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揭开阴谋的面纱
    就在刚刚逍遥子出现的一刹那间,孙长空心中的阴霾如同见到了阳光一般,豁然开朗。而之前种种的猜测,此刻都变作了现实。

    “我说这次进入到夹层空间,又掉到夹缝世界的事情这么蹊跷,原来一路上都是你们搞得鬼啊!”

    方惜时与逍遥子对视一眼,不由得笑道:“孙长空,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

    孙长空忽然厉声道:“血河魔君,你就不要再演戏了!从始至终,就没有人从未来穿越到现在,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方惜时,对不对!”

    方惜时冷笑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

    说话间,孙长空眼中寒光急射,遽然罩向方惜时的身体。后者躲闪不及,一道急光闪过,他那件长衫已经化作尘埃,里面的皮肤赫然呈现在孙长空与朱大闯的眼前。

    “来,解释一下你身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

    随着孙长空的话,朱大闯看向方惜时的上身,只见在肩膀以及后背之上竟然有数道未能愈合的伤口。而这个时候的方惜时脸色显得极为难看,朱大闯也从未见到对方竟有如何可怕的一面,当真叫人一生难忘。

    “那些伤是什么时候留下的,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朱大闯道。

    “你当然不记得,因为那个时候你和神来子他们还没有达到现场。可那个时候,我爹已经与他们有过交锋了,而且在那个时候方惜时确实受伤了。”

    听到这里,方惜时终于露出了残酷的笑容,随即笑声的增大,一旁的逍遥子再也伪装不下去。

    “哎,算了算了,我们还是揭开谜底吧!”

    一边说着,逍遥子摇身一变,已经化作一个年轻的男子,而孙长空见到那人之后,立即脱口而出道:“纳百川,怎么会是你!”

    纳百川摊开双手,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并且道:“我怎么了,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吗?我和方惜时本就是血河魔君的一部分,我们同时出现不是很正常吗?”

    朱大闯刚要说话,孙长空立即阻止道:“别说话,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你知道什么了?”

    孙长空道:“你有所不知,我和苍北仙苑之中一只隐藏了多年的兴浪兽拥有心灵感应,就在之前,我明明在他那里见到了纳百川,可是我们面前的这个人又该如何解释?”

    朱大闯想了一想,随即道:“也许,他们二人之中有一个是乔装改扮的呢?”

    孙长空摇头道:“就我看来,能够学得如此惟妙惟肖,而且修为同样如此高深,他们二人应该都是纳百川。”

    听到这里,纳百川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这才说道:“对啊,既然都是纳百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孙长空稍稍闭上双眼,专心思考着其中的关联。终于,一个人的出现将所有的环节全部串连起来。

    “难道,是方惜时!”

    这时,站在一旁的方惜时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语重心长道:“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说话间,纳百川的身形陡然一震,然后便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朱大闯再次发问道。

    “还没有看出来吗,我的猪爷爷。方掌门能使用的时间掌控者,便是一切的关键所在啊!”

    朱大闯听后不禁为之一愣,过了许久才说道:“那又如何?”

    孙长空道:“先不说他用干什么办法使得这门奇术发生了变化,使得这门功法不单可以控制人的行动,甚至可以影响一些奥妙的因素。比如说时间。”

    “时间?时间掌控者掌控的不就是时间吗?”

    孙长空摇头道:“不!并不是那样。一开始的时间掌控者控制的并不是时间,而晨存在于时间之中人与物。换句话讲,当时间掌控者发动之时,其中的事物会受到影响,而整个时空的时间却依然照常运行。”

    “然后呢?”朱大闯跃跃欲试道。

    “然后就是,时间掌控者的本质发生了变化,不但可以改变事物,甚至可以改变时间的本体,使得不同时间之中的同一个人来到了一个时空之中。”

    “同一个人,不同的时间?我听得怎么这么糊涂?”朱大闯急得抓耳挠腮道。

    “简单来讲,就是现在的时间掌控者,可以让你和昨天的自己见面,这下明白了!”

    这下,朱大闯终于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可是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这个世界之中可以共存无数个方惜时,或许无数个你我了?”

