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吞天真身
    纳百川突然出现的事情还没有得到解释,那一边遮天皇已经长啸一声,纵身跃到吞天兽的身边,随即冷笑道:“呵呵,没想到你们这些人居然也能做出以多欺少的卑劣之事,真是让本皇太过失望了。”

    语毕,遮天皇看了一眼正在疗伤的吞天兽,低声询问道:“怎么样,快好了吗?”

    此时,吞天兽已经进入到了入定之中,连番的运气疗伤已经令他大汗淋漓。好在,以此换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现如今他的四肢已经初见雏形,只是手脚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分化,但要使它们做一些简单的动作还是相当轻松的。不过,为了不给遮天皇拖后腿,他决定一口作气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大哥,你再顶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趁着说话的工夫,吞天兽以念力为令,对不远处的食土曾下达了接下来的指令。

    “去!助我大哥一臂之力!”

    信号刚一发出,食土兽立即停下了追爱的步伐,转而将注意力放在旁边的几颗断柱之上。毫不犹豫,它抬起自己那双巨大无比的手掌,将断柱残骸直往自己嘴里送,不时,重达数千斤的柱子已经被它吃得一干二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又开始了。

    “嗷!”

    呼吸之间,食土兽仰天惨叫一声,与此同时他那原本就已经相当魁梧的身体再次变大,速度之快,甚至超乎之前异变时候的样子。而那原本几乎刀枪不入的坚硬甲壳在这种突来的膨胀之下被扯得血肉糊涂,一道道红色的纹路赫然出现在他的表皮之上。

    “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啸,食土兽终于挣脱了那把束缚自己的“枷锁”,黑色甲壳当即一分为二,掉落在地。而就在这个时候,隐藏其中的食土兽真身豁然站起,与他相比起来,眼前的一切生灵都仿佛蝼蚁一般。

    成为最后形态的食土曾不但个头有了变化,就连使用的“兵器”也比之前厉害数倍。现在的食土盖已经拥有六只手臂,每条手臂之上都长着一把如同镰刀一般的利刃,迎着依稀的月光,反射出微弱的寒气。而之前长在嘴边一对尖口颚,现如今已经进化成整整三对獠牙。每一颗獠牙都要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墨绿色的外表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甲壳虽然已经尽数褪去,但这并不代表食土兽的防御能力会有任何减弱。相反,现在他的混身上下都被一种异常密实的鳞片所覆盖。这样布置的好处就是在保证一定可靠性的臆提之下,食土兽的身体可以变得更加灵活多变,使人防不胜备。

    从食土兽“重生”到现在,三胖便觉得对方的脸上似乎一直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实际上,那是食土兽脸上一种独有先天纹路。远远看去,那就像是一张呲牙咧嘴的笑脸一样,非但没有让食土兽的形象变得友好,反而给人一种强烈的危险感。

    “老高,这家伙我们真的打不过了,要不咱们还是快逃吧!”三胖颤颤巍巍道。

    高渐飞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不想承认,但眼前的形势确实不是他们两个所能左右的。要想取得这次对决的胜利,那还要看这位突来到场的“不速之客”。

    “我们要速战速决,再不快点的话天就要亮了。”

    随着纳百川的提醒,兴浪兽看向头顶上方的天空,若有所思道:“嗯,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就在兴浪兽刚刚语毕之际,对面的遮天皇陡然发现同一时间有不少四又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凭他们四人的力量,无论和哪一个进行一对一的决斗,遮天皇都不会有任何怨言。可现在,他要一以敌四,而且是在这种空间狭小、无法施展身手的地方,那形势就委实不容乐观了。想到这,为了给吞天兽留出最后的疗伤时间,遮天皇决定先转移战场,然后再做打算。

    然而,遮天皇的想法早就被纳百川一眼看透了。不等他飞上天空,纳百川已经闪身挡到他的,跟前,不怀好意地问候道:你这是要去哪啊!”

    遮天皇强颜欢笑道:“这里场子太小,不够我施展拳脚的,咱们去后山那里打。我保证,一定和你们打个痛快!”

    “呵呵,这就不必了。我听闻遮天皇向来狡猾多端,诡计甚多,防不胜防。为了防止你中途弃战、逃之夭夭,咱们不是在这里打吧!况且,你又不是凶兽,体形也不没有兴浪兽他们那样巨大,怎么就施展不开。来,出招吧!”

    纳百川的咄咄逼人不给遮天皇任何还嘴的余地。而他的这种强势不仅表现在他的言语之上,更在他的攻击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遮天皇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说话的间隙,纳百川已经抢先发力,一瞬之间他的眼界便被一望无际的血河完全占据。

    “嗯?”

