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一章 人皇往事
    整个深渊呈现一个巨大的葫芦状,别看上面的入口很小,但底端的崖氏却是极为宽广,粗略估计方圆将近一二里地,哪怕是简单的横跨也要耗费一些时间。二人一同前往崖底的中心位置,期望见到之前在天空之中所望到的那两处温泉。

    孙长空倒好了,现在他的岙上了然无物,到了水边就可以直接留进去。而方惜时就不同了,虽说被周围灼热的空气烤得汗流浃背,但碍于自己的面子,他还是不愿同一个晚辈一起沐浴同池。

    “到了!”

    随着孙长空的一声提醒,二人一同看向前方的地面,只见就在不远久的半空之中,飘飘然地盘踞着一条蜿蜒曲折的云龙,云龙直拔云霄,一眼望不到头。想来,在这道雾气之下,应该就是温泉的所在之地了。

    “小心!”

    孙长空刚要快步上前,方惜时连忙出手拉住他,并且一胗严肃道:“不能再往前了。”

    孙长空道:“为什么?”

    方惜时道:“我总感觉前方有什么可怕的危险正在等待着我们。”

    孙长空不以为然道:“那又如何,就算有龙,也要给我盘着。”

    方惜时正色道:“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还记得我之前和你所说的话吗?我说这里有龙息。我们眼前的这道白汽并不是简单的水气,而是富含龙气的龙息。换言之,这里极有可能遁藏着一条远古巨龙。”

    “远古巨龙?那是什么玩意?”孙长空不由道。

    “玩意?呵呵,等你见到它的房山真面目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要知道,当初远古巨龙也是上古凶曾之一,只是因为体形过于巨大,而所需要的生存条件又相对而言十分苛刻,久而久之,远古巨龙的数量越来越少,最终全部灭绝了。”不然的话,今天的上古十大凶兽一定有它们的一席之位。”

    听完方惜时讲解之后,孙长空不由道:“照你所说,远古巨龙的个头是不是特别大?”

    方惜时点头道:“大,乎想象的大。”

    孙长空跃跃欲试道:“有多大,兴浪兽吞天兽和它们相比起来如此。”

    方惜时轻笑了一声,随即指着身后的石壁说道:“远古巨龙之于兴浪吞天,如同这面石壁之于你我二人,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按照方惜时所说,孙长空在在脑海之中简单构思了一下那样的场景,随即他的脸上已然显现出惊骇无比的神情:“我的妈呀,那还是生灵吗?就算变作山脉也不会被人觉吧?”

    就在孙长空说话之际,方惜时突然大笑道:“如果我告诉你,人世间龙脉的本尊,就是所谓的远古巨龙,你是不是会感到难以接受?”

    孙长空惊声道:“龙脉?远古巨龙?你说它们原本是同一种生灵?这怎么可能?”

    在孙长空的印象之中,所谓的龙脉往往都要随着山势绵延数百里,甚至上千里,凭一人之力,想要将一条龙脉逛个遍,将要耗费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而如果说远古巨龙的体型可以和龙脉相提并论的话,那此物的诞生不得不算是一种神迹了。

    “实话告诉你,所谓的龙脉,其实就是老年的远古巨龙陨落之后,坠身于大地之中,经过风吹日晒,时间的冲刷,最后所剩下的精华所在。龙脉之上蕴含着大量的灵气与运势,运气好的还会掺杂着少量的无极仙气。自数千年之前,仙路被毁之后,人间仍旧偶有仙人出世,这便是龙脉的功劳。”

    孙长空恍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连屠昊阳的爹都能成为仙人,原来是龙脉搞的鬼啊!”

    方惜时道:“龙脉是没错的,有错的是使用它的人。一旦龙脉被用到不恰当的地方之中,便极有可能引来重大的灾难。纵观过往的历史长河,类似的事件屡见不鲜。在诸葛家成为皇室之前,上一任皇室莫家就是这么将自己的万年基业毁于一旦的。”

    孙长空心头一震,似乎想到了什么关键的事情,于是道:“莫家,这与莫非烟有会关系?”

    方惜时轻笑道:“没想到你还记得他,不过你所猜想的没错,莫非烟确实是前朝遗孤,而他的祖上便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墨雨。”

    “墨雨?前任的人皇吗?”孙长空道。

    方惜时道:“可以这么说,不过在那个遥远的年代,人们更喜欢称他为墨神,他喜欢大家称自己为神,他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所以呢,他是如何将自己的大好河山拱手让人的?”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方惜时道:“说来你也许不信,现在人皇手里的那条无极仙脉,就是从墨雨手中夺去的。”

    孙长空惊愕道:“哦?原来没有所谓的无极仙脉,人皇的实力仍然不可小觑啊!”