    孙长空欲言又止,这时一直听他说的方惜时突然插嘴道:“这个当然不能。因为我的灵气有限,时间掌控者对于灵气的消耗极为庞大,以我现在的修为来看,能够让同一个人同时出现三个就已经是极限了。”

    “三个?我的天啊!如果是让三个魔皇同时出现的话,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朱大闯惊呼道。

    “像魔皇那般修为的人,别说三个,就连两个都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异时空的人,所消耗的时间,灵气,甚至精力,都要从我的身上一并扣除。如果要想将其它时空的魔皇召唤到这里来,恐怕人还没到,我就要力尽而亡了。”

    孙长空皱了下眉头,随即说道:“你怎么这么好心,将自己的弱点告知于我们。”

    “弱点?我倒不感觉这是什么弱点。所谓的秘籍功法,只不过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小聪明罢了,而一旦小聪明使用过度,便会对自己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孙长空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后说道:“说吧,将我们找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

    听到这,方惜时突然抬头看了看头顶,然后大声叫喊道:“喂,你出来吧!他们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呼吸之间,苍穹之巅,一道金光霹雳乍现,刚好落在三人的中间,而对于此人出现,孙箜却是丝毫不感到意外。

    “古浊,你来了。”

    看着孙长空云淡风轻的样子,古浊不禁笑道:“怎么了,在老夫肚子畅游的感觉不错吧!”

    孙长空点头道:“嗯,就是有点太无聊了。怎么,方惜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走狗了?”

    这时,身后的方惜时一听对方恶言相激,立即火冒三丈,刚要发作,便被古浊出手制止了。

    “不要动气,不然就中了这小子的套路了。”

    安抚了方惜时之后,古浊立即回身道:“我和方惜时只是合作关系,并不是主仆关系,更没有走狗之称。”

    “哦?既然这样,我倒要听听,像您这样屹立在世界巅峰的高人还能有什么需求。”

    古浊微笑道:“当然有,比如成为这个世上的神。”

    “神?不是主宰?”

    古浊连忙摇头道:“不不不,是神,不是主宰!”

    看着对方如此坚定的眼神,孙长空不禁继续问道:“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主宰是人,而神就是神,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孙长空道:“独一无二?像仙宗那样?”

    听了孙长空的话,古浊随即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于神而言,仙宗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士兵而已,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哪怕是现在的我,也不是仙宗能比得了的。”

    孙长空淡淡一笑道:“哦,是吗?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看看你们二人的精彩对决呢!”

    古浊点点头道:“有机会我定要你看看仙宗败于我脚下的样子。”

    “可是,我还是不懂,你把我们叫过来,与你的成神之路有什么关联。”

    “当然有关联,和你无关,但和你爹有关。”

    “我爹,守界者?”孙长空不由道。

    “没错,就是守界者。在我眼里,仙宗算不得什么人物,但守界者就不一样了,他们应天之命,保护世间平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守界者便是神的使者。”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禁想起了之前在苍北仙苑之外遇到的那位神流仙使。现在想想,那人应该就是仙宗的使者了吧!

    “神的使者,呵呵,然而我爹并没有告诉我所谓的神是谁。”

    此刻的古浊显得有些激动,甚至是发狂。他的嘴唇外翻,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两只胳膊时不时地会跟跟着所说的话一起舞动,看起来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疯子。

    “实话告诉你,守界者和神流仙使一样,都是早于神与仙宗出现的。而他们的存在,除了保护各自的主人之外,还有一介极为重要的职责。”

    “什么职责?”孙长空追问道。

    “那就是钦定主人的身份。”

    皇城之中,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经过一番激烈地厮杀之后,遮天皇与吞天兽还是不敌纳百川与兴浪兽,双双坠落在地。这时候,东方已经露出鱼白,这代表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开始了。

    “呵呵,如此看来,人皇的计划似乎泡汤了。”兴浪兽长舒一口气道。

    纳百川看着远处的一座高山之上,脸色阴沉道:“我看未必!”

    话音刚落,一道黑气忽然拔地而起,顷刻之间便将视线所及之处完全笼罩其中,原本平静祥和的山林之中顿时成了一片绝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