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血河妙用
    就在众多仙苑先辈准备全力抵制方惜时强取豪夺之际,萧希原那边也终于有了动静。

    “吸血,果然是魔人的作风。不过,如此之多的驳杂精华,你能不能尽其所用呢?”

    萧希原的右眼之中碧光一现,距离最近的一处藤蔓立即狂射而出,目标直指血魔的血窝之处。然而,面对这一切的方惜时,却是丝毫不为之所动,嘴边甚至还扬起了不屑的笑容。

    “呵呵,凭这么点伎俩就想与我周旋,萧希原,你也未免也太过目中无人了吧!”

    说话间,只见那条高速运动的藤蔓之上忽然燃起了一道通通烈火,由于藤蔓天生的易燃体质,未过多久它便被烧得一干二净,连点灰烬都没有剩下,可以说是一败涂地。见此情形,萧希原不禁皱了下眉头,原来方惜时的血河除了对血腥有天生的热衷之外,对于火力也有独到的掌控。单是刚力的一幕,他便可以确认血河所释放的火力甚至不下于五行神力之中的湿火。不过好在,他已经有了一些心理预期,即便首次攻击失利,他的脸上也没有出现太多的失落。

    “怎么,这就是身为萧啸天后人的实力吗?如果只有这样的话,那我对你可就真是太失望了。”

    萧希原淡淡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来了,血河魔君还是一个急性子。不过正是这个原因,当初人魔大战的时候,第一个被击落的就是你了吧!”

    被对方的一席话勾起的前尘往事,使得方惜时立即面红耳赤,再也不见之前的从容与魄力。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泼妇一样,指着萧希原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算什么狗东西,凭什么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有一张臭嘴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话音刚落,方惜时双眼绽开出血色红光,而先后吸收了三名仙辈先辈的血魔骷髅功力大增,原本坦露在外的骨头已然被大片的经脉与肌肉彻底包裹,只是缺少皮肤的装点,外形显得更加恐怖而已。

    “死来!”

    一声怒斥,血魔以其惊世骇俗的身手瞬间便已经来到了萧希原的身前。钢铁一般坚硬的拳影狂风暴雨般地然降临,原本就已经十分脆弱的大地瞬间便已经四分五裂,被摧毁得不成样子。

    “好急的拳法!”

    面对如此盛大的攻势,作为对手的萧希原面不改色,双手如拂云一般向前猛然做出一个撩拨的动作,顷刻间,一直都在原地待命的众多藤蔓竟在同时一跃而起,如同麻花一般将自己拧成一根巨大无比的藤箩,正面前方的无数拳影。

    藤蔓的数量确实相当可观,但与那数之不尽的拳劲相比起来,还是显得杯水车薪。几个回合下来,那枚几乎可以遮天蔽日的藤箩竟然已经支离破碎,无数的碎片像雨水一样,相继掉在地上,而其中的大多数则成了血河的食物。

    “唰唰唰唰!”

    随着藤箩的失利,随之散落的藤蔓碎片掉在血河之上,不时发出”呲呲”的水响,不时血河的表面之上已经燃起了一片大火,而血河也终于变成了火海,给人一种强烈的绝望感。此时,一直待在旁边观战的神来子与朱大闯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尤其是后者,他已经做好准备,随时都可以进入到战斗状态。

    “师叔祖,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帮帮这个前辈啊!话说回来,这人真的是萧祖师的后人?”

    神来子眯着眼睛,他的身上,此刻已经遍布淤青,哪怕现在稍一移动身体,相应的位置处都会传来粉身碎骨的剧痛。现在的他不是不想帮忙,只是爱莫能助。

    “不要冲动,这种级别的战斗,不是你所能左右的了的。况且,我看这位萧前辈似乎还没有使出全力,你也不要太过悲观,说不定一会就有奇迹发生。不过,相比起来这场对决的结果,我更关心那个派他前来帮助我们的神秘人,一个消失了数千年的不世高手,他是如何请到的呢?”

    朱大闯稍微思考一下之后,这才发现自己的前脑并没有别人那么灵光,于是才欣然道:“哎,师叔祖,您就不要考虑那么多不必要的事情了。自古以来都是邪不胜正,萧前辈能在关键时候赶到,那说明是老天有眼,不想让我们苍北仙苑一脉就此断送。说不定,人就是他人家给我们送来的呢!”

    按理说,谈话到了这里神来子心中的顾虑就应该解除了。可是稍事沉吟,他竟然又道“何为邪,何为正,大闯,你真的知道吗?”

