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患难兄弟
    随着一声尖锐的喷射声,一道粉色的水柱赫然自遮天皇的身体之中滚滚涌出。这一刻,不只是遮天皇,就连吞天兽也看得有些发呆了。

    “大哥!”

    情急之下,吞天兽使出一招爪攻当即将身边的纳百川强行挡开,并且声势俱厉地冲向兴浪兽的所在之处。然而,就在之前,兴浪兽早已有了对策,顷刻间他的身体又膨胀到之前与二者对敌的时候,吞天兽还没来到跟前,便被他那条银白色的兽尾狠狠地抽了出去。

    “吞天兽,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

    一步错,步步错,尤其是在这种巅峰对决之中,稍微的失误都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祸。前一瞬,吞天兽才吃了兴浪兽一招,后一瞬鬼一般的纳百川已经踏空而来,身边更有无数血河水环绕簇拥,就好像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将其中的纳百川保护得严严实实。

    “砰!”

    呼吸之间,由纳百川所发出的一枚巨型血团轰然砸在吞天兽的身体之上。也不知怎了,刚才还如同清水一般的血河水,转眼之间竟变得粘稠无比,黏在吞天兽的身上,任他如此挣扎都无法摆脱。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血团的粘度越来越大,最到最后吞天兽已经挣踹不动,只得无力地坠落在地。

    “轰!”

    看着吞天兽轰然倒地之后,兴浪兽终于将头扭转过来,并且望向不远处的遮天皇,口气略显轻狂道:“呵呵,看起来你们兄弟二人都要栽在这里了。遮天皇,认命吧!”

    遮天皇冷笑了一声,而随着身体的抖动,伤口处的流血再次变得汹涌起来,这要换作常人的话,恐怕早已血尽而亡。不过即使他是遮天皇,也无法摆脱死亡的威胁。如今的他已不再像之前那般气势如虹,猛地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即将死去的死者一样,混身上下都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

    “没想到啊!堂堂沧浪一族的精英成员,被视作下一任族长的最佳人员,兴浪兽你居然会做出这种背后偷袭的事情,真是让我太过失望了。”

    兴浪兽冷哼一声,随即回道:“俗话说兵不厌诈,无论方法如何,只要能达到目的那便是好的计策。不过不得承认,你遮天皇确实很有本事,中了我的一柱破天居然还能坚持这么的时间。不过现在胜负已分,你就赶快束手就擒吧!”

    遮天皇将低垂的头颅一点一点抬了起来,一边冷笑一边颤抖道:“哈哈,兴浪兽,你让我投降?哈哈,连仙宗都做不到的事情,你以为自己够资格吗?”

    “小心!”

    恍惚间,兴浪兽好像听到了有人喊出这个词,然而当他意识到说话之人是纳百川的时候,他才愕然觉悟,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嗡嗡!”

    就在兴浪兽准备出手回击之际,那两道早酸酸已久的遮天之手居然不期而至。当那两朵手掌一般的阴云与身体发生接受之刻,隐藏在云朵之中的恐怖能量立即呼啸而出,瞬间便已席卷混身上下的所有地方。此时,兴浪兽甚至可以听到来自细胞破裂所发出的“啵啵”声,听上去便让人不寒而栗。

    最终,兴浪兽还是勉强稳住了身形,然后他的身前已经滴满了红色的血斑,看上去就好像一枚枚浑圆的珠子一样,居然还浸润着金色的光芒。

    “哼哼,怎么样,现在知道我遮天皇的厉害了吧!想要杀我,你也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好!”

    随着纳百川的叫好声,兴浪兽也终于忍不住回过头去,脸色阴沉道:“纳百川,你到底是哪边的?”

    纳百川嬉笑摇了摇头,快步来到他的跟前道:“你别误会,我只是看到刚才那一招实在太过精彩,一时间把持不住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你也很不错,至少没有被遮天皇一招轰杀。行了,我看你的状态也不好,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

    兴浪兽看了一眼地方被束缚得结结实实的吞天兽,不禁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那好吧!容我稍事调整一下,你先帮我顶着点。”

    纳百川拍拍兴浪兽的后背,示意对方让开一点,而他则抢占了对方之前所在的位置,一副神光满面的模样道:“没想到你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有力气发动反攻。看来,要解决你们还需要费些精力呢!”

