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暂退强敌
    湿婆火的厉害,就连孙长空也没有想到,想他之前在虚无空间之中,虽然也曾见识过此物的一鳞半角,但绝没有眼前这般凶残无度。而导致湿婆火前后反差如此巨大的原因是,虚无空间之中几乎空如一物,哪怕是供人生存的空气也是极为稀薄,甚至不到人间的百分之一。而与虚无空间相比起来,夹层世界之中灵气虽然算不上充沛,但也要好上许多。关键,这里还有台阶这种真实存在的物体,更给了湿婆火发挥威力的机会,所以才会出现眼前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

    别看朱大闯平时呆头呆脑的,但关键时候他总能想能出出人意料的好办法,而眼前逃往湿婆火中心的想法便是他一生之中做出的最明智的决断。

    湿婆火将原地可以燃烧的一切物质焚化殆尽之后,进而形成了一片火焰无法入侵的安全区域。在这里,人可以暂时躲藏起来,进而避过火势的风头。而随着火场的不断扩张,供人落脚的地方也会越来越大。不过,要远撑到那个时候,朱大闯和方惜时必须先挺过“热”这一关。否则火还没有把它们烧死,就要被空气之中弥漫的热量活活烤死了。

    “走!我们去火势的内部!只有逃到那里我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不等方惜时做出回应,朱在闯借着自己皮糙肉厚的先天优势,纵身跃入到火焰之中,不时他的身上已经升起大片黑烟,头发眉毛也在这个过程之中“牺牲”了大半。好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事先预计的位置处。果然,这里已经空空如也,只是地面热得厉害而已。

    “快点过来,不然来不及了。”

    方惜时看着朱大闯的惨象,心中不禁为之一凉。可一想到自己不久之后便会化为灰烬,他不禁将心一横,破口大骂道:“孙长空啊孙长空!如果我方惜时就这么死了的话,我一定回来找你索命!”

    随着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孙箜不禁将头转向自后的位置处,此刻只见方惜时卷着一身的火苗,飞速直奔火场中心。就在他以为对方是在自寻死路之际,方惜时的身形陡然一矮,而后便没了踪影。

    “不是吧?堂堂血河魔君,就这么死了?他不是还有血河吗?虽说血河水不能扑灭火势,但稍微抵挡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就在孙长空为方惜时的安危担心不已之际,被湿婆火所困的魔皇幻影突然发出一声厉啸,并且怒叫道:“好你个孙长空,我记住你了!咱们有缘再见!”

    “魔皇!您怎么了?”

    大殿之上,魔皇满头大汗,口中更是呼呼喘着粗气,看他惊魂未定的样子,就好像刚刚做了一场极其可怕的恶梦一样,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恐惧的气息。

    “孙长空!”

    一声怒斥,大殿之上原本用汉白石砌成的光洁地面立即出现了一道一匝来长的裂缝,裂缝幽深无比,一眼望不到头。

    眼见魔皇如此盛怒,原本在人皇身边当差、现在被划分到魔皇手下的一名仙人,连忙跑上去来,作揖说道:“魔皇大人,你可是见到了什么不祥的征兆,皇宫之中有擅长解梦说字的老先生,要不要请来为大人解惑一下。”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魔皇轻咳了几声之后,随即摆手道:“不用了!我只是刚刚死而复生,身体虚弱而已,过几天就好了。对了,解开封印之事进行的怎么样了,人皇把那些必需之物都准备妥当了吗?”

    仙人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道:“呃,快了,快了。”

    魔皇从座椅之上缓缓站立起来,看向远方,只见在东边的尽头,在那里似乎有着那么一点若有若无的鱼白,黎明马上就要来临了。

    “给我去通知人皇,务必在天亮之强集齐所有东西,否则无法解开魔界大门的封印。而一旦错过今天的话,恐怕就得等到下个月圆之夜了。”

    看着那名仙人快速离去之后,魔皇这才将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掌慢慢抬起,只见在他掌心的位置处,竟然出现了一块圆形的灼伤,那便是他之前元神出窍,进入夹层世界当中被孙长空的湿婆火灼烧所致。直到现在,他的心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敬畏感,如果刚才不是他伸手敏捷的话,说不定现在的情况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湿婆火,看来你在别的地方学到了不少的好东西。不过,你别以为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就能沾沾自喜,如果正面相遇的话,我定叫你知道魔界之主的愤怒。”

