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章 天海相会
    在解决了非凡之后,以兴浪兽为,三胖高渐飞为辅的三人小队一路闯入到皇宫之中,其间虽然偶然也有护卫拦截,但全部他们轻松化解了。反倒是那些不长眼的护卫,多半都是断手断脚,运气差一些的恐怕下半辈子要在床上度远余生。然而就是这样惨重的战果之中,竟没有出现一例护卫身亡的情况,这实在可以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而这一切的一切,还要功劳于兴浪兽那登峰造极的倾世修为,哪怕是面对魔皇也能丝毫不惧。

    一路上,三人一直都在忙于应付沿途的截兵,很少有语言构通。而作为小队之中的话匣子,还是三胖率先开口说话了。

    “我说公子,今天你怎么这么慈悲,居然再三叮嘱我们不要杀生。怎么,您是怕我们杀孽太多,死后下地狱吗?”

    面对三胖的玩笑,高渐飞刚要咧嘴,却现前方的兴浪兽竟是丝毫不为之所动,脸上甚至还有些些许的不悦,这让他颇感意外。

    “公子,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一路下来打累了?这样吧!您先在我们中间休息一会儿,接下来的虾兵蟹将就交给我和三胖吧!”

    “嘿,老高,你这话说得也太偏心了吧!难道你没现我头上的汗水更亮吗?”

    说罢,三胖用力甩了甩身上的汗珠,果不其然旁边的高渐飞立即遭了殃,从头到尾都带上一股难闻的汗臭味。

    “三胖,你!”

    高渐飞刚要作,兴浪兽将面前的一名拦截护卫直接一把抓到面前,然后用力握了一下对方那只握剑的手腕,只听“咔”的一声朡响,那人的手掌已经无力地耷拉下来,碎裂的骨渣子甚至从皮肉之中反向钻了出来,看得让人触目惊心。

    “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从刚才开始,我的心便一直噗通噗通乱跳个不停,自打出生时起,我还没有过这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三胖看着兴浪兽说得那般真切,于是不由地笑道:“公子,我说得天底之下居然有人可以扼住你的咽喉?哈哈,不是我吹捧您,那样的人恐怕还没有生出来吧!”

    兴浪兽斩钉截铁道:“不,这种强者不止存在,而且还大有人在。至少,单是我们凶族界的大兽长就可以轻松灭杀我,而仙宗更是深不可测,与他对上,我也是必败无疑。”

    听完兴浪兽所说的话,三胖轻笑道:“公子你说的这两个人,哪个不是本族之中屈一指的王者,人家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管我们这些小虾米。而且我不可以断言,今晚我们在皇宫之中一定碰不到他们。如此说来,公子是不是可以安心了?”

    三胖本以为这回对方可以放下心中的包袱,谁知对方的难看脸色非但没有衰减,反而递增了几分,变得阴云密布,让人心中无比压抑。

    “如果是这两位的话,也许我就可以放心了。至少,他们还不屑于以大欺小、做出以强凌弱的行为。然而,就算没有他们,还是有人可以战胜我。”

    “谁?”高渐飞不禁问道。

    “曾经仙人与凶兽之间诞生过一个位于二者之间的畸形儿,自他出生之后万年时间里,几乎百战百胜,所向披靡,就连当时的仙宗对他都是相当头疼,更不惜向大兽长求援,最后才将那人彻底制服。但即便如此,大兽长的力量只能毁灭他的肉shen,而灵魂则趁机遁入了人间,使用转生秘术在不同人的身体之中反复复活,直到前不久,我还听说了他的消息。”

    “哦?此人如此厉害,为何我没有听说过他的大名?”三胖不禁问道。而这时一旁的高渐飞也认同地点了点头,同样将目光投向兴浪兽,寻求最后的答案。

    “我说的这个人,就是天蚌尊府的守护神,曾经天界第一神将的长子,遮天皇。”

    “遮天皇?”

    “遮天皇!”

    同一个名字,在三胖与高渐飞的口中说出来,语气却是截然不同。显而易见,高渐飞对这位传说之中的混世魔头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公子,你说的遮天皇,是不是当年与天界大战数年的那位人间英雄啊?”

    兴浪兽皱了下眉头,不由道:“英雄?你听谁说的?”

