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死而复生的纳百川
    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那样,纳百川再次出现在皇宫之中,并且没有丝毫异样的情况,从头到脚都是完完整整的,很难想象在数个时辰之前的他被孙逸扬一拳杀死的情景。而此次现身的他,又将为接下来的战局带来哪些意想不到的变数呢?

    “呵呵,时间差不多了,魔皇那边应该已经有了反应。现在我们务必要尽快达到他所在的地方,否则之前所有的计划都将功亏一篑。”

    兴浪兽回身了看了一眼不远方的三胖与高渐飞,随即叫道:“你们两个先走,这里就交给我和纳百川来应付了。”

    “可是……”

    说着,三胖朝旁边的食土兽瞥了一眼,表情难看说道。一瞬之间,兴浪兽立即领会了对方珠意思,于是又道:“你们尽快走好了,它让我来收拾。”

    兴浪兽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三胖对此深信不疑。而既然对方已经说出了这句话,他与高渐飞自然也不会再有顾虑,转身欲要朝皇宫之中奔走。可就在这个时候,食土兽就好像受惊了一般,突然纵身一跃,刚好挡在二人的身前,拦住了前往的去路。高渐飞稍一皱眉,刚要出剑迎击,而与此同时,一束神来急光飞射而来,刚要倾洒在食土兽那具污秽的身体之上。一瞬之间,食土兽的身体已经仿佛变得了泥土一样,而光便是所谓的水,食土兽刚刚接触到那股异光,便立即身形涣散,不时便已经消失无踪,永远地从这片天地之中遁去了。见此情形,三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随即感叹道:“公子就是公子,一招之下便解决了那么棘手的食土曾。真是……”

    “哎,你就别再拍兴浪公子的马屁了,别忘了我们身上还有任务。”

    三胖一拍脑门,猝然道:“糟糕,光顾得眼前的事情,差点忘了兴浪公子的命令。还等什么,快点走吧!”

    随着几次翻腾之后,高渐飞与三胖一前一后,双双消失在纷扰的庭院之中,只有遮天皇、吞天兽、纳百川、兴浪兽四人留在原地。因为有了纳百川的加入,原本二对一的战斗显得更加旗鼓相当。这时的吞天兽终于完成了疗伤,以其饱满的状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英气逼人。“哈哈,没想到今晚的皇宫居然这么热闹,看来今天来这真是太值了。”

    纳百川冷笑道:“怎么,白天的时候还是盟友,现如今变成了敌人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

    吞天兽怪笑道:“意外?在我看来,你纳百川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毕竟你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

    纳百川哈哈大笑道:“卑鄙小人?哈哈,你说的还真是恰到好处啊!不过就算这样又能如何,历史只会记住地些胜利者,战败的只会被无情的遗忘,就像当初的你一样!”

    吞天兽面色一冷,口气阴森道:“我和那些弱者不同,因为我们兄弟二人有着更为崇高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哪怕失败上几回也是十分值得的。”

    兴浪兽苦笑道:“可惜,不是第一个人都能说出这样的话。而且,我也不认为这句话有什么可取之处。”

    听到这里,一直默不作声的遮天皇终于开口道:“好了,废话不多说。既然你我的立场不同,那就在拳脚之上见真招吧!来吧,兴浪兽!”

    自打刚才交手之后,遮天皇便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说时迟那时快,话落之际正在遮天皇飞身之时。

    “遮天手!”

    刚一开打。遮天皇便使出了自己看家本领遮天手。此招一出,原本已经微微泛蓝的天空之中突然生出了两朵乌云,并且轰然坠向纳百川与兴浪兽二人。

    不等二人做出回应,两朵乌云急变幻,瞬间便成为两只硕大的手掌,猛然抓向二人的后心。

    纳百川与兴浪兽是何等高手,虽然遮天手来势之急,但也难以赶上二人精妙绝伦的的无上身法。稍一分神的工夫,二者已经来到距离刚才位置十丈开外的地方,哪怕是遮天手也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稍着这个空当,纳百川忽然道:“既然人家那么看好你,我也就不夺人所好子。剩下的那只大家伙就是我的了。”

    兴浪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纳百川猿身一提,已然去到了吞天兽的面前。这进,大病初愈的吞天兽正在进行着最后的调息与内视,以确保自己的身体万无一失。而当纳百川落地之际,他才将眼皮慵懒地抬起来,不慌不忙道:“怎么了纳公子,现在就已经翻脸不认人了吗?不要忘记,是谁给了你的今天的一切。”

    纳百川微笑地回道:“呵呵,多谢你的提醒,我也承认,没有魔皇的话,我血河魔君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不过,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带着我们这些早已被生活逼迫得体无完肤的子民们为他赴汤蹈火,出生入死。这样的做法,不仅对人间是一咱灾难,对魔界同样是一场浩劫。为了避免悲剧生,我们现在必须阻止他!”

