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勇斗魔皇
    人皇再次登上高楼,只有身处这里,他才能感受到凌驾众生之上的超然。在他的背后,是两排站得笔挺的金刚护卫,在微弱的灯光之下,他们身上的身上反射出金子一般的光芒,给人一种似真非幻的朦胧感。

    “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方掌门所要的东西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这时,站在最前列,微型最为高大的一名金刚护卫豁然身下,跪伏回禀道:“五毒各一百已经收集完毕,三千两黄金研磨而生的金粉也准备妥当,一百名处子……到现在只收集了六十三名,还有一些仍在运来的路上,想必很快也能集齐。可是这百名强者的心头血,属下真的是……”

    人皇淡淡道:“无能为力是吧?”

    金刚护卫统领低声道:“属下该死,有辱圣令。”

    “既然知道该死,你还愣着做什么?”

    金刚护卫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发觉自己心口处猛然一凉,接着血水便像瀑布一样轰然淌下,丝毫不给他回旋的余地。

    “噗噗!”

    金刚护卫首领想要张口说话,却不承想血浆已经充满了他的口腔,并且倒灌入他的气道之中,使之窒息,痛苦万分。而眼见这一切的发生,人皇却是不以为然,将探入对方体内的手指缓缓拔出,就像收回自己的武器一样,动作优雅而富有气质,让人看了有种陶醉的感觉。

    要知道,这些金刚护卫都是有过几百上千年外家功夫作为基础,身体早已练就刀枪不入的护体神功,别说是拳脚招式,就连真刀真枪也休想轻易伤到他们。然而,作为金刚护卫首领的此人,金钟罩神功更是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但刀枪不入,就连水火也难以侵入体内。如此众多的条件集合到了一人之身,竟然还抵不过人皇的一指之力,实在有些让人惊愕。而那些目睹了这一切的金刚护卫理是吓得连一个字也不敢说,只得头深深埋在胸前,以防自己身为接下来的不幸者。

    “强者的心头血,有那么难吗?这不就有现成的。传朕旨意,皇城之中,所以高手务必在天亮之前献出一碗心头血,否则格杀勿论。听清楚了吗?”

    此话一出,只听下面的众人齐声回道:“遵命!”

    孙长空不知自己在这所谓的“环形空间”之中先走了多久,在这里,不只是空间,就连时间似乎也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任何进入其中的生灵都休想逃过他的魔掌。终于,三人再也支撑不住,终于瘫坐在石阶之上,方惜时两眼发呆,而朱大闯似乎还有一些活力。

    “哎呦,累死大爷我了!”

    孙长空没好气道:“你就知足吧!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们怎么可能陷入到个鬼地方。”

    朱大闯回过身来,不由道:“我说,你不是后悔了吧?”

    孙长空哑然失笑道:“我开个玩笑罢了,你还当真啊!早在进入这里之前,我就料想到这里一定不会简单。只是直到亲身所感之后我才知道这里的情况比我想象之中的还有复杂。”

    说到这里,孙长空将头转向另一=边,对着方惜时道:“方掌门,你有何高见?”

    方惜时无力地摇着头道:“我也没有遇到过这种险情,无法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不过从刚才一路上的情况来看,想要维持这个空间似乎需要不小的能量作为支撑。不过话又说回来,又是哪个人如此无聊,竟想出这种办法来困住我们,难道不是直接杀了我们来得更直接有效吗?”

    孙长空道:“或许,他们有不杀我们的理由,莫非我们的身上有他们所要的秘密?”

    朱大闯道:“别,这秘密肯定不在我的身上。我朱大闯这个人简单惯了,能说的我一定说,不能说的就算把我千刀万剐我也不会说上一个字。所以,他们这么你帮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方惜时突然扬起头来,冷不丁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孙长空想了想然后才道:“恐怕已经快卯时了吧!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方惜时一拍大腿,猛然起身道:“不好,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着对方前后如此大的反差,孙长空与朱大闯相视一眼,不由道:“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方惜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来回直转圈。他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限,一条条青筋自内部浮现到皮肤外侧,看起来就好像走火入魔了一样。

    “这里不是什么环形空间,而是人魔两界之羊的夹层世界。”

    “夹层世界?难道就是当年逍遥子祖师丧命的地方?”孙长空惊声道。

    方惜时摇头道:“不,虽然都是夹层空间,但这里和我师父所在的地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如果说我师父所去到的那个地方是魔界的边缘的话,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便是人间的边缘。”

    朱大闯看着方惜时如此兴奋的样子,于是道:“所以呢?”

