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时空穿越者
    发现现场的气氛如此诡异,孙长空率先发话道:“这里面的事情一言难尽,我们还是先从这里出去再慢慢道来吧!”

    说完,孙长空与方惜时使了个眼色,然后双双钳住了从墙上伸出束缚在朱大闯身上的锁链,准备一股作气将其尽数毁去。可就在这时,朱大闯却突然叫停,并且道:

    “不行!有什么话现在说清楚!否则,让我和一个魔界内奸一起出去,我还不如在这里被活活困死好呢!”

    方惜时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伸手梳理了一下右侧的发丝,而后缓缓道:“我知道之前的我对你还有其他人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但你要相信我,现在的我真的是来帮助你的。”

    朱大闯冷笑道:“帮助我?呵呵,你不害我我都阿弥陀佛了。方惜时,你什么时候能把那副令人作呕的虚假面具摘了去,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否则,我能变成现在这副鬼相吗?”

    听到这里,方惜时已经无话可说。而一旁的孙长空则继续道:“朱大闯,你误会了。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之前我们所见的那个方惜时,而是从未来穿越到现在的方惜时。他们虽是同一个身份,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要不是方掌门的话,我根本找寻不到你的下落。”

    听了孙长空的话之后,朱大闯先是一愣,然后才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未来,现在?同一个身份,不同的人,这是什么道理,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解铃还需系铃人,就在事情进行到僵局之际,方惜时忽然道:“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并不是我尝试营救的第一批人。”

    这回换孙长空有些错愕了:“我们不是第一批,难道掌门你还救了其它人吗?”

    方惜时点头道:“是的,只是,那些事并没有发生在这个时空当中。换言之,我救的那些人,与你们这个时空毫无关系。”

    朱大闯道:“呵呵,你就别再这里胡说八道了。莫非,你还能自由穿越时空不成?”

    此话一出,不等方异时回答,朱大闯已经自行领悟了其中的答案。

    “对啊!你会时间掌控者啊!难道你就是用它来逆转时间的?”

    方惜时微笑地点了点头。

    “不对啊!在我们这里的,方惜时明明是魔界魔君,他理应站在魔界一方,没有理由帮助我们这些人类的。你,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说?”

    伴着朱大闯疑惑,孙长空将头转向对面的方惜时,借机说道:“朱大闯说得没错,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动机。难道,你真的只是因为良心发现,所以才回到过去,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听到这里,不知怎的,方惜时的眼中已经微微泛红,方惜时心头一震,因为他从未见过对方竟有如此软弱的一面,软弱得甚至不像一个男人。

    “实不相瞒,在我原本的时空当中,人间已经沦为人间炼狱,麻界大举进攻人间的结果,就是使得人魔二族两败俱伤。魔皇藏入深深地自责当中,最终选择自戕谢罪。而其它的魔界高层也分崩离析,人魔两界常年陷在战乱之中,民不聊生,短短五十年的时间当中人类数量锐减十之**,剩下的也多是一些老弱残兵,整个世界都陷入到了毁灭的边缘。而当时的我,因为之前与方柔许过诺言,一起藏入了深山老林之中,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我本以为我们父女二人将会平平淡淡地度过余生。谁知,就在那个下午……”

    说到这里,方惜时已经哽咽语塞,方惜时紧随道:“方柔怎么?”

    方惜时声音颤抖道:“方柔不小心被一队魔界士兵抓住,最后受尽凌辱方才死去。我到的时候那些魔人已经扬长而去,虽然我追上上去,将他们一个个击杀枭首,但仍然无法挽回方柔的性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才有了改变历史的念头。”

    方惜时没有发现,从提到方柔开始,朱大闯便用那双带有火光的眼眸死死看着自己。那是一种无比幽怨的神光,看上一眼就能让人有种万虫钻心的错觉。

    “方惜时,你这个混蛋!到头来,你还是没能保护好方柔!你,你这个骗子!”