    方惜时点头道:“话虽如此,但不得不承认,当时人皇为了得到无极仙脉,确实使用了一些非常手段。”

    “比如呢?”孙长空道。

    “比如投毒,比如,比如以酒迷惑,比如偷袭,为了得到那条稀有的龙脉,人皇几乎使出了自己所有的招式。然而,当时的墨雨就好像一个蘸了油的皮球一样,滴水不进。这也让人皇的计划一次一次地付之东流。”

    “然后呢?人皇是怎么出奇制胜的呢?“

    方惜时道:“单凭人皇当时的力量,确实无法与如日中天的墨雨为敌。但墨雨的缺点是狂妄自大,任何人在他眼里也不过是蝼蚊一般,更不要说与他联手合作。而这一点上,人皇表现得便更显大将风范,他广纳天下英雄豪杰,甚至重金悬赏能够击败人皇的世外高人。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一个‘人‘找到了他。”

    “是谁?”孙长空眼中放光道。

    “一个自称是无极仙脉主人的神秘人。”方惜时面色诡异道。

    “无极仙脉的主人?可是你刚才不是说龙脉是远古巨龙死后肉shen所化的精元吗?难道,他还能是远古巨龙不成?”

    方惜时两目含刀道:“正是。”

    孙长空疑声道:“哎,不对啊!不是说远古巨龙已经灭绝了吗?既然这样,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跳出一个幸存者,这种事情也太巧合了吧!”、

    方惜时道:“不,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因为他是整个远古巨龙之中拥有幻化人形能力的特殊者,只有变成人类模样的他,才拥有了活下来的机会。而这个人,正是当年远古巨龙一族的族长,古浊。”

    “古浊?好古怪的名字,怎么,他的实力很强悍吗?”

    方惜时略显轻蔑道:“如果这么简单的词语能够形容他的话,那古浊也就不配成为最后的远古巨龙了。试想一下,将整座山脉的所有灵气聚集到一人之身,那样的力量,那样的修为,怎么可能是凡人想象到的。说实话,当时看见他的时候,我也感到了强烈的不安感。”

    “什么,掌门你见过古浊?”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方惜时连忙收住了嘴,但想到事已至此,他只得叹息一声,继续道:“哎,瞧我这脑子,越来越不中用了。不过告诉你也无妨,当时的我正以门客的身价居住在人皇的府上,而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孙长空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这才道:“既然如此,在方掌门你看来,古浊和魔皇二人,哪个更胜一筹呢?”

    方惜时这不迟疑道:“当然是古浊。”

    孙长空立即脸色大变,毕竟魔皇可是亲手亲死自己爹爹的凶手,而作为守界者的后者,实力怎样那是有目共睹的。如果说连击杀守界者的魔皇都不是古浊的对手的话,那此人岂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了?

    稍事缓和之后,孙长空终于又继续道:“我的乖乖,比魔皇还要厉害,怪不得墨雨会败。可是,身为远古巨龙的他,为何要帮别人夺取自己族人的龙脉呢?”

    孙长空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当日二人联手,或者干脆说是古浊凭一人之力,挫败墨雨之后,夺得了那条无极仙脉,并将他赠给了人皇。我记得他离去之时曾经说过,有朝一日他们一定还会再见。可是事情一晃已经过去了一两千年前,古浊就像蒸了一样,再也没有在人间现过身,甚至无人听过他的消息。有人说他寿终正寝,死里了某个秘密地点。有人说他隐姓埋名,过起了凡人的生活。不过在我看来,一个拥有着那般强大力量的一代王者,是绝不会自甘平凡的。他一定要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阴谋,等待时机成熟,便会一展雄图霸业,修万世不朽之功绩。”

    听了方惜时的说法,孙长空环抱双臂,语气冰冷地笑道:“呵呵,这种事情就不要说了吧!成一真如前人所讲,他已经死在某个不知名的犄角旮旯之中,那岂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他重现江湖了?再说,几千年前的人拿到现在来讲,未免太过落伍了吧!不说现在的人皇,就连我,兴许也能和他斗上几百回合而不落下风。”

    “哪里来的娃娃,好大口气,过来让我瞧瞧!”

    话音一停,原来湿热的空气之中忽然传来一道杀意逼人的寒气,一瞬之间孙长空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千万柄冰刀砍中一般,动弹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