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交涉
    眼看那根从地面以下探出来的墨绿藤蔓射入古浊的身体之后,方惜时彻底惊呆了。在场之人,只有他曾经与其交过手,古浊的实力与可怕之处,他便是一清二楚。可是,刚才还将他一招击落的强大敌人,如今面前孙长空的招式,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不理不说是一种奇迹。方惜时甚至怀疑,对方是在有意保留实力。

    孙长空稍事调息之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不动声色,只是单纯地看着对方。而古浊这时已经将体内的淤血基本排清,脸色也稍微好转了一些。

    “这是什么招式,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古浊问道。

    孙长空拍打了一下方才中招的天池穴,不以为然道:“呵呵,小小把戏,何足挂齿。不过,如果说远古巨龙族的族长只有这点能耐的话,那我可就太失望了。”

    对于孙长空的说法,古浊并没有反驳,反而笑脸相迎道:“确实,凭你现在的本领,绝对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小伙子,你要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不要以为战胜了我就能为所欲为。更何况,你并没有击败我。”

    孙长空冷笑道:“还没有吗?现在你五脏六腹已经被我的妙木神力毁去大半,剩下的也仅能供应最基本的生存要求,如果想凭现在的身体状况继续战斗的话,死的只会是你自己。”

    古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血渍,漫不经心道:“哦?你真这么认为?”

    孙长空昂然道:“那是当然。如果连这点评估能力都没有的话,那我岂不是白活了?”

    “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古浊的厉害!”

    声如亟雷,气势飞虹,在道出战斗决心的一瞬之间,孙长空的脚底之下立即升起一道青色光影,确切说那是一道青龙幻影。

    “青龙九天杀!”

    法诀出口之际,正是孙长空身悬一线之时。眨眼一瞬,他发现自己视线所到之处,无一不是一片青光。与此同时,体内的灵气全部被封死禁锢,处于不可使用的状态之下。现在的孙长空,明知道自己置身在极端危险之中,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睁睁睁地看着那“青龙威能”降临在自己的身体之上。

    “轰轰轰!”

    与孙长空不一样的是,周围其他人可以较为宏观地观看古浊这一记骇世神功。呼吸之间,孙长空的身体便被那道巨型青龙之影撞入了云端之中,而自己则仅随其后,只要前面的人速度稍一减慢,它便会立即上前,再次补上一击。就这样,前前后后孙长空的身体受到了不多不少次冲撞,现在的他已经遍体鳞伤,鲜血淋漓,如果再挨上一招的话,恐怕就要魂归天际了。

    “哈哈,怎么样,我的青龙九天杀的威力不错吧!放心,再来一次,你就可以安然死去了。很快的!”

    说话之时,本来已经气息涣散的古浊不知为何又有了精神,纵身一跃,竟然进入到了青龙幻影之中,与其融为一体。而就在这时,原本已经初露疲态的青龙幻影顿时碧光大作,模糊的轮廓外形也变得清晰如生起来。刹那间,地上的人仿佛觉得,天空之中的已不是幻影,而是一尊真真正正的青龙法体。

    “青龙九天杀最后一式,成天一祸!”

    当二者全部上升到最高处,即将撞到了一起的时候,古浊一声令下,只见天空之中那道耀眼的绿光立即轰然破碎,解体之后的碎片并没有直接消失,而是化作一枚枚菱形的光鉴,以万马齐奔之势一同搠向前方的孙长空。

    “糟糕,不能让他得逞!”

    濒临死亡的孙长空虽然伤势不容乐观,但想到自己即将被凌迟处死,不由得集中生智。与此同时,前不久才被他视作危险品的无二真经图再次熠熠生辉。百骨鬼林图再次觉醒了。

    “去吧!使用你腐朽的力量,将这眼前的所有绿菱全部化为灰烬吧!”

