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意外的魔化
    ,

    听到魔皇提出的诱人条件之后,沈万秋轻笑一声,随即道:“呵呵,魔皇真会说话。下面那位可是我的授业恩师啊!您可知道,从前的方掌门是如何善待我的吗?哪怕是整个苍北仙苑的弟子加起来,都不及我从师父那里得到的十分之一。面对这样的好师父,我怎么好意思对他痛下杀手?”

    听完沈万秋的话,地上的方惜时,也终于将那颗悬起的心重新放到了胸膛里,并且附和道:“就是,别忘了,他可是我的弟子。你想命令他杀我,简单是痴心妄想。”

    说完,方惜时又顿了一顿,然后才向沈万秋道:“万秋,听话!把魔皇放下来!今天我必须要将他完全废掉,否则今后绝对没有我们的好日子过。”

    沈万秋看了看了肩上的魔皇,又瞧了瞧下方的方惜时,随即脸上出现了一股为难的神情。这时,距离最近的魔皇捕捉到了这一个关键点,于是继续添油加火道:“小子,只要你帮我杀了他!今后你就是这世上的最强者。什么人皇,什么仙宗,统统都要臣服在你的身下。如果将我交给血河的话,你永远都是他的枚棋子,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好好想想吧!是做一辈子的奴隶,还是要成就万世不枯之功,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呵呵,魔皇,你开出的条件真是太具有吸引力了,我想拒绝都不行。”

    “万秋,你!”方惜时伸手指着头上的沈万秋,此刻他的双手之中已经聚集起大量的灵气,一旦情况失控,他便会将沈万秋与魔皇一同毁灭,哪怕得不到魔皇之力。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之时,沈万秋忽然叹了口气,同时说道:“可惜,我还是他的弟子啊!作徒儿的,怎么敢忤逆师父的命令呢!”

    话落之时,魔皇的身体陡然一降,顺势便从梁上跌了下去。见此情形,方惜时父父仰天大叫一声“好”,接着右手便如电蛇一般,窜向对方的天灵之上。

    “哈哈,魔皇,你的修为是我的了!”

    “嗡!”

    感觉到来自对方体内源源不断的澎湃力量,方惜时的整个身体都因此而膨胀起来。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经脉,自己的骨头,自己的筋肉都在欢笑雀跃,两只明星一般的眼眸更是闪起耀眼的光芒,仿佛要冲出体外一般。

    “呼!”

    所有的异变一声清风吹过之后全然消失,方惜时看着掉在地上的魔皇,脸上显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

    “这就结束了吗?嗯,不对啊!以魔皇的实力,应该不只有这么一点修为的吧!”

    “呵呵,那是当然,因为其余的魔皇之力都已经传入到你的好徒儿的体内了。”

    方惜时猛然抬头看向头上的房梁,可原本蹲在那里的沈万秋已经不见了踪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一股来自于虚空之中的微弱波动,那是一种脚步声,却又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脚步声,除了用心可以感受到之外,根本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如果这个时候它的主人发动奇袭的话,那目标必然会九死一生。

    “师父,您在看什么呢?”

    沈万秋终于说话了,然而当方惜时回身看向他的时候,却发现对方赫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体左侧,距离他的心口居然不到一尺的距离。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为何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想到这,刚刚才获得了魔皇之力的方惜时竟然不禁发出了冷汗,汗水豆粒般从他的额头之上匆忙划过,好像生怕见到眼前的人。

    “沈万秋,你居然……”

    不等沈万秋说话,地上奄奄一息的魔皇陡然抬起头来,一脸阴森地笑道:“血河,你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我会将你梦寐以求的力量传给你的好徒儿吧!现在,魔皇之力就在你的面前,想要的话尽管取走好了。不过,你要知道,凭这小子的根基根本抗不住长时间的度功,说不定到了一半的时候就会油尽灯枯而亡。你是要你的好徒儿呢,还是要你的神功呢,自己选吧!”

    “你!”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终还是被魔皇算计了一番,忍无可忍的方惜时抬手抓起地上的魔皇,欲要将其碎尸万段。而这时的魔皇也显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方惜时,丝毫没有惧色,已然看破了生死。

    “师父,您还是放了他吧!事已至此,您就是杀了他也于事无补,看来,这就是上天注定啊!”

    “注定个屁!老天算什么,今天就是仙宗来了,我也要将魔皇之力聚齐。万秋,你过来!”

