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杀魔皇
    听着纳百川如此云淡风轻地讲述着血河魔君的悲伤往事,遮天皇不由问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铁石心肠的人,难道血河魔君的记忆就没有传到你的识海之中吗?”

    纳百川微笑道:“我知道你在好奇,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竟可以如此从容地坦然对待。不过这可能是我天生的优势吧,我可以将一切烦心之事全部看穿,并且乐观向上,绝不会因为某人的死去而丧失原本的德行。如此说来,我应该是血河魔君心中的那份善良吧!而没有了我的存在,方惜时便等于是邪恶与愤怒的集合体。试问这样子的他,怎么可能不极端,怎么可能不会做出令人发指的恶事。所以,不只是你们,还有他,你们三个都要死在这里。因为只有这样,人间才能太平。”

    不知为何,听完纳百川的话之后,遮天皇竟然站在原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凄厉,表情之夸张,实在瞧不出这竟是曾经大名鼎鼎的遮天皇。

    “纳百川,快点收起你那点假慈悲吧!就算杀了我,杀了吞天又能如何,我们死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恶人会重现人间。邪恶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中,同样也包括自诩是善念化身的你。你以为在自己动起杀机的时候,心中就不会生出邪恶吗?纳百川,侈果然是在自欺欺人啊!”

    原本淡定自若的纳百川,在听了遮天皇的话语之后,神情立即为之大变,眉心处更有妖光闪烁,看起来十分吓人。

    “不!不可能,我就是善念的化身,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全天下的百姓好。”

    遮天皇冷笑一声,继续道:“你以为你们利用孙长空干的事情我不知道吗?无妄修罗界的那道亿万生灵,不正是你们设计陷害的吗?一个可以将那么多的生命视而不见的人,怎么可能算得上是一个好人?换言之,连少数人都拯救不了,你又如何去帮助更多的人!”

    “你闭嘴!”

    盛怒之下,纳百川全力出击。人未至势先行,一时之间整片天空已经被无尽的血河所充斥,以至于整个大地都被映成了鲜红色。

    “血河涛天!”

    纳百川虽未获得血河魔君的全部真传,但血河大阵早已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一简单的念头,都可以令整条血河为之变化,进而形成最有力、最有效的攻势。眼前,由于遮天皇刚才出言相激,纳百川已经怒不能遏,所使出的招式也较为寻常厉害数倍,血河还未落地,皇宫之下的整片大地都开始悲鸣嘶吼起来。

    面对这等前所未有的阵势,遮天皇抬起头来,仰望着头顶上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好漂亮的天色,真不忍心将它打破。只可惜,我要活下去。我的身体,你可要撑住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遮天皇倏尔闭上双眼,同一时间,纳百川惊讶发现对方的气息竟然全部消失,就好像已经逝去一般,一点波动也没有。而就在他为之无比惊愕之际,只见遮天皇背后的空间之中,登时升起一道耀目的光影,一股无比圣洁的精纯仙气立即多铺洒开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

    眼见光影之中的物体越发凝实,纳百川心道不妙,于是赶忙加快血河进攻的步伐。

    “管你有什么杀招,在我血河面前都是虚妄。遮天皇,为了天下太平,你就给我安心去死吧!”

    “遮天秘术,仙凡自如身!”

    随着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迸射出现,那道原本已经将整片天空笼罩起来的巨大“血幕”意是被生生豁出了一道十字形的裂口。刹那间,狂风怒号,电闪雷鸣,原本已经处在清晨之中的皇宫竟然再次沉入无边的黑暗,哪怕是位于皇城四周的几处城镇,也受到了相应了波及。

    “快看皇城,那里究竟怎么了?”一个孩子突然指着窗外的黑色天空,天真地惊叹道。

    刚刚准备出门摆摊的小贩才担起扁担,却发现外面已经乌云密布,不由得止住脚步,口中喃喃道:“这天变得也太快了,难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同样身处皇宫之中的柳如音已然来到了之前的刑场四周,在看到满目的尸体与疮痍之后,她那颗本来就已经忐忑不安的心此刻竟变得更加犯狂躁了。

    “孙长空,你在哪,快点出来!”

