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勇斗剑龙
    与古浊等人的惊愕表情不同,孙长空显得成为淡然,脸色甚至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好像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原来,这才是他获得五行神力之后真正实力。

    “呵呵,看来刚才那一拳的力道用大了,不过也好,至少已经率先解决了一个对手。”

    说到这里,方惜时随即看向天空之中的古浊,神态轻蔑道:“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那些龙子龙孙有多少能耐。”

    直面孙长空的挑衅,古浊陡然大笑一声,然后面容狰狞道:“好一个不知死活的小鬼,那我就让你知道一下远古巨龙族的厉害!”

    一声斥令,游离于紫色烟云之中的一道龙影破瘴而出,一眼望去,所见龙身无处不是被刀剑利刃所遍布,乍一出现的时候,众人还以为那是一只变异之后的刺猬。

    “那……莫非就是远古巨龙族之中的传奇明星,剑龙。原来,它死后的怨气也被古浊收集去了。”

    一提到剑龙,逍遥子的脸色陡然变得愈发凝重起来,雪白的胡须之上更是平添了几分灰意与失望,就好像蒙上了阴霾一样。

    “剑龙?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怎么,此龙的身份难道还要比刚才的金色长龙还要尊贵吗?”朱大闯不由问道。

    逍遥子道:“何止,和剑龙相比起来,黄金巨龙简直就是最卑微的下人,根本不在同一个层面之上。剑龙速度之快,攻击力之强,哪怕是在整个远古巨龙族之中也是出类拔萃的精英,甚至就连古浊也将下一任族长之位定在了他的身上。然而,世事难料,一场无来由的意外,竟让如日中天的剑龙雷轰而殁,自此一代龙英谢幕消失。可没相到的是,今时今日我竟有机会一睹剑龙的昔日风采,这简单太让人为之振奋了。”

    说到这里,逍遥子的脸上明显出现一股跃跃欲试的神情,好像不等孙长空出手,他就要抢先与那剑龙决一雌雄一样。不过好在,朱大闯看出了他的意图,并且及时劝解道:“祖师,你先不要激动,作为仙苑的老前辈,像您这样的重量级人物自然要放在后面出场。这种虾兵蟹将,就让孙长空去应付好了。”

    “孙长空?怎么听这名字这么耳熟,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逍遥子痴痴地说道。

    “别开玩笑了祖师,您在这里待了一二百年,而孙长空如今才不过二十出头,你们二人之前不可能有相遇机会的,一定是您想多了。”

    “是这样吗?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唉,算了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讲了,那就让这个仙苑弟子和那剑龙玩玩吧!如果万一中途力有不继的话,我出手你可不要拦我。”

    见到方惜时终于打消了与剑龙对决的念头,朱大闯如释重负,立即抱拳笑道:“遵命!”

    剑龙以兵为身,龙体上下,无一不是由兵器所组成。尤其是在它发怒动气之时,那些原本嵌入在龙身之中的兵器将会像一个严阵以待的士兵一样,纷纷挺直站立,形成无懈可击的防守之势。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只要它心念一动,那些兵器便会狂风暴雨一般轰然射向目标,并将其万剑穿心,使之死无葬身之地。

    “剑龙去吧!”

    一言说罢,剑龙身形如虹,登时掠到孙长空的面前位置,与此同时,插在它头上的一柄精钢巨剑破体而出,并以彗星坠地之势遽然袭向孙长空的天灵。

    “一柄剑也想伤我,想得美!”

    看清了对方意图之后的孙长空,心念一动,只见他的右手掌心处已经随之蔓延出大片大片的冰花,一道道森然寒气借着掌力顿时呼啸而出,不等巨剑落下,剑刃之上已经凝结出一块块晶莹的冰晶,接着这些冰晶彼此吞噬连接,进而形成一道道美丽无比的冰瀑,并将精钢巨剑包裹基中,宛如雕塑。

    “这……这样也行?这小子身体之中究竟暗藏了什么古怪的力量!”

    就在孙长空一招之内制服了剑龙巨剑之时,方惜时不仅不慢地自血河之中爬了出来。可是奇怪的是,那些原本沾在他身上的血河水,现如今竟然已经全部不见了,唯一还能看出些蛛丝马迹的地方就是他身上那道还未来得及愈合的血口。不过好在,有血河的疗伤神力,方惜时的身体已经好转了许多,伤势也是暂且控制住了。

    “哦?你果真没死?”

