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三章 阵中人
    吞天兽,作为上古十大凶兽,吞天一族的代表性人物,自从出道一来便一直被无数道目光所包围,凡是它所去到过的地方,无一不是寸草不生,生灵涂炭。而他为引以为傲的,也是整个吞天一族最为得意的能力,那便是吞噬。

    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吞不到的。吞天兽曾经尝试过一口气吞下一整座大山,也曾享用过用整城人做成的巨大蛋糕。现如今,面对同为凶兽的兴浪兽,吞天兽终于认真起来,其本身的吞噬神力也随之一展无遗。

    “好大的嘴巴!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承受得了我这一刀威力!”

    思量间,兴浪兽霍然挥刀,白切所过之处,无一不是波光粼粼,发梦似幻。而所被切中的空间,更是因为其中庞大的力量扭曲弯折,形成了一条连接异时空的通道,其中不时会有虚无焚风吹过,并且发出一道道湛蓝色的鬼火。

    “我吞!”

    变身成为完全状态的吞天兽,头颅的四个不同方向上长着四张截然不同的兽脸。这些脸呈现喜怒哀怨的神情,气质也各有不同。但它们的相同点就是,都有一张巨大无比的深渊巨口。任何事物一旦进入其中,便仿佛投身入汪洋大海之中一般,再也寻不见踪迹。可是,现在兴浪兽所使的是白切,吞天兽的大口能够容纳得下白切的恐怖刀气吗?

    “嗡!”

    眨眼之间,刀气一闪而过,没入到吞天兽前面的那张嘴巴之中。可以看到,吞天兽的口腔就好像连接着另一个时空一般,即使有鬼火照明,仍然看不到四周的尽头。而随着一声阴风吹过,原本信誓旦旦的白切刀气立即消失无形,而在吞天兽的左边腮处,可以看到一道微微隆起的部分,但随即便又恢复了正常,那便是刀气最后的足迹。

    “哈哈!兴浪兽,没用的!凭你的力量,是无法突破我的吞噬空间的。只有空间还在,你就休想突破我的深渊巨口。”

    兴浪兽猛然间冷笑一声,随即淡淡道:“哦?是吗?”

    说话之间,兴浪兽已经收起了自己的白切。而就在这时,他竟双膝一弹,纵身掠到吞天兽的面前,与之平视相对。吞天兽正在考虑该用什么方法将对方吞入到自己的肚子之中,现在倒好,兴浪兽竟然不知死活地主动上门,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机会难得,吞天兽立即运气发功,一道无法抵抗的恐怖风力赫然作用在兴浪兽的全身上下,使之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这就是所谓的吞噬之力吗?果然厉害,不过,你以为我是为了自投罗网,所以才跑到你面前的吗?”

    说到这里,兴浪兽忽然从背后掏出一把以红黑为主色调的奇怪兵刃。而当那柄兵刃彻底亮相之际,周围空间之中所有光芒似乎都在这一瞬间失去了生机,它就像一个天生的“光克星”一样,任何光芒见了它都会退避三舍。而孙长空如果看到它,一定会惊叫道,这不是自己当初从霍英手里抢来的邪刀断魂。

    断魂一出,吞天兽的魂魄就好像真的断了一样,混身的血液随之沸腾起来,悸动的心脏夫规律地跳动着,似乎是在向它的主人警示着即将到来的危险。

    然而,一切已然太迟了。

    “休伤他!”

    千钧一发之际,迟迟按兵不动的遮天皇终于有了动态,而且这一动便是惊天地泣鬼神,原本已经消耗殆尽的遮天幕神奇般地再次凝聚起来,并幻化作一柄黑色巨剑,豁然迎上那柄邪刀断魂。

    “去!”

    “咔嚓!”

    邪刀就是邪刀,哪怕是向来自诩是邪门歪道的遮天皇也犹有不及,遮天幕所幻化的巨剑也应声折断,难逃败亡的命运。而这个时候,断魂的势头仍然没能停止下来,眼见吞天兽命在旦暮,遮天皇竟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他竟用自己的一双肉掌夹住了断魂的刀身。顷刻间,大片火星从其两掌之中狂溅而出,那双原本洁白无暇的手掌顿时便已经血肉模糊,个别位置甚至可以看见指骨掌骨,乍一瞧去还以为他是地狱之中的恶鬼,样子委实有些吓人。

