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又一个方惜时
    孙长空寻找了整个刑场,都没有现半个活人的影子。而在一番仔细辨认之后,他终于在一堆破石烂瓦之中找出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再三回忆之后,孙长空颓然倒地,眼睛之中更是有泪光闪烁。

    “萧前辈,你为了我竟然丢掉了性命,长空无以为报,只希望下辈子给您当年作马,以来偿还今世的恩情。”

    萧希原确实死了,甚至已经面目全非,五官几乎辨认不出原来的样子,要不是他身上所穿的衣服没变,孙长空还真道别不出他的身份。而就在收拾遗体的过程之中,孙长空有了另一个惊人的现。

    萧希原的手中还有一颗头颅,而那颗头颅正是属于孙长空的父亲,孙逸扬的。当意识到自己的至亲也惨遭不幸之际,一向内心坚强的孙长空再也控制不住,随即低声痛哭起来。

    “爹!”

    孙长空从萧希原已经僵硬的手中接过头颅,而后将它抱在怀中,默默地抽泣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已然无息地降临在他的身后。

    “是谁!”

    孙长空蓦然回,刹那间,不下十道凌厉剑气立即破口而出,并以无坚不破之势轰然袭向那人的身体。

    “且慢!”

    随着那人的话语,孙长空定睛一看,却不禁大惊失色。

    “怎么会是你,方惜时!”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已经露出本来面目的血河魔君方惜时居然会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甚至一点战斗的准备都没有。不过,稍微对视了几眼之后,孙长空便意识到了事情的异样。

    “这人长得虽像方惜时,但身上未何一点魔气都没有,难道他已经把佗们全部收敛起来了?”

    就在孙长空准备开口询问此时之际,方惜时抢先开口道:“不用说话,我知道你的迷惑所在,眼下我会破例出现在你的面前,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真相。”

    方惜时止露寒光,如果他的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方惜时一定已经被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然而,他并没有那样做,而是将手中孙逸扬的头颅小心地放到地上,站起身来并且道:“真相?那是什么,说来听听、”

    方惜时张开双手,面色严肃道:“这你都看不出来吗?你现在所见的方惜时,并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个血河魔君,而是如假包换的仙苑掌门。”

    孙长空面露疑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照你说所说,这你们两个不是同一人?”

    方惜时摇头道:“不能这么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与他就是一个人,只是出现在不同的时空而已。”

    “不同时空?那是什么意思?”孙长空越听越模糊,只是此时他的眼中已经绽开出一丝光亮,此时的他似乎已经接近了所谓的真相。而他们两者之间,只陨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一碰即破。

    “你忘了,我最得意的功法是什么了吗?时间掌控者,就是它使得这个时空之中出现了两个方异时。”

    “两个方惜时!怎么可能!可是,你和血河魔君,哪个才是属于这个时空当中的真方惜时呢?”

    方惜时叹气道:“唉,虽然不想提这件事,但的确他才是真方惜时。而我是从未来时空穿越来到此地的。”

    “穿越?那是什么意思?”方惜时继续问道。

    为了让孙长空更加透彻地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方惜时由浅入深为其剖析时空掌控者的原理以及动条件,孙长空听得有些入神,甚至已经有些忘了之前的丧父之痛。

    “时间掌控者本来是一种能够影响修行者周围空间时序的一种诡秘功法,只要加以利用,便可以达到颠倒黑白,扭转乾坤的功效。”

    孙长空稍事思考之后,随恍然道:“照你这么说,如果恰当使用了时间掌控者的话,是不是可以借此为自己疗伤?也就是将自己的身体送回到未受伤之前的状态。”

    方惜时先是一愣,然后才惊叹道:“哎呦,你还真是聪明啊!我还没有讲清功法的用法,你就已经推理衍化了,真是难得。不过,这套功法固然神奇,但动条件也是极为苛刻,缺少一点,也无法正常使用。”

    说着,方惜时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封面已经泛黄的书册,然后略显得意道:“这本书册是时间掌控者心法口诀的原本,没有他的话,修行者只能施展功法的五成功力,更无法参透最后的时间回朔,沈万秋便是其中的一个。”

    经对方这么一提醒,孙长空不禁想起了之前与沈万秋交战时的情景,确实,对方除了利用时间掌控者暂停时间之外,并没有回朔的现象生,想来应该就是缺少原本所致。不过想到这里,孙长空好奇起来,自己所在时空之中的孙长空,是不是也有这么一本心法口诀呢?

