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食土兽
    进食之后的食土兽,身体又有了进一步的壮大。眨眼间,它已经长得有两丈来高,就连四周的围墙都无法阻拦它那巨大的身形。而受到食物的刺激,食土兽的脾气变得愈发暴戾,大片的口水顺着嘴边不住地淌下,散发出腥臭的气味。

    “我的妈呀!这家伙怎么还能变大!”

    惊呼之间,三胖连忙向后急退。可那变异之后的食土兽身手更加凌厉,转瞬之间便已抢到了他的身前。

    “咔嚓!”

    就在三胖命悬一线之际,高渐飞与他的黑剑姗姗来迟。这一回,黑剑并没有应声折断,受伤的反而是食土兽。只见他的后脊之上,赫然出现了一道三尺来长的伤口,伤口之中似乎还有不知名的物体在暗暗活动,看起来极其诡异。

    “哈哈,怎么样啊大家伙,现在知道我高渐飞的厉害了吧!”

    高渐飞这一剑的威力确实空前绝后,然后人在得意之际往往都是防备心理最为薄弱的。突然间,那道伤口之出迸溅出无数的“黑点”,高渐飞连忙挥剑抵挡,却不承想自己还是没能躲开对方的套路。“呲呲呲”数声尖啸之后,高渐飞立即觉得自己的四肢之中传来阵阵酥麻感,就连手中的黑剑似乎都有些拿捏不住了。

    “这是”

    震惊的同时,高渐飞定睛看向自己身上的血d,只见在那些伤口无一例外,全都出现了一种漆黑的甲壳,仔细辨认之后他才愕然发现,那竟是一些不知名的甲虫。他的身体居然遭到了毒虫的暗算!

    虽然不知道这些小东西的来历,但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形势十分不容乐观。就在中招之后的几息之后,他便感觉到内息不畅,四肢乏力,混身上下大汗淋漓。更要命的是,现在他的神志越来越模糊,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他就要昏倒在地了。

    眼见高渐飞的情况越来越差,三胖不禁担心起来道:“老高,你还挺得住吧!这样,你先到旁边休息一下,让我来对付这个大家伙。”

    高渐飞摇了摇发懵的脑袋,苦笑道:“不行了,现在如果停下来,说不定立即就要失去意识。我还是和你一起的话,虽说现在的你身体之强悍,就连我也是望尘莫及。但缺少我的攻击,你只是一个任人发泄的沙包罢了。”

    这话三胖就不爱听了,于是立即辩解道:“你说我是沙包?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会反击的沙包!”

    一言说罢,三胖不退反进,与此同时,他将全身的灵气全部调动起来,躯干四肢也因此而全部膨胀,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充了气的烤鸭一样,再加上其原本微胖的身材,就显得更加可爱了。

    “吃我这一招泰山压顶!”

    说话之间,三胖从天而降,直击那个正值巅峰状态下的食土兽。后者虽然拥有坚硬的外壳,但面对如此凶悍的进攻,还是不由得举起两只节肢,刚好与那头上飞来的三胖撞在一地。

    “轰!”

    一个照面下来,食土兽的身形顿时矮了半截,这倒不是因为三胖的力道太大压弯了他的脊椎,而是由于下方的地面不堪重荷,纷纷崩塌尖嘴溃散,这才形成这种错觉。

    “噗!”

    正面挨了食土兽两击的三胖同样不太好过,虽然他已经再三忍受,但血水还是像泉水一样自他的口中溢出。不过不幸之中的万幸是,这点伤对于拥有苍浪血脉的三脉并算不了什么,只要有个喘气的工夫,他便能将自己的身体休整到完美的状态。

    然而,就算是这样,食土兽仍然不给他任何缓和的余地。冲撞结束的第一时间,它那使用自己的节肢,将三胖像丢“沙包”一样扔了出去,皇宫之中的院墙虽然已经十分坚固,但在他们这种力大无穷的个体面前仍然显得太过单薄,三胖刚刚触到墙壁一点,后者便应声倒塌,化作一堆废墟。而这个时候,三胖一边吐血,一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厉声道:“你这个混蛋,看我不把你的胳膊腿一根一根卸下来!”

    看着三胖高渐飞如此狼狈的样子,食土兽显得尤为得意,那张甚至称不上“脸”的面孔之上随即浮现起一股狰狞的笑容,并且呲出数颗锋利的獠牙。

    三胖与高渐飞那边的形势不容小觑,而与遮天皇一对一单挑的兴浪兽同样面色沉重。

    遮天皇毕竟是遮天皇,虽然他没有凶兽那般浑厚磅礴的灵气储备,但相比起一般的仙人来讲,不知要比他们高到什么地方去了。而兴浪兽虽然是凶兽之中的侥侥者,但但因为真身的庞大,一举一动之间都要耗费巨量的灵气与体力,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觉得自己力有不继,已然出现了虚脱的迹象。

    之前兴浪兽虽然将遮天皇轰入了地底之下,但这点力量对于后者来讲根本构不成威胁。而见到对方略显疲态之后,遮天皇抓准时机,随即发起狂风暴雨一般的凌厉攻势。

    “飞皇流星!”

