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撞鬼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平步仙路最新章节!

    粗略估算,这里陈列的骸骨至少有百万之多,而这却只是眼界所见而已,至于那些更深处的地方,到底还有多少不知名的尸骸,那就不得而知了。

    孙长空这个人虽不怕鬼神,但对于死者却是十分尊重。而眼前,他们面前的路只有这么一条,所以要通过这里,就必须踩着这些骸骨一点点前行。为了不打扰栖息在这里的亡灵,孙长空几乎每迈出一步,却要在心中默念一遍“叨扰叨扰,莫怪莫怪”。而相比起孙长空,朱大闯就要显得忌惮许多,从刚才到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说大闯,你该不会是怕这些骸骨的主人前来找你索命吧?怎么看你一脸大汗的样子。”

    为了不在别人面前露怯,朱大闯只得强装笑容道:“谁怕了,告诉你,我朱大闯,可是天……哎呦!”

    牛皮还没来得及吹完,朱大闯脚下一滑,已经跌坐在地。而与此同时,一根竖起的肋骨刚好刺破他的裤子,没入到他的臀部之中。那种裤裆冰凉的感觉,直到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印象深刻。

    “疼,疼,疼,快帮我拔出来!”

    受伤之后的朱大闯,再也有没有心情继续赶路,就这样他趴在地上,蹶着屁股,等待他的是另一场刻骨铭心的煎熬。

    “你忍住了,没有红伤药只能硬来了。”

    说话间,孙长空趁着朱大闯分神之际,立即以其快如闪电的鹰爪,钳住了那枚肋骨,并且将之拔出体外。这一瞬间,朱大闯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被掏空了一般,剧痛之下他的眼角处竟然渗出了泪痕。

    “孙长空,我和你没完,疼死你朱大爷了。”

    别看那肋骨扎得深,但好在并没有伤到里面的筋骨,再加上有“司命血螨”护体,转瞬之间伤口就止住了血,疼痛也因此减弱了不少。

    方惜时望了一望前方无边的白骨路径,不由道:“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中途再出现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毕竟不是每一次都有好运相佐。况且,路的另一端也未必就是出口,说不定是个死胡同而已。”

    朱大闯勉强地站起身来,面色阴沉道:“能不能不说这种丧气话,来都来了,难道还能回去不成?”

    方惜时道:“不是回去,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换一种方法。”

    孙长空道:“什么方法?”

    方惜时目露血光道:“当然是我的血河!”

    说实话,先后见方惜时施展过几次血河秘法的孙长空,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无穷无尽的河水究竟来自何处。仿佛,不管空间何等巨大,他都能在顷刻之间将其注满。

    “就算唤出血河又有如何,难道他能代替我们的耳目,为我等披荆斩棘,找到出口吗?”

    方惜时轻笑道:“那是自然,不信你看!”

    方惜时忽然合上双眼,与此同时,孙长空与朱大闯立即觉察到脚下的白骨之中突然传来阵阵异响,不时远处的一座骨堆之上轰然扬起一道冲天血柱,类似的现象接二连三发生在他们的四周,不一会儿埋骨之地已经成为了一片血海,所有的白骨全部浸没其中,连肉眼都无法看到的极远之处,传来“哗哗”的水瀑声。

    “那是什么地方,好像有什么异常。”孙长空若有所思道。

    “嗯,这里的地形地貌,我看了一下大致都是千篇一律,既然有不一同的地方,我们自是要亲眼去确认一下。”

    “那还愣着做什么,快走吧!”

    最终在全体通过的情况之下,三人立即踏上了前往水瀑的行程。

    不过不走不知道,这一走才知道,原来听起来近在咫尺的地方,距离他们竟是那么的遥远。由于沿途的道路实在太过崎岖,三人六脚,六只鞋子,已经全被磨破。但为了保存体力,他们还是选择徒步行走,而不是合用腾云驾雾之术。

    “我的天啊!怎么还没有到,我说咱们之前所听到的不会是幻觉吧?”

    孙长空道:“不可能,一个人有可能听错,同时让三个人判断失误绝没有道理。幻境在每个人的意识之中都会稍有不同,不可能会出现如此一致的现象。我想,咱们距离水瀑的地点已经不远了。”

    就在这样,三人一路上无声地前行,死气沉沉的,他们实在太过疲惫,已经无心地去谈笑风生。就在方惜时准备回头确认后面二人情况的时候,他的脚下突然一失,身体便不由自主地向下跌去。

    “小心!”

