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豁命
    “混蛋混蛋,我要杀了你!”

    说话间,只见众多尸之中霍然露出一个人的身影,定睛一瞧,竟是天玄门门主陈玄风。想当初的他是多么不可一世,气吞山河,在他眼中,一切仿佛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而他便是众生的主宰。

    然而,在皇城之外遭遇了那位神秘高人之后,他便好似受到了诅咒一样,先是身体受伤,现在就连他带出来的天玄门的精英部队也几乎全军覆没,幸存下来的大多有身负重伤,根本没有作战能力。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竟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少年,这令他更是愈愤怒。

    “小子,你给我过来!”

    说话间,陈玄风挣扎站向前迈出两步,可谁承想,他的右脚竟在这个时候突然迸出大片血液,数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赫然遍布其中,仿佛一条条毒蛇一样,侵蚀着他的身体以及生命。

    “该死!”

    陈玄风无计可施,只得跪倒在地,破口大骂起来。而城门边上的非凡随之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看向自己空荡荡的右侧身体,他的右臂已经在与陈玄风的交战之中整条崩碎,血水甚至溅出了数丈之远,连同里面的骨片竟在汉白玉铺成的拱桥之上留下了若干个黑漆漆的窟窿,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个诡异的眼瞳一样,给人一种莫名的危险信号。

    “呵呵,居然还有力气站起来,仙人果然就是仙人。看来,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啊!”

    说话之际,非凡已经从地上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就在他准备给予对方致命一击的时候,意外生了。

    “呲!”

    剑映着凄凉的月光,反射出森然的寒意,陈玄风骤然停下步伐,并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

    “这剑……怎么可能是你!”

    剑尖自陈玄风的后心贯穿而出,同时将其中的五脏六腑绞成了碎屑。而在剑的另一端,一脸微笑的陈玄机正在欣赏着梦寐以求的时刻。

    “大哥,我这一剑怎么样,是不是相当兰大,连你也没有想到吧?”

    陈玄风缓缓转过身来,瞪着两只浑圆的眼珠子,一字一字道:“玄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玄机松开那只握着剑柄的手掌,随即抬起头来,面色严肃道:“呵呵,你问我?你怎么不问问自己,这么多年来,你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当弟弟的放在眼里过。一天到晚就是陈经纶,而我只是他的影子罢了。”

    说到这晨,陈玄机凄厉地长啸了几声,然后才道:“然而,苍天有眼,他老人家知道你的儿子陈经纶成不了气候,所以才会将他带走,而我则顺理成章地成了下一任掌门的继承者。”

    陈玄风声音颤抖道:“你既然知道这样,为何还要下此毒手,天玄门早晚都是你的啊!”

    “早晚?大哥,你是不是傻了啊!我和你不一样,没有永久的生命,你不死,我怎么有机会继承掌门之位啊!”陈玄机脸色森然道。

    “我和你说过了,再过不久,我便会主动退位让贤,到时……”

    不等陈玄风将话说完,陈玄机已然呵止了对方,并且道:“你那些鬼话还是用来骗骗小孩子吧!退位?怎么可能,谁人不想一辈子都待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受万人朝拜之礼,享百世不朽之富贵。所以,你必须死!”

    听到对方说话回答,陈玄风踉跄地在原地摇晃了两下,而后失魂落魄道:“报应,报应,这都是报应。骨肉相残,亲人反目,恐怕天底之下再也没有比之更加可悲的事情了吧!也罢,前半生我造了那么多的杀孽,这才换来了如今傲视群峰的天玄门,现在应该是我偿还的时候了吧!”

    “没错没错,大哥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不要怪我,我只是他们派来讨债的,所以你……”

    陈玄机的话音戛然而止,呼吸间只见他的心口处突然窜出一道血箭,而后他整着牛眼一般大小的招子,死死望着那个要了命的窟窿,直到意识消失的那一刻,他都没能想通究竟是谁杀了自己。

    眼见陈玄机的尸身栽倒在地,陈玄风一边剧烈咳嗽着,一边坐在旁边几个人堆起来的尸堆之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白眼狼,全部都是白眼狼,早知今日,当初我就应该把你丢在野山里,让狼群把你生吃活剥了。唉,你死也就算了,为何还要带上我?”