    方惜时双目直视对面的沈万秋,却不想后者竟好似早有准备,一个翻腾便落到了他的身后,并且说道:“师父,您真的要对弟子出手吗?”

    听到这,方惜时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略显失落道:“万秋,你要理解师父。你可知道,师父为了这一天等了多长时间吗?我不能因为你的出现,而妄送了多年以来努力。原谅师父,你就成就我吧!”

    说话间,沈万秋忽然感觉到脚底板处传来一阵灼热,不等他跳起身来,两道红光已如鞭影一般,双双捆在他的脚踝之上,暂时限制住了他的行动。而这个时候,方惜时慢慢地回过身来,沈万秋发现对方的脸上竟然已经布满了两行热泪。

    “万秋,不要怪师父。你死了,师父也很难过。你知道我对你是何等的溺爱,我疼你甚至要胜过柔儿。可是,我没有办法,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我没有理由放弃。所以,你就成全我吧!”

    一边说着,方惜时伸手按在沈万秋头顶之上,而后者仍然一动不动,或许他本来就已经动不了了。

    “该死,小子,你可不要便宜了血河那个家伙。否则,你将一辈子只是他的仆人。”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本来已经气若游丝的魔皇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量,硬是从地上窜了起来。他狂啸着,呼喊着冲向方惜时的身后,却被后者一只衣袖打得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落在地。

    “没有用了,你的力量都是我的!”

    “师父!”

    “砰砰!”

    随着沈万秋的一声呼叫,原本缠在他脚踝上的两股血河之水立即被震成了血雾,电光火石之间沈万秋以相对的手法,忽然将手掌扣在方惜时的天灵盖上,并且声嘶力竭道:“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要你好过!”

    “咚咚咚!”

    就在方惜时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之际,沈万秋的忽然反悔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由于逃沈万秋叩住了方惜时的命门,以至于刚刚到达后者体内的修为灵气再次回流到自己的体内。而现在沈万秋的修为要远高于方惜时,虽然还没有熟练掌握其中的力量,但这种简单的度功方法还是能施展得出的。就这样,二者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循环,但这种循环却不持久,因为总是沈万秋得到的多,而方惜时得到的少。如此以往,方惜时这边渐渐力有不继,脸色也变得煞白无比,好似死人一般。

    “万秋,你居然敢对为师出手!”方惜时声音沙哑道。

    此刻的沈万秋气息异常澎湃,哪怕是眉梢眼角之中都携带着大量的杀机。这时,他缓缓睁开那双血红的眼睛,目吐凶光道:“师父,你老了,这个世界是属于我们年轻人的,你,还是好好的回家颐养天年吧!”

    “砰砰砰!”

    眨眼间,沈万秋以其匪夷所思的手法接连在方惜时的身体之上拍出三掌,三掌之后,方惜时的身上已经没有半块完好的骨头,落在地上的模样,就像一只晒干的水蛭一样,混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腥臭气。

    “我……我……给我力量!”方惜时无比虚弱地道。

    眼见方惜时自食恶果,远处瘫倒在地的魔皇终于爆发出一连串凄厉的笑声,一边笑还一边道:“血河,看见了吧!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老天有眼,让我看到了你临死之前的模样。这样,就算我魂归天际,也能含笑九泉了。”

    话刚说完,魔皇的眼前猛然一黑,接着他便看到重生之后的沈万秋再次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冷酷地望着自己,一言不发。

    “怎么样小子,我没有骗你吧!我的魔皇之力足以将你推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如此一来,魔界复兴,指日可待!”

    沈万秋缓缓蹲下身体,看着魔皇,平静道:“你给我力量,我帮你杀方惜时,你我之间的契约已经完成了。至于魔界的事,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你要复兴魔界,那是自己的事,我绝不会帮你。”

    听完沈万秋的回答之后,魔皇先是一愣,而后突然大笑道:“哈哈,小子,你想过河拆桥吗?”

    沈万秋道:“哼哼,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凭你现在的模样,别说与我斗,哪怕想要撑到天亮都很难了吧!”

    魔皇靠着手肘将自己的身体支了起来,在一番喘息之后他终于道:“小子,你还是太小看我了,或者说是太小看魔界了。你以为,接受了我魔皇之力就算完事了吗?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就会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了。”

    随着魔皇的话,沈万秋不由得看向自己的双手,只见在原本白晳的皮肤之下,竟是浮现出一块块隐约的鳞片。

    “这是!”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