    方惜时心急如焚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今天天亮之前,人皇就要打开魔界大门。而一旦封印被解除,不管是我师父所在夹层世界,还是我们所处的环形世界,全都随之灰飞烟灭。”

    朱大闯登时身体一晃,接着勉强笑道:“掌门,你可不要吓唬我和孙长空。我们本来在皇宫之中,怎么就好端端地进到夹层世界,这也太牵强了吧!”

    方惜时道:“我知道这件事听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而我相信,将我们三人送到这里的正是魔皇本人。”

    “哈哈,血河,原来你没有那么傻啊!”

    随着一阵令人心绪难平的尖锐笑声,一道挺拔的高大身形赫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魔皇,真的是你!”方惜时颤抖道。

    “魔皇,你还我爹命来!”

    眼见杀父之人就在眼前,孙长空难以自制,当即跳到对方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嗯?这是怎么力量?”

    “轰!”

    孙长空看起来横冲直撞的一拳,打在那道幻影之上竟然引起了非比寻常的能量波动。只见原本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立即涌现出大片的龟裂,而位于其中的魔皇更是一连倒退了十余步,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青出于蓝,不愧是守界者的儿子。”

    眼见孙长空举手投足之间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不只是对面的魔皇,就连一旁观战的方惜时与朱大闯,也不禁为之惊叹起来。

    “我的天啊!孙长空,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获得了这么强大的力量,什么时候也指点指点我啊!”朱大闯道。

    不同于朱大闯这个年轻人,方惜时并没有将惊讶表现在语言之中,而是暗中稀奇道:“虽说之前与他碰面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异样。可当这股力量完全释放的时候,还是把我吓了一跳。孙长空,在我来到这里之前的这段时间,你究竟遇到了什么?”

    稍事缓和,魔皇的身影再次清晰起来,而这时孙长空已经重新蓄势待发,并且大放豪言道:“魔皇,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面对孙长空如此“狂妄”的叫嚣,魔皇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随之道:“哈哈,没相到啊没想到,除了守界者之外,这个世上居然还能有人对我构成威胁。加以时日,或许你真的可以超越你爹也说不定。不过,我要说的是,现在你们所在的地方马上就要不复存在,而你们自然也无法幸免、真是可惜,哈哈!”

    “哼,就算死,我也要拉你为我垫背,死来!”

    一言既出,空间之中立时多了无数道足以平山填海的恐怖拳劲,纷纷袭向中心位置处的魔皇。一时间,爆响,闪光,不绝于耳目,呼啸,风嚎肆意飞掠。

    “少得意!”

    眼见众多拳劲即将吞噬其中的魔皇幻影,千钧一发之际,后者的身形陡然拉长了数倍,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柄顶天立地的擎天柱一样,硬是从那爆炸中心处脱颖而出。

    “很快的身手,再来!”

    说话间,孙长空的掌心之中已经聚起一道熊熊烈火,只见他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掌中火团已经脱手而出,并且简直地轰向天上的魔皇之影。

    “那是什么火,为何看起来如此诡异!”

    魔皇惊叹之余,却已然发现面前的整片天空已经被完全引燃,一瞬之间,所有人都身处无情火魔之中,形势不容乐观。

    “掌门,这是什么玩意,为何连空气都难逃此劫?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不成?”

    方惜时定睛一瞧,连忙大声呼叫道:“快!封住七窍,不要让火势蔓延到自己的身上,这些是无孔无入的湿婆之火,一旦被牵连,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朱大闯虽不知道湿婆火的来历,但从对方的表情来看,这种能量应该不是什么善类。想到这里,他拉了一把身旁的方惜时,连忙嘶吼道:“快!往火焰侧逃!那里的火势已经减弱,我们只能去那里避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