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温泉 鼻息
    看着孙长空略显失落的样子,方惜时来到他的身边,将一只手掌深深嵌入到石壁之中,这才空出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温和道:“长空,我不怪你,你有你的立场,这并没有错。只是,在坚定自己信念的同时,你也不要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他人的身上,因为那样的事情并不一定能够试用。你脚上的鞋,真的就合我的脚吗?”

    孙长空微微点了点头,声音微弱道:“好吧!我懂了。真没有想到,在这种鬼地方,居然还能被你教育一顿,这还真是意外收获啊!”

    说完,孙长空不顾身边的方惜时,独自向下攀爬,不时便已经循入黑暗之中。

    “你还是太年轻啊!世道的黑暗,岂是你小小年纪能够体会的?哪个希望流血牺牲,谁不想和自己的亲人享受天伦之乐,这都是被逼的啊!”

    随着距离崖底越来越近,二人发觉自下方会不时传来阵阵暖风。可是,这风中又带着那么一股淡淡的甜香,闻起来就好像是血的味道。

    孙长空并没有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而方惜时则感觉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刚才数以万斤的血河水流经到这里,整个过程之中难免会残留一些血腥气。这种的事情他看了太多,也就见怪不怪了。

    然而,让孙长空更为在意的是,那股暖风的顿挫十分规律,竟和自己的呼吸频率莫名的相似。只是,这暖风的挂级时间明显要比他的呼气时间要长,而这也仅仅是微妙的差距。

    “掌门,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古怪?”孙长空终于按捺不信,抬头问向上方的方惜时。

    “你这孩子,该小心的时候不小心,不该小心的瞎操心。你说的是这里的风吧!你要知道,这里距离上方已经有四五百丈之远,如此大的落差,上下的温度会有一定的差别。温度有差别,就会形成气流,也就是你所感觉到的风。这种现象在间的一些山涧谷岭之中经常出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孙长空欲言又止道。

    “没有什么可是,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到达崖底,去寻寻有没有通往人间的出路。否则,等魔界大门打开,就算我们能侥幸不死,人间也会变成新魔界的孕育摇篮。”

    听完方惜时的话,孙长空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新魔界?”

    方惜时道:“你不知道,魔界之中有一股独有的魔气,一旦被凡人吸入体内,立即便会心志大乱,堕入魔道,甚至成为杀人不眨眼的嗜血魔鬼。人皇深知这一点,但为了获取魔气之中的力量,竟然孤注一掷,以身犯险。为了确保魔气不会泄露到外面的世界之中,他已经在皇宫四周设下了九重封锁线,每一重都有高人重兵把守。不过在我看来,魔皇肯定不会让他趁心如意的。”

    孙长空道“你是说,魔皇会反水?”

    方惜时点头道:“凭我对他老人家的了解,他一定会这么做的。毕竟,将魔人引入人间是他毕生的愿望,如果说有实现的可能的话,他一定会不折手段,哪怕是豁出性命也会舍身一试。”

    孙长空道:“没想到,魔皇还是一个如此固执的一个人。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魔皇的奸计得逞吗?”

    方惜时斩钉截铁道:“不,当然不能!”

    孙长空道:“那你的意思是?”

    方惜时微笑着道:“陈家的那柄邪刀去哪了?”

    孙长空脸色当即一变,一瞬之间过往云烟像连环画一样自他的头脑之中一一闪过,再次将那段尘封的记忆开启。

    “什……什么邪刀,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孙长空故作轻松道。

    方惜时再次笑了笑,只是这次的笑容之中似乎又多了几分狡猾。就好像是一个看穿了孩子把戏的大人一样,不怀好意地说道:“呵呵,你们时空的方惜时不知道不奇怪,但我却是清楚得很。断魂已经重现江湖,而它的使用者却不是你。”

    孙长空冷冷道:“是谁?”

    方惜时道:“当然是一个能够帮助我们的人。”

    孙长空笑道:“掌门,你就不要再和我打哑谜了,他究竟是谁?”

    方惜时接着道:“你不是知道吗?碧波潭,苍浪一脉的精英,兴浪兽。”

    孙长空怪笑了一声,不由道:“你果然都知道了,没想到没想到,连这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方惜时道:“巧合而已。要不是进行时空逆转时候无意间的一瞥,我还真想象不到当时你的胆子居然如比之大,竟敢打陈家的主意。”

    孙长空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况且,东西不是我抢的,天幕尊府才是罪魁祸首。”

    方惜时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会亲自认罪?”

