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二章 人皇 魔皇
    皇宫之中,作为整个皇室的权利象征,乾坤殿正居中央,承天运,享地福,乃是运势最吉之地。而在殿北的一方,人皇稳坐盘龙金椅,正在接待他平生之中所见的最强之人。

    他就是魔皇。

    一个是万民之王,一个是群魔之首,两个原本应该生存在完全不同世界的人齐聚此地,共商千秋大事。

    “你就是这里的首领?”魔皇淡淡道。

    不等人皇发话,旁边的一位仙人已经指着魔皇,破口大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胆敢这么大呼小叫,直唤人皇,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人皇微笑道:“无妨无妨,反正都是皇者,按理来讲我们本应该平起平坐。这样吧!你可以叫我诸葛先生,怎么样?”

    魔皇轻嗤一声,随即冷笑道:“先生?呵呵,当年教我学艺修行的先生早就在死了,莫非你想步他后尘不成?”

    面对魔皇的咄咄逼人,人皇并没有失去耐性,而是继续和颜悦色地说道:“这话魔皇说得可就不对了。试问天底之下,哪个能做到真正的长生不死?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仙宗,亦包括像您这样力倾天下的魔界皇者,不都不能幸免吗?既然如此,死又有何惧。我所惧怕的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带着遗憾去见列祖列宗。”

    魔皇听得有些好奇,于是道:“遗憾?什么遗憾?”

    人皇一字一字道:“统一天下。”

    “天下?你指的是初升大陆和蓬莱大陆?”魔皇再次问道。

    人皇点头道:“没错。朕不光要做初升大陆的王,还要做蓬莱大陆的王。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实现这个愿望的话,就算让朕不得善终,朕也甘心。”

    魔皇啧舌摇头道:“可惜!真是可惜!”

    人皇略感莫名其妙道:“怎么,哪里可惜了?”

    魔皇道:“当然是你的愿望。”

    人皇道:“你认为凭我的能力不足以收复蓬莱大陆?”

    魔皇道干脆利落道:“不是。”

    人皇好奇道:“那是因为什么?”

    魔皇哈哈大笑道:“因为我和你的愿望一模一样!哈哈!”

    人皇被对方爽朗逗得不禁也笑出声来,他指着魔皇说道:“我说魔皇,你也太过幽默了吧!”

    魔皇沉声道:“不,我并不是开玩笑。我的理想就是让所有的魔界中人可以在人间生活繁衍,享受与人类一样的待遇。而如果想让人魔和谐相处,我便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王。只有那样,才不会有人敢小看了魔界中人。”

    人皇点了点头,叹息道:“魔界之中的艰苦环境,朕也略有耳闻。确实,同样都是上天缔造的生命,唯独让你们经受那么多的痛苦磨炼,实在让让不甘心。”

    魔皇眼中突然放出一道光芒,喜悦道:“怎么,你也支持我成为王?”

    人皇再次微笑道:“当然不是。相反,我十分反对你的做法。”

    魔皇疑惑道:“为什么?”

    人皇道:“因为现在的你不足以服众。你要知道,这个世上最难获取的就是人心。即便你用自己的武力镇压了全天下的百姓,但也无法保证他们永远不会发生叛乱。而一旦反叛的势力足够强大,非但你的王者之位坐不稳,就连你所带来的魔界之人也休想活得踏实。”

    魔皇咬了咬牙,心有不甘道:“如果他们真敢那么做的话,我就见一个杀一个,我看谁还敢和我唱反调!”

    人皇摇头道:“你不是人类,无法了解我们人类的秉性。如果你以为单纯的武力就能使所有的百姓俯首称臣的话,那还要四书五经做什么。人类最可怕不是行为,而是思想。它就像承载着大船的流水一样,能驱动你,同样也能覆灭你。”

    魔皇皱着眉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了好一阵这才道:“那我该怎么办?”

    人皇又一次微笑道:“这个简单,你助我成为全天下的王者。”

    魔皇目光一闪,空间之中登时多了数柄浸润着寒光的神兵利器,方向全部对准龙椅上的人皇。

    “你在唬弄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面对魔皇的威胁,人皇面不改色,嘴边似乎还留有一丝充满寒意的冷笑。他举步走下台阶,来到魔皇的面前,即使在对方那形如高塔的身材之下略显瘦弱,但人皇仍然自信满满地回道:“我坐上王位,那是民心所向。而你,只是歪门邪道而已,即便让你遂了心愿,也无法持久。难道你想看到自己子民因为你的决定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吗?”

