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庞然一战
    虽说三胖与高渐飞早就知道这场大战再所难免,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兴浪兽动手居然如此之快,根本不给他们反应时间。

    刹那间,大地之下颤抖抖动起来,一处处天然泉眼相继迸发,立即便将庭院之中尽数淹没,多余的水则像更远的地方奔驰而去,看起来就好像要将整个皇宫完全吞没一般,气势异常壮阔。

    不知怎的,遮天皇与吞天兽,这对天不怕地不怕的兄弟,竟是对这些流水显得尤为忌惮。他们一边暴退,一边尽量往高处逃窜,只可惜,那水势之大,完全超乎他们的预期,尽管他们也在夺命狂奔,但仍然难以甩下水面上涨的势头。

    “你先别动手,看我的,吞噬天地!”

    说话间,吞天兽凌空而立,与此同时,他那道魁梧挺拔的身姿陡然间又扩大了数倍,几息之后便已将整个庭院的上空完全遮蔽起来。趁着这个机会,遮天皇轻身飞跃,落到吞天兽的身上,这才算暂时安全了一些。

    “好险啊!都说兴浪兽可以召唤出九幽弱水,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就在遮天皇一心感叹之际,只见那些浸泡在水域之中的假山怪石竟像失了魂一般,粉粉腐朽瓦解,化作无数碎石,进而与流水融为一体。不一会儿,庭院之中已经空空如也,而这种腐蚀效果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扩大。

    “多亏公子事先告诉我们先避一避,不然我们就算是铜皮铁骨恐怕也经受不起这些流水的洗礼啊!”

    听完高渐飞的话,三胖摸了摸自己满是汗水的脖颈,就在刚刚他的脑海之中还闪过“到水里玩玩”的想法,可现在看来,他没有那么做简直是太明智了。

    “公子也真是的,一言不合就把这里变作了泥潭。对了,会子人呢?”

    原来,从刚才到现在,大家都急于避开弱水的追击,殊于观察兴浪兽的举动。而当他们回过神的时候,兴浪兽的身影已经与庭院之中的众多陈列一同消失在了茫茫浪花之中,再也瞧汪见踪影。

    “公子,你在哪!”

    随着高渐飞的一声呼喊,遮天皇也意识到了其中的阴谋。未敢有丝毫怠慢,他便立即对脚下已经变作半人半兽的吞天兽惊声提醒道:“快,离开这里!”

    作为遮天皇的胞弟,吞天兽的反应已经十分之快。可就在此话刚刚出口的一瞬之间,四股一抱来粗的水柱登时破水而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悉数缠绕在吞天兽的四肢之上。瞬间,被水柱接触的地方腾腾升起白烟,而吞天兽本人也随之凄厉的尖叫起来。

    “啊!”

    “什么!居然在弱水之中?”

    眼见自己的弟弟落入了对方的圈套之中,遮天皇想都未想,抬手便朝身下的水域之中急轰一掌。

    “轰!”

    遮天皇的一掌看似平淡无奇,但实际上其中却暗藏了无限的力量,一掌击中,原本波涛汹涌的弱水之中立即浮现出一枚手掌形状的空地,而在空地中央,一个混身波光鳞鳞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不好,公子有危险,老高,我们也上!”

    按理说,像遮天皇兴浪兽等人这种级别的战斗,三胖与高渐飞根本无从插手,否则只会自取灭亡。可是不知怎的,现如今的三胖就像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般,以其略显臃肿的身体直接挡在了遮天皇与兴浪兽之间,欲要为后者争取一些喘息的时间。

    “嗯?凡人也敢来,你找死!”、

    这时,遮天皇的眼中猛然间闪过一丝疯狂,与此同时他竟将另一只手掌也伸了出来,双手叠在一起,而后高声吼道:“死开!”

    “嗡嗡!”

    虽然只是一招,但从能量的波动来看,自遮天皇双掌之中发出的是一前一后两股掌力。在他看来,对方受了这一击之后,别说是活命,就连全尸都休想保全。所以,他的第二掌的目标并不是三胖,而是地上的兴浪兽。可就在就他满心欢喜地以为战斗就要以己方的大获全胜结束之际,怪事发生了。

    “噗噗!”

    也不知三胖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两道来自遮天皇的必杀掌力在击中对方的身体之中,并没有引发更多的能量释放,而是像石沉大海一样,归入沉寂。起初,遮天皇以为这只是时间延迟造成的问题而已,可转眼之间十息过去了,三胖仍然健健康康地横在半空之中,只是脸色稍显通红。

    “哈哈,我就知道你行的。”

    眼见三胖在千钧一发之际为自己挡下了那一记关键的一掌,下方的兴浪兽立即回气再来,而由他所掌控的四条弱水柱竟是再起变化,外侧部分登时长出无数透明的荆棘,眨眼之间便将吞天兽刺得鲜血淋漓。

    “混账!”