    孙长空道:“当然不会。”

    方惜时伸手激出一道劲风,随即扫在孙长空的脸上,就仿佛给了他一巴掌一样,火辣辣的疼。不过孙长空并没有生气,而是以无辜状道:“掌门为什么要打我?”

    方惜时道:“我本以为你这孩子挺聪明的,没想到关键时候如此愚笨。既然天幕尊府的人不承认,而东西又是经你之手交给兴浪兽的,你所陈家人认为谁是凶手?”

    孙长空终于明白方惜时的道理,于是乎,他伸出手掌,在刚刚对方打过的地方又重重补了一掌,这下原本通红的脸颊已经高高鼓了起来,没有一两个时辰是不会消肿了。

    “妄我孙长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想过来,可是这样的话,我该如何为自己开脱呢?”

    看到孙长空如此纠结自责的亲子,方惜时尽里一软,随即道:“你这孩子的心肠本不坏,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见钱眼开,唯利是图,连老虎的屁股都敢摸。得罪了陈家,那就等于得罪了陈家老祖,那家伙有几千年的道行,虽然没有像天界十斗神那般强大的修为,但他一生这中奇遇无数,所识的能人异士更是数不胜数。”

    听到这,孙长空不由得想起之前自己胁持陈世杰的事情。当时到场的几位外家族的人,确实个个都是身藏不露、但实力超群的顶尖高手,按他对陈家老祖的了解,这些人的实力甚至还要在他之上。如果被这么多高手同时围攻的话,就算是现在的自己也要陷入苦战之中。

    “我和老祖的私交甚好,之前罚了我,他不惜舍弃了自己的仙人修为,进入了假死状态,一病不起,而我一度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凭我们这样的关系,他应该不会为难我吧?”

    方惜时道:“没相屋你们之间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不过即便这样,我也并不看好。”

    孙长空道:“为什么?”

    “因为你损害的是陈家的利益。在陈立的眼中,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与陈家相提并论。还记得陈王城的瞿厉城主吗?他可是陈立认领的干儿子,可最后下场怎么样,不还是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吗?伴君如伴虎,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与陈家老祖相识就能为所欲为,人都是有底线的,而你抢夺陈家的宝贝,那就是触犯他的底线。”

    孙长空心道完了,眼下的危机还没有解决,这又突然冒出来个寻仇的。面对这等前有狼后有虎的情况,他感觉自己的脑袋瞬间被憋大了一倍。

    “算了算了,事情已然如此,再说什么都为时已晚。况且,刀在兴浪兽那里,一时半会陈老祖应该见不到他。说不定这件事就能糊弄过去。”

    方惜时略表认真道:“希望事情能像你说的那样发展。不然,人间可就没有你的立椎之地了。”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笑,故意岔开话题道:“你看咱们光顾着聊天,把正事都忘了不是。快点往下爬,说不定出口中已经和我们招手呢!”

    说话之间,孙长空下意识的看了看下方的深渊,现在的他们距离真正的岸底已经不足百余丈,凭借着过人的眼力,再加上微弱的灵气之火,孙长空隐隐看到那里似乎有两股白气下大徐徐上升,而后散放空中,消失无踪。想来,空气之中的暖风就是由它造成的吧!

    “嘿嘿,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还有天然的温泉。”

    方惜时惊讶道:“温泉?怎么可能,魔界之中虽然地貌复杂,版块活动频率,但地面之下隐藏着的多是杀人无情的岩浆,而不是供人享乐的温泉,你一定是搞错了。”

    孙长空道:“你自己都说了,这里未必是魔界,也许是在一个与夹层世界相临的异常空间之中,在这里遇到了处天然温泉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不想去的话我不拦你,反正我要自己快活去了、”

    大概目测了一下自己到达下方的距离,确认自己不会受伤坠亡之后,孙长空将插入在石隙之中的双手突然一收,随即身体便像陨石一样轰然落向崖底。

    “慢着孙长空!”方惜时惊呼道。

    下落的孙长空不忘回过身来,朝方惜时摆了摆手,满面得意道:“我先去一步了掌门,我们下面见!”

    “不对孙长空!那不是温泉,而是鼻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