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大战初酣
    眼见对方一言不合便祭出杀招,一直按兵不动的兴浪兽突然向前踏出一步,并且道:“你们两个退下,让我来!”

    这时候,三道澎湃刀气已经来到跟前,兴浪兽大袖一扬,竟些刀气悉数卷入到衣袖之中,使之瞬间失去了威力。与此同时,眼见自己的突袭竟被对方一招挡下,非凡的脸色变得立即难看起来。

    “你是谁,为何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早在三胖与高渐飞到来之前,非凡便从方惜时那里得知二者的信息。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现在他们的身边居然还有第三个人,而且看身手实力相当不凡,恐怕已经越了自己的巅峰状态,如果再这样硬碰硬下去,自己不但占不了便宜,甚至还要将性命搭在这里,得不偿失。

    面对非凡的质问,兴浪兽拍了拍沾了灰尘的衣衫,轻描淡写道:“呵呵,一介草民而已,不值一提。不过,刚才看阁下突然痛下杀手,这也未免太过卑鄙了吧!”

    非凡淡淡道:“哼哼,要不是刚刚和这些杂鱼们消耗了太多体力,就算一打三,我也未必输给你们。再说,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们一个一个上。”

    面对非凡的提议,三胖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下去。现在他的修为较之从前虽然有着天壤之别,但与面前这位年轻人相比起来还是相距甚远。如果都是正常状态下的话,恐怕他连对方十招都接不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高渐飞持剑迎上,并且道:“让我来会会你!”

    剑已出鞘,杀气逼人,非凡一连退了二十余步,仍然没有摆脱剑气的锁定。现在他身上的数处穴道都晨散着隐隐的刺痛,那是高渐飞的剑气所致。若要是被它们全部击中的话,哪怕是金刚不坏也得成为豆腐渣。

    “好凌厉的剑,不过我喜欢!”

    话音刚落,非凡立即变退为进,几步之后已经窜入到高渐飞的面前。此刻他的身上已经渗出数道血痕,这都是刚刚贴近过程之中被空中激荡的剑气划伤所致。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竖起右手食指与中指,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钳住了那一枚杀机四伏的剑尖,使之剑法暂时失去去了效用。

    高渐飞的膂力在同辈之中可以算作是出类拔萃,但与非凡相比起来,就显得逊色许多。即便对方只使出了两招,但这种情况之下无论他握剑的右手如何力,都难以挣脱对方的束缚,所以被那两根纤细的手指夹得愈紧迫,黑剑之中不时传出“吱吱”的怪响。

    “呵呵,剑是好剑,可惜人不是一个称职的剑手。这样的你不配拥有这样的剑,给我过来!”

    非凡手腕猛然一抖,原本站在地面上的高渐飞立即被甩入了半空之中。然而,此刻的高渐飞就好像粘在剑柄之上似的。无论对方如何行动,都无法将他们二者分离开来。

    “哦?这么有骨气?既然你不撒手,我就只能来硬的了。”

    非凡说话之间,突然调转手指移动的方向,使得高渐飞朝自己的方向砸来。与此同时,非凡伸出空闲的左手,双指捏成剑指模样,豁然戳在那柄黑剑的剑身之上,只听“咔嚓”一声,黑剑应声而断。而面对自己一手制造的“杰作”,非凡的脸上随即扬起冷酷的笑容。

    “哈哈,不过如此!“

    就在非凡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沾沾自喜之际,原本已经断裂却仍被高渐飞紧握的黑色残剑,陡然一变,原本已经缺失了剑尖部分的剑身登时伸长了足足半尺有余,并以乎想象的角度,轻轻地划过了非凡的脖颈。血像朦朦细雨一般自伤口之中缓缓飘落,而非凡的身体也像冬天的河水一样,瞬间凝固僵。

    “哈哈,我成功了!”

    高渐飞抬起自己手中的黑剑,洋洋道:“你不知道这柄黑剑的来历吧?其实,黑剑本身就是由我自己的灵气所化,所以只要灵气充沛,我可以在任何时间幻化出一柄完整的黑剑,哪怕拥有着折断黑剑力量的你,也想不到我会有这么一手吧!”

    停止行动的非凡突然混身一震,惊得前方的高泊飞不由得退出了好几步,这才感到稍稍安心。而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兴浪兽看着非凡,面色阴沉道:“你居然会反生秘术,你究竟是谁?”

