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九章 毒水沾身
    ,

    兴浪兽的迟疑只持续了千分之一秒,而这个时候如鬼魅一般的沈万秋已经接踵而来。

    “给我拿来!”

    话音刚落,沈万秋提气运掌,一股骇然大风赫然自他的掌心之中呼啸而出,并形成一只无形的手掌,将那兴浪兽手中的水缸死死握在手心之中。

    “你!”

    由于一时疏忽给了沈万秋机会,兴浪兽心中又气又恼,欲要利用自己的凶兽之力,强行从对方手中将水缸夺回来。可不知怎的,如今的沈万秋,不仅是修为异于寻常,就连力气也大得离谱,哪怕是兴浪兽这样的凶兽之类,也无法与之正面扛力,身体反而被对方拉得差点跌飞出去。

    眼见兴浪兽的一番努力无计于事,沈万秋的脸上终于展露出以往的得意笑容,并且道:“实话告诉你,现在我的身上肩负着魔皇几乎所有的力量,虽说你是凶兽的一员,但也无法与我相抗衡。兴浪兽,你还是放手吧!”

    说到这里,沈万秋心中再次用力,这一次兴浪兽再也无法自持,直接被强大的惯性抛入天空之中,并随之重重地跌在地面之上,好半天都没能站起身来。

    “哼哼,不自量力。”

    一言说罢,沈万秋欲要带着一缸解开封印的关键物品一同返回苍北仙苑。可就准备尝试移动水缸的刹那间,他发现水缸之上居然还有来自兴浪兽的气息。

    “嗯?还不放手?”

    沈万秋蓦然回首,却愕然发现原本趴倒在地的兴浪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窜到了自己的身后。一眼望去,他的面前已经被无数水光巨浪完全遮蔽,仔细嗅去,那就是一股来自大海的味道。

    “给我倒下!”

    “轰!”

    随着兴浪兽的全力一击,沈万秋连同手中的那只巨大的水缸一只栽倒在地。一时间,金黄色的汁液洒出缸外,并且侵入到周围的地面之上,将其中的土壤也一同染成了金子般的颜色。另一方面,受到污染的地面开始迅速溃缩,由于毒液的极强腐蚀性,以至于此处的土壤立即消失无影,并被化为了虚无。

    “糟糕!”

    眼见毒液倾洒到外面的地面之上,沈万秋惊叫一声,随即猿身猛提,立时升入到半空之中,欲要逃离强大的腐蚀性毒液。然而,这股毒液的威力实在太过强大,以至于即便没有直接接触到毒物本身,沈万秋的皮肤之上还是出现了大量的红斑。这些突然出现在的红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青变黑,进而涨破结痂,形成一块又一块的脓疮。要知道,之前的所有过程全都发生在几息之间,而如今沈万秋的模样又是极为可怕,所以就连兴浪兽也不禁为之震惊,脸上浮现出忌惮的神情。

    “这些毒物好生厉害,怪不得可以用来对付魔界大门之上的封印。”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万秋已经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如今的他已然面目全无,再无半点人样。面孔之上,除了两只没有眼皮眼睑的眼珠来回转动之外,其余四官已然化成了脓水。

    “啊!兴浪兽,我要你死!”

    此刻的沈万秋叫声之凄厉,实在前所未闻,乍一听去,就好像是一张被风吹动的窗纸一般,不时发出阵阵怪响。

    “我的妈呀!那是什么鬼东西!”

    就在众仙人一同全力迎击众仙苑亡者之时,其中一名仙人不经意的回身之间,发现了毒发之后的恐怕沈万秋。仅仅看了一眼,那人竟然已经方寸大乱,接着便被第六代仙苑掌门独孤剑一连攻了四五招,以至于手臂之上被划出了一个巨大的血口。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它一些原因,那人看过沈万秋之后混身上下便会时不时地传来一阵骚痒,尤其是伤口周围,更是开始发肿发炎,仿佛是被对方的兵器感染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仙人定睛一瞧自己的伤口之中,竟是出现了若干白色的线体,好不容易摆脱了独孤剑的纠缠,他连忙伸手去摸向自己的伤口之中,当手指重新探回来的时候他才惊讶发现,指尖上方竟然沾着一些极为细小的白色蛆虫,而且个个都是生机勃勃,看上去就仿佛刚刚吃饱了肚子了一样。

    “啊!这是什么玩意!”

