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三章 群龙乱舞
    “伤我,你也别想好过!”

    眼见自己的右手飞离体外,孙长空当即将目光落在自己的断手之上,忽然之间,那只已经变化为鹰爪的手掌陡然一提,而后便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反向戳中古浊的后心。

    “噗嗤!”

    古浊身体一震,再想防御已然不及。作为远古巨龙之中的侥侥者,他的身体已经与寻常巨龙大不一样,就连流出的鲜血也是呈诡异的紫红色。远远看去,那些血液竟然还闪着淡淡的金光,给人一种无比神圣的感觉。

    借着古浊缓神的机会,孙长空与方惜时双双逃离了他的魔掌,而就在这个挣扎的过程之中,方惜时的脖颈处已经被扯掉一大块皮肉,血淋淋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之中,很快便成了黑色。“怎么样,没事吧,方掌门!”孙长空咬着牙,勉强地笑道。

    方惜时伸出右手紧紧捂着自己脖颈处的血口,大口喘息道:“呵,与其担心我,不如多关心下你自己。断手之痛,应该也不会太过好吧!”

    就在二人对话之时,古浊已然将那只断手从自己的后心处拔了出来,看着上面沾着的紫色血浆,他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股瘆人的笑意。

    “好!真是太好了!如此年轻,不仅拥有这般可观的修为,甚至还有壮士断腕的惊人魄力,我可真是开眼了。看来,这次复苏并不亏啊!”

    说话间,古浊手中的那只断掌已经化为一道乳白色的灵气,顺势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背后的那道血口已经自行愈合,就连外面的黑衣劲装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既然你们有这样的实力,那我也不客气了。看招,远古龙惊劫!”

    话落之际,正是异常出现之时。不只是孙长空与方惜时,就连距离更远的朱大闯和逍遥子,也被一同笼罩在同一片阴霾之中。那是一股紫红色的雾气,雾气之中仿佛有若干体形巨大的凶兽一般,时而奔驰,时而翻滚,不一会儿便将那片烟云扩展到整个天空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之中随即充斥着一股令人压制的气场,哪怕是稍微大呼几口气,也有可能让自己陷入到缺氧的状态之中。

    “嗡嗡!”

    忽然间,阴暗的苍穹之中升起数道耀眼急光,这些光颜色各不相同,有红,有黄,也有与阴云相同的紫色。而随着彩光的出现,空中的紫色阴霾迅衍化,不时便已变成一条条喷云吐雾的巨龙,横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龙?”朱大闯不由得惊声道。

    这时,逍遥子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原本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已然全部不见,可以看出,他是相当忌惮天空之中的那个黑衣人。

    “古浊,他终于又回来了吗?哎,你们来得可真不巧,看来咱们今天要全部死在这里了。”

    随着逍遥子的目光,朱大闯看向天空之中的那道人影,痴痴地说道:“那便是所谓的可怕家伙吗?那些龙是……”

    “是远古巨龙,确切说是远古巨龙遗留下来的怨气。古浊作为远古巨龙的族长,将死后族人所留下的怨气集中起来,并将其做出自己的武器。而天空之中的那些龙影,便是由怨气所化,虽无实体,但却是厉害非常,杀人夺命,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轻松。”

    朱大闯咽了下口水,略显绝望道:“如此说来,咱们岂不是必败无疑了?”

    逍遥子点了点头,长长舒了口气道:“不要有怨言,这就是我们的命。在古浊的面前,任何生灵都没有生存的权利,除非……”

    “除非什么?”朱大闯迫不及待道。

    “除非他不想杀我们,否则你就是拥有通天之能,也难逃远古巨龙的杀机。”

    “轰!”

    随着一条黑色巨龙撞落在地,只见那被白骨铺满的地面之上突然升起一道火光,同时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呼啸而出,并将周围一切可以移动的物体吹得连连打转。

    当看到爆炸之后、地面上出现的那块巨大的斑痕之时,不只是地上的朱大闯和逍遥子,就连孙长空以及方惜时也不禁屏住了呼吸。平心而论,以他们的实力,是万万无法在一瞬之间制造出一道如此壮观、甚至可以称得上残忍的爆炸,任何生灵位于其中,都会立即灰飞烟灭,孙长空也不例外。而面对这一近乎完美的招式,古浊的脸上终于次显现出傲然的神色,嘴边的一颗虎牙更是闪着夺人的寒光。

