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七章 逍遥子
    躺在由头盖骨做出的床榻上的朱大闯,忽然坐起身来,一脸怒意道:“不行,我还是得下去。我们是一起来的,就算死也要死在一块。”

    白发老者看着他不由得笑出声来,随即道:“你的修为是最低的,如果连他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以为自己去了能起什么效果,还是说只是为了给下面的家伙加一道凉菜?如果,你的伙伴真如你所说的那般厉害,那么他们会自己上来的,不需要你去操心。相反,如果连他们都不是那家伙的对手,你去了又有何用呢?”

    朱大闯一听对方说的也有些道理,于是道:“那我该怎么办?”

    白发老者慵懒地伸了伸腰道:“还能怎么办,等!运气好的话,那个怪物兴许是在睡觉,这样你的伙伴就有机会逃脱了。”

    朱大闯点头:“但愿如此。”

    说到这里,朱大闯再次看向白发老者,现在的他突然对这位都老先生产生了兴趣。

    “话说,您也是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的吗?之前有没有同伴?”

    老者摇手道:“没有没有,这里就我一个人。不过,我进来的时候,这里还是十分热闹的。”

    “热闹?你说的是这些白骨的主人?”朱大闯指着脚下的骸骨,讶然道。

    “呵呵,算你聪明。别看它们长得吓人,其实内心并没有那么凶恶,相反其中一些还相当温顺,咱们身上的戏火鸟就是其中一个。”

    朱大闯恍然道:“原来你和这只头盖骨是朋友啊!”

    白发老者不禁为之一愣,随即大笑道:“朋友?哈哈,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我们都是迷路在这的孤儿,只是机缘巧合相聚到了一起。这些飞禽走兽虽然不会说人话,但却通晓人性,我说什么,它们都能心领神会,有的甚至还能与我互动。所以说在过去的几百年之中,我并没有感到无聊。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深渊里面的那个家伙活动愈渐频繁,进食的数量也越来越大。你想象不到,就在前不久这里还是一处喧闹之地,而现在却已经成为埋骨的乱葬岗了。”

    听到这里,朱大闯倒吸了一口气,随即道:“那个家伙真有那么厉害?它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发老者轻叹了口气,略显失落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打我进入这里,我便知道深渊之中有一个不能招惹的厉害角色。无论你有多么强大,多么不可一世,在它的面前,全都形同虚设。”

    朱大闯道:“既然这样,您一定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喽?”

    白发老者挠了挠雪一样的发丝,尴尬地笑着道:“不瞒你说,我虽然有几次机会与他擦肩而过,但巧合的是,我并没有看到他的正脸。在我的印象之中,他有一条巨长无比的尾巴,还有一双可以剖开世间一切的利爪。他的体型大得让人怀疑,仿佛整个空间都是它身体的一部分。”

    朱大闯环视一圈,然而他所见的地方不过是整片世界的数万分之一,如果那个家伙的体型真有对方所说的那般巨大的话,它岂不是成了这方天地的主宰?

    “让你说的我都有些好奇了,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看看他!”

    白发老者摇头道:“你最好祈祷不要见到它,否则死的一定会是你自己”

    朱大闯道:“你看我长成这副鬼样子,像是怕死之辈吗?”

    白发老者道:“怕不怕死也不是你能说了算了,必须要事上见真章。你这样的年轻人,我原来见多了,可一旦陷入了危机之中,比谁都要来得慌张。试问,一个真正无所畏惧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心中的恐怖乱了阵脚。况且,这个世上本就没有那样的人。”

    朱大闯不由道:“哦,此话怎么说?”

    白发老者道:“想当初,我也和你一样年少轻狂,甚至做一些糊涂事,当时的我仗着自己年轻气盛,凭自己一颗牛犊之胆,硬是得罪了当时的一大家族。事后,那家人集合多方势力联手追捕我,要不是有我师父出面求请,当时的我就已经死在他们的乱刀之下了。”

    说话间,白发老者摇身一变,手中已经多了一只酒坛,朱大闯早就口渴难耐,见此情形更是馋得直流口水,眼睛都快瞪直了。白发老者见此情形,笑了两声,便将手里的酒坛抛给了对方,并且嘱咐道:“慢点喝,我的酒也不多了。”

    朱大闯一把接过空中的酒坛,连连点头道:“好的!”