    高渐飞道:“这只是我的一点见解而已,并不是听人说的。”

    “哦?既然这样,我倒想听听你这么说的理由是什么。说不好的话,兴许待会仙宗他老人家就会亲自到你面前审问了。”

    高渐飞将下巴一扬,摆出一副雄纠纠,气昂昂的模样,声音高亢道:“在我看来,天界处于整个世界的统治阶级,我打心里就是不服气的。凭什么他们生来就拥有定夺他人生死的权利,而我们却要像鱼肉一样,任人摆步呢?而且,天界掌管人间数十万年,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甚至还不如人间的皇室,如此模样的神明,如何叫人信服?而让我感到最最气愤的是,几千年前,仙宗斩断仙路一事,让无数修为已经濒临生死玄关的修行者,最终止步在仙人境之前的位置处,再也不无法精进半分。而因为这件事,人间有多少好手郁郁而终,多少有智青年梦断夭折。试问,这样的天界如何能称得上是神祇,与其让他们受亿兆人膜拜供奉,我看还不如让遮天皇将他们一窝全端了。”

    “嘘,你给我小点声!难道你就零点的那么想让仙宗听到你的想法吗?”

    三胖抬头看了看略显凄凉的夜空,随即连忙求饶道:“仙宗啊仙宗,你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这个孩子一般见识。我也是说说痛快痛快嘴罢了,根本就没有过分的想法。您可一直要宽恕我啊!”

    说完,三胖一撩衣摆,还要跪倒磕头;而目睹了这一切的高渐飞赶紧用自己的黑剑戳在对方的眼前,让他们无法下跪,如此一来才打消了他那愚蠢的行为。

    “三胖啊三胖!你说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就犯糊涂了!兴浪公子是和你开玩笑呢!”

    直到这时,三胖才醒悟到,原来兴浪兽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用来哄骗自己的,目的就是让他暴露出心中的本性。而将做买卖当成本行的三胖,在这种条件之下,立即将自己市侩的一面暴露得一览无余,胆小,怕事,立场不坚定,这就是三胖的弱点,致命弱点。

    “呵呵,稍微吓唬一下,你就成了这副草包的样子。要是真遇上他们的话,你岂不是要当场跪地认爹?”

    三胖挠了挠脑袋,尴尬地笑道:“我认爹,人家也得想认我啊!”

    “认!认!为什么不认,白捡这么一个大胖小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当三胖回身看向声音传来方位的时候,一道人影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落到了他的面前,并且脸对着脸地站在兴浪兽的面前,语气委婉道:“沧浪一脉,内息浑厚如海,力量连绵不断,生生不息,今日得见你兴浪兽,当真是我今天的一大高兴事啊!”

    虽说面前站着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遮天皇,但兴浪兽仍然不愿放弃那份优雅,为了它,他甚至不相与对方过多交待,以防自己的智慧被对方抢了去。

    “哦?就你自己吗?吞天兽,出来吧!我知道你想报当日在遮天幕之中的一箭之仇。一打二没有问题,但你要是想使这种暗简伤人的无耻之行为的话,那可让人太看不起了。至少,我是不想再承认身为上古凶兽一员的这个事实,因为你让整个凶族界蒙羞。”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出来还不行吗?”

    一言说罢,众人所在的这处小庭院之中忽而多出了一个巨大的裂口,裂口之中似乎还有火光燃烧,那是一个身经百虞,常年依靠杀生来养家糊口的老猎人,才会出的一种独特的气场。任何人与之接近,都会受此影响,轻则心智被迷,重则深陷在思想的回廊之中,至死也脱不了困。

    “面都露了,不想出来现个身吗?”

    兴浪兽话音一落,大地之中立即传出一阵凄厉的怪叫,就好像一只长满倒刺的蒺藜被生生拔出血肉之中一个样,听起来慑人心神。

    随着一道敏捷的身影跳到院中,兴浪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呵呵,果然是你吞天兽!没想到万年之后,你居然会和自己的兄长走到一起!真是奇迹,奇迹啊!”

    听完这些言辞,遮天皇没怎么生气,反倒是吞天盖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声势俱厉,面容狰狞道:“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与他的目的相同,我们二人绝不会出现在同一个环境之中,绝不!”

    “呵呵,是吗?可现在看起来,老天似乎更喜欢捉弄你们啊!遮天皇,吞天兽,你们二人合力联手,不知会有多大的力量呢?”

    一边说着,兴浪兽的衣袂之下忽然升起滚滚狂风,与此同时,在三胖与高渐飞的方向看去,他们的面前就好像凭空出现了一只风妖一样,鼓弄着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风儿。

    “小心!”遮天皇冷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