    “呵呵,睡了一觉,招式有些生熟了。不过接下来,你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当远古浊的目光扫过方惜时的时候,孙长空已经抢先呼叫道:“快闪开!”然而,那些五颜六色的巨龙,度实在快得吓人,眨眼之间已如雷霆一般刺在方惜时的胸膛之中。刹那间,他似乎听到了自己体内的胸骨以及内脏断断裂撕碎的声音,同时一道血雾猛然自他的身后喷射而出,并将大片的空间染成了粉红色。

    可是,远古惊龙劫至此还没有结束,撞在方惜时身前的那道龙影仍然以可怕的度带着他笔直掠向大地表面。如果让二者接触的话,不用说是爆炸,哪怕是过程之中产生的冲击力也足以方惜时碎尸万段。生死瞬间,处于混沌之中的他不知从哪来的一股力量,突然间父仰天大叫道:“血河现!”万分之一秒之后,龙影和方惜时已经全部浸没在茫茫的血水之中,全都没了踪影。

    “血河,是血河!”朱大闯惊喜地指着前方的血海道。

    “嗯嗯,看到了。没想到,血河魔君的修为又有精进啊!”

    说到这,逍遥子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复杂的表情。一方面,他为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高徒而骄傲不已;另一方面,他又担心方惜时的崛起会为人间带来无法想象的厄难,甚至会成为魔界进攻人间的得力干将之一,那样的话,他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然而,想到这里的逍遥子,竟然神情一弛。他想信,自己的弟子是绝不会让他失望的。

    “小方啊!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啊!”

    “噗!”

    突然间,血河的岸边处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借着这股蛮力,方惜时将那张疲倦的脸庞探出水面,怒力呼吸着这世间的空气。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胸前位置处,一个开放的血口,正以一种乎想象的度不断吞噬着周围的血河水,就像一个饥渴了多日的野兽一样,第一次的进食之中都会出“噗嗤噗嗤”的声响。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方惜时的脸色有了一些好转,气息也随之平缓了许多。

    处在天空之中的古浊看到这一幕之后,并没有趁火打劫,而是选择以一种旁人的姿态冷静地看着这一切,并且自言自语道:“呵呵,这个人也有意思,我喜欢我喜欢。没想到一下子就让我找到了这么好的两个玩伴,如此说来我在这里的时光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乏味了。”

    语毕,古浊将头转向孙长空的所在处。此刻,孙长空正在专心致志地为自己疗伤,很快断腕处已经长成一棵肉芽,这株肉芽飞生长,很快便长出五根长短不一的枝杈。到了这里,孙长空的新手已经完成了一半,要想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眼前的形势已经刻不容缓,如果再继续耽搁下去的话,恐怕手还没有修复,他的脑袋已经被对方摘去了。

    “断肢再生,这好像不是人类的功法。你……是魔族的吗?”古浊忽然冷笑道。

    “当然不是,我可是如假包换的人类,和魔族没有没有半点关系。”

    “哦?这就奇怪了,你的功法我曾见过,确实属于魔界无疑。而想要学会这种邪门功法,只有身为魔族的族人才可以。你既然能够熟练运用断肢再生术,不是魔族之人又是什么?”

    面对古浊莫名其妙的说法,孙长空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不是就不是,不需要你在这里说三道四。还有,我人就这里,有什么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古浊苦笑了着摇了摇头,伸手一指天空这上的一条巨龙之影,淡淡道:“也好,我就让你全面认识一下自己的身份。去!”

    一声令下,一条金色巨龙突然飞驰而出,几息之间他已经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变企一条八头巨龙。只见这些龙着嘶吼吞吐,口中所含的能量各不相同。有的金光闪闪,有的火势熊熊。有的似有怒风呼啸,有的似有狂石狂射。八头巨龙所过之处,无一不是尘土飞扬,炸声不断。而他的最终目标,便是前方不远处的孙长空。

    “呵呵,让我看一下你能和八歧巨龙斗几个回合。人类,不要让我失望啊!”

    就在古浊沉声暗道之际,对面的方惜时张口吸满了一口气,随即道:“哼,一只畜生就想和我打,叫你主人来!”

    电光火石之间,那条八歧巨龙不知是何原因,突然飞到了天空之中。不等达到最高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混身金光灿灿的龙身已然悉数解体。

    “这……怎么可能?”

    古浊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股惊愕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