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七百六十二章 古浊
    声啸传过,孙长空与方惜时双双进入到严阵以待的状态,不因为别的,刚刚说话之人实力之强,修为之高,已然突破天际,晋入化境,即便没有见到对方的庐山真面目,但单从那道声音之中便可以想象出,此人到底有何等可怕。

    “是谁,麻烦现身相现,藏着露尾的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咱们现在过过招,如何?”

    说话间,孙长空随之看向那道云龙的下方,只见在雾霭最为浓郁的地方之中,缓缓走来一个人的身影。

    此人一身劲装黑衣,疏着一头黑瀑般的长,搭在身体的一旁。稍一接近,孙长空便现此人身材极为修长,甚至有些乎想象,要不是亲眼见到,他还不敢想象世上竟有长相如此古怪之人。不知怎么了,到了这时他的心跳变得愈迅了。

    “这……怎么可能,居然真的是他!”方惜时突然痴痴道。

    “谁?你认识他?”孙长空一边看着前方走来的人,一边问向方惜时道。

    “还能有谁,就是我们刚才说话之时提到的古浊啊!”

    孙长空星眸急闪,面带惊色道:“什么!是那条唯一幸存的远古巨龙?世上为何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确实,孙长空也解释不通眼前生的事情,虽说古话之中有一句叫“说曹操曹操就到”,可这眼前的古浊就好像一直在伺机行动似的,来得实在是恰到好处。这下,他们就是不打也不行了。

    “此人就是古浊吗?”

    眼见古浊来到面前,孙长空不禁心中暗叫,只见此人颧骨突出,脸形细而狭,看上去就好像一只狐狸一样。而偏偏是在这样的一张脸上,居然长着一双绝对弱于虎目的双瞳,视线所过之处无一不是寒风阵阵,杀意逼人。而受他的气势所影响,孙长空不敢再移动半步,否则他的下场就要和上面的那些白骨一个样了。

    “你真的是古浊?”孙长空轻声问道。

    修长男子淡淡地笑了笑,语气平和道:“呵呵,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叫什么都无所谓。你可以叫我大长脸,可以叫我傻大个。当然,你要非要唤我古浊,我也没有意见。只是,我刚才听说你要和我来一战对决,我应该没有听错吧?”

    孙长空稍稍向前迈进一步,随即昂然道:“没错,是我说的。刚才这位方掌门和我说你的修为已经登峰造极,臻至完美,我想借此试试自己与您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请前辈成全。”

    古浊仰天大笑了三声之后,然后才豁然道:“好!果然有骨气,都说自古英雄出少年,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后起之秀究竟有多少本领。”

    语毕,气氛骤变,只见原本相安无事的崖边之中立即火蛇云集,一道道通天火柱跃然飞出,将那漆黑的天空瞬间点亮。与此同时,崖上的朱大闯,正沉浸在之前的惊愕之中。

    “原来你就是逍遥子祖师,我不是在做梦吧?”

    逍遥子尴尬地笑了笑,轻声说道:“虽然我也这么想,但事实就是如此。我没死,我还活着。”

    朱大闯急不可待道:“既然您还活在世上,未何没有返回仙苑,而是选择待在这个鬼地方,与禽兽白骨为伍,我实在不明白。”

    面对朱大闯困惑,方惜时不由得叹息道:“哎,待在这里近二百年的时间之中,我又何尝没有那么做,只是现在我们所处的空间是一处独立人间,魔界的异度空间,想从这里出去的话,必须要找到整个空间的核心。否则,就算整个世界被毁灭殆尽,你我也没法从这里逃离出去。”

    “中心?什么意思?找到那里,我们又该怎么做?”朱大闯不由问道。

    为了解开朱大闯的疑惑,逍遥子继续道:“事实上,每一个世界之中都有一个中心,我喜欢它为原点。世界的建立起初就依靠着这个原点,一点一点向外扩张,最后才能形成我们所生活的人间与魔界,包括天界也是相同的的道理。而一旦原点被毁,整个空间的支点便会因此消失,世界崩塌,进而化作一处死亡区域。而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便是一个即将成为死亡区域的被遗忘的世界。”

    朱大闯欣喜若狂道:“既然如此,原点在哪,我们赶快找到它,并将其摧毁吧!现在我们的世界正遭受着魔界的侵袭,再晚一步的话后果不堪想象。”

