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人算不如天算
    ,

    皇宫秘室之中,就在之前关押朱大闯房间的隔壁,方柔与神来子被关在了一起。灯火忽闪,就好像现在二人的心跳一样,微弱且无力。

    “师叔祖,难道我们真的要死了吗?”方柔略显悲伤道。

    “哈哈,不会的,至少你能活着。有方惜时在,他就是拼上老命,也会救你离开这里的。”神来子微笑道。

    “不,他不会救我的,因为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慈祥可亲的爹爹了。”

    “不,他还是那个方惜时,或许自从进入仙苑开始,他便一直没有改变过。他时刻记着光复麻界的重任,不断与幕后的真相接近,现在成功近在咫尺,他更是一往无前。只是,在这里面多了一个意外。”

    方柔不由道:“什么意外?”

    神来子哈哈大笑道:“傻丫头,那个意外就是你啊!”

    “我?真的吗?”

    说到这里,方柔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股淡淡的红晕,就好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混身上下都散发出清纯、圣洁的气质。看着这样的方柔,就连年愈千岁的神来子也不禁看得出神,也许这就是方柔的独特魅力所在吧!

    “当然是真的。可以看出来,方惜时对你十分疼爱,甚至疼爱得有些过了头。也许你不知道,在你离开仙苑的好几年之中,他曾经悄悄到过飘渺云巅之中,偷偷地看望你。”

    方柔面色一惊,随即道:“怎么可能,飘渺云巅的门规之中第一条就写着男人止步,否则杀不赦。爹明知道其中的禁忌,不可能明知故犯啊!”

    神来子继续笑道:“所以说,方惜时对你的爱已经有些过分了。而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全都是听另一个人说起的。他就是你在那里的师父,飞仙子。”

    “什么?你说师父他撞见了我爹?可是我怎么没有听她老人家提起过。”

    神来子道:“当然没有,不然你爹岂不是名誉尽毁,之后如何在江湖之上立足?不过,有一次飞仙子见到了我,便将这事的里里往往说了一遍,当时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和你现在的表情一样吃惊,只是细细想来也就见怪不怪了。毕竟,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啊!”

    听到“亲人”二字的时候,方柔的眼中立即淌下两股滚烫的泪水,于她而言,方惜时又何尝不是唯一的亲人呢?说到这里,再联想到之前自己对爹爹的刻薄态度,这下泪水下落的速度又增加,一颗接着一颗就像溪水一样,但却载着满满的幸福。至少,她能确定,自己的爹爹还是爱着自己的。

    “不行,我要和我爹说情,我要他将我们放了。”

    神来子摇头道:“别再无谓的挣扎了,如果能放的话,他早就放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闪现在应该都在人皇的手里吧!因为在你昏迷之后,就是人皇的人将你抬下去的。”

    说到这里,神来子的心中不禁出现了一个疑问:为何自己会被关在与方柔相同的监牢之中呢?要知道,在他记忆之中,最后所见的人是魔皇还有方惜时,哪怕他受伤昏迷之后,理应也该交给魔皇或者方惜时看管,绝不应该落到人皇的手里。可是现在自己身处人皇的监牢之中又做何解释呢?

    “我知道了。”神来子突然惊声道。

    “知道什么?难道,我爹给你留下什么信息了?”0

    神来子目露光芒道:“嗯,我终于知道你爹的意图了。我就说好端端的他为什么会把我交给人皇,原来他是想借助我的力量帮你从这里逃出去啊!”

    “逃出去?真的可以吗?”方柔满心欢喜道。

    “虽然现在没有头绪,不过既然我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方惜时一定有着他自己的计划。等会,让我找找!”

    说话间,神来子扭曲着被绑缚起来的双臂,尽量自己的背后搜索着。不一会儿,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异样的光彩。

    “真的是这样!”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机括开启的声响,那条原本用来束缚神来子上半身的锁链随即掉落在地,与此同时他的两只手臂也因此香获自由。

    “哈哈,真是太好了!“

    短短的数息之中,神来子双手急挥,身上的黑色锁链已经被他除去了十之**,最后脚踝上的两处更是被他生生扯断,以至于墙上的两块石砖也因此被拽出了墙外。

    “这……这是怎么回事?”方柔震惊道、

    这时,神来子缓缓抬起右手,只见他的食指与中指之间竟然夹着一枚极为小巧的金属物品,那便是最一开始的那条锁链的钥匙。

    “嘿嘿,不得不说,你爹他脑子还真是好始,这种办法他都想得出来,真是让人不爽。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被别人当工具一样利用啊!不过好在,这次他的本意是好的。方柔,你有福了。”