    非凡摸了摸已经止血的伤口,随即微笑道:“既然你识得反生秘术,说明你和魔界也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没错,你所见的就是反生之术,只不过我已经将它练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几乎达到了不死不灭的地步。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你们就休想杀死我。”

    三胖恍然道:“怪不得你可以凭一人之力解决掉一大队人马,原来你是靠这种方式活下来的啊!呵呵,就算你能从生死边缘一次次复活又能怎样,在我们兴浪公子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条。”

    “兴浪公子?”

    一边说着,非凡上下打量了一下兴浪兽的身体,随即脸色大变道:“你……你居然不是人类!”

    兴浪兽道:“呵呵,你的眼神看来不怎么好使,居然现在才现这个秘密。”

    “这么说,你是一只凶兽?”

    兴浪兽补充道:“还不够准确,我与那些人间的杂碎不同,我可是来自十方凶兽之中的苍浪一脉的兴浪兽。”

    ”什么!你是……“

    非凡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便现面前那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身形陡然提升了数十倍,紧接着他的面前多了一个漆黑的洞口,直到对方来到跟前,非凡才终于现,那个所谓的“黑洞“其实只是一张血盆大口。一时间,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漆黑一片,而他所在的世界正遭受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几经跌撞之后,非凡终于摔落在地,失去了神志。

    兴浪兽再次恢复到那个普通人的模样,而与此同时,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三胖与高渐飞,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公子,刚才才是你的真身吗?“

    兴浪兽不以为然道:“呵呵,你们所见的只不过是我本体的十分之一而已。如果要我变回真正兴浪兽的模样,恐怕半个皇宫都要在我的脚底之下。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低调行事。”

    “低调?如果公子你再把嘴张得再大一些的话,整个城门恐怕都要被你吞下肚子了。”

    兴浪兽道:“是吗?呵呵,我刚才给忘了。”

    三人互相看了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而这一次也是他们进入皇宫之前最后一次笑了吧!毕竟,里面到底是龙潭还是虎穴,至今还尤未可知。所以,他们三人只得借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好好享受一下活着的时光。

    固有空间之中,闪电霹雳仍然接连不断,大地之上已经满目疮痍,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废墟燹火,空气之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那是焦土的气息。

    “砰!”

    突然间,地面多了一个方圆五丈左右的巨大的深坑,深坑之中倒插着一个人,只有一双小腿还露在外面。而在他的上空,满眼凶光的魔皇正在那里居高审视。

    “守界者,快点起来,不要说到这你就打不到了。”

    “咔嚓!”

    就在魔皇说话的同时,那道深坑之上立即浮现出一条纵贯南北的地沟深壑,中间位置处随之跳起一道迅急快影,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魔皇的面前。

    “呵呵,打得太累了想借刚才的工夫消失一会儿,怎么,你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孙逸扬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血迹,语气轻佻道。

    魔皇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一种自肺腑的怨恨。他想不通,对方为何还能站起来。

    事实上,从进入固有空间到现在,他们二人已经打上上千回合,这期间魔皇凭借自己的绝世修为以及然功法,将孙逸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后者数次被击倒在地,一度陷入危机之中中。然而,在那之后,孙逸扬就像着了魔一般,一次又一次地从废墟之中站了起来,不管身上的伤势再怎么严重,都不能阻止他继续战斗的信念。渐渐地,一直处于上风的魔皇竟开始忌惮眼前这个自己视若蝼蚁的人类。可以的话,他宁愿不与孙逸扬为敌。

    “守界者,你这又是何苦呢?与其为那些愚蠢的人类抛头颅,洒热血,不如归顺我们魔界,到时我定让你成为一方魔君,统领百万魔军,怎么样?”

    孙逸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道:“魔皇,我看你挺聪明的,怎么还会说出这话不动脑子的话。我孙逸扬就算死也不会给你们魔界当走狗的。我阻止你并不只是为上其它百姓,更是为了我自己还有我的后代。为了不让他们沦为魔界的奴隶,我也要将你的阴谋终止在这个地方。”

    “好!算你狠!守界者,继续你不识时务,那就别管我手下无情了!”

    魔皇说话之际,周身的空间竟开始迅崩塌,同一时间,二者脚下的大地之中传来阵阵悲鸣,一条条深谷从地底世界之中不断升起,并将固有空间撕得支离破碎,不堪入目。

    “凋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