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白眉白须白衣人
    朱大闯看到那人的第一眼,心里就不禁暗叫道:“完了,我要被鬼生吃活剥了。”而那位白老人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他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但红润的嘴唇似乎在散着妖艳的光彩,就好像涂了唇红的女子一般。

    就在朱大闯以为自己大限将至之际,对方忽然开口道:“你在这里做什么,白骨场是不收活人的。”

    朱大闯先是一愣,然后才应付地“啊”了一声,摆出一副懂道理的样子,随即道:“对……对啊!我怎么在这啊!我也不知道。”

    老者微笑道:“这么说,你也是被人陷害,被丢到这里来的喽?”

    朱大闯稍微想了想,为了尽快打对方离开,他只得应声道:“对,没错,就是这样。你说我年纪轻轻,命怎么这么不济。唉,算了,你让我自己在这里待一会儿吧!我也考虑一下出去之后怎么打那个仇人算账。”

    “出去?哈哈,你说从这里出去?”老者忽然失笑道。

    朱大闯眨了眨那双牛眼,不由道:“怎么,我说的有问题吗?”

    “呵呵,白骨场是有名的有命进,无命出的鬼地方。我在这里待了几百年也没有到出路,就凭你,呵呵,我看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孙长空睁大眼睛,惊恐道:“几百年,你说一孤身一人在这里待了几百年。我的天,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恐怕早就是被寂寞杀死上百回了。”

    老者的目光之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随即他强忍着心中的悲伤,无奈地笑了笑,而后语重心长道:“一个人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如果不死的话,也应该习惯了吧!我也不想,只是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监牢,根本没有任何出路。”

    朱大闯道:“你确定?”

    老者点头道:“我确定。”

    朱大闯用下巴指了指下方的深渊,随即道:“这里呢?说不定这里就藏着一条逃生之路!”

    老者轻笑道:“逃生之路没有,必死绝路倒是有一条?”

    朱大闯疑惑道:“怎么说?”

    老者道:“因为下面有一只大家伙。这里的骸骨都是他的杰作!”

    “什么!”

    朱大闯二话不说,转身就要往崖下奔去,可就在他准备妥当,准备行动之际,他的衣角已经被老者抓在了手中。

    “你要做什么?”

    朱大闯心急如焚道:“我的同伴还在下面,我要去那里救他们。”

    老者摇头道:“不要浪费力气了。等你到了下面,他们的骨头恐怕都凉了。这就是命,认命吧!”

    “不!不可能,他们两个绝不可能这么容易死掉,我要下去看看。”

    朱大闯用力挣踹了两下,却现老者抓着自己的那只手掌竟然变得愈沉稳,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撼动半分。

    “连我都对付不了,你不想和下面的怪物硬碰硬,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说话间,老者收回手掌,像甩泥巴一样将朱大闯扔到了远离悬崖的地方,并且道:“好了,记得保存体力。这里虽然也有其它活物,不过他们的滋味却不怎么样,我保证,第一次品尝它们的时候你一定十分不情愿。好了,祝你好运。有缘再见!”

    不等朱大闯说话,老者已经向他挥手道别。转眼之间,老者瘦削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漆黑之中。就是这一瞬间,朱大闯恍惚觉得,对方就好像这里的主人一样,自黑暗中来,又从团里之中遁去,来无影去无踪,当真乔达到了然脱俗的境界。

    “我不是会是做梦吧?刚才那个白毛老头真的是人?”

    老者虽然走了,但朱大闯心中的石头却变得愈沉重。在明知道孙长空与方惜时很有可能陷入到危险之中的情况之下,他居然什么也做不了。从小到大,朱大闯第一感觉到无力的是什么滋味。无奈之下,他只得爬在悬崖边上,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一样,等待着“亲人”们的归来。

    “吱吱吱!”

    突然间,一阵连续的窸窣声传入到朱大闯的耳边,可因为四周太过定个空旷,他实在辩认不出声音的方向。现如今,他只得祈祷对方是孙长空与方惜时了。

    “喂,小伙子,过来帮帮我!”

    突然间,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朱大闯豁然转身,却现这次来的不只是人,还有一块巨大无比的骨头。那是一块不知名生物的头盖骨,单是这一块骨头的体积就要赶上大户人家八仙桌的模范,甚至还要稍胜一筹。那块头盖骨呈现凹形,里面只可以同时容纳下十来名成仙男子坐下,就算横着躺也能装下四五个汉子,可以说是非常巨大。而拉动整块头盖骨的,竟是那位白老者,朱大闯看着对方,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这也太过夸张了吧!

