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妙木成灾
    此刻,就在刑场之上,身中惊铁木的方惜时正处在最为凶险的时刻。以伤口为中心,巴掌大小的面积之中已经向外伸展出不下十根惊铁木的幼芽。别看它们个头不大,但人类的身体在它们面前根本就是形同虚设。如今的方惜时仿佛被千刀贯体一般,剧痛之中还有一股强烈的骚痒感,令他痛不欲生。

    “这……这些是什么鬼东西,快点给我离开!”

    被逼到绝路之上的方惜时一边大喊着,一边伸手刺入到惊铁木所在的位置,欲要将其完全拔除。然而,惊铁木的棘手程度远超他的预期,这边手刚深入到伤口之中,里面的惊铁木幼芽便开始疯长起来,很快便将他的手掌包裹其中,暂时制止了他的行为。可方惜时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不能一鼓作气将幼芽取出的话,那他的身躯恐怕就要成为惊铁木的养分了。

    “啊!”

    方惜时的惨叫几乎响彻整个皇宫,原本已经进入到睡眠之中的人们不禁被其惊醒过来,纷纷来到窗边,一探究竟。而这个时候,天空之中的火烧云已经退去大半,但即便这样,熊熊火光依旧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不好,外面出事了。”

    房间之中的黄起凤忽然对江患海道。

    “嗯,知道了。怎么,你要和我一起出去看看吗?”

    面对江患海的提议,黄起凤又惊又怕,内心异常矛盾。一方面他担心外面的事情不是自己所能面对的,一方面又怕如果公然拒绝对方的话可能会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再三权衡之下,黄起凤只得道:“我可以和大人一起去,不过您得保我周全。”

    江患海抬起那双星辉般的眼眸,语气温柔道:“起凤,你怎么连我都不相信呢?别忘了,你可是阵中人之一。没有你的话,魔界大门是无法开启的。”

    听到对方如此回答,黄起凤这才稍稍安心,二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门,可就在这时,江患海忽然转身道:“对了,忘记了一件事。”

    说罢,江患海伸手拿出一颗丹药,神色平和道:“你把它吃下,可以保你一个时辰之内恢复到人类的模样。鲛人状态下的你行动多有不便,一会儿到了刑场,你也要多注意安全。”

    黄起凤接过那颗丹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江患海。说实话,这药她并不想吃,可是如今的形势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在不触怒对方的情况之下,他只能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于是乎,黄起凤叹了口气,仰头吞下了那颗丹药,然后道:“这下可以了吧!我的身体什么时候能……”

    话未说完,黄起凤的心窝处突然传来一阵超乎想象的剧痛,瞬间他便跌倒在地,痛苦地打起滚来。

    “江大人,你这药有毒!”

    江患海眯起眼睛,目光之中闪烁着毒蛇一般的神光,同时阴森道:“黄起凤,现在知道背叛我的下场了吧!”

    黄起凤挣扎道:“不,我没有。“

    江患海道:“还说没有,你在凤鸣城里和孙长空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时我是让你接近他,并没有让你投怀送抱。而你对他的感情,我也十分清楚。你以为,如果他知道之前的事情都是你一手策划的话,他还能原谅你吗?”

    黄起凤鼓足了一口气,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并且一字一字道:“不,那此事情都是你指使我做的,我只是一颗棋子,根本没有选择。”

    江患海冷笑道:“呵呵,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就好好做你应该做的事。不然……”

    话到此处,黄起凤心中的痛觉立即戛然而止,同时他惊愕发现,自己已然恢复到了人类时候的模样。

    “好了,现在你可以自由行动了。记住我说的话。”

    看着江患海渐渐远去的身影,黄起凤木讷的眼神之中忽然闪过几道泪光,与此同时,他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副绝望的神情,仿佛自己再也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一样。

    “方惜时,认命吧!我的惊铁木可不是你想摆脱就能摆脱的,如果你想将它们全部清除的话,那就把自己的这副皮囊也一同丢弃吧!”

    萧希原站在原地,看着半空之中的方惜时正在对自己的身体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行为,脸上竟然显现出一副诡异的满足。仿佛,这是他见过的天底之下最动人的景象。然而就在这时,面部极度扭曲的方惜时神情为之一滞,随即那张已经被他咬得出血的嘴中,忽然传出一阵凄厉的笑声。

    “哈哈,多谢你的提醒,不然我我还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血魔!”