    朱大闯道:“这个简单,魔人是邪,我们是正,所以说他们绝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神来子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生活在魔界之中的百姓,又是任何感想呢?或者说,在他们的眼中,我们究竟是邪是正呢?”

    朱大闯挠了挠满是血垢的发丝,不禁问道:“师叔祖,您这是什么意思?”

    神来子叹气道:“天底之下本就没有绝对的是非黑白,只不过是因为有了比较才有了不同。有朝一日,人间与魔界的自然环境发生了调换,说不定我们也会变成杀人成性,饮血毛茹毛的恶人。”

    朱大闯惨笑了下道:“您别吓我,我们怎么可能会成为魔人,我们可是……”

    话说到这里,朱大闯突然戛然而止。不因为别的,他发现神来子正在看着自己。而此时此刻的他从头到脚,哪时还有半点人的模样,如果把他和方惜时一同放到一个不知内情的普通人面前,对方一定会误以为他才是魔人。

    “难道,我们真的想错了吗?”

    发现朱大闯略显迷茫的样子,神来子担心对方会动摇立场,于是道:“你不用去过度关注孰正孰邪的事情,我们既然是人,那就有义务为维护人间和平而流血流汗,哪怕是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之前神来力士耗费了我大旦的体力精力,短时间之内恐怕恢复不过来。但眼下能帮助萧前辈的只有我。所以……”

    朱大闯道:“所以什么?”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藤箩仍然在半空之中苦苦支撑,可是由于藤蔓生长的速度远远不及被毁的速度,藤箩被破只是时间问题。而这个时候的萧希原,注意力似乎并不在方惜时和血魔的身上,从刚才开始,他便一直在关注血河之中的动态。

    “应该差不多了吧!”

    一言说罢,萧希原猛然间击掌一声。弹指瞬间,原本分布在地面上的血河陡然间上涨了数丈之高,与上方的方惜时与血魔已经相距不远。

    “嗯?这是怎么回事?“

    血河之中发生了异变,身为主人的方惜时却是一概不知。只是,就在这时,原本鲜艳如火的血河内侧,突然放射出一道异样的碧光,不等他看清对方的直实面目,一根快到无法想象的枝桠已然刺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噗!”

    鲜血飙过,方惜时这才发现自己的脚下不知在什么时候长出一棵粗壮大树,而刺伤自己的上下左右是树冠上方的一根树枝,一根锋利无比的树枝。

    “这……这是怎么东西,居然可以轻松突破我的防备,这不可能!”

    这时,制造这一切的萧希原,微笑着向走走出几步,随即高声道:“魔君不认识也不奇怪,因为这是我特意培养的木中圣物,惊铁木。惊铁木的木质可以和许多金属的强度相媲美,虽然说不上削铁如泥,但刺破人的皮肤还是相当轻松的。怎么样魔君,我的惊铁木滋味如何?”

    方惜时冷笑道:“哼哼,这么点小伤也想难倒我,你简直就是……“

    话音未落,被从后侧刺窄腹部的方惜时,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而就在这个时候,伤口的边缘处竟然再次伸出数枚铁蒺藜似的的木刺,并将原先的创口再次扩大,血流如注。

    “怎么会这样!“方惜时看着自己的伤口,难以置信道。

    “哦!忘记告诉你了,惊铁木虽然木质坚硬,但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并且需要每日以鲜血灌溉,才能茁壮成长。

    “所以,它才会在血河之中生长得如此迅速,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其中的血水?”方惜时道。

    “哈哈,没错没错,就是这个道理。刚刚惊铁木刺入到你的身体之中,并且沾染上了你体内的血液,原本已经停止生长的枝桠便再次活跃起来。而到了最后,就的四肢百骸之中将会被惊铁木的蒺藜完全占据,你则会成为一棵不折不扣的树人。怎么样,这种死法是不是很痛快?”

    看着萧希原近乎狰狞的面容,方惜时的心中少有地出现了几分寒意。那不是实力的压制,而是一种缘于灵魂的威迫。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咽喉之上仿佛多了一只无形的手掌,死死地握住了他的命脉。

    皇城之外,大战同样在进行着。远道而来的天玄门,遭遇了来自非凡一人的堵截,本以为片刻就能完成的战斗,竟然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地上满是人类的残肢断臂,血像小溪一样汇成一股,然后顺着旁边的沟壑流入到城边的护城河之中,使得里面的清水变成了粉红色。月光之下,非凡倚靠在城门之外,抬头望着凄凉的夜空,在那里,似乎有他牵挂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