    说着,朱大闯抬腿就要脚踢方惜时,多亏孙长空及时出手拦下了他。

    “大闯,你冷静下。方柔的事,我们谁也不想看到。况且,方掌门还是他的亲爹,其中的痛苦,更是没人能体会得到。他已经在自己的时空受到了应有惩罚,我们就不要落井下石了。”

    方惜时长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这次回来,除了要还人间一个太平之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给我的女儿方柔找一个好的归宿。”

    说话间,方惜时将目光投向孙长空,然后继续道:“我这个当爹的不称职,我想将他托付给一个值得依赖的人。孙长空,你愿意吗?”

    孙长空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道:“我?这……呵呵,方掌门,你也太儿戏了吧?难道您忘了,当初自己如何千阻百挠,不让我和方柔在一起。现在怎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方惜时苦笑地摇了摇头,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说道:“你可知道,在我的世界当中,方柔为了你,茶不思,饭不想。身体消瘦,如同枯柴。看着她一天天地折磨着自己,我的心里就仿佛刀割一样,实在不是个滋味。”

    朱大闯插嘴道:“呵呵,这个世上,除了起死回生之外,还有什么难难得倒您方大掌门呢?人不见了,给她找回来不就得了?”

    方惜时又叹了口气,声音微弱道:“要是那样就好了。可是,那时的方惜时已经死在了魔军的铁蹄之下,作为魔君的我也是回天乏术啊!”

    孙长空身体一晃,愣了好半天才略有所悟道:“我死了,我居然死了。”

    方惜时点头道:“没错,魔界大门开启之时,就是你命丧黄泉之日。”

    朱大闯疑惑道:“为什么要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说,莫非它们之间有着什么内在的联系?”

    方惜时的眼睛突然闪了一下光芒,然后以一种敬佩的目光看向朱大闯,于是道:“大闯,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如此聪明的时候,早知这样,我也不会……”

    方惜时虽然没有说出下面的话,但朱大闯已经猜到未来时空自己的下场了。

    “好了好了,以后的事情咱先不说,到底有没有办法能让孙长空活下来呢?”

    这时,不只是朱大闯,还有孙长空本人,全都不禁将目光集中在方惜时的身上,以来寻求问题的答案。而这时,方惜时却突然第三次叹气道:“说实话,现在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孙长空的父亲也就是孙逸扬已经死了,唯一有机会能与魔皇一战的人也消失了。单凭我们三人之力,根本无法与其抗争。而一旦孙长空被捉,那就意识着魔军来临的时候不远了。”

    听到这里,孙长空终于忍不住问道:“方掌门,从刚才开始你就说我与麻界大门开启着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却从未说过其中的详情,您能不能告诉我啊?”

    听完孙长空请求,方惜时的脸上显出一丝挣扎之色,显然他的心中正是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这件事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事先我与你爹有过协商,要将这个秘密带入到棺材里,绝对不会再提。而且,现在的你知道这件事也没有任何好处,只会给自己徒增烦恼。”

    孙长空声色俱厉道:“方掌门,我之所以还您作掌门,那就是因为直到现在我还依然相信您,绝不会让我失望。掌门,您就告诉我吧!”

    方惜时又度量了一会儿之后,然后才道:“好吧!既然命运就是如此,我再做任何抵抗也只是徒劳。不过,在我说出这件秘密之前,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孙长空道:“什么事?如果长空难做到的话,一定义不容辞。”

    方惜时斩钉截铁道:“不,你一定要做到,否则,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实话,这还是孙长空第一次见到方惜时如此凶恶的样子,后者俨然成为了地狱之中的修罗,混身上下散发出阵阵戾气。

    “好!我答应您!”

    方惜时面色一缓,这才心满意足道:“我先说我的要求,今晚之后,你要和方柔远走高飞,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孙长空连忙摆手道:“这……这可使不得。方柔,方柔……”

    方惜时皱眉道:“怎么?你还在担心方柔失忆的事?你放心,之前在九阴山上,是我亲手将他的那缕魂魄拿了去,为的就是让他忘记你。不过现在我已经将那缕残缺的神魂补还给了她,如今的方柔已经是真正的方柔,再也不会对你有任何陌生感。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孙长空为难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方惜时怒气横生,眼眸之中更是渗出丝丝血痕,看上去异常可怕。

    “怎么,你还嫌弃我的方惜时的女儿配不上你?”

    孙长空连忙摆手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