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来自未来的告白
    原来,魔皇几近无穷无尽的力量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这一切还要归功于他体内所携带的天煞魔气,这也是人皇为之虎视眈眈的魔界至宝、

    天煞魔气拥有着与人间灵气截然不同的体质与构成,如果说后者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宝剑的话,那前者就是一套金刚不坏的绝世铠甲。天煞魔气可以武装修行者的身体,并使之带上有种无比强大的自然能力。凭借着他,身处在魔界之中的魔人们,可以在短时间之中治愈伤口,恢复体力,有的甚至可以做到起死回生的骇人地步,不过那种情况实在太过少见,一般时候根本看不到。而天煞魔气更加可贵的是一点是,这种气可以在潜移默化之中改造人的身体,使之变得越发强健,坚韧,一些魔人的皮肤,就算是用神兵利器去砍,也难以伤其分毫,这也是魔族之人分外难以对付的一个重要原因。有天煞魔气相助的魔人,就好贱不死的存在一般。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身上携带着天煞魔气的人一旦接触到人间的灵气之后,便会立即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修为力量也随之暴涨数倍,与之前简单判若两人。

    可是,魔界之中没有灵气,为了达到后者的那种境界,魔人必须摄取人间的灵气,而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人魔大战才会出现。

    进入人间之后的魔人,实力大增,寻常人间修行者与他们相比起来,根本不堪一击,而作为众魔人的王者,魔皇对于灵气的敏感程度更是大大强于一般魔人,因此所得到的力量也要更加庞大。而如果魔皇脱离了人间灵气支援的话,实力自然也会水落船低,恢复到原先的状态。而那样的话,对付魔皇就要简单得多的多了。

    孙长空恍然道:“原来你想找开魔界大门,是为了让魔皇回到魔界之中,使其修为大减。可是,如此做法,代价和风险也太过巨大了吧!”

    方惜时脸色虽然难看,但口气仍然无比坚定道:“大是大了一点。可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能够击败他。当年人间五大高手,几乎耗尽心血,才勉强将魔皇击杀封印。现如今,我们去哪里再找五位绝顶高手,而传说中的九十九犁杀大阵早已失传多年。没有阵法相助,就算再来五十个高手也是于事无补,只会徒增无谓的牺牲。”

    听方惜时这么一通解读,孙长空总算理解了对方的做法。可一想到这件事竟害得自己的父亲血丧黄泉,孙长空的心中便免不了升起一股强烈的悲痛,现如今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哭得像铃铛一般大小,肿得老高,看起来相当滑稽,只可惜现在没人有心情欣赏这份幽默了。

    过了许久,孙长空终于接受了自己父亲身亡的事实,随即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而后向方惜是地询问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爹死了,魔界大门就会出现、可是,我们该去哪里寻找所谓的门呢?”

    方惜时笑道:“呵呵,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人知道大门所在方位的话,那便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它就在苍北仙苑的石基之下。”

    “什么?你说大门在仙苑?这也太过巧合了吧!”

    方惜时道:“我倒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你要知道仙苑的开山祖师萧啸天就是当年的五大主高手之一。当日一战之后,其余四名高手全部岙负重伤,不久之后便相继高世,唯有萧啸天一人幸存下来,直到创立苍北仙苑这宾的三百年之后才终于仙逝。不过据说,他的尸身直到现在还发挥着独有的作用,至于它在什么地方,又有着怎样的独道之处,我就不得而知了。”

    孙长空道:“既然祖师如此神通广大,为何当初他不一口气将那魔界大门彻底毁灭,反而留下了把柄,为后人埋下了巨大的隐患,我实在不能理解。”

    方惜时道:“你不理解也是清理之中,起初我也不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直到后来,仙苑发生了那场灾难……”

    “什么灾难,难道是……”孙长空道。

    “没错,就是前不久发生在仙苑之中的红光屠门事件。而那些红光的本事面目,就是魔界大门之上被种下的杀生大阵。那时杀生大阵突然苏醒,应该就是有人触碰到了魔界大门,所以才激活了沉睡之中的阵法,并使其爆发出空前绝后的杀伤力。很难想象,这么多年过去了,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的力量还是那般恐怖,哪怕是我陷入其中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甚至有丧命的危险。而当年的魔皇,也是死在这套阵法之下、“