    行走在远古巨龙体内的孙长空蓦然回首,看着来时黑漆漆的通道,他竟看得有些出神。

    “长空,别愣着了,快点赶路吧!如果再不快点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朱大闯心急道。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孙长空随即问道。

    朱大闯几步来到孙长空的面前,伸手拉过对方的胳膊,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哎呀,你小子是不是傻糊涂了。哪里除了我们四人之外还能有谁,难道还是鬼不成?”

    朱大闯说得虽有道理,但孙长空并没有解去心结,反而觉得愈发诡异。

    “不管怎么样,人间你可要撑住啊!等我回去,一定要亲手瓦解人皇与魔皇的阴谋。”

    魔皇仍然半跪在地面之上,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身上不知何时竟多了数道血口,而且道道都是深可见骨,情况看起来十分严重。能将他伤成这个样子的,除了孙逸扬之外,那就只有他自己了。

    魔皇并不是一个喜欢自虐的人,事实上他要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活着是一件来之不易的事,既然这样他当然要倍加爱护自己的生命。

    然而,这些伤口确实是出于他自己之手,不过这是有原因的。

    自刚才开始,他怕身体之中便出现了一道无法控制的强横灵气,以其无坚不摧的强大力量肆意穿行在他的身体之中,几乎沿途之上的所有器官穴道一一毁坏。,为了防止事态一发不可收拾,魔皇拿出了壮士断腕的气魄,当即便在自己的身上开出了几道伤口,目的就是为了卸去体内的狂暴灵气。然而,魔皇想得还是太过简单,虽然灵气已经通过引导排出体外,但不知怎么了,一道全新的灵气再次从身体的深处油然生出,并依照之前的做法,又一次将魔皇的身体浩劫了一遍。注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四五回之后,魔皇已经精疲力竭,体内的血也流失了不少,脸上甚至已经发白发青。好在,他有无上修为作为倚仗,即便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但现在的他仍能保持清醒,以防他者趁机偷袭。然而,就在他准备站起身子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血河,你怎么知道本皇有事,快来帮我一把!”

    魔皇满心期待地望着门口处的方惜时,可对方竟是仿若未闻,依然站在原地,像个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就这样,二人对视了数息之后,魔皇突然低声道:“难道,我的身体是你搞得鬼?”

    就在魔皇怒声发问之时,方惜时缓步走下台阶,面带微笑道:“魔皇,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明白。”

    魔皇使出身上的所有力气,这才将自己从地上支立起来。在一番喘息之后,他才终于开口嘴道:“血河,你为何要这么对我?你尝尽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看到本皇权倾天下吗?”

    方惜时仍然在笑,只是这时候他的嘴边已经露出了少许的轻屑,并且回道:“那只是魔皇你的想法而已。在我看来,谁当这个世上的王都可以,但唯独你不行。”

    魔皇惊声问道:“为什么?”

    方惜时斩钉截铁道:“因为你不配。”

    听到这,魔皇的身体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直到倚到身后的墙壁之上这才稍稍稳定下来。然而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满是苦笑,眼角处竟还有些许泪光。

    “果然是这样,果然你不审忘不了那件事。”

    方惜时声调陡然一变,变得好像恶毒的女人一样,出口咆哮道:“当然忘不掉,我永远也忘不掉母后惨死魔窟之中的情景。如果不是你的话,她根本不会死。而让我更加绝望的是,你对自己两位魔妃的行为,竟然视而不见,甚至将母后的死纳为意外身亡之列。你这个无情无义的无耻之徒,如何配得上‘魔皇’二字?”

    听到这,魔皇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难以相信,一个曾经的王者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他弯着腰,靠在墙壁之上,面对着前方的方惜时,似有无数话要说。可不知怎的,当这些话一同涌上嘴边的时候,他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时候,他十分痛恨自己没能长上一副利索的口舌,那样的话就可以与方惜时好好谈谈了。

    “好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白费。你现在所用的那副躯壳并不是我的分身,而是由我和纳百川联手打造的一副陷阱之躯。一旦神魂进入,你就再也别想离开那里。而在身体的内部,我们还设下了一道可以扰乱灵气流动的机关,只要你的身体这中还保有灵气,那么它们便会化作最致命的利剑,将你的体内一剑一剑削成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