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九章 祸乱之始
    当从方惜时的口中听说守界者孙逸扬被魔皇枭首击杀的消息之后,遮天皇的脸上非但没有出现一丝喜色,心中甚至还有少许的失落,那是一种无法描绘的复杂情感。现在他的脑子里,都是孙长空的样子,他在好奇,此时对方究竟是何心情。

    “孙长空人呢?还没回到皇宫之中?”遮天皇冷冷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兴许他是听了孙逸扬的话,所以独自逃离了吧!不过想想也知道,面对魔皇这样的强大对手,任何人都可能表现出畏惧的行为,有些行径也就见怪不怪了。”

    看着二人说得如此热火朝天,吞天兽不由得插嘴道:“孙长空,就是那个在遮天幕里的年轻人吧?怪不得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身手,感情他是守界者的后人。可是现在守界者已死,那魔界大门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开启了吧!”

    随着吞天兽的话,方惜时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就好像吞下一整颗鱼胆一样,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话虽如此,但据当时魔皇所说,魔界大门并没有出世。”

    “什么?还未出世?那是怎么回事?难道孙逸扬并没有死?”吞天兽道。

    “不,孙逸扬的死,是我亲眼所见,这是绝不会有错的。而且凭魔皇的实力,绝不可能让他有逃生的机会。不过,既然守界者消失之后魔界大门仍然没有反应,那就说明开启大门的条件并没有完全满足。”

    遮天皇冷冷道:“可是,之前你说过了,守界者一死魔界大门就会立即开启的话。怎么现在又食言了?”

    方惜时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伸手从口袋之中掏出一本样子极为陈旧的古书。接着他将手中的古书抛给了遮天皇,并且说道:“这是我在仙苑之中无意间找到的,里面记述了当日人间五大高手击杀魔皇、封印魔界的全部过程。而在书的后面就提到了重启魔界的办法。其中最为关键的一条,也就是门位出现的方法,上面便记载着击杀守界者与大门现世的相关事宜。既然书上都这么说了,我想之前的步骤应该没有错误。”

    “所以呢?你按照书上所说,将条件一一满足之后,还是对魔界大门的位置一无所获?”吞天兽冷笑道。

    就在吞天兽与方惜时交谈之际,遮天皇将手里的古书缓缓打开,只见书中写满了一种连他也从未见过的一处文字,至于其中的详细内容,他就更加不知道了。

    “这书你看得懂?”遮天皇疑声道。

    “那是当然,因为书上所用的文字就是我们魔界独有的魔甲文,你们这些天人凶兽自然没有见过。不过刚刚在翻看古书后面的时候我发现,最后所说的守界者似乎另有含义。”

    吞天兽迫不及待道:“什么含义,说来听听。”

    方惜时道:“一开始我以为是古书记录的时候出现的错误,可现在我才意识到,书上所见的古界者竟是一个女性。”

    吞天兽看了看方惜时,又瞧了眼身边的遮天皇,并且道:“那个孙逸扬难道是女扮男装?”

    遮天皇瞥了对方一眼,随即看向方惜时道:“你说守界者其实另有其人?”

    方惜时目露光芒道:“是的,孙逸扬并不是真正的守界者,守界者是一个女人。”

    遮天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暗自深思道:“女人,难道孙逸扬与这人有着某种内在关系,所以他才会毅然决然地顶下这个包袱,替对方经受此劫?”

    方惜时点头道:“千百年前,我与孙逸扬在苍北仙苑的北端相遇,那时的我还是一个落魄的魔界中人,而他也只是一个成天只知道混天度日的酒鬼。在酒桌之上,他不小心吐露出自己曾是仙苑掌门的真相,而当时的我已经知道仙苑之中藏着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套出这些话,我便与他成为了朋友,并拜托他将我送入到仙苑之中,拜师学艺。”

    吞天兽道:“他答应了?”

    方惜时道:“并没有。”

    吞天兽道:“为什么?”