    一念闪过,原本纵横在大殿之上的巨大裂缝竟然神奇地“愈合”起来,一点痕迹也没有。而这个时候,他似乎听到了来自后山的阵阵轰响声。

    兴浪兽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趁机将吞天兽打成重伤。虽说这点伤对于身为凶兽的他们来讲不算什么,但单从气势来看,兴浪曾这边已经完全占据了优势。

    “大哥,我先帮我拖延一下,一盏茶的时间,我就能将四肢完全修复。”

    遮天皇淡淡地笑了笑,随即将吞天兽放到了房脊之上,同时道:“兴浪兽那边你不用担心,倒是那两个小子,你要多加小心。”

    吞天兽将头转向三胖和高渐飞所在方向,不由得轻笔道:“就凭他们?我随便召唤出一只食土兽,恐怕他们都应付不了。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和他们好好玩玩。”

    说话间,吞天兽猛然张开那张血喷大口,现在的他虽然处在人类形态,但嘴巴张得却是格外的夸张,几乎从两腮处向后完全掀翻出去,看上去有些吓人。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食道之中恍惚间有什么东西在缓慢移动,不时便已经来到了口腔下端。不等三胖与高渐飞看清那东西的本来面目,一道黑影陡然脱离吞天兽的身体,登时来到他们的面前。三胖定睛一看,竟是吓得叫出声来。

    “妈呀!那是什么玩意,看起来好恶心!”

    粗略目测,这玩意至少也有一丈来长,三尺来宽,从头到脚全披着黑色的甲壳,头部像照镜子一般,拥有两颗锋利的颚,用来撕裂吞噬嘴边的“猎物”。三胖看到这家伙的第一眼之后,便立即萌生了退意,而高渐飞则显示出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将风范,二话不说,抬起手中的黑剑便朝对方眉心斩了下去。

    “死开!”

    高渐飞这一剑来势之快,力道之猛,实属达到了自己的巅峰状态。常理来讲,任何被劈中的目标,无论是人是物,哪怕是金刚石,也会应声而断。然而,不知这次怎么了,蓄满力道轰然释放的剑刃刚一击中那个黑家伙的身体,便立即溅起大片金色的火光。同一时间,高渐飞的右手被剑端剑端传来的力道震得虎口发麻,再看对方竟然毫发无伤,甚至连速度都没有丝毫减弱,继续朝自己飞奔而来。

    “我的天!”

    高渐飞的话戛然而止,因为如果如此他再不及时躲避的话,下一刻他便要沦为对方的果腹之物了。危难之间,他首先想到的便是用自己手中的黑剑抵挡,好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进行避让。可谁能料到,那家伙的两只颚竟是霸道十足,就算正面迎上高渐飞的黑剑,也能毫不示弱,只听“咔嚓咔嚓”两声朡响,一只颚和黑剑的一段剑身竟然齐刷刷地折断,而这是高渐飞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是什么怪物!”

    惊呼之间。高渐飞将手中上的断剑顺势掷出,借此来脱出生天。而那个黑家伙也是来者不惧,眼前黑剑飞搠而来,他竟是不闪不避,以其血肉之躯,硬抗这来势汹汹的一剑。

    “咚!”

    不出所料,黑剑残骸并没有对那个怪物产生任何杀伤力,甚至连在对方身上划下痕迹的能力都没有。而这个时候三胖发现,对方已经将注意力看向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对视,他便觉得自己的混身上下都被对方那条贪婪的舌头舔了个遍,随即他的整个头皮都开始发麻起来。

    “别看我,你胖爷爷我的胖可不好吃,还是那个又黑又瘦的肉比较有嚼劲!”

    听着伙伴如此评价自己,高渐飞本来还想施以援手,这下倒好,他所幸站在原地,如同旁观者一样看着眼前即将发生的厮杀。他倒要看看,这个自称“胖爷爷”的人到底有多少能耐。

    “三胖,你先在那时和他慢慢玩吧!我有些累了,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借着余光,三胖果真发现高渐飞坐到了墙头之上,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安然看着自己的方向。这下,三胖的后背都湿了,他甚至想都不想,便朝高渐飞的位置飞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叫道:“老高,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就是死,也要拉上去给我作伴!”

    眼见对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高渐飞连忙起身后退,恶狠狠地回道:“你不是让他吃我的肉吗?咱们就比比看,哪一个率先被那个怪物追上。”

    三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鼻涕,不甘示弱道:“好!比就比,谁输了谁就是乌龟王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