间掌控者统领全局,但在人皇压倒性的修为之下,还是渐渐地显出了疲态。

    “哼哼,魔皇朕或许还会忌惮一些,可就凭你一个魔君也想与朕斗?真是痴人说梦!”

    话说到此处,人皇已经杀机尽显,雷影一般的掌劲倚天而降,纳百川凭借自己灵跃的身手虽然多番闪避,还是没能逃过对方的杀掌,十招之后,就在他的右肩之上砰然腾起一道血雾,强大的力道使得他的身形也随之矮了半截。

    “噗!”

    纳百川身中一掌之后,立即口喷鲜血。可当时间掌控者再次发动之际,原本致命的伤势立即冰释一般全部消失,而那张惨白的面庞也恢复到了以往的神采。

    “呵呵,人皇,我知道凭我的力量打不过你,不过想杀我的话,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