    三下五除二,方柔身上的锁具也被尽数除去。现在二人已经完全可以自由行动,眼前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刚刚苏醒的时候,神来子听到监牢之外有人有交谈,粗略估计应该有个四五个人。要想将他们一一制服,而不惊动外面的话,那实在是有点太牵强了。想到这里,方柔不禁计上心头,随即伏在神来子的耳边说了一遍。只见后者的脸色忽明忽暗,表情也是时笑时怒,就好像吃错了药一样。到了最后,他终于大呼了一口气,并且一字一字地严肃道:“丫头,你真要那么做吗?”

    方柔点头道:“没事,如果靠这个办法能出去的话,我真是再高兴不过了。”

    神来子点头道:“好!不愧是苍北仙苑的传人,果然有大将风范。不过你要知道,这么做的话你也会有危险的。”

    方柔满不在乎道:“那又如何,成功的路上总有付出一些代价的嘛。不过,我下不了手,师叔祖,还是你来吧!”

    说话间,方柔张口猛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头,血顺着嘴角汨汨地向外窜出,而这时二人相视一眼,神来子杀气腾腾,随即挥手斩向前者的心口。

    “方柔,你要挺住啊!”

    “什么声音!”

    随着那迅捷闷响,牢门外侧传来了一名看守人员的呼斥声。而这个时候,神来子已经将昏死过去的方柔重新架到了锁具之上,并且自己回到了之前的位置,尖声惊呼道:“不好了,不好了,犯人自断经脉死了。”

    “真是的,一天天的都消停,乖这阵子忙完了,看我怎么处理你们。”

    嘴里一边怒骂着,看守拎着上串钥匙,“咣啷光啷”地自远处快步走来,不时已经来到门前的观望口处,并且抻着脖子向里侧观察着,并且道:“怎么回事!”

    神来子故作急忙状,用下巴指着对面的方柔,声嘶力竭道:“快!快救人!这丫头得知自己爹竟是血河魔君,一时间想不开所以自断经脉寻死。快点找开门派人来救,否则就来不及了。”

    门外的看守者先是一愣,直到看到方柔口中不断溢出的血迹这才恍然大悟道:“哦哦,你等着,我马上去叫人。”

    神来子再次惊声道:“来不及了,这里只有能救他,如果再去找高手的话,人都凉了。”

    再三权衡之后,那名看守人员终究没能禁得住神来子的谎言,还是托开了房门。然而就在他准备迈步进入监牢之中的时候,一只不知从哪来的手臂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你先别着急,小心有诈!”

    一边说着,起先的那名看护人员的背后突然探出了一张刀切一般冷峻面容。虽然没有看到那人的身体,但只凭这人的面貌,神来子便能猜到,此人一定是一个用剑高手。

    据说,一个用剑高手在剑术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会进入到人剑合一的状态。这种奇妙的情愫不禁表现在剑法之上,还会影响人与剑的气质,甚至外形。现如今,这突如其来的搅局者,整张脸上就好像插了十几柄利剑一般,从眉毛到胡茬,无处不透射着一股森然剑气,就算抖动一下睫毛,也能杀人害命,这便是引人的可怕之处。

    “剑鬼大人,您怎么来了?”看守人员一边说着,赶紧跪伏在地,不敢有丝毫冲撞。而这时,那个被唤作剑鬼的高个男子终于从黑暗之中显露出来,而看到对方完事模样的神来子,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原来,就在那人的背后之上,竟是插满上大小形状甚至连质地都不尽相同的各式宝剑。而让神来子最为在意的是便是最为核心的一柄剑,心剑。虽然心剑不能被肉眼所察觉,但透过那股清晰的剑气,神来子可以确定,自己眼前的这名剑鬼,一定是一个鬼一般的难缠对手。如此说来,他与方柔制定的计划可要泡汤了。

    “好端端的,这个妮子未何寻死。被这么多的锁链捆着,他怎么有机会自断经脉?”剑鬼沉声道。

    神来子道:“我也不知道,你在她身上搜搜,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剑鬼像鬼一般地=坏笑了一声之后,随即目绽淫光道:“呦,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也好,让我好好看看,那位血河魔君的千金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呢!”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