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劫后闲聊
    计划仍在继续,只是因为各队人马所在的阵营不同,所以行使的计划各不一样。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的柳如音,好不容易来到了皇城边上,却不承想迎接自己的不是把守的重兵,而是一片片的死尸。城门被外力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刚好只可以容两人并排通过。看着满地的狼藉,柳如音的心中不禁担心起来。

    “孙长空,你可要挺住啊!”

    想到这里,柳如音再次向前走了两步,就在她准备通过门上的窟窿进入到皇宫之中的时候,一个不经意的念头突然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遮天皇……你也来这里了吗?”

    好不容易从恶梦之中苏醒过来的朱大闯,才一睁开眼睛,便见到了自己刚刚梦到的那个魔鬼,他便是魔皇,魔界的王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魔皇便一直看着他,纹丝不动,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该死,我还以为之前发生的都是一场恶梦而已。现在看来,恶梦已经成真了。”

    魔皇仍然看着朱大闯,只是他的脸上已经多了几分笑容,温暖的样子与他的身份一点也不相符。见到对方这副表情,朱大闯心中不禁感慨,对方要是一直都能保持这样的状态那该多好啊!

    “不用瞎想了,魔皇就是魔皇,到了什么时候都不会变成凡人的样子。”

    朱大闯心中大惊,这才意识到,对方拥有着看透人心的能力,自己心中的任何活动,都难逃对方的眼睛。

    “哼,你就是变成凡人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毕竟,你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同胞,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你死上千次万次。”

    魔皇缓缓从台阶之上站了起来,原来从刚才开始,他便一直坐在地牢之中的通道之中,一待就是个把时辰。很难想象,脾气如此暴躁的魔皇竟有这种良好的耐心。

    几步之后,魔皇已经来到了朱大闯的面前,后者的身材在人类之中算得上是“巨人”,但和魔皇相比起来也不过尔尔,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优势。然而,这仅仅是外表呈现出的假象。实际上,朱大闯已经被魔皇身边与生俱来的恐怖气场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恍惚间,他的胸口上如同被放置了一座大山一般,透过空气,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肋骨发出的“咯咯”怪响。

    “小子,不要得意忘形啊!我看好你,并不代表可以一直容忍你下去。实话告诉你,在不杀你的情况之下,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甚至可以把你做成我的魔军先锋,让你亲手残杀自己的同胞百姓。怎么样,你想试试吗?”

    在朱大闯的印象之中,魔界中人向来都习惯于走邪门歪道,使出一些人类从未见过的阴险毒辣的招式。像魔皇所说的那种控制人的法术他虽然没有见过,但这并不代表对方不会使用。一想到自己将会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朱大闯不由得将心一横,欲要自断经脉而死。可就在这个念头刚刚萌生的一刹那间,一股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恐怖能量立即袭卷他的混身经脉,使其丧失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这一刻,朱大闯仿佛成了一只温柔的小白兔,只能听任魔皇这个老猎人的摆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身体会不听使唤?”朱大闯急呼道。

    魔皇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梁,不怀好意地笑道:“这件事可怪不得我,难道你忘了自己身上还有司命血螨了吗?这种小玩意是一种只存在于魔界之中的稀罕之物,而所有魔界的生灵都要听从本皇的命令。所以,通过它们来控制你的身体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你就省省力气,在这里待着吧!”

    说罢,魔皇转身欲要离去,朱大闯心有不甘,竟然开口说道:“你……你不杀我了?”

    魔皇没有回过脸,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轻描淡写地说道:“杀不杀你根本无伤大雅,相比起你,我对旁边的两个人更感兴趣。”

    朱大闯心头一惊,不由道:“两个人?你说的是神来子和那位萧前辈?”

    魔皇冷笑道:“萧前辈?你说的是萧啸天的后人吧?可惜,他已经死在我的手里了。”

    朱大闯脑袋快速运转,终于他的脑海之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方柔,你要对她怎么样?”

    魔皇淡淡道:“不怎么样!说起来,方柔还是我的孙女,我爱他还来不及,只要他不与本皇作对,我自能保他周全。只是,从刚才开始,我便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而这一切的源头就在那个丫头的身上。”

    说到这里,魔皇已经化作一缕轻风,消散在地牢的出口之中,空间之中再次恢复到寂寞之中,只有朱大闯对着那一盏几近熄灭的油灯,默默无声。

    “怎么办!方柔恐怕有危险了!不知道方掌门现在在做什么,如果他知道方柔有难的话,他会不会及时出手阻止呢?”

