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六章 劫后重逢的三个人
    皇宫的一角处,方惜时优雅地坐在一张木桌跟前,品味着手中杯中的茶水,脸上尽是享受的神情。而就在这个时候,昏暗的门口出忽然闪过一道身影。只见那人猛然快走几步,俯身拜叩道:“师父,我回来了!”

    方惜时抬眼看了一下地上的人,随即不紧不慢道:“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沈万秋将头缓缓举了起来一,可以看到,之前被孙长空剑气所致的伤口仍然清晰可见,尤其是在下巴位置处,血洞之中还在不时向外冒着污黑的血浆,看起来尤为吓人。

    “托师父的福,万秋并无在碍。”

    方惜时微笑道:“没事就好!怎么样,这下你终于知道自己与方惜时之的差距了吧?”

    此刻,沈万秋的脸上猛然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显然即使正面败在对方的手中,但他仍然不不愿意接受那样的事实。

    “再给我一次机会,这回我一定可以亲手解决他!”

    方惜时漫不经心地抬了抬倦态的眼皮,有气无力道:“你真这么认为吗?”

    沈万秋连忙道:“可以的话,弟子愿意现在与他一较高下。”

    方惜时摆手慵懒道:“罢了罢了,你和我们大家一样,都劳累一天了。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下,等你伤好了,我自然会为你安排的。”

    沈万秋欣喜道:“师父此话当真?”

    方惜时道:“万秋,难道你还怀疑师父的心意吗?不要忘了,在你这么多师兄弟里,师父最疼爱的就是你啊!有时,我甚至有种错觉,以为你就是我的亲生孩子。”

    听到这里,沈万秋略显惭愧道:“承蒙师父错爱,万秋无以为报。”

    方惜时道:“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不过,我倒是需要你去见一个人。”

    沈万秋道:“去哪里,万秋这就去。”

    方惜时微笑道:“不用。人已经在你的房间之中等着了,你回去之后自会见到他。”

    带着满心的疑惑,沈万秋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里是皇宫之中一处极为清幽的偏僻之地,平日里除了奴婢前来打扫定期打扫之外,几乎无人问津。而也正是沈万秋的到来,才让这座几乎被遗忘的庭院再次出现了生机。

    “大师兄,你来了啊!”

    沈万秋站在门口处不由得一愣,只见多日不见的张望远居然已经坐在院子之中,酌着美酒,显出一副闲适的神态。

    “你怎么会在这里,张望远?”

    “呵呵,看来沈师兄忘记了,我已经不叫张望远,现在我的名字是张达远,请师兄记劳了哦!”

    说完,张达远将手里的酒水一饮而尽,随即站起身来,走到对方的眼前,气势逼人。沈万秋抹了一把下巴上的血痕,而后道:“几日不见,你身上的变化为何如此之大,就好像脱胎换骨了似的?”

    张达远得意道:“不是好像,而是事实。前不久我受纳公子指点,成为了魔界击攻人间的先锋军之中的一员。从今以后,可要沈师兄多多指教了。”

    眼见对方如此示好,沈万秋却依然冷笑道:“呵呵,怎么,你的靠山莫非烟去哪了,之前你不是一直仰仗着他吗?我们两个向来都是水火不融,难道你就不怕他知道你我串通一气之后,为之怒?”

    张达远微笑道:“沈师兄说笑了,之前我投靠莫师兄也是被逼无奈,良禽择木而栖,既然莫师兄已经没落了,我自然要寻找沈师兄这棵大树作为新的靠山。怎么,师兄你不愿意吗?”

    沈万秋忽然朗笑道:“愿意,当然愿意。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况且你还是莫非烟曾经的亲信,你能投靠我,那就足以说明我现在的实力。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次前来,不会只是为了这件小事吧?”

    张达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随之道:“沈师兄果然机智过人,师弟真是佩服。其实,这次前来的不只是我一个,还有一个我们的旧识。”

    “哦?他在哪,快请起来让我看看!”

    沈万秋话音刚落,便听到里房之中忽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道:“不用了,我就在这!”

    未见其人,沈万秋便嗅到了空气之中一股强烈的血腥气,那是一种只有常年生活在刀光剑影之中,浸润在血雨腥风才能拥有的一种可怕气息。而在沈万秋的意识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拥有这种恐怖的特征。

    他便是屠昊阳。

    “屠昊阳!怎么会是你!你居然没死!”

    屠昊阳昂起那张死灰一般的面容,表情木讷地笑道:“怎么,你很想让我死吗?”

