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乱战大战
    就在三胖高渐飞与那怪物一逃一追的时候,这边兴浪兽与遮天皇的大战也一触即发。

    率先开口的是遮天皇。

    “不得不说,你这种激怒我的行为是不明智的。”

    兴浪兽挠了挠稍显零乱的银色长发,不以为然道:“你以为,我今天来到皇宫之中,还会怕什么吗?实话告诉你,现在的我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

    遮天皇不禁为对方的决断而心生敬佩,于是拍手叫好道:“不错,不错,这样才像是一只真真正正的凶兽。毕竟,你们狂傲不羁,若要不被外境因素干扰自己的行动,就必须要有这种种魄力。”

    兴浪兽道:“你好像误会了。让我心生必死决心的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

    遮天皇面色一冷,声音低沉道:“你说的是魔皇?”

    兴浪兽微笑道:“确切说还不够。”

    “还有谁?”遮天皇不由道。

    兴浪兽不假思索道:“一切妄图开启魔界大门封印的大胆之徒。”

    遮天皇用力点了点头,轻舔嘴角道:“果然是苍浪一脉的行事作风,不动则矣,一动便要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面对遮天皇的夸奖,兴浪兽却不想接受,而是纠正道:“我并不是要大开杀戒,我只是想让世间太平,仅此而已。”

    遮天皇冷酷道:“可你要知道,就是因为你的这句话,要有多少人平白无故地为之搭上性命。你可曾想过,就在你准备以暴止暴的同时,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眼里的魔鬼。”

    遮天皇本以为自己的一番言论多少会让对方心生感触。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兴浪兽仍然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他不但看破了滚滚红尘,甚至好像还顺带着参透了人生。

    “如果说以我一人的恶名,可以换回全天下的太平的话,那我真要千恩万谢了。”

    听到这里,遮天皇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冷冷道:“你真的已经铁了心地要与我一战?”

    兴浪兽毫不迟疑道:“当然。来都来了,总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就算今日我过不去你这一关,至少我也也不会心有不甘。废话不多说,有什么招式都使出来吧!”

    遮天皇扬起嘴角,就好像亮出了屠刀一般,森白的牙齿反s出刀光一样的光芒,给人一种强烈的寒意。

    “如你所愿!”

    遮天皇混身到下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这倒不是因为他不擅长使用刀枪剑g,而是因为在多年的修行之中,他早已将这些招式融入了自己的功法之中,使得自己的身体变作了最可依赖的无双神兵。他的手就是刀,他的指就是剑。他的一招一式之中都暗藏着无数杀机,即便是动动眉毛,也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这一回,遮天皇动的是腿。两方开战,腿便是最长,最可靠的杀器。腿影飞过,刀光便像雨点一样轰然袭落,一瞬之间便将兴浪兽周身封得水泄不通。别说是迎战,就连如此出手都成了问题。

    “好家伙!”

    遮天皇不经意间展露出的实力便让兴浪兽这般吃惊,也正是这个原因,后者全力以赴的决心便更加坚定了。

    “兴风作浪!”

    不同于遮天皇“融万物于己身”的路数,兴浪兽拥有自己的独门兵器,而这种“兵器”几乎随处可见,分布在大江南北,平日里,根本无人能够发觉这东西也能成为杀人利器。它便是水。几乎无处不在水源。

    刀腿袭来之际,正是狂涛呼啸之日。

    眼见那些被冲入到天空之中的浪花,立即变作一枚枚微小的兵刃,纷纷迎向遮天皇的腿影。要知道,后者的腿刀乃是无坚不摧的至刚之物,别说是水,就连金刚不坏的坚盾也休想逃过三个回合。可是,所有的常识放在凶兽的身上,似乎就不那么好用了。原本只是平常无奇的水化,俨然成为了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它们虽然个体弱小,但能够在关键时候形成一个巨大有序的团体。而正是这个硕大无比的水花大军,硬是将迎面而来的腿腿一一化解。天空之中立即传来阵阵“闷响”,而身处其中的遮天皇更是被浇成了落汤j。

    一番角逐之后,遮天皇站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此时的他,心中百感交集,他甚至不能确定,如今的自己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

    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招腿刀竟在对方轻描淡写的防势之中被完全化解。而此刻淋在他身上的“水花”只是一般的水体而已,并不是之前伤害吞天兽的弱水。单凭这一点来讲,遮天皇就要暗叫一声“阿弥陀佛”了。

    “你手下留情了?”遮天皇轻声问道。

    兴浪兽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接着道:“彼此,想当年叱咤风云的遮天皇,应该不会只有这点实力吧!”