    心念一动,孙长空的毛孔之下,立即散发出大量的黑气,这股黑气来得突然,威力更是令人恐惧。只见那些由青龙幻化的绿影刚一接触到那些黑气,便立即腐蚀,朽化,由绿变黄,又由黄变成死气沉沉的灰色,而这一连串的变化全都在一瞬之间,不时已经有十分之一绿菱死在那股黑气之下,而且势头又增无减。

    然而,就在孙长空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之际,一道快如闪电的急光突然从那黑气之中脱颖而出,同一时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移动,就好像被冻在了原地之中一样,只能看着对方接近自己。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孙长空为自己身体的异样疑惑不解之时,一股来自外界的真气赫然出现在他心口的位置,那竟是一道充斥着浓郁龙息的灵气。原来,刚刚古浊的一指之力并没有完全散尽,而就是这不起眼的一道灵气竟在关键时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完了,孙长空有危险!”方惜时说话之时,不由得看向自己的身旁,可原本待在那里的逍遥子竟然不见了踪影。

    “哈哈,你的命是我的了。”

    化身为强一击的古浊,以其独特的身法飞速射向孙长空,欲要将其彻底毁灭。可就在他的杀气即将触碰到对方身体的时候,一道不期而至的人影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并将无法行动的孙长空一同带离了原地。

    “逍遥身法!”

    不是别人,正是逍遥子在危难时刻救下了命在旦夕的孙长空。接着,他凭借自己独道的过人身法,几息之后便将追杀者古浊远远地抛在了后面,进而重新落于地面之上。

    直到这时,如梦方醒的孙长空才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而之前作用在自己心脏位置的古怪灵气也终于随着呼吸被排出了体外。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前辈高姓大名?”孙长空感激道。

    面对孙长空的话,逍遥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淡淡道:“好了,你们也够拼命的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眼见到手的猎物间这么跑了,古浊自是怒不可遏,而当看到逍遥子的时候,他的脸上竟然显露出一丝异样。

    “是你?那个仅存的人类?”古浊惊声道。

    这时,逍遥子妙步轻提,身体竟然神奇般地漂入到天空之中,并迅速提升到与古浊相当的高度。要知道,在这里环境的影响之下,无论是方惜时还是孙长空,都无法使用御空之术。既然逍遥子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使用,那么至少在身法方面,他要远超方惜时和孙长空。

    “是啊!一转眼十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老样子。”

    古浊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随即大笑道:“哦?是吗?不过你知道,这并不是我原本的样子。”

    逍遥子道:“我不仅知道这不是你原本的样子,我更知道,你的本尊也不在这里。”‘

    “什么?本尊不在这,那能在哪里?”

    孙长空距离二者的位置虽然不近,但凭借过人的听力,他还是听到了刚刚逍遥子的话。如果说眼前的古浊并不是真身的话,那岂不是说一直与他交手的只是一具傀儡?

    “哈哈,果然,让你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确实不是一件好事,连这个秘密都让你知道了。”古浊虽然在笑,但是他的眉梢眼角之中却会时不时地向外射出数道骇人的杀气。而正是这股杀气,使得原本就已经十分冰冷的空气之中寒气大增,就连呼吸之中都会有大量的白雾出现。

    “呵呵,这么看来,你似乎有意隐瞒自己的真实实力啊。”

    听到这,古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并且口气严肃道:“有没有隐瞒,这不关你的事。就算不使出全力,我照样可以像捏蚂蚁一样轻松杀死你。”

    对于古浊的恐吓,逍遥子完全不予理会,反而一脸淡然道:“要说你的本尊亲临的话,我也许还会怕你。可现在的你只是一具分身而已,对付这样的你我还是些把握的。”

    古浊嘴角一抽,咬牙切齿道:“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逍遥子道:“要死的话,我早在二百年前就已经死了。我能活到现在,就已经说明你有杀不了我的理由。”

    “比如?”古浊道。

    “比如,我们两个是这方空间的关键所在,缺少了谁,究竟都会不复存在。”

    听完这句话,古浊再也无法淡定,于是闪身来到逍遥子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看着对方,一字一字道:“你要是敢胡来,我定叫你后悔来到这里。”

    逍遥子微笑道:“这要放在以前,或许我还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现在有了这几个人出现,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了。”

    古浊瞥了一眼下方的孙长空等人,声嘶力竭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来消灭这方空间的吗?”

    逍遥子道:“不,不是他们,而是另一个人。他就是魔界之王,魔皇。”

    古浊瞪圆了那双牛一样的大眼睛,神情惊恐道:“怎么,他要重启魔界大门?”

    逍遥子点头道:“没错,我们的末日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