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 含恨谢幕
    依靠司命血螨改造身体之后,意外获得第三只眼的神来子,不经意间现了方惜时的偷袭阴谋,正当他准备开口提醒萧希原之际,对方居然先行一步,秘密动了凌厉攻势。

    “噌!”

    说实话,萧希原根本还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况,便被迎面飞来的一道血影逼得连连后退。刹那间,他只觉得自己的面前仿佛有千万支利箭飞射而来,打得他措手不及。

    “嗯,怎么可能!”

    在萧希原看来,方惜时早就应该失去反抗之力,可谁承想,人算不如天算,对方居然凭借着釜底抽薪一式,不但彻底拔作了体内的惊铁木幼芽,甚至还出了自从交战以来最为凶险的一招突袭。这一瞬间,萧希原感觉自己四肢都变得麻木僵硬起来,哪怕是最最平常的招式也无法顺利使出。这种时候,他除了逃已经别无办法。好在,他的脑袋还是相当好使,就在与之周旋的过程之中,萧希原的大脑飞运转,希望能想到一个反客为主的办法。

    “生命树受损,妙木神力无法挥全部实力,只能勉强与之一战。要想从眼下的形势解脱出来,必须要一鸣惊人。”

    思量间,萧希原灵机一动,与此散落在地的惊铁木陡然一颤,接着便如同拥有了生命一般,立即朝萧希原的方向掠去。

    “这么多年都没有练过了,不知当日所学的仙苑武学是否还能试用。也轻,我就姑且试一试吧!”

    一言说罢,萧希原伸手握住前来的一段惊铁木,同时灵气激荡,一股精纯的内力透过萧的掌心如闪电一般窜入以木质之中,“啪啪啪”数声炸响之后,惊铁木外侧的表皮已经尽数褪去,剩下的便是黑如炭块的真正惊铁木。而在刚刚萧希原内力的雕琢之下,那根惊铁木俨然已经成为了一柄无坚不摧的惊铁木之剑。

    “让我想想,苍风白雪!”

    随着口诀出,萧希原手中的惊铁木剑摇身一变,竟然幻化作无数银白色的光影,如雪一般,分散在天空的各个位置处,并与随之而来的众多枪影斗得不可开交。呼吸之间,刑场之上立即燃起了熊熊火光,冲天嚣焰登时升入苍穹之中,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刚刚脱困、重获自由的蜿蜒火龙。

    “这是……萧啸天当年的苍北莫剑?原来这套剑法并没有失传,今天可真让我一睹当年祖师的风采了。”

    就在方惜时惊叹之余,这边他手持的一杆赤色长枪忽然一抖,枪身之中立即浮现出一只张牙舞爪的异形怪曾,毫不迟疑地奔向天空之中的那条巨型火龙。

    “砰砰砰!“

    一兽一龙,斗得难解难分,而方惜时与萧希原战斗仍然也在进行之中。况且,萧的“苍风白雪“还没有力。

    “释!”

    萧希原一语出,原本悬浮在空间之上无数白影立即化作狂风暴雪,轰然袭向对面的方惜时。顷刻之间,方惜时的鲜红身体已经变得惨白无光,雪一样的剑气接边切中他的奥体,并在上面留下了难以消散的慑人寒气。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方惜时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十之已经被那些诡异的剑气尽数冰封,现在唯一幸存的就是他的两只脚。依靠着它们,方惜时苦苦支撑,一路逃到了血河边上,这才有了底气。

    “呵呵,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血河魔君,竟会被苍北仙苑的一招剑法吓得落慌而逃,真是让人倍感意外啊!话说,你又像刚才一样借助血河之力难过眼前的一动?”

    虽然极不情愿,但方惜时却被是像萧希原说的那样打算的。既然对方已经说出口,他只得道:“怎么,血河本来主是我的东西,我用自己的宝物为自己疗伤,这不算投机取巧吧?”

    萧希原看看一脸怨恨之色的方惜时,又瞧了下更远方的血河,于是轻笑道:“确实,你使用血河为自己疗伤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也管不着。不过,你确定要那样做吧?”

    方惜时道:“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不要以为自己是萧啸天的独子,就能唬得了我。看好了,我这就疗伤给你看!”

    话音刚落,方惜时向后轻轻迈出一步,身子便随之掉入到血一样的河水之中,眼见就没了踪影。而与此同时,见证了这一切的神来子突然拍起了自己大腿,心有不甘道:“该死,又让那个家伙逃入血河之中了。只要血河在,方惜时几乎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这么下去,我们会被他活活拖死的。”

    对于神来子的话,朱大闯虽然也是相当认同。不过他认为,既然对方如此做,就一定有他的原因。而就在个时候,刚刚才恢复平静的血河水面立即波澜。

    “怎么会这么快,这下我们又要从头来过了。”神来子失意道。

    “不对,师叔祖,你快看!”

