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八章 沈万秋的成魔之道
    ,

    “重生”之后的沈万秋,修为之高,力量之强,已然跻身于顶尖高手之列,一招一式之间都有无数杀机暗伏其中,防不胜防。更何况,兴浪兽一心“救”缸,全然忘记了后面的沈万秋,所以这一招发出之时,他竟毫无防备。刹那间,只见半空之中倏尔跃起一道耀眼的光芒,接着兴浪兽便向炮弹一样轰然坠地,好端端的山尖硬是被其撞掉一处棱角,巨大的爆炸坑甚至可以装下在场的所有人。

    “哈哈,兴浪兽,枉你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有体会到兵不厌诈的道理。一只小小的水缸居然就把你搞得如此狼狈,你啊你,至死也逃不过畜生一般的低下智慧啊!”

    “哦?是吗?”

    就在沈万秋以为兴浪兽重伤不治之际,后者的声音忽然从深坑之中呼啸而出,紧接着一道来自于坑底的强烈风流将那原本覆盖在深坑上空的尘埃全部吹散,众人顺势看向其中,却居然发现,完好无损的兴浪兽单手举缸,赫然立在坑底之上。

    “不得不说,刚才那一招来得确实恰到好处,只可惜出手的力度还不够。不然,就算死不了,也免不了吐几口淤血了。你说是不是啊?”

    看着对方如此得意的神情,沈万秋那张淡定从容的脸上也不禁升起几丝恶毒之色,并且回击道:“你也不要太过得意,这才是开始而已,好戏还在后面。”

    “后面?呵呵,你也不看看眼下的局势,你自己孤身一人,已经被我们团团包围了。你以为,这样子的你还能全身而退?”

    沈万秋冷笑道:“只凭我一人之力当然不行。不过,如果我说我也有帮手呢?”

    说话之间,沈身后的空间之中忽然传来几阵异样的能量波动,接着时空像巨幕一样缓缓绽开,迎着清晨的阳光,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出来吧!历代的仙苑众前辈,让他们见识一下你们的厉害!”

    话音刚落,数道黑影如幽灵一般自那空间之中抽身掠过。见此情形,一直按兵不动的众仙人终于倾巢而出,纷纷迎向那些突来的敌人。

    兴浪曾面色一沉,随即问道:“这些是?”

    “呵呵,你在苍北仙苑待了也有几千年了,难道连他们也不认识吗?告诉你,这些都是仙苑的历代掌门,长老,他们各个都拥有绝世修为,哪怕没能达到仙人之境,也能在此时此刻暂时享受到仙人之力。这便是仙苑自建派以来便创造下的不传秘术,山阴回魂。”

    “回魂?这么说来,他们都是……”

    不等兴浪兽说完,沈万秋已经抢先道:“没错,他们都是亡魂,来自阴间的幽灵!”

    “怎么回事,一下子少了这么多,他们究竟是被谁唤去的?”

    公案之前,一个满脸虬髯、身着红色官服的粗犷男子,忽然怒声道。

    此话一出,阴影之中忽然飘出一个人来,他便是数次帮助孙长空转危为安,死里逃生的崔钰,崔判官。而此刻,殿堂之上坐着的正是阴间的首领——阎罗王。

    “回禀阎王,近日鬼魂失踪事件已经发生了两三起。不过这些鬼魂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他们身在阳间之时都曾在苍北仙苑之中待过。”

    “哦?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失踪的鬼魂全都是这样吗?”阎王再次问道。

    崔判官低头行礼道:“全都一样。”

    阎罗王摩索着下巴,稍事思考之后才道:“这样!你去人间走一趟,看看是不是失踪的鬼魂在不在那里。如果在的话,不分缘由,全部给毁掉,一个也不要留。”

    收到这样的死命令,崔判官不禁倒吸了口冷气,然后道:“可是,这些鬼魂的前途无量,有些生前甚至已经几乎达到了仙人之境。如果将他们全都摧毁的话,未免太可惜了一些。”

    听到这里,阎罗王愤怒地挥掌拍在公案之上,案的四只木脚直接钉入到石板之上,高度一下子便短了半截,看上去十分滑稽。

    “管他们是什么资质,不经我的允许就挑战阴间的法则,这就是死罪!快去,绝对不能让他们为害人间。”

    崔判官抱拳作揖道:“遵命!”

    仙苑众亡魂一经出现,原本处在劣势之中的沈万秋立即扳平了局面,甚至已经占据了主动权。而迟迟未动的人皇站在地上,心急如焚,已然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方面是天下苍生,一方面是无敌神力,在二者之间选择的过程之中,沈万秋忽然叫道:“人皇,你不是想依靠魔气提升功力吗?怎么,现在放弃?如果不想让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的话,那就把他们给我拦下!”

