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主角登场
    那是孙逸扬的头,一颗至死都没有瞑目的头颅。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眼神之中似乎还充满着对眼前生事情的不解与惊愕,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怪物一样,唯有亲眼所见才才体会到其中的真实含意。而托着人头的萧希原只能无声地望着对方,两排牙齿竟在剧烈地打着哆嗦。

    “那……那是什么东西!”

    朱大闯刚要上前看个真切,萧希原忽然制止道:“不要过来,不然的话你会陷入绝望之中的。”

    就在萧希原话音刚落之际,魔皇所站的那个黑色星体突然间土崩瓦解,大块大块的黑色碎片从天而降,跌在大地之上,摔得粉碎。借此机会,魔皇纵身一跃,已然来到众人的面前,在看除了萧希原之外,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为之忌惮,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

    “这……这位就是当年的魔皇吗?果然气势如虹,杀意逼人,看来,我们都走不出这里了。”庞伟沉声道。

    “师弟,你先不要那么悲观,至少从现在看来,我们与方掌门还算是半路中人,而他又是魔界魔君,我想魔皇可能会顾及这一点面而对我们手下留情吧!”

    萧然声音一停,庞伟又道:“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就在众人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惴惴不安之际,魔皇忽然将那张阴森森的面孔转向他们一干人等,随即轻笑道:“你们放心,现在我并不会动手,因为接下来还有用得到你们的时候。话说,血河被捆在上面,你们为何视而不见?”

    经魔皇这么一提醒,一个中年男子突然挺身而出,凌厉剑气随之锋利毕露,而那些神秘的植物一经遇上这些剑气之后,就好像碰到了克星一样纷纷拦腰截断,而被捆缚其中的方惜时也顺势逃了出来。

    “多谢魔皇!”方惜才一恢复自由之身,便立即跪伏在地,俯叩谢道。

    “呵呵,我与守界者对战之间,多亏你替我缠住了这帮喽啰,不然的话一时半会我还杀不死他呢!”

    远处的朱大闯这一听这话,立即惊声叫道:“什么?守界者被杀了?这……怎么会这样!”

    不只是朱大闯,后方刚刚适应了司命血螨的神来子同样得知了这个噩耗。再联想到之前萧希原接住的那个神秘物体,他已经隐隐猜到那个圆滚滚的坠物就是孙逸扬的头颅。想到这里,神来子的心中不禁飘过一阵凄凉之感,在他看来,自己一方的三个人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

    “大闯,你听我的话,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凭我和萧前辈联手之力,应该可以抵挡个一时半会,仙苑的未来就看你了。”

    神来子虽然嘴上没有说话,但已然通过心语将自己的意思转达给了对方。这时,朱大闯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难看,就连神来子都已经说出这种丧气话,那他一个普通人又能如何呢?

    “师叔祖,我朱大闯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也确实做了一些伤天害理之事。但我也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绝对不会独自苟活的。”

    “哈哈,有骨气,我喜欢!”

    不知怎么了,站在原处的魔皇突然伸手拍起了巴掌,而后用那双仿佛野兽一般的眼眸看向朱大闯所在的位置,满脸欣赏之色地说道。

    “嗯?怎么回事,他能听到我们的谈话?”朱大闯暗暗道。

    魔皇哈哈一笑,又接着道:“你以为这点骗小孩子的把戏能瞒得过我魔皇的眼睛吗?不管你们心时有什么秘密,我都能心数知晓,一览无余。”

    神来子知道眼前的形势已经万分危急,于是乎他咬了咬牙,向前一步道:“魔皇,有什么事朝我来,别为难一个孩子。”

    魔皇上下打量了一下朱大闯高大的身材,不禁失笑道:“他还是孩子?呵呵,你的说法还真是有趣呢!不过呢,现在我对这个小子很感兴趣,如果能让他归入魔界的话,我倒是可以放他一马。”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朱大闯斩钉截铁道。

    面对朱大闯毫不迟疑的否决,魔皇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竟让原本已经消停下来的血河再次沸腾翻滚,一道道火舌接连从河底之中喷射而出,形成一道道燃料的火光,让人为之心绪难平。而就在这个时候,魔皇终于再次开口道:

    “你这性格我虽然很是喜欢,但有些时候过于倔强就和愚蠢没有什么区别了。而我恰恰不喜欢笨人,怎么,你想当一个笨人吗?”