    突然间,遮天皇高举右手,从而与天地力量形成连通。与此同时,只见原本已经遁入夜空之中的繁星竟然再次变得清晰起来,一闪一闪,如同夏夜时分一般,分外夺目。兴浪兽随着对方的手臂顺势看向头顶上方的苍穹,却愕然发现那些原本遥不可及的星光竟然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仿佛探出手掌就能触及一样。

    “这是”

    不等兴浪兽回过神来,一枚闪烁着剧烈火光的巨大物体已经朝他快速袭来,势头之急,行动之快,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进行闪躲。无奈之下,兴浪兽只得深吸了一口气,同时高声喊道:“兴浪真身!”

    咒语一出,兴浪兽的身形陡然扩张了数以百倍,哪怕是眼前的庭院与之相比起来都显得相当渺小。转瞬之间,那团火球已经近在咫尺,兴浪兽甚至已经感觉到来自上方空气之中的灼热。

    “浪击苍穹!”

    幻化为本体的兴浪兽猛然间挥动起自己那条绵延数百丈的巨大兽尾,也不知怎的,凡是被那条尾巴扫中的地方,无论原本是什么样,此刻都已经化作惊涛骇浪,如万马奔腾一般,一同冲向天上的那枚飞皇流星。

    “唰!”

    经过无数浪涛的洗刷,那枚飞皇流星终于露出了他原本的样子。那竟是一枚漆黑无比的星体,个头至少有一座小山那般大小。而更令兴浪兽感到震撼的是,受到自己浪击苍穹冲击之后的星体,下落的势头竟然没有丝毫减弱。现在的那枚黑色星体,就仿佛一只出笼野兽一般,外界对其伤害越大,它便越是狂躁。如果让这枚星体与大地直接碰撞的话,别说是皇宫,就连整个皇城都可能因此不保。被*无奈之下,兴浪兽只得做出一个决断。

    那就是抗星!

    古往今天,曾有无数能人智者创造过一个又一个的神话,但以血r之体硬接天外星体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说实话,兴浪兽自己也没有把握,但现在的形势已经令他不能再做权衡。要不牺牲自己保住大家,要不就独自逃离、让这里的百姓化为灰烬。千钧一发之间,兴浪兽毅然做出一个决定:与大家共存亡。

    “来吧!”

    兴浪兽的喉咙之中发出一道近乎于嘶吼的咆哮,与此同时他已经将自己两条粗壮无比的大腿深深扎入到大地之中,并且高举那双布满鳞片的手臂,形成扛鼎之势,欲要接住那颗即将到来的星体。这时,不只是遮天皇,就连三胖高渐飞还有那只食土曾不禁为之伫步停留。

    “那那是什么东西!”三胖惊呼道。

    高渐飞用力甩了甩脸上的冷汗,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向天空,并且道:“那好像是一颗星体,这下我们完了!”

    在高渐飞看来,哪怕对方是兴浪兽,也绝不可能停下那么大的一个家伙。更何况,他们旁边还有一个棘手的人物,他便是使出这一招飞皇流星的遮天皇。

    “哈哈!兴浪兽,你这是自寻死路,你以为凭自己那点绵薄之力可以与大自然的力量相抗衡吗?简直是痴人说梦!去,把这个不知死活的畜生给我砸成r酱!”

    随着遮天皇的命令发出,那颗星体的下落势头又有提升,见北情形兴浪兽连忙提身飞上天空之中,欲要在对方没有接近地面之前,便率先减慢星体的速度。

    “隆隆隆!”

    直到与那颗大家伙接触之时,兴浪兽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虽然只是一个短暂的刹那,虽然只是一好简单的触碰,他便立即从那星体之中感觉到了一股无法估量的能量。这时候,兴浪兽只觉得自己的双臂之中仿佛有万道雷光飞驰而过一般,超乎想象的剧痛立即侵入到他的识海之中,并且摧残着他的意志。

    “糟糕,我要完了!”

    “砰!”

    在两股力量的相互作用之下,那颗原本已经失支火光的星体竟然再次燃起炽热的火焰。同呈时间,他从自己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烤鱼的香味,如此看来,他之前所做的决定实在太差过幼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