    吞天兽怪笑一声,随即道:“我说纳公子,你之前可不是这么和我们说的啊!你像我们保证过,只要事情一完成,就帮我们复活一个心属之人。而我们兄弟二人之所以这般毕恭毕敬,任劳任怨,也全是因为这个原因。”

    “复活一个人?呵呵,我倒想知道是哪个逝者拥有那么大的福气,竟能被你们兄弟二人看中。话说回来,它该不会是你们的娘亲吧?”

    吞天兽摇头道:“不是,这件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了,我也不想再继续兜圈子,无论如何,今天我我两方人只能一方可以从这里出去。要想不死在我的铁蹄之下,那就赶快亮出真招吧!,”

    “呵呵,真招?吞天兽啊吞天兽,不是我小看你,可真招一出,我还真拍你招架不住了,”

    吞天兽怪笑一声,随之轻蔑道:“有这么厉害,那我可要……”

    话说到这半,这位可以说是屹立在整个初知大6之上顶级高手的话竟然戛然而止,因为他现不知什么时候纳百川已经攻到了自己的面前。

    “呵呵,敢和我们凶兽一类进行正面肉搏,我真不知道是该夸你勇敢,还是应该骂你无知。也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吞天一族的强大之力。”

    杀气乍现,如那山巅积雪一般,轰然袭落。同一时间,两名绝强高手同时出招,在此等严峻的形势之下,哪怕是周围的整个空间都由于两股庞大的力量扭曲变形,进而形成两个硕大的漩涡。

    “吞噬神力!”

    说话之间,吞天兽背后的那样漩涡陡然一震,随即漩涡四周开始迅崩溃离析,而漩涡的规模也得以扩大伸展,不时已经蔓延到纳百川所在的地方,空气之中也仿佛带上了一股微弱的引力,只要时机一到,便会立即彻底爆。

    “吞天兽果然名不虚传,不过……”

    “啪!”

    随着纳百川的一声响指,原本正在肆意膨胀的吞噬旋涡突然停止了扩张的动作,立即留在原地。而这个时候,吞天兽现不只是自己的吞噬神力失去了威能,就连自己的身体也无法移动。

    “开始力了吗?”吞天兽暗暗道的同时,双手之中再聚灵气,欲要强行突破纳百川的束缚。然而,纳百川的行动实在太快,不等吞天兽聚气完毕,他那狂如洪泄的雄伟血河已经先行一步来到他的面前。

    “血河分天!”

    眨眼之间,只见血河其中的一条支流突然一变,竟然成了一柄混身散着熠熠红光的血色利刃,并以乎想象可怕的气势,遽然斩向吞天兽的面门。

    “呵呵,这点把戏也想杀我,做梦!”

    一言说罢,吞天兽仰天长啸,同一时间,他的身体立即飞增大,呼吸之间便已恢复到本尊的状态,四张形态各异的丑陋面孔赫然暴露在那道血河红刃之下。

    “给我吞!”

    一念闪过,吞天兽背后的那张巨口豁然开启,随即一道金光从中飞射而过,刚好击中天空之上的血河红刃。电光火石之间,血刃竟然好像遭遇了重创了一般,长达数十丈的剑身一转眼的时间之后便缩小到只有一般宝剑长短。但也是托体积变小的福,血刃的攻再次有了质的飞跃,在旁人看来,那已不是一柄剑刃,而是一道快到连肉眼捕捉都异常困难的急光。

    “受死吧!吞天兽!”

    “砰!”

    就在纳百川吐出胜利宣言之时,吞天兽的脸上忽然多了几分轻蔑,冷酷的眼睛之中更是闪着森然的寒光。血刃近在眼前,他似乎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魂正在瑟瑟抖。然而就在这个生死关头的时候,吞天兽居然抬起了自己的前爪,顺势在面前轻轻一挥,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丝毫没有修饰的成分。而那柄前来的血刃不知是过气太差,不是大意轻敌,竟然直接撞在了吞天兽的前爪之上,顿时碎成了尘埃。

    “呵呵,看来是时候拿出真本领了。”吞天兽看着前方“渺小”的纳百川,阴森地诡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