    “我……”

    朱大闯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脊之上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奥体随即不由自主地摔落在地。而在朱大闯身后之处,神来子举着手刀,还没有来得及收回招式。

    “睡吧!等你醒来之后一切就就已经结束了。你也不要怪我,我不只是为了你,更是为了仙苑的未来。”

    神来子年着地上昏睡过去的朱大闯,不禁苦笑了一下,随即抬头高声道:“魔皇,要杀要剐尽管来吧!我赵神来要是怕你一分,就立即自残在你的面前。”

    魔皇点了点头,而后朝旁边的庞伟说道:“本皇之前不是说过有用得到你们的地方吗?现在,就是体现你们价值的时候了。你去和他玩一玩,我也想看看萧啸天的后生有多少能耐。”

    “呵呵,魔皇,你似乎搞错了吧?如果你那么想看萧啸天后代的厉害,那应该先找我啊!”

    魔皇略显惊讶道:“哦?如此说来,你是……”

    “晚辈不才,家父正是萧啸天。”

    听了萧希原的话,魔皇沉吟道:“原来那个家伙并没有断子绝孙啊!真是可惜。”

    说到这里,魔皇仔细审视了一番眼前的这位萧家独子,于是又道:“看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不过,仅凭这点本事,是不足以和本皇为敌的。”

    萧希原道:“足或不足,也不是您能说了算的。不然的话,咱们可以比划两招。”

    魔皇冷笑道:“比划?你说你要和我比划?你可知道,自己手中的头颅仍是守界者的?”

    萧希原脸色一沉,声音略显悲伤道:“这我当然知道,因为他本就是我的弟子。而作为弟子的他,早已越了我这个当师父的,这也是事实。”

    “哈哈,都说青出于蓝,没想到你这被后来人越的前辈居然能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真是让我倍感意外啊!”

    萧希原平静道:“闻道有先后,授业有专攻。况且,人与人的天资不同,际遇不同,感悟也各不相同。如此一来,造成青出于蓝的现象也是情理之中,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妥。”

    魔皇道:“所以,你徒弟死了,就我来找我算账?”

    萧希原道:“算账谈不上,毕竟我与他已经几千年没有联系过,师徒情谊早已淡薄。不过,作为一个人的话,我有义务为维护人间付出自己应有的份力量,哪怕它是星星之火,风中残焰也无妨。有些事情并不是要求个结果,关键是体会其中的过程。日子也不是一口气过完的,中间总会停下来好好欣赏一下生活之中点点滴滴。如今的我就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魔皇的神情有些木讷,过了许久他才恍然道:“你和其它那些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不一样,你对人生似乎有着独到的见解,这一点我很是赞同。不过,当你的身边无时无刻不在上演悲剧的时候,你恐怕就无心停下来欣赏沿途的风景了吧?”

    萧希原点了点头,接着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从未说过你的做法有什么不妥。不过,作为人类之中的一员,我也有尽自己应尽的责任,你也要理解我。”

    魔皇叹了口气,而后道:“唉,都是被老天爷逼的。为了我那千千万万的百姓,我也必须要捍卫魔界的尊严。所以,你准备受死吧!”

    话音一停,空气之中立即传来阵阵寒风,与那骇人的气氛混合在一起,使得在场的其它人不禁为之心惊胆颤。大战即将打响,这时一旁的神来子忽然走到萧希原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萧前辈,这种事情我这种年轻人自然也是责无旁贷。就让我陪你一起大战一场吧!”

    萧希原转过头来,微笑着看了对方一眼,随即道:“谢谢。”

    “砰!”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神来子与朱大闯一样,登时瘫倒在地,失去了意识,而在他的脖颈之上,竟然插着一根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荆棘,再看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之上,一根不知何时生长出来的藤蔓正在原地洋洋得意,随风摇摆,似乎在向自己的主人萧希原显摆着自己的功绩。而这个时候,萧希原也下意识地朝着它笑了下,同时轻声道:“多谢你的帮助,这下,我们应该可以休息一阵了吧!”

    风仍旧在吹,废墟之中除了血河干涸之外剩下的余烬之外,便是一些分不清面目的无名尸体。孙长空凭空出现,缓缓落在地上,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了。

    “孙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