    方惜时道:“他告诉我,仙苑之中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肮脏交易,他不想我被拖下水,所以便谢绝了我的请求。就这样,我们的友情持续了八百多年,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逍遥子,我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遮天皇道:“逍遥子就是你在仙苑之中的师父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我以别人身体为生的时候,还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而当时的他虽然只有改命境的修为,但却已经看穿我的原神,并企图利用自己的修为将我镇压。多亏当时的我反应机敏,逃到了另一个女子的身体之中,这才逃过了一难。不过那个之前被我利用的男子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逍遥子一记逍神掌偈将他轻成了血雾,连全尸都不剩了。”

    听到这里,方惜时忽然怪笑道:“遮天皇,虽然我没有看到当时的情景,不过据我对逍遥子的了解,他似乎并不是一个容易犯错的人啊!我不相信他会察觉不到你将元神转移,更不相信他会错手杀死一个无辜者。”

    遮天皇口气阴森道:“你什么意思?”

    方惜时轻描淡写道:“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逍遥子之所以将那人轰至灰飞烟灭的地步,就是想借此来警告你。而你所利用的那名男子,定然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遮天皇道:“你这话倒是说对了,那个男子正是我在一处死牢之中偶然获得,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你仅凭这两点,就能断定逍遥子的真正意图?”

    方惜时道:“当然不是。让我有这种想法的最最关键的一个原因就是,逍遥子有着一颗普渡众生的大慈大悲之心。而我能进入到苍北仙苑,也是因为他想借此来感化激励我,让我脱离魔道,归入人间大道之中,与常人那样过上普通安宁的生活。”

    “可惜啊!他的这个笨弟子并没有体会到他这个作师父的良苦用心啊!”遮天皇冷不丁地说道。

    被对方这么一说,方惜时立即脸色大变,之前和善的样子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愤恨。

    “你的话太多了,我血河魔君怎么做,你管不着。”

    遮天皇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想怎么样你。只是,你不要以自己狭隘的眼光来看待这么一个传奇人物,更不要想凭自己的那点小聪明来揣测一个人的心中想法。”

    方惜时已经来到发作的边缘,只要对方再多说一句,他便立即露出凶狠的獠牙。可是,遮天皇就好像能够看穿他的心思似的,就在他将怒不怒之际,遮天皇竟然不再说话,就好像失语一样,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并将自己所有想说的话融入自己的神光之中。

    “好吧!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不过,现在我们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为了达成你们的目的,你们是不是也应该为魔界付出点代价了?”

    吞天兽凶瞳闪烁,一道道浑厚的杀气不时从他的身体之中滚滚涌出。

    “代价?什么代价?”

    方惜时道:“开启魔界大门需要阵中人的心头血,而你们两个恰好就是指定的五名阵中人之二。所以,我想请二位合作一下,满足我这个请求。”

    心头血,那是关乎性命的重要物品。当然,这并不是说心头血有多么稀有,而是说如果人的心头一旦失血的话,那就意识着生命即将枯竭。遮天皇、吞天兽兄弟二人,虽然与方惜时有着结盟的关系,但凭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并没有达到坦诚相待的地步,更不用说是春上心头血的这种难事。在吞天兽看来,对方简直就是在戏谑自己,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那样做的。

    “方惜时,你的脑子似乎不太灵光了吧!心头血说给就给,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你养的走狗吗?说实话,我能站在这里和你心平气和地谈话,就是给了你巨大的面子。否则,我们二人完全可以扬长而去,谁也休想拦住我们。”

    按理说,听完吞天兽的这通叫嚣方惜时本应该无比愤怒才对,可就在这时他的手中竟然多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透明水晶球,球体之中似乎还倒映着某处的景色风光,看起来相当神奇。而就这时,透过水晶体看向里面的吞天兽,突然惊叫一声,随即道:“这……这……”

    遮天皇没好气道:“你又怎么了?”

    “苍浪一脉,是兴浪兽。”

    原来,就在刚刚吞天兽窥视之际,他在水昌球所反射出的影像之中看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那就是兴浪兽,一个如假包换的上古凶兽,一个实力还要在自己之上的一方巨擘。话说这个时候,对方为何出现在这里呢?

    眼见吞天兽的这副表情,方惜时回身一收,已将水晶球藏了起来,而且道:“正如你们所见,兴浪兽已经来到了皇宫之中。如果让他搅局的话,魔界非但无法开启,就连你们的愿望也将付之东流。所以说,你们现在帮我,也就等于是在帮助自己。”

    遮天皇猛然抬起头来,面涂冷霜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方惜时道:“这个简单,你们两个去把兴浪兽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