    “呵呵,你不用在那里胡思乱想了,这里的方惜时虽然也拥有这册原本,但里面的内容并不全面。事实上,我是在这之后五百年的时间之中,才找到了原本之中缺少的那几页关键部分,这才让我将时间掌控者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说,现在的方惜时并不能施展时间回朔,更不用说是依靠它来修复伤势。”

    方惜时的话让孙长空的脑海之中突然灵活一现,此时的他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他就是纳百川。

    “对了,那个纳百川也自称是血河魔君,他和方惜时究竟有什么一河告人的联系?莫非,他和你一样,也是从某一个时空之中跳转到这个时代的‘外来者’?”

    方惜时眉头紧皱,过了好一阵才道:“纳百川确实也是血河魔君,但他又不是完全的血河魔君。如果要说的话,他只是我的一缕魂魄而已。”

    “魂魄?难道他没有独立的人格吗?”孙长空好奇地问道。

    方惜时又道:“其实这种事情早就在人间生过,你的师父王道人王如水,其实他的身份就是你爹的一只手臂所化。只是在二者分离之际,孙逸扬将自己体内的一缕魂魄分给了王道人,使其拥有了思维能力,并且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下去。”

    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之后,孙长空不由得再次看向地面之上的人头,不多时他的腮边已经爬满泪水,一种莫名的悔恨感油然而生。

    “早知这样,我就多多珍惜与王道人在一起的时光了。我本以为爹是一个冷酷无情,寡言少语之人,没想到他对我的关怀居然无微不至,都说父爱深沉,为何我到了现在才迟迟醒悟啊!”

    看到孙长空如此悲痛的样子,方惜时立即开口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在我原本的世界之中,你爹同样死在了魔皇的手中。唯一不同的是,那时的我已经叛离了魔界,不再为魔皇卖命。”

    听到这里,孙长空止住口水,忽然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为何无缘无故地过来各我道出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难道,你不应该是魔界阵营的吗?“

    方惜时苦笑了点了点头,略显失意道:“曾几何时,我也像这个时空的自己一样,为复兴魔界鞠躬尽瘁,抛头颅酒热血。可是到头来我现,自己辛辛苦苦换来的成果,竟然只是为了满足魔皇一统天下的贪婪。而魔界还是魔界,基中的黎民百姓还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全。在我的世界之中,魔皇在复活之后的十年当中,将初升大6与蓬莱大6之上的所有正道人士尽数毁灭,接着人间便成了地狱,处处都是血流成河的景象,天地混沌,终日不见阳光。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现,对于人类而言,魔族简直就是末日的使者,将众人带到了阿鼻地狱之中,永世不得翻身。我的所在的世界结局已经定形,为了弥补自己当初犯下的过错,我访遍了万水千山,终于在一处不为人知的世外洞天之中找到了时间掌控者的残页,并将功法修炼到极致境界,这才拥有了逆转时空的能力。”

    听到这里,孙长空已然对事情的前因经过大致了解。可到了这里,孙长空不由得再次哭泣道:“可是……可是你要能早到一些的话,我爹也许就不会死了。”

    方惜时轻叹了口气,随即道:“长空,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魔皇如今的力量,已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哪怕是仙宗亲临,恐怕也不是伧的对手。要想打败这种状态下的他,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孙长空道:“所以呢?掌门你有办法将他击败?”

    方惜时傲然道:“那是自然,毕竟我跟在魔皇手下也有好几千年的岁月,他的陷情,除了我与他之外不会再有人更加清楚的了。守界者必须得死,否则魔界大门不会出现。”

    孙长空抬起沉重的手指,直指对方的面庞,一字一字道:“你!你!原来你还是想要破除封印,方惜时,你太狡猾了!”

    眼见对方的反应如此巨大,方惜时连忙解释道:“不,事情不是你想象得那样。我让魔界大门出现并不是为了解放封印,而是给打败魔皇创造契机。”

    “契机?什么契机?”孙长空疑惑道。

    方惜时的眼眸之中忽而闪过一丝凶光,并且声音冷酷道:“当然是使魔皇虚弱的契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