    “这位老爷子,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想在片一望无垠的白骨荒野之上滑雪吗?”

    确实,看到那块头盖骨的第一眼,朱大闯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冬天在家与伙伴滑雪时的情景。那时的他,经常坐大雪橇之上,让年纪稍大的离子拉着自己在雪原上飞驰。只要家里不来找的他,他只可以玩上一整天,饿了就吃口地上的雪,渴了就把吃到嘴里的雪捂化了然后再吞掉。回想起幼时的时光,朱大闯不禁心驰神往,如今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长大的烦恼了。

    白老者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这才说道:“你不知道,白骨场中常年阴风不断,对人的筋骨十分不好,尤其是你这样的年轻人,小小年纪就伤了根本,实在有些可怜。这是戏火鸟的头骨,虽然它已经死了上百年,但这块骨头之中还能持续地向往散余温,对付起那些阴风来再合适不过了。来,你坐上来,我看看合适不合适。”

    说着,老者将手从戏火鸟的头盖骨上挪开,一眨眼的工夫便来到了朱大闯的身边,不顾后者的婉拒,硬是拉着他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不试不知道,朱大闯还没有来到头盖骨的跟前,便感觉到周围空间之中洋溢着的柔和热量,多一分则燥,少一分则凉。这块头盖骨就好像转门为他打造的一样,朱大闯坐到上面之后,立即便感觉到一股暖流自下而上,升入到天灵之上,使之仿佛浸泡在一池温泉之中一般,别提有多么舒服了。

    看着朱大闯陶醉的样子,白老者微笑道:“怎么样,我也没有骗吧,是不是很安逸?”

    朱大闯如梦方醒,连忙从头盖骨上坐了起来,略显尴尬道:“嗯……还行。不过你把这个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也睡这呗!”

    朱大闯还没来得及感谢老者的馈赠,便看到对方一个翻身便跃入头盖骨的中央,随着他的身体,整个头盖骨都随之前后摇晃起来,显出一副安然自得的惬意相。面对此种情况,朱大闯哑然失笑,他还能如何,忍着呗!

    老者躺在那块似乎还沾着血渍的戏火鸟头盖骨,不经意道:“你的同伴下去了多久?”

    朱大闯失意道:“算起来就有半个时辰了。我想他们早已到达了底部。”

    老者轻笑道:“到了又能如何,最后不还是得成为他人的盘中餐。不过好在,这里的那只大家伙,进食的时候几乎都不嚼,这样的话,你的那些伙伴至少还能少受点罪。不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撕扯得蓜零八落,那种感觉简单比死还能难受。”

    朱大闯一听对方说得如此逼真,不由得讥笑道:“瞧你说的,就好像你曾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一样。再说,你到底见没见过这底下的魔鬼,是不是真有你所说的那么可怕啊?实不相瞒,我是一名修行者。”

    老者摊手不以为然道:“谁不是呢!可是,在那种怪物的面前,无论你是怎样的高手好手,都难逃一死的命运。那是一种自出生以来便已注定无法跨越的巨大鸿沟。和它相比起来,人类只是蝼蚁而已。”

    “哦?那家伙直有那么厉害?真不知道,他和孙长空哪个更强一些呢?”

    老者道:“孙长空。你说的是你的伙伴?听这名字,好像是个人物。”

    一提到孙长空,朱大闯立即来了精神,立即傲然道:“那是当然。可以这么说,凭他现在的修为,哪怕是魔皇亲自前来,都未必能亲手击杀了他,说不定还要被反将一军。我就不信,下面的那个玩意会比魔皇更厉害。”

    老者眯着眼睛,略带深意道:“魔皇?他终于出现了吗?”

    朱大闯翻过身来,侧躺在头盖骨之中,面向白老者,不禁问道:“怎么,您也知道魔皇?”

    老者叹息了一声,随即道:“何止知道,要不是因为他的话,我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一待就是好几百年。我都忘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了。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呼吸一下人间的空气。”

    看着老者脸上的满足,朱大闯心中实在不是个滋味,他没有想到,原来对自己平淡无长的事情,在别人眼中就如同天神的恩赐一般,富贵却又十分稀缺,甚至遥不可及。

    这便是人的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