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五章 气海尽头
    “哈哈,你以为获得魔皇之力的你,一点代价也不需要付出吗?既然得到我魔皇的真传,那你的灵魂之中拥有了魔人的烙印,一日为魔,终生为魔。从今天起,你便是我魔界之中的一员。”

    沈万秋低着头,牙齿不住地打颤,隐藏在皮肤之上的青色鳞片由于他的愤怒愈发清晰,甚至有一种时刻跳出体外的趋势。终于,他将心中的怒火完全转化成了拳头上的力道,并且轰然砸向魔皇所在的位置。

    “你去死!”

    孙长空再次停下了步伐,这回他的脸色竟是格外的惨白,就仿佛十天十夜没有睡觉一样,脸上有着那么一股说不出的疲倦。从刚才开始,朱大闯便察觉到了孙长空的不同,为了避免关键时候出问题,于是他便提议休息一下。好在,一路上他们一直都在前进,中间并没有耽误多少工夫,于是乎在再三权衡之下,四人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圆圈。

    “长空,你没有事吧?从刚才就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心结啊?”

    孙长空摸了摸自己空落落的心,随即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总感觉,人间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难道,魔界大门已经打开了?”朱大闯不由道。

    方惜时摆了摆手,随即指着头顶上方道:“不可能,这家伙没有消失,就说明夹缝空间还在,夹缝空间没有消失就说明魔界大门没有被开启。不过,现在的时间距离天明的时间应该已经所剩无几了,虽说这里的时间流速要远远慢于人间,但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话说,这只远古巨龙的身躯还真是大得有些出奇,走了长的距离居然还没有找到那个所谓的气海所在。咱们不会是走错路了吗?”

    逍遥子道:“这个倒不会,因为来时的时候只有一条路,绝没有走错的道理。不过,我更担心的是,咱们被困在这里,万一古浊心生歹意,那我们岂不是成了他的开胃菜了?”

    孙长空厉声道:“他敢!否则我分分钟在他的肚子里开出几个d来。”

    说着,孙长空拍了拍古浊体内坚硬的食道,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道。

    “哎,不会的,我看那个古浊是个真汉子,虽说曾经与魔皇同流合污,但人间现在不也是认识到错误了吗?”

    “错误?呵呵,我看他是被困在这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交友不慎吧?不过话又说回来,是谁将古浊运到这个夹缝空间之中,使其成为连接人间与魔界枢纽的呢?”孙长空不由问道。

    “这个嘛”

    不只是方惜时,就连逍遥子也被孙长空的话给问住了,确实从刚才到现在,没有人考虑过这个问题。换句话讲,把古浊放到这里的人修为是不是还要远胜于古浊呢?而他们现在的行为,是不是也正符合那人的心意?

    “我说,咱们不会是中了别人的套路吧?”孙长空若有所思道。

    朱大闯干笑了一声,然后道:“长空,你想得也太复杂了些吧!套路,如果有人可以设计这么大的一个套路的话,那他岂不是要比仙宗之流还要厉害!如此可怕的人物,就算打开魔界大门,恐怕也有方法将魔界之人导入到人间之中吧?我看,你就是想得太多了。”

    朱大闯不无道理,孙长空同样考虑到了这一点。可是不知怎的,越是接近目的地,他的心便越发悸动,进而使他的四肢无力。事实上,从刚才开始,他便一直能够感觉到空气之中的压抑感,再这么下去的话,他连呼吸都没法进行了。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去古浊的脚下去一探究竟。只有到了那里,我们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说走就走,孙长空翻身站起,也不知从哪来的力量,飞一般奔向前方。其余几人眼见对方如此激动,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即跟了上去。就这样,四人一路马不停蹄,终于,孙长空发现前方的道路变得宽阔起来,此刻空间之中飘浮着一股淡淡的异香,闻上一口便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身上的疲倦也随之一扫而空。而在这条道路的前方,一个椭圆的气漩赫然悬浮在半空之中,而在它的后面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区域,远古巨龙古浊的食道到此也算到了尽头。

    “那就是所谓的气海吗?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东西,真是大开眼界啊!”