    遮天皇冷笑道:“呵呵,等我认真起来的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的。”

    兴浪兽道平静道:“你也要知道,凶兽发怒起来的力量,更是无比可怕。宏愿和一个绝世高手决战,也绝不要触犯一只野兽的底线。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吧?”

    遮天皇道不以为然:“哦?真的吗?听你这么一说,我倒很是期待看到你的那副样子呢!”

    兴浪兽吹了一下额前的银发,一眨眼的工会身形便消失在原来的位置处。与此同时,遮天皇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以防对方的突然袭击。然而,就在迹天皇逢以为可以完全防守住对方攻势的时候,一个诡异的声音突然传入到他的耳朵之中。

    “认真起来让我看看!”

    “砰!”

    听到声音的千分之秒之后,遮天皇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向后倾倒,同时他的左边嘴角还有耳窝之中同时s出大股大股的鲜血,瞬间便将他那件青色的衣衫染成了黑色。

    兴浪兽出手了,而且首次出招便将气焰正盛的遮天皇打倒在地。直到现在,他还能感觉到体内由此产生的兴奋冲动,以至于他的双手手指不禁为之颤抖起来。

    “遮天皇也不外如是,再来!”

    话一发出,还没有来得及完全落地的遮天皇,突然间周围的地面随之向下凹陷,大片的碎石瓦砾狂风四溅,包裹着遮天皇的身体,一同进入到更深的地下世界之中。

    “轰轰轰轰!”

    随着每一次的拳击,被正面击串的遮天皇,身形都要为之下陷一陷。一转眼,十息过去了,庭院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与院子几乎等大的深坑,坑底之中仿佛有着一个身影傲然挺立,虽然没有任何因馈,但身居周围的三胖与高渐飞还是能够感觉得到来自对方体内的澎湃战意。

    “原来这才是公子的真正实力,原来之前的他对我们都留有余地啊!”

    三胖话毕之时,高渐飞回头看了一眼那只漆黑的大怪物,确定对方短时间追不上自己的步伐,这才道:“你这家伙,自己这边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呢,怎么还有心思关心起别人的事情!快,我们得想个办法停下这个大块头。否则继续僵持下去,输的一定是我们。”

    三胖上下打量了一下高渐飞的身体,不禁道:“你看我手上连件趁手的家伙都没有,如何帮你正面迎敌?这样吧,你先把黑剑借我用一下,完事之后我一定将剑完好无损地还给你。”

    面对三胖的请求,高渐飞的脸上显邮一副难色,然后叹息道:“不是我不借,只是刚才我的黑剑已经被那怪物毁了一把,现在要想凝聚第二把的话,恐怕要费些时间,而且还能持久。”

    三胖失望道:“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要硬碰硬吗?”

    虽然继承了兴苍浪一族的血脉,拥有了得天独厚的自愈能力;可对于三胖本身来讲,这种自愈是有上限的。一旦伤害超过一定程度之后,就连阎王亲临也于事无补。

    就在刚才,三胖和这个大块头也稍微过了两招。可仅从这些简单的动作之中,他便意识到对方是一个战力巨大的战争狂人,任何妄图与他叫嚣的人,都难逃被碎尸万段的命运。

    “连武器都没有,咱们怎么和他打,不行不行,我还是继续逃吧!”

    三胖刚要加快步伐,却不承想自己的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块异物,刚好把他绊了一脚。借着这个机会,那头怪物三步并作两步,纵身一跳,已然跟到三胖的身后。此刻,三胖猛然觉得自己的后脊之上传来阵阵寒风,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信号立即袭入到他的识海之中。

    “趴下!”

    生死关头,三胖忽然听到了来自高渐飞的叫声。虽说二人平日里打打闹闹的情况很多,但私下里二人交情极好,更是无话不谈的患难之交。现如今对方都已经开口了,他哪有不依照做的道理。想到这,他索性将头一低,顺势向前方一趴,刚要来到高渐飞的脚边。然而,就在这时,高渐飞手中黑芒大作,一道强悍剑气立即拔地而起,直击前方的黑色怪物。

    “那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有些危险,食土兽,你可要给我挺住啊!”

    说到这里,吞天兽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石破瓦,当即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看他那股享受的样子,就好像在品尝美味佳肴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