    因为孙长空走在最后面,所以方惜时遇险的瞬间,只有朱大闯有机会救下他。然而,朱大闯的反应也是极为敏捷,结果也没有让方惜时失望。千钧一发之际,朱大闯单手抓住了方惜时的衣袖,再看二人的下方,竟是一处悬崖峭壁。而在他们对面的位置处,血河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冲下万丈深渊,一转眼的工夫便消失无踪。见此情况,方惜时连忙收回心神,口中默念道:“回来!”

    话音刚落,原本已经遍布整个埋骨之地的无尽血河突然凭空消失,连一滴血水也没有留下,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见到如此精妙绝纶的神技,孙长空不禁为之惊叹,甚至忘了营救崖边的方惜时。

    “姓方的,你是吃定我了是不?自己飞上来,别抓着我!”朱大闯埋怨道。

    “不是我不想,可是我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什么异样,竟然飞不起来,否则也不会让你出手相助。不信的话,你可以让孙长空试一试。”

    听到这里,孙长空暗中稍一施力,却赫然发现不管是飞行之术,还是无二真经图之中的黑羽,在这里都无法施展。这里就好像是飞行的禁区一样,不允许有任何可以飞行的生灵存在。

    孙长空与朱大闯合力将方惜时拉回到地上,三人无力地坐到在地,看着对面之前飞瀑形成的地方,这时孙长空不禁说道:“你们说,这下面到底是什么地方,这里为何会无缘无故出现一个如此巨大的深渊,这和此处的地形根本就是格格不入啊!”

    朱大闯轻笑道:“老天爷的想法我们这些凡人怎么可能搞得懂。不过在我看来,这里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就是什么不世秘籍,金银财宝也好啊!”

    孙长空瞪了一眼朱大闯,没好气地回道:“哪个笨蛋会在这里埋宝,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而且这里如此偏僻,进入的方法又是这般困难,万一出去之后进不来了怎么办,那样的话岂不是要让自己的宝贝永远和这些白骨作伴,再无出头之日?”

    方惜时道:“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不过,具体下方的情况,咱们只能亲眼所见才能知道。不过,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尤其是不能使用腾云驾雾,这让我很是担心。万一在底下碰到什么危险的话,那岂不是连逃命的机会也没有。”

    朱大闯不以为然道:“哎,有咱们三个在,还能有什么危险。只要不是鬼,就算是天王老隔了,也照样打给你看!”

    无论如此,眼前的深渊是要下定了。不过思前想后,为了防止全军覆没,方惜时决定留一个人在上前作为照应。而他与孙长空的意见相同,都是将这个机会留给朱大闯。

    “凭什么?”朱大闯不禁问道。

    “因为你最弱!”孙长空毫不避讳道。

    “你!”

    朱大闯想要出口反驳,却发现自己那张笨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这时,方惜时又火上烧油道:“大闯,下面的情况我之前也说过,根本无人知道。我和长空的修为高一些,跑起路来生还的机会也要更大。而相同的情况之下,你能活命的可能就微乎其微了。”

    朱大闯仍然不肯死心道:“既然这样,要不都下去,要不都不去。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算什么,万一……”

    孙长空的眼中闪出一丝光芒,嘴边露出一抹坏笑道:“万一什么,你还怕这里有鬼不成?还是说,你以为凭自己的实力,连一只鬼都对付不了?”

    朱大闯立即否决道:“当然不是,我是怕你们有危险,所以……”

    孙长空又道:“我们的安危就不劳您操心了。好了,就这样决定下来,你在这里作接应,我和方掌门下去。”

    不等朱大闯继续说下去,孙长空已经方惜时已经双双攀在石壁之上,就像两只灵活的壁虎一样,飞速地向下移动,不一会儿的工夫便隐身到黑暗之中,再也看不到他们的动向。

    “喂,有吃的东西记得叫我,我饿了。”

    朱大闯象征性地朝崖下叫了一声之后,接着便坐倒在旁边的地面之上。看着满地各种各样的白骨,朱大闯不禁吐口沈痰,大声咒骂道:“什么破地方,居然有人会把尸骨埋在这里,真是脑袋坏掉了。”

    “是啊!脑袋是坏了。”

    当听到那个意料之外的回声之后,朱大闯先是一愣,然后才扭头看向身后漆黑一片的深渊,自言自语道:“别自己吓唬自己,都是回声。”

    “呵呵,不是回声,不信你回过头来看。”

    随着那人的声音,朱大闯转过那枚已经僵直的脑袋,而就在他准备抬眼看向前方的时候,一个白衣,白发,白须,白面的老者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

    “我的妈呀,还真见了鬼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