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八章 勾魂草
    孙长空与方惜时一路速降,很快便来到了深渊的中段。不过,到了这里,二人才知道,原来这片埋骨之地当中,并不是毫无生机,只见在竖直的峭壁之上,竟然长着一朵朵白色的小花,看起来就好像一根根触角一样,十分可爱。下潜的过程实在太过枯燥,为了找点乐趣,孙长空打起了这些白花的主意,并且伸手欲要采上一些,准备回去的时候带给朱大闯看看。

    “别碰!”

    就在孙长空的指尖即将触及到花蕊的时候,方惜时大声呵一声,制止了他的行为。

    “怎么,这些花有什么问题吗?”孙长空不由道。

    方惜时慢慢来到孙长空的身边,低着嗓音道:“别碰它们,否则你我全都得栽在这里。”

    听了对方的话,孙长空不禁有些纳闷,于是道:“就算花上有剧毒,中招的也是我,而不是你,你瞎担心什么。”

    方惜时面露凶光道:“你看清楚,这些不是花。”

    孙长空稍稍将身子横立起来,以相对较为立体的角度审视了一番眼前的众多白花,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还是没能瞧出这些花朵的真身。

    “方掌门,你就别再卖关子了,这些花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惜时略显生气道:“我说了,这些不是花,而且它们也不应该生活在这里。”

    “不是这里?那应该是哪里?”

    方惜时叹了一口气才缓缓道:“当然是我的故乡。”

    孙长空恍然大悟道:“你说这些玩意是魔界之物?”

    方惜时点头道:“没错,这是魔界的特产,被称为摧命花冠的勾魂草。”

    “草?不是花吗?我看当时给它起名字的人一定是喝醉了吧!”

    方惜时轻笑道:“或许是吧!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些‘草’是可以动的。”

    “动?怎么动?还能长了腿自己到处跑不成?”

    “不!比那个还要可怕!”方惜时面色阴沉且十分严肃道。

    “嘿,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试试它们的伎俩了。来吧!让我瞧瞧你们的厉害!”

    就在方惜时的眼前,孙长空一脸笑容地伸出手指,在距离最近的一要有勾魂草之上轻轻撩拨了一下,动作之细腻,姿态之妩媚,宛如一代舞姬,再加上他那夸张的外形以及那一头红得发亮的长发,就显得更加妖艳动人了。

    “快跑!”

    意识到事情失控的方惜时,伸手主抓向孙长空的衣袂,欲要伙同他一起逃离这处是非之地。可如今的方惜时,就像是吃了秤砣一样,怎么拉也拉不动。而就在这段时间当中,受到惊扰的勾魂草已经动了。

    然而,与孙长空想象之中的不同,那些白色的小花并没有跑,也没有跳,而是像箭一样,突然从石壁之上射了出来。更要命的是,这些看似毫无关系的色魂草竟然拥有着惊人的动作一致性,可以说是牵一草而动全身,顷刻之间数之不尽的色魂草如同子弹一样倏尔冲向孙长空的身体,誓要将其打成筛子。

    “我的天!”

    虽说孙长空早有意料,但情况发生的如此之快,以至于他还没有做好迎接战斗的准备。而当他挥拳杀向那些射来的色魂草之时,他的那只手臂已经被死死得禁锢在半空之中。

    “我这是怎么了?”

    这是孙长空遇袭之后的第一反应,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那手臂之上不知在什么时候多了无数的墨绿色的根茎,而在它们之上正是那些看似可爱实际暗藏杀机的白色小花。

    直到现在,孙长空才终于明白,花为什么不叫花,而被唤作草了,原来勾魂草真正的本体竟然隐藏在石壁之中啊!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情况,孙长空就是再怎么经验丰富,也难免自乱阵脚。这边右臂的问题没有解决,如蜂拥一般的勾魂草已经迎面袭来。现在的他,已然可以微微嗅到草中的芬芳,恍惚间,他感觉能死在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手上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孙长空,低头!”

    生死瞬间,来后方的一声惊叱立即打破了孙长空的梦境,出于身体与本能的自然反应,千钧一发之际,他竟真的将身子一缩,撤出了一人之远,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自他的头顶之上一闪而过,接着前方由众多白花组成的勾魂大军陡然一停,随即便跌回各自来时的洞穴。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看赂原本所在的位置,只见那里竟有无数手指粗细的细小的窟窿,勾魂草便是从这些地方破石而出的。

    “快走!这只能解一时之急,一会儿它们还会卷土重来的!”