    说时迟那时快,为了挽救吞天兽的性命,遮天皇手起刀落,以其数万年的深厚修为作为基础,霍然挥出四记手刀。这些手刀无一不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利器,在他看来,就算那水柱是由金玉炼化而生,也休想自他的手刀这下幸免。然而,心急之下的遮天皇忽略了一件事。

    抽刀断水水更流。

    手刀切过弱水柱非但没有使吞天兽解脱,反而将情况推向了不发不可收拾的境地。弱水的分包速度异常之快,现在吞天兽的手腕脚踝处的骨头已经暴露在视野之中,而且还有愈加恶化的趋势。再这么下去的话,吞天兽就要被活活腐蚀掉了。

    “大哥,助我一臂之力!”

    突然间,遮天皇与吞天兽这对兄弟,目光重叠到了一处。痛苦之中,吞天兽的眼中闪过一丝毒辣,而这个时候遮天皇也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心意,于是轻叹了口气,接着道:“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话音刚落,苍穹之下雷声滚滚,连天阴云不期而至。突然间,四道龙形紫电倾世而落,不偏不倚,刚好击中吞天曾的四肢关节。一瞬之间,天空之中下起了小雨,雨水之中居然还有些许湿热的感觉。要知道,这可是在寒冬腊月之中,下雨本就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此刻又怎么可能降下这温和的春雨呢?

    三胖摸了一把自己脸庞,这才发现自己的掌心之中已经沾满了鲜血。原来,那些“雨”竟是吞天兽身体之中的鲜血迸溅所致,那四道天雷竟将他的四肢尽数斩断了。

    失去四肢的痛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但借用这个机会,他终于从兴浪兽的弱水柱之中脱离出来,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行动的能力。多亏遮天皇手疾眼快,一把接住了吞天兽的躯干。而这一垫遮天皇才发现对方的身体已减轻了一半,放在手里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

    “大哥,为我报仇!”吞天兽咬牙切齿道。

    遮天皇点了点头,回应道:“你放心吧!好了,你先去我的固有空间之中休息一下,等会儿解决了他们,我再去找去。”

    一边说着,遮天皇集中精神,一道黑漆漆的洞口,豁然出现在他的身体旁边。接着,他将双手向洞口之中轻轻一送,吞天兽的身躯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与此同时刚刚才出现的洞口也随之隐没在凛凛的寒风之中,而现场则出来了以一敌的局势。

    遮天皇是一,兴浪兽是三。而刚刚被正面击中的三胖这时才如梦方醒地伸了个懒腰,而后略显挑衅地说道:“好险啊好险,我还以为刚才那两掌能把我杀死呢!到头来,原来是虚惊一场。”

    说到这,三胖还不忘向对面的遮天皇投以淡淡的笑容,看起来就好像在感谢对方的不杀之恩似的。

    “能硬接我遮天皇两记重掌,你小子果然有两下子。怎么,你不认得我这张皮囊了吗?”

    三胖笑道:“认得,当然认得,你不就是当年那个被仙宗杀得四处流窜连肉身都被摧毁的遮天皇吗?”

    面对三胖的无礼,遮天皇仍然强颜欢笑道:“呵呵,你既然知道我,为什么还不跑?难道,你以为自己你们三个可以和仙宗相提并论吗?”

    不等三胖说话,身处弱水之中的兴浪兽已然接着道:“遮天皇,我承认现在的你确实有些实力,单凭我一人之力,也许不能把你怎么样。可你不要忘记团结的力量。有我们三人在此,你就是拥有再如何强大的修为,也休想从这里全身而退。”

    遮天皇轻笑道:“哦?是吗?那我倒要看看!”

    一言说罢,遮天皇准备出招。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后背之上好像有成千上万的针芒刺过一样,酸痛难当。而当他回神看向那里的时候,高渐飞与其标志性的黑剑已经杀到了他的面前。

    “老高!”

    伴随着三胖的一声尖叫,高渐飞挥剑斩向前方的遮天皇。刹那间,遮天皇的瞳孔急聚收缩,眼睛也因为过度惊愕而高高地凸显出来,看起来着实吓人。

    “怎么可能,这小子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修为!”

    闪躲已经来不及,遮天皇只得硬着头皮以其血肉之躯硬接那一击几乎可以开天劈地的剑招。刹那间,天空之中光芒大作,万丈金线窜上云霄,瞬间便将黑夜装点成白天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