    不等遮天皇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由纳百川操控的无数血河已经朝他全力涌来。刹那间,那些原本看穿普通的红色水域,立即幻化作无数罢头摇尾的血蛟,以八方汇聚之势,全部冲向遮天皇所在的地方。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世界都变成了红色。任何招式,任何力量,在这种霸道无比的攻势之下,都显得苍白无力,毫无反抗的可能。

    然而就在生死瞬间,遮天皇目露凶光,随即高声吼道:“遮天幕!”

    随着一阵突来的雷鸣电闪之后,原本已经初见天亮之态的苍穹之上忽然被蒙上一层厚重的阴云,仔细看去,那片乌云就好像一张垂天巨幕一样,仿佛要将整个天地全部遮盖起来。

    遮天幕一出,日月无光,神州肃杀。哪怕是那来势汹汹的血蛟也随之失色了不少。不等它们捕获预定的“猎物”,那道遮天巨幕已经轰然降落,并将下方的遮天皇与吞天兽全部保护起来。

    “食土兽,给我上!”

    吞天兽的一声厉呵,立即引起了食土地兽的强烈共鸣。霎时间,只见那具高如黑塔的巨大身体竟然比那蜂鸟夜莺还要来得灵活许多,一息之间便抢到纳百川与兴浪兽的面前,并以其火包一般的重拳,双双轰向二人的面门。

    “咚咚!”

    杀拳袭过,纳百川以其绝妙的身法翩然闪过对方的杀招。与此同时,他以脚代指,轻轻在对食土兽的手背之上轻点了两下,虽说外面的鳞片依然十分坚硬,但面前这种绵柔之力,哪怕是这天下最坚硬的盾牌也只能束手无策。

    中招之后的食土兽,右臂陡然一跌,然后便无力地垂在身体侧边,再也举不起来。而作为远古凶兽的兴浪兽,出于一位强者的桀骜尊严,他选择以本身的力量,回以对方这一击前所未有的重击。

    “万仞水击!”

    出招之时,兴浪兽的手臂之上立即浮现出一道淡蓝色的花纹,而随着花纹的每一次放光,他的手臂都会因此变得更加粗壮一些,就这样,整个挥拳的过程之中花纹一共显灵了五次,而他的手臂也因此增强了五次。经过五次“进化”的手臂现在已经变作了一条硕大无比的象腿,并以崩山碎海之势轰然迎向食土兽的左拳。

    “轰!”

    不同于纳百川的四两拨千斤,兴浪兽选择以其本身的力量回敬食土兽的全力一击,而由此产生的效果就是,食土兽的整条左臂都被轰成了碎片,碎屑鳞片被吹散了一地。然而,即便是在这种重创之下,食土兽的脸上仍没有丝毫波动,就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身上的前台楚一般,仍然还有继续进攻的意图。

    “呵呵,这样子还敢来,有意思!兴浪兽,遮天皇交给你了,我来和他玩玩!”

    “玩”字刚落,兴浪兽的身体已经不能自主地倒飞了出去,其余人不由得看向前方的位置,只见掉了一整条手臂的食土兽已然来到二者的跟前,仅有右臂仍然保持着刚刚出拳时候的姿势,动作干净利落,不给对方任何喘气的机会。

    “少得意,给我过来!”

    随着远处的一阵嚣叫,敏锐的食土兽依靠其嗜血的本性,直接奔向声音的源头,欲要继续对纳百川进行“惨无人道”的殴打。而就在这时,兴浪兽的面前便只剩下那道遮天幕,还有中的遮天皇与吞天兽。

    “你们以为躲在那个乌龟壳子里就能幸免于难了吗?呵呵,真是做梦!”

    兴浪兽挥掌袭落,原本已经被血河占据的地表之下,突然迸发出大量的自然泉眼。泉眼之中不断有水射到天空之中,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自动汇聚到兴浪兽的右前臂之上,进而形成一柄独有无二的水刃。而兴浪兽喜欢称它为水切。

    水切一挥,原本严丝合缝的遮天幕陡然一震,同时表面的众多黑气雾气如冰释一般焕然散去,藏身其中的难兄难弟也随之渐渐显现出本尊。

    “兴浪兽,你果然还是那么难缠啊!”

    “哥,你不用担心。有我们兄弟二人在,哪怕是大兽长来了,咱也能和他对付几个回合。”

    一言说罢,吞天兽虎跳一步,突出遮天幕的包围。同一时间,他那健美的身体速度变幻,转眼之间便已经露出其“吞天”的本来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