    有了方惜时这位魔界向导,孙长空就好像戴了一块开了光的护身符一样,经常能在危险关头逃过一劫。有了方惜时的提醒,孙长空立即迅速撤离,而这个时候方也随着他的轨迹一同下降。而不远处的石壁之上果然又有动静,先前缩回洞口之中的勾魂草再次探了出来,好像正在狩猎的毒蛇一样,身上闪烁着令人心悸的翠芒。

    训这样,二人一口气下潜了一二百丈,虽说过程之中一路太平,但被旬才的突发情况吓得半死的孙长空不敢有丝毫放松,直到确实四周再也没有那些勾魂草的踪影之后,这才终于停睛了手脚,大口大口喘起粗气来。

    “吓死我了!这些玩意怎么这么暴躁,碰都不能碰吗?”

    孙长空看向方惜时,而方惜时正以一种幽怨的眼神“回敬”着他。见此情形,孙长空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一脸溅笑道:“呵呵,刚才是我的疏忽,我保证那样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

    看着对方如此虔诚的道歉,方惜时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轻声道:“算了,你还小,不懂事,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但从这里开始,一切都要听我的,千万不要乱碰乱摸,更不要乱吃这里的东西,我点头才可以,听明白了吗?”

    孙长空傻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听您的还不行嘛。可是话又说回来,魔界的东西为何会长在这种绝境之中呢?”

    孙长空的话使得方惜时的眼中再次蒙上了一层迷雾,迷雾之中他在竭力回想着自己头脑之中的残存记忆,并将其分类保存,然后组织联系,最后缕出一条较为清晰的思路来。

    “勾魂草出现在这里有两种可能。”

    孙长空道:“哪两种?”

    方惜时道:“第一种,曾经有魔界之人到过这里,并且将勾魂草种植在这个地方,这才有了我们之前的遭遇。”

    听了方惜时的推测,孙长空不由得疑惑道:“魔界之人,专门跑到这个鸟不阿屎的地方种草,他是疯子还是傻子,这图的什么啊?”

    方惜时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还有第二种猜想,也许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魔界。”

    “魔界?你说的是那个被封存在魔界大门另一侧的魔界?”孙长空惊声道。

    “当然,难道天底之下还有第二个魔界不成?”

    孙长空略显呆滞道:“不……不可能,我们怎么可能进入魔界。我们明明被困在夹层世界之中啊!那怎么会……”

    方惜时道:“就因为我们之前所在的地方是夹层世界,所以才有机会进入魔界。你想想,夹层世界处在两个世界的中间,一边是人界,那一边呢?”

    孙长空痴痴道:“魔界,真的是魔界,魔界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方惜时抬头看了看已经被黑暗完全笼罩的上空,稍显失意道:“我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如果说这就是魔皇所要的结果的话,那也未免太过讽刺了吧!”

    一听到魔皇,孙长空便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孙逸扬,想到了自己身上所背负的杀父之仇。而魔皇,便是这一切的祸端,作为儿子的他必须要手刃仇人,

    “这样最好了!等到魔皇打开魔界大门,发现门的另一边已经成为修罗地狱的时候,他一定会无比绝望的吧!哈哈,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看到那时他的表情呢!”

    方惜时轻咳一声,意在提醒自己的魔人身份,而后才道:“话也不能说得太过绝对,毕竟一切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并没有直接证据指明这里曾是魔界。或许,真有人魔界之人到过这里,不经意将勾魂草落在了石壁的缝隙之中。”

    听到这里,孙长空再次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说,这里的地方刚好适合勾魂草,而且一长就是野山遍野,繁衍得好不热闹。”、

    “够了!”方惜时突然道。

    “怎么,说中你的痛点了?”孙长空冷酷地回道。

    方惜时长长吸了一口气,这才将心中的怒意压制下去,然后才道:“孙长空,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也要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道理。你是人类,而我是魔人。我们都是为了好好活着而拼尽全力,试问谁是对,谁是错呢?”

    孙长空道:“当然我是对,你是错。人间本就是人类居住生活的地方,魔人为什么要来抢夺我们的资源。于我们而言,你们就是侵略者。”

    方惜时道:“可你又曾想过,是谁将这片天地赐予人类的呢?”

    孙长空刚要争辩,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