    “当日的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毕竟那种阵仗之下,谁也无法站出来为我顶罪。那时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从前的豪言壮志早已烟消云散,原本的雄心虎胆也随之萎靡不振。现在想想,如果那些人让我当众跪地求饶的放,说不定我也能干得出来。毕竟,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讲,活着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朱大闯将头从酒坛之中“拔”了出来,虽然没有在意老者之前的话语,但看着对方一脸沧桑的表情,为了不冷落了对方,他只得应和道:“说得太对了,我也有同样的感受。”

    “哦?听你的意思,你也曾经一度陷入过濒死的境地之中?”

    朱大闯道:“何止,简直就是九死一生。说实话,就算到了现在,我都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白发老者打趣道:“呵呵,这么说来,你还可以活很长一段时间。”

    朱大闯疑惑道:“何出此言?”

    “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太阳!”

    朱大闯看了对方一眼,立即二人立即笑得前仰后合。

    “罢了罢了,事情已然这样,我能做的就是过过度过接下来的每一天,不让自己这一遭白白浪费。”

    白发老者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已经领会了珍惜光阴的道理。不过,你不想找你自己的仇人一雪前耻了吗?”

    朱大闯回身看了一眼下方的茫茫黑域,神色黯淡道:“不了,他能活着上来就好。”

    白发老者立即领会了其中的寓意,于是道:“原来你的仇人就是下面的人,真是让我意外啊!”

    朱大闯道:“哎,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也不怪他。谁他是苍北仙苑的掌门,更是我的授业恩师,单是这一点我就没有办法报恩了,怎么还能谈得上报仇?”

    “苍北仙苑?下面的人是谁?”

    看着白发老者神情激动的样子,朱大闯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随即道:“你……你想干嘛!”

    话音刚落,朱大闯突然发觉自己的喉咙已经被对方死死抵住,同时他的脚下一空,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拎到了悬崖边上,下面就是无底深渊,掉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少废话,我问你,下面的人是谁!”白发老者面色冰冷道。

    “你……你放开我,我被你掐得喘不过气了。”

    朱大闯竭力想要挣脱那双铁钳一样的手掌。可是让他倍感意外的是,白发老者单薄瘦削的身材之中竟然隐藏着如此可怕的力量,而自己的反抗根本毫无作用,反而使得五根手指的指甲,嵌入到了自己的皮肤之中,一道道血痕随即从中缓缓淌下。

    “好!好!我说,下面的人是方惜时!”

    “砰!”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朱大闯再次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回到了那块头盖骨之上,就在他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恶梦的时候,不远方的地面上,赫然站着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位白发老者。

    远远望去,老者的身形显得愈发瘦弱,从上到下甚至看不出一丝肥肉的样子。不知怎的,一阵微风吹过,使得这名孤身在外的老人又一次苍老了几十岁,以对于周围的白骨都为之动容,纷纷碎成灰烬。

    “老人家,你……”

    “抱歉了小伙子,刚才不小心伤害了你。”老者回过身来,欲要向朱大闯赔礼道歉,这时朱大闯连忙托住对方的两只手肘,强颜欢笑道:“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您也不要放在心上。只是,刚才我看您反应那般激烈,莫非是方掌门的不是?”

    老者依然微笑着,只是不知为什么,此刻他的笑容竟然变得无比僵硬,就好像一副被装裱起来的画像一样,一动也不动。

    “老人家,您没事吧?”

    白发老者恍然道:“哦!没事,只是刚才你的话让我想起了几百年的时候,那时的方惜时也像你一样,是个天真活泼,心地善良的孩子。”

    朱大闯道:“只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居然是魔界安排在人间的奸细,目的就是让整个人间成为魔界滋生的温床。”

    老者眼角处不由得挑动了一下,随即惊声道:“怎么,你已经知道方惜时的身份了?”

    朱大闯道:“不只是我,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方惜时是当年臭名昭著的血河魔君。话说回来,您在这里被关了好几百年,怎么可能知道最近才发生的事情,难道……”

    老者尴尬地笑了笑,随即道:“哎,说来惭愧,我就是引方惜时进入苍北仙苑的罪魁祸首。”

    “什么?你是逍遥子!”

    这下,朱大闯终于明白之前对方的反应为何那般巨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