    这时,纳百川刚要开口说话,谁承想受到蛊惑的人皇已经先行一步来到自己的身前,抬手就是一掌。

    “给朕让开!”

    人皇的一击之力异常强大,哪怕是身为血河魔君一部分的纳百川也无法应对。电光火石之间,纳百川抬手一吸,便将刚刚放在地上的吞天兽重新收回了掌心之中。紧接着,他将吞天兽的身体赫然挡在人皇的掌力之下,希望借助对方的力量化解这一致命的攻击。

    “哼哼,这就想挡下我的掌力,简单天真!”

    人皇心念一动,本来已经没入吞天兽身体之中的掌力竟然丝毫未减地从另一侧穿越出来,并且势如破竹一般轰然打在纳百川的身体之上。一瞬之间,纳百川的七孔之中立即窜出鲜红的血浆,混身上下随即出现不下百道细小的血口。

    这便是人皇的一掌之力。

    “哇!”

    纳百川抓住吞天兽的身体踉跄地向后倒退了几步之后,随即喷出一道血箭。也正是这口鲜血,竟将原本处在昏迷之中的吞天兽喷醒过来。然而眼眼的第一时间,他便看到人皇来势汹汹的模样,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已经凝结不再流动了。

    “混蛋,快闪开!”

    也不知从哪来的气力,才方恢复神智的吞天兽一个翻身凌空,硬是将地上的纳百川拽到了半空之中,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人皇那一记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掌。而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对方重伤的情况,心中不禁为之一寒。

    “我的天!你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呵呵,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吗?”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吞天兽的心里没有丝毫轻松。同在捆在他与遮天皇身上的,是来自兴浪兽独门的天蚕冰丝。此物编织成的绳索异常坚韧,关键还能自主吸收传入其中的灵气,使得来自外界的力量登时失效。如此说来,在不借助他人的帮助之下,想要挣脱这条天蚕冰丝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吞天兽同样也明白,如果继续保持着现在这副“粽子”样子的话,那他和纳百川就要双双没命了。

    “快!给我解开绳子!”吞天兽惊呼道。

    此时的纳百川还没有从之前的重伤之中缓过神来,现在又面对吞天兽的如此要求,一时间还回不过神来,于是道:“想趁机逃跑吗?呵呵,没有那么容易!”

    说到这,纳百川伸手提了下吞天兽身后的绳扣,如此一来原本已经十分紧绷的天蚕冰丝绳就变得更加令人窒息了。

    “你!你是不是傻了,你这是要活活勒死我吗?”吞天兽怒骂道。

    纳百川眨着那双无比沉重的眼皮,随即苦笑道:“你放心,我要是死了,绝不会丢下你的。你还是和钱一起下地狱吧!”

    就在这个时候,人皇一连又挥出数记杀掌,掌掌致命,掌掌惊魂,吞天兽依靠着自己凶兽野蛮兽力,拖着旁边半死不活的纳百川竟是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这才逃过一劫。然而,此时的人皇正处在狂暴之中,越战越勇。眼见吞天兽与纳百川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之中,他飞身来到二者的身前,一副诡笑的模样道:“不管是谁,谁要敢阻我成就霸业,我便教他死无全尸。”

    就在人皇与纳百川吞天兽鏊战未分高下之际,另一边的兴浪兽也在和沈万秋进行着殊死搏斗。

    虽然获得了魔皇之力,但由于不得其法,所以沈万秋无法将体内的力量全部发挥出来。但即使这样,作为对手的兴浪兽仍然被打得节节败退,好在手里的水缸并未爱到牵连。到此,他不禁暗暗感叹道,制造水缸的师父可真是业界良心啊!

    然而,水缸就是水缸,再坚固也有所谓的极限。刚刚的那一击虽然没有令他立即破裂,但水缸四周已经出现了若干细小的裂纹。而随着兴浪兽不断上下起伏的身形,水缸之上的裂纹越来越多,直到现在,只要动作稍一过度,整个水缸都会变得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要解体一般。

    “不行!这么下去水缸迟早会完蛋。趁着这里的人还不多,我得将这里面的毒物全部倒掉了。”

    想到这里,兴浪兽提气运功,鱼跃般的灵活身影穿行在众人之中,一转眼的工夫便已来到了空地的边缘处,下方便是数十丈高的山涧。只要将毒物从这里倒下去,那沈万秋的阴谋也就无法得逞了。可是如此一来,毒物落到下方,所到之处绝对会成为一片死域,寸草不生不说,就加呼吸了其中空气的动物也会立即暴毙。不过为了大局考虑,他也只能这么办了。

    “对不住了皇城之中的大家,你们就当为全天下的百姓无私奉献了吧!”

    想到这里,兴浪兽刚要将手中的水缸丢到下面去,却不曾想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慢着!”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