    听完方惜时的讲述之后,孙长空才如梦方醒道:“既然是杀生大阵杀了魔皇,那如今的他为何还敢打魔界大门的主意,难道他就不怕旧事重演吗?“

    方惜时道:“以前的他或许会多少忌惮一些杀生大阵的威力,但有了‘我’的出现,他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孙长空的脑海之中突然灵光一现,即便方惜时没有说下去,他已然领会了对方话中的含义。“确实,有了时间掌控者的帮助,血河魔君虽然不能使自己起死回生,但至少可以借由影响外界环境,进而为魔皇疗伤治病。仔细想想,这两个人到了一起,那可真叫一个天衣无缝啊!”

    方惜时面色一冷,随即道:“我的时间掌控者能不能影响魔皇那种境界的高手,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确实还有缝隙的。”

    孙长空惊喜道:“什么缝隙,说来听听。”

    方惜时冷笑道:“身为方惜时的我,对于他的心理想法,我是为清楚的。他最在意的,我也同样知道。”

    “你最在意什么?“孙长空不由得问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我的女儿方柔了。如果能控制住方柔的话,我们就等于控制住了方惜时。“

    听着对方如此津津有味地讲述着如何“对付“方惜时的方法,孙长空的心中不免感到一种怪异的感觉、毕竟,面前的人瑟血河魔君都是方惜时,如此算对方,岂不就是在算计自己。能做出这种左手打右手行为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所以孙长空公有这种古怪的感觉也就见怪不怪了。

    “我说,自从离开仙苑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见到方柔的踪影,更是连她的下落也一概不知。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啊!“

    方惜时面色一沉,声音略显沙哑道:“很不幸,方柔被人皇带走了。“

    “被人皇带走了?你怎么知道?“

    方惜时道:“因为人皇带走方柔的时候,我就在一旁暗中观察。只可惜,当时的事情太过凶险,如果贸然行动的话非但救不了他,甚至还要将自己搭进去。考虑到大局为重,再加上一时半会人皇不会把方柔怎样,我便没有出手阻止。“

    一想到之前被困天牢的情景,孙长空的身上便随之生出一片鸡皮疙瘩,一种强烈的寒意顺势流入到心头之中,使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人皇,据我所知,他是初升大陆之上,立于巅峰的至强高手,想从杝的手中抢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听了孙长空的丧气话,方惜时并没有生气,而是心平气和道:“凭你我现在的实力,或许还不足以与之为敌。但如果说是从他的手里抢人的话,那我们的胜算就相当大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随即道:“这么说,你已经有对策了?“

    方惜时道:“现在还称不上什么对策,充其量只是一个想法罢了。或许,我们两个可以潜入到皇宫的深处,并且鬼不知鬼不觉地将人救出来,却不打扰一草一木,何乐而不为?”

    听了方惜时所谓的“对策”之后,孙长空没好气地回道:“掌门,你的脑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以纯了,那个人皇又不是傻子,为了防止我们暗中救人,他肯定已经派出了重兵把守,别说救人,哪怕是接近都是异常困难。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前去无异于自投罗网,要去的话你还是自己去吧!”

    眼见孙长空那边已经开始打退学鼓,方惜时又道:“我们这样进去肯定不行,不过你别忘了我是谁。”

    孙长空不以为然道:“血河魔君?那又怎么样,除非你能上天入地……等等,入地……莫非你想……”

    方惜时面露诡笑道:“没错,我的血河无孔不入,而大地下方有无数缝隙,刚好可以容下我的血河。如果我们时机撡正确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通过血河支流进入到皇宫深处,并且将方柔救出来,关键是不需要耗费一兵一卒,简直就是最最稳妥的办法。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方惜时伸手将掌刺入到大地之下,随即一道一道炫目的血光,接连从中狂涌而出,不时便已经形成一条颇具规范的血泉,萦绕在方惜时的身边。而与此同时,碎石岗上,刚与遮天皇吞天兽二人碰面的真方惜时突然转过头来,抬眼看向远处的皇宫之中,眼中不禁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是我折错觉吗?为何刚刚有血河的能量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