    说话间,陈玄风伸手摸了一把自己胸膛,此刻他的衣襟已经被血水全部染红,里外的衣服全部黏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而在个的另一只手的食指之上,有一道幽幽的蓝光停在上面,正在向外散着微弱的光亮,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熄灭。而就在这个时候,非凡也来到了他的身后。

    “怎么,最后的底牌也用上了吗?这么看来,是我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非凡淡淡道。

    “百密一疏,我本想依靠着最后这点力气杀你个措手不及,可不曾想竟让自己最亲近的人摆了一道,使我功亏一篑。可以重新来过的话,我宁愿没有生过那个儿子,否则我的亲弟弟对我也不过有这么多的怨言。”

    “唰!”

    血绸掠过,陈玄风的脑袋已经轱辘一下从他的脖颈之上跳了起来。血像打洒的酒坛一样溅得满地都是,而在非凡的掌刃之上,却分布着一道浅浅的血痕。那是一柄锋利无比的手刀,所以被他切过的部分,都会出现无可修复的伤口。看着失去生命的陈玄风摔倒在地,非凡终于大舒了口气,随之瘫软在地。他的情况与陈玄风十分相近,都只剩下最后一击的力气。好在,他没有一个在关键时候坏事的弟弟,否则现在身异处的就是自己了。

    “公子,看来我们到了。”

    非凡眉头一皱,已经看到三道矫健的身影先后进入了自己的视线,而就在同一时间,对面的三个人也现了非凡的存在。

    当然还有遍地的尸体。

    来者三人不是别的,正是之前急忙赶来皇城的兴浪兽、三胖以及高渐飞。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被喻为初升大6之上,高手最多的修行圣地,皇城。

    “公子,这么多人都死了,看来这里一定生过一场大战。”高渐飞道。

    “老高,你这不是废话吗?就算不用眼睛我也能知道。”三胖没好气地说道。

    “胖子,你这牛皮是不是吹炸了,你不用眼睛难道要用鼻子看吗?”

    “嘿嘿,鼻子不能看但可以闻啊!难道你闻不到这里到处都是浓烈的血腥气?你啊你,还是不喜欢动脑子啊!”

    高渐飞挠了挠了头,尴尬地笑了笑。就在这时,前方的兴浪兽突然道“哦,居然还有幸存者,咱们过去看看。”

    随着兴浪兽的视线,三胖与高渐飞一同看向前方的战场之上,只见一个湿身浴血的少年正在那里原地打坐,似乎正在运气疗伤。

    “好家伙,还直是活的。话说,他是哪一波的,怎么这人的装扮和别人都不一样。”

    确实,天玄门的道服是以白色为主色调的对襟长衫,人穿在身上相当精神。而此刻非凡的身上一件熊皮坎肩,下边配了条七分短裢,看上去与其它人显得格格不入,一看就是来自不同的两批人。而看到这里,兴浪兽已经隐隐猜到了真相。

    “真有那么厉害吗?还是说只是我想多了?”

    一边说着,兴浪兽一边走向对方的位置,然而就在这时,少年忽然道:“请问阁下何人,来此又为何事?”

    兴浪兽稍事调整,随即道:“哦,这位朋友,我们三个有事要见人皇,麻烦您通报一声。”

    “人皇有令,今天概不见客。三位兄台,你们请回吧!”

    这时,三胖从后面窜了出来,伸手指着地上的人,张口就道:“你是谁,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万一你有居心叵测,我们岂不是中了你的圈套?”

    非凡的眼睛虽然紧闭着,但双手已然摊开,并且微笑着道:“听我的话,对你们绝对有好处。否则,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高渐飞目测了一下这里的尸体至少也得有一二百具,而此处幸存者就只有对方一人,联想到对方仅凭一己之力便屠杀这么一队装备精良的人马,高渐飞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高渐飞轻声问道。

    非凡点头道:“没错,是我杀的。”

    高渐飞又道:“这么说,你是一个高手。”

    非凡微笑道:“高手算不上,顶多是一个杀手。”

    “杀手?谁能用得起你这样的杀手,天底之下恐怕中有人皇了吧?”

    非凡道:“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虽然身在皇城之外,但委托我前来护城的却令有其人。”

    “是谁?”兴浪兽不禁道。

    “当然就是你们苍北仙苑的掌门,方惜时!”

    “什么!”

    就在兴浪兽三胖高渐飞三人为非凡的回答惊骇不已之际,对方竟然大叫一声,豁然拔地而起,与此同时,三道凌厉气刃立时破空飞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