    想到这里,朱大闯无力地垂下头来,略显绝望地看着自己身上一条条漆黑的锁链。不用尝试也能知道,这些锁链全都是用特殊材料锻造而成的名贵刑具,对会一般人来效果一般,可对他们这种修行之人来讲,却是格外好用。这里面的门道都在锁链的本身,这是一种可以自主吸引修行者体内灵气的神奇物质。而且修行者的修为越高,用力越大,灵气的吸收速度也就越快。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如果他所猜无误的话,这里应该还在皇宫之中。而皇室中人高手倍出,有能人巧匠可以做出这种专门用来对付修行者的工具当然也在情理之中。人皇没有点手腕,如果能够服众呢?

    然而,就在朱大闯耷拉下头来,看向地面的时候,一个不经章的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

    虽然很不起眼,但朱大闯发现自己面前的一块石板下方不知怎么了,竟然缓缓流出一道“血痕”。这血来得十分诡异,而且比之一般的血浆要粘稠许多,甚至在流动的过程之中,可以形成一些简单的立体造形,看上去就好像一条刚刚破壳出生的幼蛇。

    “这是什么玩意,不会有毒吧?喂,有人吗?你们这里进来怪东西了,快点来人给我处理一下。不然,大爷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就算变作鬼,也要回来找你们算账。”

    不知怎的,地牢外侧异常的安静,哪怕是一点活物的喘气声都未曾出现。而这个时候,那条古怪的血痕已经顺着石板的缝隙爬到了他的脚边。就在朱大闯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一个惊如雷击的声音呼啸般进入到他的双耳之中。

    “你这个家伙,给我闭嘴!”

    朱大闯乍一听这声音,竟感觉有些似曾相识。可无论他如何回忆,都无法想起对方的身份。为免隔墙有耳,他只得压低了嗓音,低着头对着地面说道:“你是谁?”

    “是我!孙长空!”

    随着对方自报家门,朱大闯的眼前立即豁然开朗起来,之前笼罩在心中的阴霾也随之消失不见。

    “孙长空,真的是你!你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你!”

    虽然看不见孙长空的样子,但只听对面那头一个十分不分不爽的声音立即回道:“我这不就在你面前吗?”

    朱大闯低头找寻了一番,却没有找到什么机关暗括,哪怕是气孔之类的地方。就在他以为对方在戏弄自己的时候,他发现脚边的那条血痕竟在上下翻动,就好像是在像他招手一样。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孙长空那边轻轻一笑,随即回道:“废话,不变作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潜行到这种中央地带。现在皇宫四周高手如云,就算这些人平均水平不怎么样,像集合起来的力量也是相当强大,一时半会根本解决不了。如果等我们一点点杀进来的话,你们恐怕早就被碎尸万段了。”

    朱大闯心头一震,紧接着问道:“我们?难道你的身边还有我们的伙伴?是谁?沈万秋?不还是莫非烟?”

    孙长空道:“你往后稍微闪一闪,我们这就出来!”

    不等朱大闯做出反应,只见原本被修建得严丝合缝的地面陡然间凹陷下去,一窝血泉随之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是吧?难道你所谓的同伴,也是血水的一部分?”

    就在朱大闯说话之际,不知从哪来的=一只巴掌轻轻在他的右肩膀上拍了两下,同时说道:“你看哪里呢!”

    随着声音,朱大闯看向自己的右侧,却发现一个红发,红衣的,肤色雪白的年轻男子赫然出现在自己的侧方,而通过简单的辨认,他惊讶地发现,此人正是之前说话的孙长空。

    “真是你啊孙长空!没想到我们还能再次相见!”

    孙长空露出一个夸张的笑脸,随即道:“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三更半夜跑到这个是非之地。”

    朱大闯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便将自己之前的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而得知对方是因自己而来之际,孙长空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流,像一双温柔的手掌,抚触着他那受伤的心灵。

    “谢谢你!”

    面对孙长空的突然扇情,朱大闯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随即道:“哎,自家兄弟,说那些见外的话干嘛。对了,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同伴吗,他在哪?”

    “大闯,我们好久不见?”

    听到那人的声音一刹那间,朱大闯的面容立即凝滞,与此同时一个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名字登时出现在他的眼前。

    “方惜时!怎么会是你!”

    朱大闯回过头来,看着左侧的方惜时,脸上全都是惊恐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