    所谓的气漩,实际上是修行者调动灵气的一种工具而已。灵气通过气漩进而流入到四肢百骸之中,化作不竭之力。同时,外界的灵气也可以通过气漩进入到身体之中,并且以一定的方式贮存起来,这便是气漩的工作方式。而眼前,孙长空他们便需要借肋气漩的力量,使其将他们当作灵气,输送到古浊的体外。而这里面便出现一个难题。

    如果将气漩将他们精准地导向脚的位置,而不是头的位置,更不是其它位置。要做到这一点要说困难也困难,要说简单也简单。说到底,这不是他们息能够完成了的,还需要外力,也就是古浊的帮助。只有古浊发起正确的导向,他们四人才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并且达到目的地。否则的话,即便是差之毫厘,也会廖以千里。

    “古浊,你听得到吗?”孙长空忽然道。

    朱大闯拉住孙长空的手臂,随即低声道:“你要干嘛!”

    “听得到,有事吗?”古浊的声音忽然从空间的四面八方之中传来,听到耳朵之中,孙长空等人仿佛置身于一座正被敲击的铜钟之内一般,不但双耳大脑,就连神识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四人原地摇摆了数次,这才终于稳住了身形,作为修为最为浅薄的朱大闯,七孔之中竟是涌现出些许血浆,显然是出现了内伤。

    “我的天!我的脑袋快裂开了,古浊,你不要再说话了。不然的话我就要被你活活震死了。”

    眼见朱大闯的情况不容乐观,孙长空赶紧道:“古浊,我说话你听着就行,不用回答。一堆叠儿我们几人进入到气漩之中需要你的帮助,否则无法来到魔界的上空。如果明白的话就哼一声,不明白的话就哼两声。”

    “哼!”

    随着最后的准备工作完成,孙长空一行四人终于来到了那道气漩跟前。不得不说,人体的构造属实玄,四人围绕着那团气云看了好一阵,都瞧不出其中的灵气是如何离开这里的。而就在这个时候,朱大闯终于打破了沉默,伸手指着气漩的中心叫道:“这里,我们是不是要从这里进去?”

    话音刚落,自朱大闯的指尖间忽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只见他那巨大的身躯在这股力量之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瞬间便被吸入了气漩之中,而整个过程他竟连一声呼喊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就走了?”

    孙长空抬眼看向气漩的中心处,却并没有发现朱大闯的踪影。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将心一横,暗暗道:“死就死了,至少还有一个给我垫背的。朱大闯,你可要等着我啊!”

    思绪至此,孙长空纵身一跃,随即身化流光,隐没在那气漩急促的气流之中。而这个时候,只听一道声音忽然叫道:“到了,我们到了。祖师,掌门,你们快来!”

    孙长空甫一落地,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与朱大闯,此刻正站在一块巨大的玻璃之上,脚下不时有气流,水流飞驰而过,只是r眼还未来得及捕捉它们的身影,后者便已飞向远方,化作点点繁星。而更为壮观的是,玻璃的下方竟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巨大陆地,陆地呈现棕黄色,丝毫绿茵也没有。如果孙长空所猜没错的话,那里便是传说之中的魔界了。

    “我们到了吗?”朱大闯如梦方醒道。

    “嗯,应该是!”孙长空轻声道。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快点砸吧!不然,时间就不够了。”

    说着,朱大闯回身欲要寻找古浊双脚的所在之地。可奇怪的是,无论他如何极目眺望,都不到任何类似脚掌的物体呈现在玻璃平面之上,有的只是空旷的地域,还有满眼的苍凉。

    “嘿,奇怪了,古浊的脚去呢了?”

    “不用找了。”忽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孙长空定睛一看,发现来者正是方惜时。

    “掌门人,我这是什么意思?”孙长空不禁问道。

    “他的意思是说,无论你怎么找,都看不到古浊的人影了。因为现在的我们根本就不再他的身边。”

    说话之间,逍遥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并且徐步走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好像一个木头人一样。

    “掌门,祖师,你们怎么这么奇怪,莫非,我们又中了别人套路了?”朱大闯面色y沉道。

    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忽然冷笑了一声,随即将手搭在朱大闯的身上,一脸不屑地说道:“我说你不会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吧!他们两个是一伙的呢!”

    “他们?我们呢?我们难道不是一伙的吗?”朱大闯又问道。

    “当然不是!我们是为了保护人间,而他们,是为了破坏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