    魔皇嘴边猛然抽动一下,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终于道:“可是……你成了王对我对魔界又有什么好处?”

    人皇不慌不忙,竟从旁边的桌子上取来两杯美酒琼浆,一杯递向魔皇,一杯自己端着。

    “帮我夺得蓬莱大陆,我保你魔界在间长盛久安,怎么样?”

    魔皇看着酒杯之上平静无奇的水面,竟仿佛觉得酒里有一头无形的恶魔,正在向自己招手示意。他总有一种感觉,一旦自己喝下了这杯里的东西,自己便要将身家性命卖给对方。

    看着魔皇犹豫不决的样子,人皇继续道:“朕说话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如果到时我真的没有兑现承诺的话,你完全可以来到这里再杀了我。朕相信,你有那个实力吧!”

    “哎!”

    众人甚至都没有看清,人皇手里的酒已经到了魔皇的嘴里,而这一切却只发现在眨眼一瞬之间,根本没有给别人反应的机会。

    “好!我就听你一次!记住,如果你胆敢食言的话,我定叫整个皇室为你陪葬!”

    人皇满面红光道:“好!”

    人皇将头一仰,杯之中之物已经被他灌入到脏腑之中。

    黑夜之中,两道人影正在阴暗的墙边处快速穿行,即便两旁不时会有巡逻的护卫经过,但这二人仍仿佛身在无人之境当中一般,自由,无拘无束。

    “魔皇降世,我想人皇现在应该正和他在商议合作一事吧!”

    江患海飞身一跃,已然跳上了走廊上的墙头,并且看向身后的黄起凤,自言自语道。

    “合作?怎么可能,他们可是水火不融的两界皇者,怎么可能成为盟友?”

    江患海伸手一把将黄起凤拉上墙头,接着道:“在别人看来或许不行,但人皇一定有那个本事。”

    黄起凤道:“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是人皇?”

    江患海摇头道:“人皇只是他的身份而已,而之所以他能这么多年稳坐皇位、岿然不动的原因,倚仗的是他的大脑。”

    黄起凤稍微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于是继续道:“那大人以为,人皇会以才能样的诱人条件来拉拢魔界的王者呢?”

    江患海轻笑道:“呵呵,你心里也很清楚吧!数千年也会魔界之所以大举进攻人间,目的就是想从人类的手中抢夺一部分可以供他们生活的领地而已。如果人皇以此来向魔皇提出合作的话,后者一定无法拒绝。”

    黄起凤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股恐怖的神色,接着立即道:“这么说,有朝一日,我们人类要和魔界中人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我的天啊!想想都吓人。”

    江患海再次笑道:“起凤,你不会以为人皇真的会遵守谎言吧?”

    黄起凤倒吸了一口冷气,双手也随即攥紧起来,并且道:“这么说,人皇一定会背叛二人的盟约?”

    江患海面向远方,轻声吟唱起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每一个帝王成就千秋霸业之前,都要经历这么样看似让人难以接受的一关。不过,在我看来,这一切实在再平常不过了。人本来就是狡猾无信的动物,如果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人的一句话之中,那这人一定会死得很惨。”

    说到这里,江患海转身欲要跳下墙头,准备朝另一面行进。可就在这时,他才发现黄起凤已经止住了脚步。

    “怎么了?难道你想和我一同前去了?”

    黄起凤迎风而立,微风吹动着她那凌乱的发丝,使之此时的形象略显虚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大人,我是不是你的良弓走狗呢?”

    显然,江患海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一问。仔细想来,刚才他用来评论人皇与魔皇之间关系的话,同样也适用于他们二人。只是,江患海心中的真实想法,除了他自己之外,别人就无从得知了。

    “起凤,不要胡思乱想,快点跟我走吧!”

    江患海伸手去拉黄起凤的手,后者却快步后退,使得二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远了。

    “不!你要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否则我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相信你。”

    面对黄起凤的摊牌,江患海先是一愣,然后才露出一副夸张的笑脸,只是没有出声罢了。

    “你想太多了。你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是假的呢!还有你能拥有鲛人血脉,那也是我一手的功劳。单是这些,你就不该对我的猜忌。起凤,凤儿,过来吧!我答应你,只要完全计划,我就带你远走高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