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通天火柱
    鼻息,听到方惜时的警告之后,孙长空不由得在心中大笑起来。在他看来,对方的话简单是胡说八道。如果说那两道缕缕升起的白烟是鼻息的话,那呼出气息的鼻孔将有多大呢?

    “嘿嘿,方惜时啊方惜时,虽然你也是血河魔君,不过在我看来,你的胆量可比这里的方惜时差得远哩!”

    随着身体继续下落,孙长空距离地面已经不到二十丈。透过地表处的稀薄瘴气,他发现了那两座温泉的本体。只是现在看来,这些温泉长得有些奇怪,池边位置就好像经过打磨一样,呈现出一个正规的圆形,而那些白气就是那里发出来的。

    “哈哈,太好了。不管如何,一会儿进去之后先享受一番再说。”

    想到这里,孙长空已经伸出去解自己的衣带,可当修长的衣带自腰间滑落,迎风飘荡之际,他的面前忽然多了一道异象。

    那居然是一道拔地而起的巨型火柱,火柱中心处温度之高,能量之大,简直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好在,孙长空身负湿婆火,对于世间的任何火焰都拥有独特的免疫力,火光一闪,孙长空身上的衣物立即被烧成灰烬,而他本身却是这毫发无伤,赤oo地悬在半空之中,好像一只待烤的香肠。

    “嗯?那是什么东西,莫非这下面除了温泉之外还藏了一处秘密的火山。不过想来也对,地下活动如此频率的地方,有这两样景观也是情理之中。呵呵,不过,方掌门应该就不会像我一样轻松了吧!”

    如孙长空所说,当看到那道通天火柱出现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方惜时脑海之中的第一个念想就是:完了。他所想的“完了”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更靠下方的孙长空。如此短的时间之中,对方根本没有逃脱的机会,再加上这炎柱的势头如此之猛,别说是肉shen,,就算是铜皮铁骨也要被化成铜汁铁水,立刻魂归幽冥。所以如今的方惜根本来不及顾及自己的安危,电光火石之间,只听他的两手手指诸个关节之中接连爆发出阵阵炸响,与此同时,那些经历了几十万年地壳变动形成的岩石竟是轰然崩碎,硬是在方惜时的身前出现了个只能容纳半个人高的壁穴。说时迟那时快,方惜时回身一转,已然躲入到旁边的壁穴之中,与此同时,大片大片的血河水凭空出现,在壁穴和外界之间筑起了一道红色的屏障,竟是将那“穷凶极恶”的火柱拒之门外。

    “哗!”

    火光掠过,随之带来的不只是难以估测的能量,还有若干液体形状的岩浆。岩浆呈血红色,随火柱飞入天空之时,夫规律地散向四面八方,有的掉回到了崖底之中,有的则贴附在石壁之上,形成一块块炽热的“烫痕”,看上去令人十人不舒服。不知怎的,这一时刻,孙长空竟然想到了崖上的朱大闯。眼前的这副情景不是和他的那张脸如出一辙吗?

    “叫你不要下去,你却偏要下去,哎,都是命!这下,恐怕你要凶多吉少了吧!”

    方惜时缩在壁穴之中,默默地看着外面不时升起的耀眼火光。虽然没有看到此刻孙长空的模样,但通过想象,他便已经隐隐想象到对方体无完肤甚至烈火焚身、挫骨扬灰的惨状了。

    “喂,掌门,快出来吧!”

    就在方惜时为孙长空的事情发愁难过之际,一阵密集的敲打声忽然自身旁的石壁传入到自己的耳朵之中。接着,他尝试性地年赂洞穴外面,只见一个一丝不挂的红发男子显赫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你……你!”

    发现对方的第一时间,方惜时因为准备不足,被当场吓了一跳,身体因此还瘫坐在地,显得尤为忌惮。不因为别的,早在方惜时年幼之时,他便听族里的长辈们说地狱之中有一道赤身**,只吃小孩子的恶鬼,通体红肤,面如灰炭,身材却是十分高大。而眼前他所见的这名怪人就和自己记忆之上的恶鬼长相甚为契合,简直就是噩梦的具象。虽说现在的方惜时早已是万年人,但儿时的阴影直到现在仍然挥之不去,害怕地狱恶鬼也就叫怪不怪了。不过,看到方惜时这副模样,方惜时却是相当意外,甚至不禁捧腹大笑起来:“哈哈,掌门,你在做什么,难道是在向我跪拜吗?”