    方惜时大叫一声,头顶上方,那个长满了鲜活肌肉的血魔骷髅突然有了动静,而且抬手便朝方惜时的头顶轰了下去、

    “砰!”

    巨大的力量倾注到方惜时的天灵之中,瞬间便将他轰得脑浆迸裂,粉身碎骨。如今的方惜时已不再是人,而是一堆勉强可以算得上的烂肉。然而,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方惜时的脸上仍然洋溢着异常诡异的笑容。

    “血魔,再来!”

    在方惜时指挥之下,血魔伸出两只粗壮的手臂,豁然刺入到对方的残骸之中。几经努力之后,一条形同人类经脉的根系随之出现在血魔的掌心之中,而那便是刺入到方惜时体内的惊铁木幼芽。

    “这样也行吗?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对于血河魔君方惜时的心狠手辣,萧希原已经早有准备。可当亲眼见到对方如此凶残地对待自己的时候,他还是不忍地轻叹了口气,心脏也开始不规律地跳动起来。

    “以我血河之名,还我血河之体!”

    就在方惜时使尽最后一丝力气念出法诀之际,血魔骷髅猛然张口血盆大口,一道滚烫的血泉突然从中喷射出来,刚好浇灌在方惜时的身体之上。而在这个时候,落下来的血河之水与其残破的身躯相互融合,前者就好像天生的黏合剂一样,修补着诸多伤口,并将已经分离的肢干全部拼凑起来。眼见一转向的工夫方惜时已经恢复了十之二三,萧然原再也不能坐视不管,长啸一声,随即跳了出去。

    “想缓过来,没那么容易!”

    虽然没有集齐所有的五行神力,但除了万破皆破之外,萧希原已经将其它四种神力全部化为己有。刹那间,只见他一双明眸之中倏尔射出两道妖艳的火光,不偏不倚,双双落在方惜时的身体之上,而后剧烈燃烧起来。

    “嗯?这火有古怪,不能久待。”

    想到这里,方惜时急中生智,一念之间,只见他的头顶上方突然绽开了一道裂口,紧接着他便像蛇蟒一般,缓缓地蜕下外面的皮肤,一个崭新的身体赫然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魔就是魔,就连疗伤的方式也是如此令人作呕。大闯,可以了吗?”

    说话之际,神来子回头看向朱大闯,此时对方的手上正端着一个白瓷破碗,碗中还墭着半下红色的液体,那是朱大闯的血。

    “师叔祖,你真的要通过服用感染的血来获取司命血螨的力量吗?您要知道,这东西一旦侵入身体之中,便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再想回头可就来不及了。”

    神来子微笑了一下,接着道:“人固有死,或轻于毛,或重于山。如果以我一人之命,可以换来天下太平的话,那我神来子自然义不容辞!”

    不等朱大闯反应过来,神来子已经一把从他的和中抢过来那只碗,然后将里面的血水一饮而尽。服下朱大闯血液的他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出现太过分的反应,只是脸色稍稍泛红,就像一个喝了酒的醉汉一样。

    “师叔祖,你……你怎么样啊!”

    神来子从头到脚摸了一遍自己的身体,而后不以为然道:“没……没什么,只是你的血怎么喝起来那么油腻啊!你小子平时是吃了多少油水!“

    被神来子如此一说,朱大闯尴尬地笑了下,刚要说话。可就在这时,他在对方的身上发现了一处异样。

    “师叔祖,你的额头上……“

    随着朱大闯的话,神来子伸手摸向自己的脑门,突然间,一个不同寻常的沟壑突然出现在他的眉心之处,虽然看不见,但凭手指去感觉,那就像一只紧紧闭合的眼睛。

    “这……这是什么玩意!”神来子惊声道。

    朱大闯凑到跟前,仔细端详了一番之后,然后得出了结论:“师叔祖,你的头上好像长了第三只眼啊!”

    “什么第三只眼,我怎么……”

    神来子还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眼前便立即发生了变化。此刻,他不仅可以看到朱大闯,甚至还可以发现对方体内的灵气与血液的流动情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透视他人身体的能力。

    “难道这就是第三只眼睛的作用?如果说来……”

    一边说着,神来子将头转向远方的战场之上,此刻方惜时正以缓慢的速度从之前的皮囊之中一点一点向处爬出,而萧希原对此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前辈,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