    然而即便这样,遮天皇仍然滑自己救人的念头,用以制止断魂的双掌也是纹丝不动,就好像已经与刀身粘合到了一起似的,密不可分。

    “你这是不要命了吗?”兴浪兽沉声道。

    “大哥,你怎么样!”眼见遮天幕一脸惨白的模样,作为弟弟的吞天兽连忙将兴浪兽震退到一旁,这才将遮天皇从断魂之中解脱出来。这时再看他的那双手掌已经不成人样,只能说是聊胜于无。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似平淡无奇的一件兵器,竟然可以不依靠刀刃的威力便能对遮天皇这种级别的高手造成如此可怕的伤害,实属罕见。如果刚刚自己正面迎上那一刀的话,说不定现在的他已经脑袋搬家了。

    遮天皇惨笑了一声,随即看向身边的吞天兽,轻声道:“你没事吧?”

    吞天兽为之动容,声音颤抖道:“没……没事,大哥你放心!”

    遮天皇转过身来,看着前方的兴浪兽又道:“命当然要,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毕竟他是我的一奶同胞啊!”

    兴浪兽的面色变得无比的阴沉,遮天皇的一席话,让他不禁想起了无数岁月之前的情景。在那个时候,他也有一个疼爱自己、呵护自己的好大哥。只是现在物是人非,那种美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说实话,看到这幕的他,还真为吞天兽感到一丝嫉妒呢!

    “我兴浪兽不喜欢趁人之危,遮天皇,你先去旁边歇着吧,让我与吞天兽单挑。”

    吞天兽点头道:“对!大哥,让我上吧!相信我,我一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

    看着吞天兽如此坚持的样子,遮天皇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阿弟啊,我还没死呢,要什么公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去和他好好耍一耍吧!放轻松,不要忘了,你可是吞天一族的后代,天底之下就没有你不能吞噬的东西,包括那柄邪刀!”

    吞天兽没有说话,他只是点了点那个好似小山一样的头颅,随即看向前方的兴浪兽,一字一字道:“兴浪兽,你给我滚过来!”

    突然间,兴浪盖感觉到身体后侧仿佛被什么强大的力量使劲推了一把,接着自己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朝前飞去,目标正是吞天兽的深渊巨口。这一刻,兴浪兽感觉到自己握刀的手都变凉了。

    孙长空,方惜时,还有朱大闯三人,仍然被困在夹层世界之中,无法脱身。眼见最后的时间越来越近,三人不禁心急如焚,尤其是朱大闯,更是被逼得上窜下跳,活脱脱地就是一只猴子。

    “我说孙长空,你平时的鬼主意不是挺多的吗?怎么这种时候反倒是不灵了?”

    孙长空白了对方一眼,没好气道:“巧妇还不能为无米之炊呢,更何况咱们现在的处境如此复杂,外面又无人接应,一时半会你让我去哪里想法子。”

    说到这,孙长空将头扭向一裤,对着方惜时恭敬道:“掌门,你可有什么高见?”

    方惜时道:“如你之前所说,我们除了等别无它法。再继续找出口只是浪费体力而已,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孙长空点头道:“原来掌门和我想的一样。不过话说回来,那个魔皇自从离开之后,怎么一去就不回头了,之前的他到底是如何来到这个地方的?”孙箜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方惜时道:“他不来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你问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倒是可以解答一二。”

    “哦?真的吗?快说说看!”孙长空迫不及待道。

    方惜时道:“很简单,他是通过魔界大门之中的另一端,来到这里的。而且,通够穿越魔界大门来到这处夹层世界的只能是灵魂,绝不可能是真身。否则,刚刚交手的时候,咱们三个就已经死在他的手里了。”

    孙长空略事思考之后,不由道:“那照您扭说,魔皇是以灵魂出窍的方式来到这里的,那我们呢?难道现在的我们也是灵魂状态吗?”

    方惜时道:“并不是。”

    “那为什么我们能够进入到夹层之中,而不需要变成灵魂状态?”

    方惜时深深叹了口气,然后继续道:“因为我们是阵中人。”

    孙长空与朱大闯异口同声道:“阵中人?”

    方惜时点头道:“没错,就是阵中人,一种可以自由穿行于魔界大门两侧的特殊人群。恰好,我们便是其中的一员。”

    孙长空伸出自己的双手,不禁惊叹道:“想当年,我还在为自己卑微的出身而苦恼,自暴自弃,甚至有过生的念头。可没想到,我的身上居然还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方惜时看着眼前的孙长空,口气之中略带深意道:“这还只是开始,之后的事情会更加出乎你的意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