    虽然不知这些蛆虫的来历,但为了保险起见,那名仙人毅然决然地切断了整条手臂,手臂落地的瞬间,他好像看到有一些不明生物从里面爬离出来,一眨眼的工夫便已钻入了土壤之中,不知去了哪里。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他的那条断臂已经被啃食得只剩下一根**的灰色骨头,其上更是千疮百孔,让人看得于心不忍。

    “枉你们还自称名门正派,居然会做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下毒之事,就凭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当上仙苑的掌门?”仙人恶狠狠地叫道。

    独孤剑被对方的话说得登时一愣,过了一会儿之后才终于说道:“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给你下过毒?”

    仙人怒声道:“你没下毒难道那些虫子是早就潜伏在我身体里面的吗?”

    独孤剑道:“我说没有就没有,你就是杀了我也是一样。”

    仙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独孤剑之后,这才再次确认道:“你真的没有在兵器上淬毒?”

    “当然没有,不信我割给你看!”

    说着,那个独孤剑真的拿剑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下,血当时便淌了出来。确实与他所说无异,被剑割过之后的伤口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情况,血也在稍事缓合之后轻松止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没事!”

    独孤剑得意地将剑收了起来,并且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想我独孤剑半生醉心武学之中,傲剑独孤更是所向披靡。光凭这两点,我还愁对付不了你?呵呵,现在你也安心了,怎么,是你自残还是让我亲自动手,自己选吧!”

    话音未落,独孤剑的脸色立即一片死灰,紧接着他的面部肌肉开始剧烈颤抖,嘴唇周围也变得紫里透黑,虽说和仙人之前的特征不同,但凭他现在的模样杨大致判断出,独孤剑也中毒了。

    “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啊!”

    随着一阵阵剧痛传入心扉之中,独孤剑立即跌倒在地,拼命地在地上打起滚来。在他看来,如今他的身体之中就仿佛有千万只毒虫在啃食他的筋骨肌肉一般,每时每刻都要承受超乎想象的痛苦。如今的他恨不得将自己的骨头一根根拆除,然后将他们丢入到沸水之中煮几个开锅,这才能消除其中的酥麻酸痒剧痛感。只可惜,这样的事情并做不到,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就只能选择引剑自刎了。

    虽说兴浪兽没有说话,但之前发生的一切全被他看在眼中。看着深坑之中沈万秋不断抽搐的痛苦样子,兴浪兽突然高声呼叫道:“都别打了,再这样下去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此时众人斗得正酣,哪里有时候去理会兴浪兽所说的话。眼见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兴浪兽深呼吸一下之后,突然身形高大了数倍,立即使得在场众人脸色大变。

    “怎么,那只凶兽要发力了吗?大家先撤一下,一会儿再合力将他剿灭。”

    这时,仙苑亡者这边突然集体离开战场的中心,先行来到一处山腰位置进行躲避。而皇室众仙人也不想被卷入到兴浪兽的杀戮之中,于是纷纷溃散逃离。不时,原来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只有半死不活的独孤剑还有不知死活的沈万秋。

    眼见自己的震慑起到了作用,兴浪兽立即开口道:“大家快点离开此地,用来破除魔界大门封印的毒液已经流入了这片区域之中,只要稍一吸食过量,便会立即毒发不治。保险起见,双方还是择地再战吧!”

    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不容他们有半死怀疑。一想到自己也有可能成为沈万秋的那副鬼样,不管是曾经的显赫高手,还是昔日声名在外的一代豪杰,此时都变作了贪生怕死之徒,逃难一般朝四面八方退去,不一会儿,现在便只剩下兴浪兽,人皇,纳百川,等有限的几人。当然,这里面还包括遮天皇和吞天兽。只可惜现在的他们身体被制,无法自救,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毒液毒物一点点包围,进而成为病毒滋生的温床。

    “该死,你们别光顾着自己跑啊!我们还在这里呢!”

    说到这里,吞天兽做出了一个头拱地的滑稽动作,强行从地竖了起来。而就在他的不远方,遮天皇仍然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好像死了一样,连呼吸都仿佛不见了。

    “大哥,你怎么了!你不会也被毒物给感染了吧?”

    听到吞天兽的呼唤,遮天皇艰难地回过头来,苦笑道:“放心,我还没死!至少,现在不会!”

    说到这里,他的嘴巴突然一歪,一条长相怪异红色百足虫赫然从中爬行出来。

    “这!”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