    逍遥子苦笑了声,随即无奈道:“如果原点那么容易被找到,那我早就逃离这里了。事实上,这处空间的模范远你的想象,个别地方甚至已经和魔界相连,只是不能来往而已。想要在这么大的地方寻找出一个指甲盖那么大的东西,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几十倍,即使有朝一日能够寻到,那也是几千年之后的事情了。”

    朱大闯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神色沮丧道:“该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丝线索,现在又没了。难道,我们真的要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逍遥子道:“那也未必,寻找原点的过程十分艰难,但这并不代表没有捷径。”

    “什么?还有捷径,我的老祖宗啊,你不早说!”朱大闯又气又恨地叫道。

    逍遥子又道:“捷径是捷径,但在我看来,这办法比按部就班地一点一点寻找还要困难一些。因为想要达到相应的条件实在太困难了。”

    朱大闯满不在乎道:“找个点还能付出什么代价,难道还需要人血不成?没关系,我身上的血多是的是,给他放个六七碗的量绝不是问题。”

    听到这,逍遥子不住得摇头,并且道:“血能解决的问题,我早就解决了。可是,寻找原点需要人进入到灵魂状态,然后凭借魂体与在地能量的共鸣,从而找出原点的所在。换言之,想要找到原点,就必须有人牺牲生命,成为方向的指引者。所以我说,这第二种方法实在不可取,我看你还是找消这个念头吧!”

    此时,说完话的逍遥子现朱大闯的表情相当古怪,后者的脸上并没有出现绝望的神色,反而有一股淡淡的光芒在暗暗涌动。

    “小子,你可不要做傻事,听我的,好好地待在这里。凭你我还有方惜时,一定可以在死之前找到原点的位置,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破坏它而逃出这里了。不然,就算你变成了幽灵找到了原点又能如何,人死了去哪都一个样。记住,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对于逍遥子的说教,朱大闯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同时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懂”,接着便又不说话了。而就在即将陷入沉默之中的时候,一道出人意料的火舌陡然破渊而出,如同凤游九天一般,掠入无边无际的苍穹之中。

    “那是什么东西?”朱大闯惊声道。

    逍遥子皱眉道:“我估计是那个家伙醒了。而此人一醒,方惜时可就凶多吉少了。”

    关于方惜时的死活,朱大闯并不担心;现在他所在意的是另一个人孙长空,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他一辈子都会陷入在深深地自责之中。

    “祖师所说的家伙指的到底是谁,为何从一开始的时候,您就这么不看好他们,难道此人的修为真有那般恐怖?”

    逍遥子道:“何止恐怖,简直就是惊为天人。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可以将仙宗赶下王位,成为天界的新任领。如此说来,方惜时和你的那位朋友也就毫无胜算了。”

    话音未落,朱大闯猛然间听到自己背后再次传来一阵震耳欲袭的巨大轰鸣声,接随其后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漫天火海,瞬间便将整个天空照亮染红,使其仿佛浸没在鲜血之中一般。

    “那是……”

    就在火光即将消散之际,火场中心位置之中倏尔露出三道人影,朱大闯定睛一看,那不正是之前潜入崖底的孙长空与方惜时吗?

    然而,在朱大闯看来,现在二人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因为他的脖颈之上,各自被一只干枯苍劲的手掌死死扼住,尤其是方惜时,他的嘴边已经溢出大口大口的黑血,看起来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给我放手!”

    濒死之时,孙长空体内血脉贲张,眨眼之间他的右边身体已经被一道黑色灵气完全遮盖,使之迅幻化成一只半人半兽的兽人模样,与此同时,他将那只已经成为鹰爪的手掌轰然刺向面前的古浊,欲要与其拼个鱼死网破。

    要知道,现在的孙长空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仙人,随便使出一招的威力,都要是从前的几倍几十倍。而在他的全力摧动之下,雄鹰展翅图威能爆增,出招之时,他的那只右爪已然扩大了足足十倍,这要正在中目标的话,对方一定会被碎尸万段。

    然而,作为远古巨龙族的唯一幸存者,古浊拥有这个世上最不可思议的神力,面对孙长空的全力一击,他竟然做出一件乎寻常的事。

    古浊的胸膛之中陡然窜出第三只手掌,并以迅雷之势截住那记致命的爪功,并将其钳在半空之中,无论孙长空如何努力,都无法逃脱对方的束缚。

    “呵呵,刚才的那一招还不错,只是度慢了一些。这就算是对你的惩罚吧!”

    说话间,孙长空只觉得自己右手一麻,接着他便见到自己的整个手掌都被古浊扯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