    遮天皇张口又喷出一口血雾,然后才冷笑道:“这点手段算什么,你放心,一会儿你所见到的招式,一定比刚才的更加精彩,更加可怕。”

    纳百川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正色道:“希望如此!”

    心念一动,环绕在纳百川身边的数道血河缩影突然迸发掠出,眨眼之间便已化作漫天游龙,分别从不同角度一同攻向前方的遮天皇。面对此等阵势,遮天皇深吸一口气,随即运掌抡臂,登时轰向脚下的大地。

    “翻天!”

    一言说罢,整个皇宫之下的大地就好像成为了遮天皇的奴仆一般,跃然飞上天空,如同水中浪涛的模样,一波接着一波迎向天空之中的众多血河之龙。

    “轰轰轰!”

    “咚咚咚!”

    一时间,整个天空都仿佛沸腾起来,连同地上的建筑物,也随着双方的交锋而化为了灰烬。一道道血雾分散开来,如温柔春雨,不断洒向周围的地面。而受此影响,原本了然无物的泥土之中竟有若干春芽伸出土外,像一只只小手一样,迎风招展,好不活泼。而见到这幕的遮天皇不禁皱了眉头,他总觉得这种现象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该死,刚才被兴浪兽戳伤的地方还没有止血,现在又经历了这番大战,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好在,这具身体似乎经过了专门的改造,对于肉shen极限的挖掘已经超出以往的概念、不然的话,我早就因为失血而昏厥了。”

    一方面硬要着自己的运气,一方面又在担心接下来的对决,遮天皇在这种腹背受敌的情况之下,展现出以之常人强于百倍的毅力与气魄,哪怕被纳百川打得接连败退,但仍然势头不减减,甚至还在找寻对手的失误空当,进而做出反击。

    “真没想到,你不仅可以控制气候,竟然连大地之中的泥土也能为你所用。厉害厉害!不过,就算这样,你以为单凭这点招式就能拦得住我的血河大军了吗?”

    说话之间,纳百川轻咬舌尖,一道细而长的血箭顿时跃入到那无穷无尽的血河之中,进而与其融为一体。按理来讲,再多精血一旦进入到血河之中,也会被立即稀释得一干二净;可是纳百川的精血不同,与其说他的血是是力量的供料的话,不如说是开辟一条全新大路的房门钥匙。纳百川的精血一经落入血河之中,整条血河立时由红色变成金色,河水之中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眼都睁不开。而就在这个时候,纳百川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并且自信满满道:“平日里的红血河只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而你眼前的金色血河才是它真正的面目。实话不瞒你,见过金血河的人满打满算也绝不超过一手之数,方惜时为了与我独立开来,更是舍弃了这股重要的力量。”

    听到这里,遮天皇不由得问道:“独立开来?那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原来是一体的吗?”

    纳百川道:“事已至此,告诉你也无妨。我与方惜时原本就是二位一体,这是在魔界之中便已经出来的事情。当时我们的前身血本河魔君,因为修炼血河**走火入魔,使得自己的身体之中出现了两个独立的人格,他喜欢将那个嗜血的自己称作血河,而相对温柔一些的就是我纳川。再后来,魔界进攻人间失败,绝大多数的魔界大军都回到了魔界之中,而心有不甘的血河魔君则选择留在人间,期望有朝一日能够光复魔界。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做出了个决定:将自己体内的两个人格分离开来,时空而获得更多的助力。而我便是那个时候从他的身体之中独立出来的。”

    听到这里,遮天皇终于明了,于是道:“这么说来,方惜时才是真正的血河魔君,而你只是一个的衍生人格。”

    纳百川摇着手指啧舌道:“不,按一开始的状态来讲,现在我的性格与一开始的血河魔君最为相近。因为真正的血河魔君并没有外界谣传得那般嗜杀成性,甚至安静的时候的样子就限位一个女人。而使血河魔君变成之后病态样子的原因,就是他在魔界之中遇到的一次意外。”

    “什么意外?”遮天皇不由得问道。

    “血河魔君的娘亲,也就是当时魔皇的夫人魔后,在一次内乱之中,为了争取生存的资源被其他两位魔妃联手迫害,最终惨死在一处魔窟之中。魔皇的死对于血河魔君的打击很大,这也终于坚定了他进攻人间、还魔人一片净土的信念。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

    说到这里,纳百川昂首挺胸,遮天皇看着对方那张英俊清秀的面庞,不禁幻想起血河魔君年轻时候的样子。

    这就是老天凶残的本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