    随着朱大闯充满惊喜的声音,神来子豁然看向前方,而就在血河上方三丈来高的位置处,竟然倒吊着一个鲜血淋漓的人影、那人居然是之前进入血河的方惜时。

    方惜时非但没能破除身上的冰封,反而还被一种神秘的植物捆绑起来,使其丧失了行动能力。而直到这时,这一切的“策划者”荡妇希原才满面红光地来到方惜时的下方,高声呼喊道:“怎么样,上面的空气是不是很新鲜啊!”

    方惜时摇晃着身体,用力蹬揣了两下,现于事无补,于是便以怒吼回答道:“你这个叛徒,快点把本君放下来。不然的话,我待会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

    接下来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植物枝条上的两片叶子左右一搭,便将方惜时的嘴巴死死地堵住,使之不能言语。而这时的方惜时除了会出一些“唔唔骂唔”的怪叫之外,就别无其它可做了。

    “萧前辈,你真厉害,居然连曾经不可一世的血河魔君都栽在了你手里,今天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啊!”

    朱大闯快跑了几步,来到萧希原的面前,刚要弯腰行礼,可后者却忽然制止了他,并且道:“正如方惜时所言,我不过是他仙苑的叛徒面已,不值你如此尊敬。”

    朱大闯道:“哎,前辈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好歹您也是因为我和师叔祖的事情才卷入到了这场战斗之中,要不是您及时出现,我们两个早就死在方掌门的手下了。”

    萧希原微笑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一口一个方掌门方掌门的叫着,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你这孩子有着一颗善良之心。这很可贵,但也很困难。为了保留他人,我必须要付出大量的血和汗,才能勉强维持。否则,你将会与我一样,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为人们口中所谓的叛徒。”

    说到这里,萧希原煞有感触,解决了方惜时的他,非但没有显出丝毫轻松,反而变得愈沉闷起来,就好像一个刚刚失恋的小伙子一样。

    “哦。对了前辈。你刚才说自己前来这里是受人之托,那能冒昧地问一句,这位好心人是何方神圣吗?”

    萧希原道:“神圣?呵呵,或许是吧!不过在你们看来,他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罢了。他就是孙长空,也就是我的弟子,孙逸扬的儿子。”

    “什么?居然是孙长空,他现在在哪里?”朱大闯惊声道。

    “他……呵呵,瑞睥他正在生死关头向前一步便可以平步仙路,所向无敌;否则前功尽弃不说,就连性命也难以保全。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早就和我一同前来了。”

    这时,一直坐在原地调息的神来子也终于睁开了眼睛。不过这一次,他睁开的只有原先的两只眼睛,眉心处的第三眼则处在闭合状态,似乎是在养精蓄锐。

    “没想到啊没想到,到头来,救下我们的居然是一个仙苑的普通弟子。这孩子还真是前途无量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虎父无犬子,既然他是守界者的儿子,那他有今日的成就也就见怪不怪了,

    话说到这里,萧希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连忙道:“对了,孙长空让我过来助他爹一臂之力。可从刚才到现在,我怎么都没有见到孙逸扬的人影。他去哪里了?”

    朱大闯早手一指与月齐肩的那枚黑色星体,接着沉声道:“他和魔皇就在那里,从进去到现在已经一两个时辰,不知他们打得如何了。”

    萧希原深吸了了一口气,而后眯眼轻声道:“魔皇吗?又是那个大魔头,没想到经过了几千年的岁月洗礼,他还是死性不改。不过,只凭孙逸扬一人之力,到底能不能打败魔皇呢?”

    就在萧希原庆音刚落之时,只见那枚漆黑无光的星体之上忽然闪出几道银色的光芒,接着浑圆的星体被一股强大的内力抗压得凹凸不平,甚至失去了原本的形态,时而成圆,时而成方。然而不等大家回过神来,一道伟岸的身影已经自星体之上缓缓出现,那是一种无比巨大的空前威慑。

    “哈哈,守界者不过如此,你们的最后希望也破灭了啊!”

    说话间,魔皇大手一扬,一枚圆鼓隆冬的东西忽然自他的掌心脱手而出,见此情形,萧希原纵身一跃,使出一招乾坤挪移的泄力之法,将那物体停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中,然而当他定睛看向手中之物的时候,他的心仿佛都要冻结起来了。

    “孙逸扬,没想到千百年之后,我们会以这种方式重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