    当逍遥子面对着方惜时开口说话的刹那间,后者蓦然抬头,发现对方竟是自己脑海之中教授自己功法以及做人道理的师父。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眼前有一层淡淡的雾气慢慢伸展,其中所见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如梦似幻。

    “师父,真的是你?”方惜时目瞪口呆地问道。

    “不是我还是谁,怎么,这些年来,血嗜子他们对你应该还算照顾吧?”

    方惜时快走两步,来到逍遥子的面前,伸手握起对方的两只手掌,神情激动道:“我就知道,师父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事实证明,好人有好报。不过话说回来,您不是被启天钥的力量封印在人界两层之羊的夹缝之中了吗?”

    逍遥子淡淡道:“确实是那么回事,现在我们所处的地方,就是那个神秘的夹缝空间。”

    “什么?我们在夹缝空间之中?如此说来,隔壁就是魔界喽?”

    逍遥子神情古怪道:“怎么,回到家门口的感觉是不是特别高兴?”

    面对逍遥子的冷嘲,方惜时苦笑着摇头道:“不了,我对那个地方已经完全失望,更指望不上他能带给我什么快乐。我们这次来到夹綖空间,就是为了阻止魔皇的阴谋。”

    就在逍遥子与方惜时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之中的时候,孙长空与剑龙的大战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不过毫无疑问,这场生死较量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孙长空的手里。

    “有我的冰涎神力在,你的那些破铜烂铁就休想有有用武之力。”

    说时迟那时快,孙长空遥空一连挥出了不下二十余掌,掌风所过,无一不是寒风飒飒,冰意沁人。哪怕是那道由怨气凝聚而出的剑龙也终于出现了一丝异样,开始瑟瑟发抖起来。而就在怪现象发生的第二息间,剑龙的身上已经浮现出一件完完整整地冰壳龙甲,只可惜这件冰甲不是用来保护它的,而是用来束缚它以及那些棘手剑刃的。只要无法使用兵器,剑龙几乎一无是处,除了逃跑就是逃跑,从枝上凤凰变成了圈中母鸡,前后两种状态对比起来竟有天壤之。

    “封!”

    随着孙长空掐诀念咒,手泛湛蓝光芒之中,刚刚还来势汹汹的剑龙立即身形一缩,然后整个便栽倒在地。而在这个痛苦的狰狞之中,剑龙身上的许多兵器都在冲击的作用之下反向刺回到龙躯之中。一瞬之间,剑龙便从一个雄纠纠气昂昂的龙中王者退化成了一个混身血污的泥中走蛇。

    “这就完了?”朱大闯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问道。而逍遥子见此情形也随着轻轻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此子修为竟然已经晋入到此等高深的地方,天底之下恐怕已经无人是他的对手了吧!”

    在这里,逍遥子所指的天下无敌只适用于人类范畴,而天人魔人并不在其中之列。不过看到这里,三人已经大概知道,现在的孙长空已经何等强大了。

    随着剑龙坠地之后,周围的白骨堆之中立即有无数冰舌一拥而上,顷刻之间已经将那条原本凶戾无比的大虫死死地困在地面之上。紧接着,剑龙的挣扎力度越来越小,最终坠入沉寂之中。

    “呵呵,看你长得怪凶的,没想到这么好对付。”

    说话的孙长空身形一闪,竟来到了古浊的身前,冷瞳而视道:“好了好了,开胃菜吃得差不我了,别再浪费时间,快点使出你的真本事吧!”

    面对孙长空的会然叫嚣,古浊轻笑了一声之后,伸手指向对方,不屑地道:“就凭你?”

    “嗡!”

    突然,一道诡异的能量波动凭空出现,与此同时孙长空的天池穴立即传出一阵尖锐的尖痛。这痛来得实在突兀,以至于孙长空没有丝毫戒备已然中了对方的招式。下一刻,他便觉得混身气血畅,酥软的双膝也随之跪倒在地,看起来无比虚弱。

    “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如此硬气的你,居然连我的一指之力都承受不住。试问凭你这点能耐,如何与我……”

    话音未落,只见古浊身前的白骨之中忽而闪出一道墨绿快影,并以狂龙出海之势轰然戳在他的巨阙穴上。一时间,古浊身体剧烈一震,同时口鼻耳目立即淌下数道血痕,给人一种无比的恐惧感。这哪里还是活物,分明就是来自幽冥的厉鬼。

    “噗!”

    终于,古浊按捺不住,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再看地上的血水之中,竟然还漂浮着若干的碎块,那是内脏的残骸。孙长空的妙木神力不但打伤了古浊的内脏,甚至还将它们绞成了肉屑,而对如此强大的杀伤力,就连古浊也无法淡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