    随着对方的提醒,方惜时这才看向自己的双腿膝盖,原来因为刚才的惊吓,他的两只小腿已经不听使唤,在不经意之间,便将自己的下半向摆出了一个下跪的姿势,这才引得孙长空出言讥讽起来。不过也因为此,方惜时终于可以确认对方的身份了。

    “孙长空,真的是你!你居然没死!”

    孙长空伸出两只黑黢黢的手掌,用力抹了一下自己的脸庞,这才有了一些人模样,并且道:“当然没死,否则现在的我就是鬼而不是人了。”

    借着周围的火光,孙长空指了指墙上一道属于自己的影子,再次强调道:“看清楚,我有影子,鬼魂可没有。怎么样,这下掌门你可以放心了吧?”

    方惜时略有感悟地点了点头,于是便伸手一挥,将壁穴外侧的屏障解除,并且让孙长空来到了自己的面前,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看刚才那道火光委实可怕,就算是仙人之体也抗不住啊!”

    孙长空轻笑道:“仙人抗不住,并汪代表我也不抗不住。况且,物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想从刚才的情况之下逃脱升天,我至少还有三种方法。刚刚,我只不过选了其中一种最有效最方便的方法。”

    方惜时不禁道:“什么方法?”

    孙长空伸出四根手指,然后每蜷起一根手指便说一个字道:“逆来顺受。“

    方惜时惊讶道:“没了?”

    孙长空道:“没了。”

    “可是,刚才的火势那般可怕,你是如何坚定下来的呢?”

    孙长空稍事思考之后才又接着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秘诀,就是心里想着不热不热,一点都不热,然后我就挺过来了。”

    孙长空当然不会将自己体内湿婆火的事情告诉给方惜时,而正因为这样,后者听得更是云里雾里,虽说这话听起来十分荒谬,但事实是孙长空确实活了下来,而且丝毫未损,只是皮肤被烤得有些泛红而已。

    “好了,这里面的过程有机会咱们再聊。可是现在下面正处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之中,稍有不堪便有可能葬身其中。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先回到地上,再做打算吧!”

    孙长空立即摆手道:“要回你回吧,我是一定要下去的。来都来了,目的地近在咫尺,这是在这里放弃的话那可就太可惜了。事实上,要不是刚才的那道火柱阻拦,兴许现在的我早就到达崖底了。”

    说着,攀附在石壁上面的孙长空又朝下看了看,果然所谓的目的地就在不远处的下方,但其中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他也不知道。

    “孙长空!你想清楚,这要下去极有可能有去无回了。你认为逞一时之勇有意义吗?听话,和我回去,咱们一定可以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此刻,孙长空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一些不耐烦的神情,但看在对方良苦用心的份上,他只得压制着情绪,并且道:“方掌门,我对你一直都十分敬重,无论你是谁,你在我的眼中一直都是方柔的爹,世人口中的仙苑方掌门。但我希望,你也能尊重我的意见,能够给我一次放手一搏的机会。否则,我一定会后悔的。”

    方惜时眉梢一挑,不由道:“后悔?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已经知道下面有什么了?”

    孙长空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可是自从来到这片绝境之中,我便感觉冥冥之中有什么神秘的声音在呼唤着我我的名字,指引我去往他的所在之地。为了打消心中的疑惑,我必须这么做。确实,掌门你没有义务为我赴汤蹈火,所以趁现在火势渐小的时候,您还是尽快回去吧!”

    方惜时仰头大笑了几声之后,随即冷峻道:“孙长空,你当我是什么人,贪生怕死吗?呵呵,告诉你,自打我过时入人间那一刻开始,便将生死置之度外。况且,你本就是我苑的弟子,一个为人师表的还抵不过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也罢,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便姑且和你去下面走上一走。”

    孙长空喜出望外道:“真的吗,那可就再好不过了。刚才我还想……”

    不等将话说完,孙长空已经拉起方惜时的衣袖,飞速向下攀去,方惜时一边喘着精气,一边心中暗道:“哎,这都是我上辈子欠你的,这下你终于有机会报仇了。”

    在众多的岩浆包围之中,孙长空与方惜时二人终于达到了崖底,到脚掌再次踩在那块坚实土地之上的时候,孙长空瞬间感觉,自己混身的力量都在瞬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哈哈,没想到这里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糟糕嘛,不过话又说回来,之前在上面看到的那两处温泉呢。我要痛痛快快地洗一个热水澡。”

    方惜时略表深意道:“呵呵,但愿如此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