    沈万秋先是一愣,而后才强颜欢笑道:“呵呵,怎么会,都是一脉相传,我怎么会希望你死呢!现在苍北仙苑正处在生死危急的关头,多了一个人就意味着多一份力量。不过话说回来,为何之前方掌门会一口咬定你已经不幸身亡了呢?”

    屠昊阳冷笑着咬着牙,一字一字道:“他那只老狐狸,我怎么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之前张达远受纳公子之命,前来救我和我爹。可是到了中途,方惜时却突然出现,将我爹一人带走,说要为他疗伤。当时的我天真地以为他真的是出于好心,可是到了后面……”

    说到这里屠昊阳将头转向旁边的张达远,恶狠狠地说道:“这小子居然欲要对我痛下杀手。”

    张达远苦笑着摇了摇头,高举双手道:“对不起,可那也不是我的本意。按纳公子的意思,现在你已经去阎王那里报道了。”

    沈万秋轻皱眉头,不禁道:“怎么回事,纳百川为什么要杀他?”

    张达远道:“你我都是给你别人卖命的,难道你不知道咱们向来都是只听从命令,从不问缘由的吗?”

    沈万秋道:“呵呵,没想到还没过几天,你居然就这么习惯于这种生活了,真是不易啊!不过话说回来,在当奴才的方面之上,你还真有天赋呢!”

    面对沈万秋的公然挑衅,张达远毫不示弱地回道:“呵呵,师兄真是好谦虚。单论起当奴才的经历,还是师兄你的经验更为丰富啊!”

    沈万秋面色一冷,手上的关节已经被他握得咔咔直响。见此情形,屠昊阳为了缓和气氛,连忙道:“都是仙苑弟子,我们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幸运儿了,为何又要自相残杀。我看,咱们不如先坐下来,然后再慢慢细聊。”

    沈万秋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洋洋得意的张达远,咬牙切道:“好!正巧我这里有两坛从掌门那里拿来的上好佳酿,我这就去取来,咱们好好喝一喝。”

    现在时候已经迫近卯时,距离天亮已经没有时间。而沈万秋,张达远,屠昊阳三人,选择在凌晨时分大罢阵仗,推杯换盏,不得不说是一种异类。酒过三巡,三人喝得已经微醺,沈万秋忽然起身,看着屠昊阳道:“我说屠师弟,你我之前是有些不愉快,不过现在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情同手足的兄弟,谁要敢找你麻烦,你就告诉哥哥,哥哥一定帮你教训他。”

    屠昊阳看着对方东倒西歪的样子,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随即道:“沈师兄的好意,师弟心领了。可是我现在就想知道,我爹他怎么样了?”

    沈万秋坏笑了两声之后,随即道:“你爹?屠盟主,我说兄弟,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为什么?”屠昊阳疑惑道。

    沈万秋趴在屠昊阳的耳边,小声嘟囔道:“你爹……死了!”

    屠昊阳“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与此同哩,被他握在手里筷子应声折断,断口处如刀切一般平整,显然是刚刚灵气过于澎湃所致。

    “你说什么!我爹死了?不可能!我爹是仙人,就算打不过对方,他也能全身而退。你一定是在骗我!”

    被屠昊阳这么一通吼叫,沈万秋醉意已经醒了两三分,看到对方暴跳如雷的模样,他赶紧劝说道:“师弟,你先冷静一下,听我慢慢和你说!”

    “说什么,快告诉我,是谁杀了我爹!我要亲手血刃仇人!”

    沈万秋先是一顿,然后面色阴沉道:“你确定?”

    屠昊阳斩钉截铁道:“那是自然!”

    “魔皇,是魔皇杀了你爹。你去报仇吧!”

    如沈万秋所料想的那样,得知了真正杀父仇人身份的屠昊阳非但没有狂奔离开,反而又重新坐回到了木椅之上,两眼直,就好像丢了魂魄一样。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他为何要杀我爹!”

    沈万秋拍着屠昊阳的肩膀,安慰道:“这个事上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合理的答案,就好像好人不长命,坏人享天年一个道理。怪就怪你爹出现的时机,使他成了魔皇复活之后的练手肉靶。毕竟在那样至尊的大人物面前,任何反抗都是苍白无力的。”

    听到这里,屠昊阳的眼里已经渗出些许泪光,而一直旁边看着的张达远,却露出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

    “呵呵,屠昊阳,到现在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这帮人的圈套之中吧?可怜,真是可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